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内衣下露出的奶头视频|溜冰后去闺蜜家做客

老马的嘴巴凑了上去,顿时就接触到了 王丽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嘴里发出大声的叫唤,那里反应也很大。 这时,老马抬起了头,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王丽更受不了,嘴里的叫唤声越来越大。 老马也忍不住了,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hell

老马的嘴巴凑了上去,顿时就接触到了

王丽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嘴里发出大声的叫唤,那里反应也很大。

这时,老马抬起了头,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王丽更受不了,嘴里的叫唤声越来越大。

老马也忍不住了,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王丽一下子又叫唤了起来,身体也为之一动,半抬起头来,叫道:快点

老马听到这声音,抓着王丽的那个小蛮腰,用力地动了起来。

王丽一副好像要疯掉的样子,半仰着身子,感受着老马的动作,双手也在自己前面动了起来。

老马看她确实很爽的样子,不停地叫唤着。

他也大受鼓励,动作越来越快。

许久之后,感觉到王丽到了巅峰之后,老马也完事了。

王丽瘫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一脸满足的看着依然精神抖擞的老马,忍不住调侃。

老马,看不出呀,你不仅本钱大,活也这么好,这按摩功夫更是一套一套的。

王女生,你别笑话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按摩师。老马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呵呵,普通按摩师吗?你今天都把我按到宾馆来了,怪不得张淑芬介绍我来,我看你们两也早尝试过了吧?

王丽故意打趣道。

老马打了个机灵,没想到王丽会这么问。

王女士,你可别乱说呀,没有,这个绝对没有!老马连忙解释。

真的没有?张淑芬很久没和她老公一起了,老马你的本钱又大,我可不相信她看了后能忍住!

王丽摇了摇头,眼神带着疑惑。

真的,小芬每次来我只是帮她做肩颈治疗而已。

老马脸沉了下来,再次解释。

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吧,那如果给你次机会,你想不想睡一次?

王丽略带玩味的问道。

这王丽明显话里有话呀,老马的确是想睡张淑芬,上次差点就睡了,只可惜被王丽给破坏了。

可是这一次王丽竟主动要帮自己,难道是因为刚才让她舒服了?不过在不确定王丽的意图之前,老马可不敢乱来。

王女士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小芬年轻又漂亮,又是有夫之妇,我呢?一个糟老头还是个瞎子,我可不敢想那事。

老马你糊弄谁呢?难道我不是有夫之妇?还不是一样被你弄了,我也没看你有啥不敢的!

王丽脸色有点不自然,对着老马冷嘲热讽。

这、这。老马一时语塞,心里却是耻笑,明明是你主动勾引老子。

老马你也知道我和张淑芬是闺蜜,俗话说得好,有福同享,所以我一定要让你们试试!

王丽看老马那憋屈样,忍不住笑了。

王丽的话让老马一阵感慨,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呀!

呀!使不得呀!使不得呀!表面上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并连连摆手示意。

老马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你老板那里举报,说你按摩时跟顾客发生关系。

王丽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别、我答应还不成吗?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人家小芬也不肯呀。

老马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实际上是兴奋不已,从没见过还有人逼着自己和闺蜜

这个我自有办法,好了你把手机号给我,到时候等我消息就行!

得到满意答案,王丽又恢复了笑容。

什么办法?老马将号码报给王丽,忍不住问道。

王丽没有回答,只是拿出手机记下老马的号码。

老马看王丽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期待着那一天早点来临。

王丽记录完后,并没有放下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用双腿继续撩拨着老马。

没多久老马就被刺激的发生了变化,看了眼床上的王丽,老马抓住她的双腿放在自己那里,想以此来刺激着王丽。

老马相信王丽那种性格,一定会很快求着自己帮忙。

可是动了半天,王丽却无动于衷,双手一直拿着手机在操作着,没有一丝受到老马的影响,老马有点疑惑,略微调整了下方向,看了过去。

老马看到王丽正专注的看着屏幕,好像在用微信聊天,而且表情又激动又兴奋,老马有点无语,不知道有什么聊天能比的上和自己做运动,老马忍不住仔细看去,

嘶!这、这是?看到的场景让老马倒吸了口凉气。

老马看到王丽正通过微信在和别人聊天,让他意外的是里面的一条聊天内容,上面赫然写着:我已经掌握张淑芬出轨的证据了,你尽快把钱准备好!

老马想起了之前的种种,终于明白王丽为什么会诱惑张淑芬去酒吧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和张淑芬那个,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钱。

什么中国好闺蜜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王丽终于放下了手机,看着老马抓着自己的双腿,一时也是来了兴致。

她的双手主动抓住老马的胸前,开始用力的拉扯。

哎哟喂,你轻点呀!

老马本还在想着刚才微信上的事,结果被胸前传来的疼痛拉回了现实。

你们男人不是喜欢这样吗,我刚试了下感觉真的不错。

王丽一边说着,一边将双腿往前伸出在往回一勾。

老马顺势就被他勾了过来,不等老马反应,王丽娇笑一声,就主动对着那里把手伸了过去

老马感到一阵舒爽,之前的事情也被抛在脑后,开始慢慢动了起来。

一小时后,王丽带着满足离开了宾馆,只留下老马满身伤痕的趴在床上。

太爽了,这感觉真带劲呀,真想就这么下去!

老马看着身上的咬痕和抓痕,慢慢回味着刚才的美好。

片刻后老马洗了个澡,把欲望也彻底冲散了,此时又想起了王丽走时候的交代。

她让老马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就这几天她会安排自己和张淑芬见面。

如果是之前老马是求之不得,不过知道王丽的目的后,老马也为张淑芬担心了起来,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想让别人白白当枪使。

他拿出手机,找到张淑芬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是小芬吗?我是按摩院的老马。老马确定是张淑芬后,连忙开口。

是我,马师傅你好,你找我有事吗?张淑芬有点惊讶,没想到老马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小芬啊,我想问下,你和你爱人关系如何?是不是不太好?老马想了想直接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啊!马师傅,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张淑芬吓了一跳,然后反问。

老马刚想把王丽的事一并说出来,电话里又传出张淑芬的声音。

我和我爱人感情很好,马师傅我知道你人好,又免费帮我做护理,所以我才会想着帮你解决一下,你千万别想太多。

张淑芬的态度明显差了很多,语气中有着拒绝的意思。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老马有点无语,张淑芬明显误会他了,虽然他心底是想着和张淑芬在一起,不过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是善意的提醒。

马师傅,不用在想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张淑芬恼羞成怒,直接挂了电话。

小芬呀小芬,这不能怪我啊,是你把我想歪了,我老马难得想做件好事,你都要直接拒绝。

老马摇了摇头,既然张淑芬不领情,他也犯不着用热脸贴冷屁股。

老马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宾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给王丽按摩了这么久,现在也着实有点累了。

老马打了个车到了店里,正准备进门的时候,发现大门从里面锁上了,在看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这个时间按摩院早就关门了,他进不去只能在下面按起了门铃,没多久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是谁呀,店里已经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老马一听就知道是那让她心动的李文文,连忙开口:妹子,我是老马,我按摩回来了,你开下门!

是马师傅呀,你等一下,哎,不用了我这就来给你开!李文文的声音有点害羞。

很快老马便看到那一道倩影出现在了大门内,等们打开的瞬间,老马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

本来店内黑暗,又加上自己带的是墨镜,没有看出来,可是现在大门一开,借着月光,老马清晰的看到,李文文全身只包裹着一条浴巾,小脸羞红的看着自己。

那硕大的饱满,那浑圆的挺翘,还有那修长的美腿,无不在刺激着老马,让他恨不得扑上去。

好在因为天黑,李文文没有发现老马的变化,把老马请进来后,又再次把门锁上。

李文文本要准备去洗澡的时候,突然听到门铃声,本以为是顾客准备打发走,却发现是马师傅,正当他想去换件衣服在开门的时候。

突然想到马师傅是个瞎子,心地善良的她不想让马师傅在外面久等,于是便直接裹着浴巾到了楼下开门。

马师傅,我扶你上楼吧!李文文伸手挽住老马的胳膊,往楼上走去。

老马连连答应,心里乐开了花,因为挽着胳膊的原因,那身前随着移动,总是一下又一下的撩拨着自己。

刚开始;李文文还没有什么,后面也渐渐发现了问题,那身前传来的刺激,都让她忍不住发出声来,于是尽量让自己保持点距离,好让自己不那么敏感。

老马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看着李文文即将要离开的瞬间,他故意一脚踩空。

老马已经看好了,这里才刚刚上楼,就算李文文没接住自己,也不至于摔出问题来。

哎哟!老马大叫一声,人顺势往后倒。

李文文刚把手缩回来,就发现老马往后倒去,这可吓了她一大跳,连忙伸出手去拉老马。

老马蹭着这个机会也是慌乱中伸出手来,一只手被李文文给拉住,另一只手直接对着浴袍拉去。

啊!李文文终于把老马拉了回来,不过突然感受身上传来一阵凉意,在低头一看,顿时羞得大叫。

看到李文文那完美的娇躯,老马有点喉咙发痒,墨镜的双眼也是瞪得老大。

妹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一边询问,一边伸出双手在前面摸索着,但是看方向正是对着那硕大饱满而去。

没、没事!李文文看着那渐渐逼近的双手,不断的后退,终于在即将触碰的瞬间,她躲闪了过去。

连忙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浴巾,然后重新包裹在了身上,想到在一个男人面前变成这样,李文文就羞愧难当,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虽然老马是个瞎子,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了一丝怀疑,因为怎么会那么巧把自己的浴巾给扯掉,然后那最后双手分明是对着自己的胸前

她伸出双手在老马的眼前晃了晃,看到毫无反应后,继续带着老马往楼上走去。

老马一看也是后怕,刚才自己太鲁莽了,差点露了马脚。

就在刚到三楼的时间,李文文故意打掉了老马的眼镜,露出的是一双几乎只有眼白的双眼,那模样有点渗人,李文文强忍着害怕再次伸出手在眼前晃动。

老马在打掉眼镜的瞬间,就翻起了白眼,他知道这一关要是过不去,这里自己也甭待了。

咦,我的眼镜呢?老马摸索着在地上找了起来。

李文文毫无所获,心里顿时内疚,自己怎么能去怀疑一个老人呢,连忙捡起一旁的眼镜,递了过去。

马师傅不好意思,刚不小心碰掉了你的眼镜。

没什么,其实我一个瞎子带不带都一样,只是我自己的模样挺吓人,所以为了方便才带着。

人已赞赏
小说

呲噗呲好深啊好大| 总裁,不要了,好深,好涨

2020-8-2 19:47:21

小说

粉嫩 流出 滑|白丝脚踹在脸上碾踩着

2020-8-2 19:47: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