他毫不留情的进入张小软|人妻被强后来上瘾

孙兰最近遇到了一件稀奇事,老是房间的门口发现一些古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在岛国片中经常看到,都是一些女xìng用的情趣物品。 有些东西做得很是bī真,和男人那玩意没啥区别。 作为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女,这些东西自然让她羞愧难当,但是她又不敢留在门口,只得悄悄的拿进房里,生怕邻居看到。 她是

孙兰最近遇到了一件稀奇事,老是房间的门口发现一些古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在岛国片中经常看到,都是一些女xìng用的情趣物品。

有些东西做得很是bī真,和男人那玩意没啥区别。

作为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女,这些东西自然让她羞愧难当,但是她又不敢留在门口,只得悄悄的拿进房里,生怕邻居看到。

她是一个高中生,刚考上市里的重点中学,父母为了让她安心学业特意在市区给她租了一件房子。

前前后后,她已经收到了三件不同的模型,本来她想找机会把这些东西丢掉,但是又怕下楼的时候被其他人看到,因此这些东西一直被她藏在了枕头下,这让她寝食难安。

为了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每天都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这天放学,她坐上了二路公jiāo车,然后站在了车厢的中段位置,这时她发现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头儿跟在她的身后。

而且她挪到哪里,那老头也跟着走到哪里,屡试不爽。

这让孙兰提高了警惕,前几天报道说有一变态老头喜欢打妙龄少女的注意,她生怕那老头就是传说中的变态

车子行驶了几站,她发现那老头向她靠了过来,就在她的身后。

孙兰害怕极了,掌心里全是汗水,从公jiāo车的后视镜里,她看到那老头的动作很是古怪,手放在身下好像在做着什么运动。

孙兰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车上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只好忍耐了下来。

不一会儿,她感觉自己的裙子被撩了一下,接着臀部被人轻轻摸了一把。

孙兰知道肯定是那老头在搞鬼,当下皱着眉头想要在下一站下车。

可是上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根本就挤不下去。

而且由于人太多,她感觉那老头整个身体已经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甚至都能够清晰的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和异xìng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心里又紧张又害怕,本来他想避开那个老头,可是左右都是人,根本就挪动不了,迫于无奈,她只好咬着牙忍耐着

那老头对着她的发梢轻轻吹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好几次嘴唇都碰到了孙兰的耳垂。这让她皱起了眉头,只能把头偏向了旁边的一个妹子。

公jiāo车继续前进着,孙兰感觉这段路程比起以前似乎要漫长了许多,心里十分的焦虑不安。

又过了一站,车上的人更多了,这时身后那老头靠她更紧了,而且他还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手再次放在了她的裙子下面,就在pì gǔ下面一点的位置。

孙兰脸色通红,由于害羞和胆小,她又不敢喊出来,因此只能期盼对方的手早点离开她的私密位置。

可是很明显她这个想法落空了

老头见她没有反抗,更加大胆了,竟然沿着她的内内,在那条蜜缝的位置缓缓滑动着。

而且让孙兰感到更震惊的是,那老头的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感觉就好像鸽子蛋一样。

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心里一种直觉告诉她,这个老头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

果然,孙兰的想法是对的。

因为她感到老头的手已经到了她最隐秘的地带,然后中指一动,直接从后面摸到了那个光滑的洞口

孙兰还是个姑娘,那里根本就没有被开发过,被他这一弄,疼的汗都流下来了。

要是换做其他女孩,恐怕早就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了,但是孙兰生xìng腼腆,遇到这种事也只是默默的忍耐了下来,只是用力向前靠了靠,然后本能反应的夹紧了大腿,只盼那老头能放过她。

那老汉见她既不叫也不嚷,脸上突然露出了了一丝古怪的笑意,同时滑动手掌,慢慢的从后面扣到了她前面的花园地带。

刚刚发育的孙兰,那里的毛发很少,摸上去光秃秃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裂开的馒头一样。而且那开口的位置特别的烫,隐隐有yè体沿着洞口向外渗出。

这让老汉心情更是激动:莫非这小丫头这么快就有感觉了?

他心里想着美事,同时把那个像鸽子蛋的东西放在了孙兰的小xué边。

孙兰眉头紧皱,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她感到惊恐无比,双腿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就连整颗心都在狂跳不止

她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吟,那种特别的感触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而且心里也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期待,

由于两人的距离很近,那老汉当然听到了她的shēnyín,他似乎很了解女人,并没有马上把那个鸽子蛋塞进她的私密。而是不停的在孙兰那私密的入口处不断的滑动着。

慢慢的,他感觉那美丽的花园地带越来越湿润,就好像尿了一样。

只不过那些水有些粘稠,摸起来也特别的舒服。

老汉用手掌ròu厚部位不断的在孙兰的两处小洞口之间来回的摩擦。

经过他这一搞,孙兰内心涌上了一种特别的冲动,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孙兰,毕竟她已经十八了,虽然没有尝试过那种滋味,但是平日里睡觉的时候,她偶尔也能梦到和男人在一起做那种事的场景,又加上之前在课本上了解过男女的生理结构,对于男女之事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有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老汉的手很粗糙,而且那厚厚的茧子磨的她的花尖隐隐有些疼痛。

她紧咬着嘴唇,身体不停的向一旁躲闪,可是她每动一下,那老汉就用指尖摩擦她那缝隙上方的豆豆。

那个位置是最敏感的所在,被他刻意这么一弄,孙兰只觉一股电流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就连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口中发出的声音更响亮了。

站在孙兰旁边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fù听到孙兰的shēnyín,以为她身体不舒服,关心的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

听到对方发问,孙兰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不过这种事她当然不敢说出来,只是随口找了一个借口敷衍。

老汉的手依旧放在孙兰的私密处,并且用中指不停的划着那条禁闭的缝隙,慢慢的,他感觉孙兰那个洞洞隐隐有些放开,里面的嫩芽绽放了出来。

老汉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小心的把手中的鸽子蛋朝着那个洞口塞了进去。脸上也随即露出了一丝贪婪和xìngfèn。

突然的进入,让孙兰有些吃不消,身体条件反shè的半蹲了下来,口中也发出了惊呼。

她不知道那个老汉在她的私密里塞了什么东西,但是隐约感觉到凉凉的,而且外面还有一根线。

这让孙兰担心极了,生怕那东西会跑进她的肚子里去。

她左顾右盼,发现左边有一个空档,刚好可以避开那个老头,当下挪动着脚步走了过去

本来她以为那老汉还会跟过来,可是那老汉并没有动,仿佛已经放过了她。这让孙兰稍稍心安。可是谁曾想,她刚走到那边的空档,私密里的那个鸽子蛋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啊嗯

感受着那鸽子蛋在她的泉眼深处不停的抖动,孙兰再次发出了shēnyín。

膝盖也不由自主的弯了下去。无意中她的眼睛瞟向了那老汉,发现他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而且还对她yín笑着。

事到如今,她终于明白那个鸽子蛋是什么了,因为前几天她收到的东西里面就有这种东西。只不过她不知道那东西是干嘛用的,直到此刻,她才真正的了解。

现在她真恨不得马上把那东西拽出来,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让她怎么好意思做出那么羞耻的动作。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和等待。

孙兰扶着车里的扶手,眼神焦灼的看着前方,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堵车了,看样子要到下一站,没有半个小时是不可能了

孙兰急的直跺脚,这时,她私密里的那个东西震感变得更强烈了。

甚至能够听到轻微的嗡嗡震动之声。

这一下,孙兰感觉更难受了,就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同时在她的私密里爬一样,几乎一瞬间,她的心跳加速了,而且那种酥麻的感觉沿着她的私密一直蔓延到了她的心里。

终于,她再也控制不住那种感觉,shēnyín了一声

旁边的乘客听到响动,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她看来,那些眼神有惊诧,有猥琐,有疑问,有震感。

被他们瞧着,孙兰的脸更红了,感觉就快要滴出血来了一样,她现在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毕竟这样的事太羞耻了。

远处的老汉看到她现在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只见他再次取出了那个遥控器,然后又按了一下。

嗡嗡嗡

震动的声音更响了,甚至旁边的乘客都能够清晰的听到这震动的声音,为了避免尴尬,孙兰用力夹紧双腿,这才压制住了那嗡嗡之声。

她祈求的看向了那个老汉,意思不言而喻,想要让那老汉手下留情。

那老汉一直关注着孙兰的表情,他当然也看到了她的眼神,不过他好像并没有放过孙兰的意思,而是假装不经意的再次走到了孙兰的身后。

刚走到她的身后,就听到一阵轻微的嗡嗡之声,老汉听到那声音,把震动调小了。

他似乎也没有那个鸽子蛋的威力这么强劲。

人已赞赏
小说

玩到一半偷偷换人|超污短文下面看了会滴水

2020-8-2 19:49:21

小说

小宝贝把腿张开让我_嗯,啊在厨房要视频

2020-8-2 19:49: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