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电动跳蚤放在我下面/三个王爷同时上一个女人

我保证能给你治好。老陈严肃的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很快就能治好!世界上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 来了这么多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 秦倩倩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那样子,但是脸上沧桑的表情又像是五六十的,看透世间百态的人

我保证能给你治好。老陈严肃的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很快就能治好!世界上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

来了这么多医生,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

秦倩倩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那样子,但是脸上沧桑的表情又像是五六十的,看透世间百态的人。她扭头对老陈笑着:那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回吧。

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无颜色。老陈不禁看的呆了,在心里喃喃自语:真是天使

诊断工作开始。秦倩倩非常配合的将睡衣解开,白嫩嫩的身体晃着老陈的眼睛。

老陈拿着听诊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将听诊器贴在秦倩倩的胸口。

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皮肤,发现厚厚的睡衣下,肌肤也凉的像是冰块一般!所幸是心跳非常稳定,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全身上下一番诊断下来,老陈心中得出了一个非常吓人的想法。

秦倩倩应该是患上了渐冻症。

渐冻症,顾名思义就是逐渐被冰冻,人类发病率极少,但是也不是没有。因为这种病临床十分少,所以现在也没有研究出对其有用的解决方案。

看来秦倩倩说的是对的,她的病确实是治不好了。

不过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老陈怎么都不愿意她在如此青春年华当中以这种方式死去。所以他抓住秦倩倩的手,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相信我!

秦倩倩一愣,然后笑了开来:恩,我相信你。

伺候秦倩倩重新躺下后,老陈出了屋子,眉头紧锁。秦卫军凑上来,紧张兮兮的问:怎么样了?

情况非常不妙啊。老陈实话实说:你女儿患了渐冻症,虽然现在只是我的初步诊断,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了。

渐冻症?秦卫军不懂这是什么,老陈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又说:现在我这里的设备根本不能治疗,我需要去大医院里面看看有没有相关的治疗方法。

秦卫军连忙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请收下吧,多谢您!

这钱等我把你女儿医治好了再给我吧。老陈对陈彪说:你现在带我去城里面吧。

现在?陈彪一愣:现在出发到城里就已经黑了,你不回来了?

我要去城里的医院。

毕竟人命关天,陈彪再怎么心里不愿意还是开着车带着老陈出发了。

镇子上也有医院,只不过规模很小,根本治不了大病,所以老陈直接忽略了这里,指挥着陈彪来到了城里面的大医院。

即使到这里已经是黑夜了,但是大医院里都有值班的医生,老陈进去找到一位值班的医生问道:请问现在,渐冻症有相关的治疗方法吗?

渐冻症?医生在电脑上查了查:并没有,不过章县有一个医学专家发表了一片关于渐冻症的文章,你可以看看。

这家医院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老陈失落的走了出来。

天也黑了,两人就干脆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老陈用手机查了查那片文章,里面详细介绍了渐冻症的症状和专家推测出来的解决方法。

老陈看了好几遍,最终决定先找到这个专家,然后再仔细探讨吧。

咚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老陈起身下床,打开门,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那女人浓妆艳抹,穿这一条超级短的小短裙,风情万种的对老陈一笑:大哥,需要上门服务吗?

老陈烦躁的正准备挥手赶她走,却突然转念,侧身让她进来了。

果然是大哥,好爽快!女人坐在床边,摆出一个极具诱惑的姿势:小妹我今年才二十,要不要试一试?

二十?老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种打扮,看起来像三四十的。

不过最近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经过那几个小妮子前后的撩拨,却始终没有一次本垒,老陈就已经憋得不行了。

现在有一个绝对不会被打扰的女人出现,此时不舒缓一下自己的压力,更待何时?

女人虽然小,但是她的技术确实不错。老陈舒服的躺在床上,刺激的浑身打着颤。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吹出来,感觉刺激到爆!

女人擦了擦嘴,将身上的衣服除净,对老陈笑着说:大哥,你也来照顾一下小妹吧?

老陈欣然应允。

口舌走遍了她的全身,连脚趾都没放过,女人香汗淋漓,水蛇腰不断扭动,白嫩嫩的腿缠在老陈的腰上,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老陈也忍不住了,提枪上阵

老陈啊!你睡了没?

陈彪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老陈快要疯了,这陈彪是阴魂不散吗?总是在自己快要上的时候打断自己!

门外的是谁啊?女人没有被吓到,依然紧紧的缠着老陈,手指暧昧的画着圈:别出声,就当做你睡了,咱们继续。

老陈一想,也对啊,没必要非要搭理陈彪的话啊!

于是也一声不吭,继续埋头,吻上了女人的红唇。

碰!

一声巨响,老陈和女人吓了一跳,同时抬头看去。大门已经被暴力踢开,一群真枪核弹的警察冲了进来,大声吼道:不许动!

被这一变故吓到的老陈从女人身上弹跳起来,可是也无济于事,赤身的老陈很快就被警察给控制住了。

这老陈,我真的没想到啊陈彪愣愣的看着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老陈:你怎么会这样做呢?

老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老陈心里骂骂咧咧,但是事已至此,也确实是自己一时贪念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怨不得别人。

老陈安安分分的被带上警车,连带着那个女人也一起进去了。审讯时才得知,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二十岁,而是十七岁!

老陈再一次受到冲击。

不过在十分钟后,老陈就被宣布无罪释放,一脸懵的从警局里出来了。

你把我保出来了?老陈看到陈彪就问,十分疑惑。

我哪儿能那能力。陈彪翻了个白眼,十分不齿老陈的行为:上面一个大人物把你弄出来的,这件事情也不会公开,就当是烂在肚子里面吧。

上面的大人物?老陈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是谁。自己退休已久,哪儿认识什么上面的大人物啊?

更何况还是这种不光彩的事情。

明白人都知道明哲保身,怎么还会有大人物替自己开脱呢?

不过老陈,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陈彪的表情一言难尽:那种货色你竟然也能看得上眼,你还真是

陈彪思索了一番,才下了定论:口味不忌。

老陈口说无凭,只能沉默。毕竟也是自己做错了,再怎么说也只会当做狡辩。

沉默的坐上了车,老陈拿出一张地图,在上面标记了一处地点:那个医学专家就住在邻镇,今天中午就能到。

行。陈彪看了看地图:弄完今晚上咱们回家。

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沉浸在自家老婆那又香又软的温柔乡里了,因为老陈这个破事儿又耽误了快半天的时间!

车子飞速的行驶,老陈坐在副驾驶上,垂头沉思。到底是谁把自己保出来了?

自己一生光辉的形象就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被毁了,增添了这么一个污点,还被陈彪这小子知道了

真是失策啊失策!

对了,老陈,等回去的时候,你去我家一趟吧。陈彪说:我老婆的痛风更严重了,想让你来家里按按。

老陈眼珠一转,刚歇下去的心思又转了起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找到了这位医学专家所在的医院,并且成功的见到了人。

出乎老陈的意料,这位享誉盛名的医学专家看起来非常年轻,与老陈所想的五六十岁根本不一样。

请坐。钱千千面带微笑:关于那位渐冻人,有没有更加详细的资料呢?

有。老陈将所有自己掌握的资料全部告诉了钱千千,然后钱千千就开始在工作台上写写画画,埋头不理。

钱千千虽说长得不是特别好看的类型,但是她十分温润的性子,让周围的人都能感觉特别的舒服。

老陈也是如此,虽然她是个医学专家,身居高位,但是没有一点儿架子。

很快钱千千就得出了结论,只不过没有见到秦倩倩没办法验证。所以钱千千当机立断,要跟着他们回去!

毕竟渐冻人临床很少,所以每一次都是非常珍贵的机会!

老陈他们一杯茶都没有喝完就又上了车,在返程的路上,老陈和钱千千探讨了许多关于医学上的东西,钱千千对老陈也越发敬重。

原本老陈就是一位老中医,行医经验丰富,比她要多出来好多没听过的知识。

一场交流,两人均受益,让钱千千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起来。

路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再次来到秦倩倩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钱千千进屋给秦倩倩诊断,这次连老陈都进不去,被关在外面一脸无奈。

你说这钱千千,靠谱不?陈彪喝了一杯茶,有些怀疑。

现在只有相信专家了。老陈也说。

没一会儿钱千千就出来了,擦了擦手十分有信心的笑着:我想我已经找到解决的方法了。

真的?老陈瞪大眼睛。这么快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多亏了秦倩倩的配合啊。钱千千面带笑意:不多说了,我现在要赶紧回去制作解药了。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啊?

半个月。钱千千信誓旦旦: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因为只有陈彪有车,所以陈彪又非常苦逼的将她送了回去。出发之前,陈彪对老陈说:你回去给我老婆传个话,我老婆醋劲儿大,我打电话怕她误会。

没问题。老陈眼睛一亮。

这车程一来一回没个八小时绝对回不来,这一次没了搅局的人,老陈就不信吃不到楚扬花!

老陈年纪大了,陈彪也放心让他和娇妻同处一室。毕竟他想做什么,那个老东西也站不起来啊。

陈彪十分放心的走了,而老陈打了一辆摩的回到自己家里,将东西放下之后就去了楚扬花家。

咦?怎么是你?楚扬花一开门看到老陈十分惊讶:大彪呢?

他去送医生回城里,让我来给你说一声。老陈站在门口嘿嘿的笑: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死相。一听说陈彪进城了,楚扬花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她的眼神瞬间变了,更加诱惑的将老陈迎进屋内。

你是要喝茶还是喝咖啡?

喝你行不行?

人已赞赏
小说

美女直喷白浆视频p/校花 民工好爽好紧水好多

2020-8-2 19:48:15

小说

嗯 嗯…啊…啊…不要…好深|污的小说 下面

2020-8-2 19:48: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