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风流大炕作爱|英语课代表你的水好多

唐丽丽突然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右手勾住我的脖颈,突然低声道:华哥,我成了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你还爱我吗? 啥? 我啥时候爱过你啊,别臭不要脸了吧! 没,丽丽,你误会了吧,我 我话还没说完,唐丽丽突然解开了自己的

唐丽丽突然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右手勾住我的脖颈,突然低声道:华哥,我成了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你还爱我吗?

啥?

我啥时候爱过你啊,别臭不要脸了吧!

没,丽丽,你误会了吧,我

我话还没说完,唐丽丽突然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那白白嫩嫩的一对甜瓜,那芳草萋萋的黑色毛发,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姿,已经成功的吸引到我了。

华哥,我想和你在一起,求你求你要了我吧!她用自己柔嫩的身子蹭着我,是个男人就把持不住。

这里应该没人打扰,再说了,昨晚我也见识到唐丽丽的身材,很骚很浪,而且身体很敏感,

我觉得我要了她也行,男人嘛,谁还没点朝三暮四的心,谁还不知道野花比家花更香。

眼看着她用腿间的私处摩擦着我的大腿,那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丽丽,你听我说!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但要做之前,必须约法三章。

我不听,华哥,你知道吗?那天你上厕所,我无意间看到了你的大家伙,竟然那么大,你床上功夫一定很好吧?唐丽丽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她不是打心眼里崇拜我,而是我看到了我的大家伙。

丽丽,你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她就把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

我可以看看它嘛?

本来刚才就被他挑逗,我已经涨的不行,裤子上被顶起了一个巨大的山包。

可可以!

唐丽丽如蒙大令,突然把我的裤子给扒了下来,当那裤子被褪开的一瞬间,话儿就跳了出来,它青筋暴起,显得非常狰狞,但是唐丽丽貌似非常喜欢,刚一出没,就对它爱不释手,鬼使神差的就开始套弄着他。

别这样,你是我的员工,我不能对你这么不规矩。

我还想阻拦她,毕竟,我还是有一丝理智存在的,万一她性子倔强,到时候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她逼着我和老婆离婚,那可就酿成悲剧了。

但是,她并不听我的解释,还笑道:不,是本小姐对你不规矩,我爱上这个大家伙了。

话还没说完,就见她张开小嘴,像吃棒棒糖一样,突然吻上了我的话儿。

那种触感,那种fell,无一不刺激着我的爽点。

爽吗?

唐丽丽半跪在地上,那样子瘾菲极了,简直就像是我的性奴。

爽!

我如实的回答,废话,一个男人,被一个漂亮又性感的女人按着口交,能不爽吗?

但是,一想到昨晚的事,我心里就更放肆了。

丽丽,你这张小嘴真是妙,含过多少人的棒棒糖了?

被我这么一问,唐丽丽一脸的幽怨,还娇哼道:哼,你把人家当成什么人了,我虽然有过

男朋友,但我可从来没约过炮,也没和陌生男人搞过暧昧,要不是看你的家伙怎么大,人家才不

会心动呢!

哼,还挺能装,既然你不是随便的骚货,那昨晚发起骚来六亲不认的人不是你?

我心里暗笑,但表现上却没表现出什么。

丽丽,你昨晚在酒吧,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有有吗?

唐丽丽明显有些慌张,脸色都变了。

很明显,昨晚的事,对她的内心造成了不小的触动,要不然她不会变化这么大。

有啊,你失踪了一个多小时,干嘛去了?

我故意问她,让她的心越来越慌,以至于连给我口交的心都没了,坐直了身子,穿上了她的

睡衣,看来,她需要冷静,她可能已经意识到昨晚我看到了这一切,并且怀疑这一切都是我的阴

谋。

果不其然,唐丽丽摊牌了。

她低声道:华哥,我我昨晚被强奸了。

啥?

我故作一愣,还狐疑的质问着她。

谁?谁强奸你了?

我装的很愤怒,连我下面的兄弟都跟着一晃,好似在说: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唐丽丽心动了,她扑到我怀里,眼泪打湿了我的半截袖。

华哥,我们不提了好不好,我们不提这件事了,如果事情闹大了,我就没法做人了。

看着她哭的这么凄惨,说真的,我还有点心疼,但我还是没说出实情,让她知道这件事都是

我陷害她的,那她还不跟我翻脸?所以,这件事,我打算瞒她一辈子。

我也不是直男,自然懂得哄她。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丽丽别哭,华哥不是还在嘛!

华哥,你介意我不是处女的事嘛?

唐丽丽突然仰起头,一脸呆滞的看着我,哭的这么楚楚可人,还问的这么认真,我哪敢说

不,从今往后,哥也要做个渣男了,哥也要背着老婆出来搞女人了。

我摇了摇头,放肆的笑道:丽丽,你说什么傻话呢?现在去哪找处女,去幼儿园吗?谁都

可能会有一段难以忘却的感情,这些我都不在乎,但你也清楚,我已经有老婆了,所以我

听我的话,下一刻就要拒绝她了,唐丽丽突然咬着我的肩头,让我一痛。

我不在乎,我就想跟华哥在一起,华哥在我眼里就是大英雄,你的功夫,是全市最棒

的。

被她这么一夸,我都有点膨胀了,这小妮子真会说话。

我们练武之人,注重的就是个名气,被美女这么一夸,我能不心动吗?

功夫好不好,要到床上才知道啊!

说着,我搂过她的粉颈,嘴唇也贴了上去。

唔!

吻上去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薄荷的味道,她一定事先刷过牙了,而且,我估计她是为了准

备勾引我才刷的牙,我也没想到我这么无耻,她的小嘴刚含过我的话儿,我竟然还跟她接吻了。

不过,这也说明我的诚意了,这说明我不介意她之前含过的任何一根几把。

华哥,我爱你!

说着,她把我推倒,骑在我的腿上。

华哥,我想试试你的大家伙,她插进我的嫩穴里,一定很舒服。

真没想到,一向清纯可人的唐丽丽,竟然会说出这种骚话来。

是吗?

我也想试试,昨晚,周通和小胡都干过她了,还夸她性经验比较少,还是粉粉的,挺紧,不

尝一尝她的味道,我都觉得很亏啊!

唐丽丽很喜欢寻求刺激,她捉住我的话儿,在她的幽径之处摩擦。

那私处的肉很粉,很嫩,在她的摩擦下,我感觉我的魂儿都要飞了。

好硬,华哥,我能受得住她吗?

都这时候了,还磨叽什么,赶快坐下去啊!

我心里疯狂的呐喊,但嘴上却笑道:这这个要试一试才知道啊,你知我长短,可我却

不知你深浅啊!

讨厌!

唐丽丽的小脸绯红,显然被我挑逗的春心荡漾了。

我试试!

只见她捉起我的话儿,在她泥泞的唇瓣间摩擦,在入口处,话儿停滞,娇嫩的身子下身则是

轻轻下沉

我知道,我要得到这个女人了。

可是,下一秒,我他妈就想骂娘了,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武馆里一个学徒小郑打来的,他是单亲家庭,去年我看他在跟一群小混混不学无术,无父

无母,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才帮助他,收留他来这里当个学徒,让他平时打扫卫生,没事的时候

跟我学学拳。

我万万没想到,会是他坏了我的好事。

喂,华哥,出事了!

我知道,小郑平时是不会打电话给我的,一旦给我打电话,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果不其

然,这电话才刚刚接通,就听到小郑报忧不报喜。

出什么事了?

我有点生气,这家伙办事毛手毛脚的,该不会打碎了什么东西吧?

华哥,有人来踢馆,说是非要挑战你,见不到你,就打咱们的学徒,让他们见识下什么叫

真正的功夫!

一听这话,我来气了,老子七岁就跟山上的白眉大师学武,虽然后来下山了,但师傅交给我

的虎爪拳,我可是越练越熟,在汇源市,那绝对是身手数一数二的选手,还有人敢跟我挑战,该

不会没听说过我武华的名头吧?

望着一脸无辜的唐丽丽,我轻轻地推开她,看来今天是干不成了。

等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我安抚着唐丽丽,她应该也明白,我是有难处,所以才中断了我们的情事。

好了,华哥,我明白,当然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我无所谓的,反正我们来日方长,还有机

会,你先忙吧!

见她如此通情达理,我也放心了。

穿上衣服,我直奔武华堂而去,这里距离武华堂不远,所以我十分钟就跑回去了,只是头上

流出微微的细汗,看来,最近几天在床上体力用了不少,都有点发虚了。

武华堂内,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系着黑腰带的男人正傲然而立,长的倒是满精壮的,身高一

米八左右,体重应该也得一百八十斤左右,看他这凶悍的模样,倒真像是来踢馆的。

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小矬子,身高皆是一米六左右,长的干瘦,还一脸猥琐。

八嘎!

呦呵,东乌语,竟然还是东乌人,我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我们的学员,都缩在一团,他们都是初学者,没我这精湛的功夫,但是他们都有骨气,我相

信有一个上去跟他们打的,就不会有一个人逃跑,一定会一拥而上,因为我们人多。

华哥,你终于回来了。

小郑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了亲爹一样,他性奋地跑过来,告起了状。

华哥,那个人是个硬茬子,刚才我用你教我的虎爪拳跟他过了几招,你看我这脸哎

这时,我才看清,小郑的脸有些乌青,好像是被人打的。

你们华夏的武术,都是垃圾,只有我们东乌的空手道,才是最强的武术,你趁早关门

吧!

看出小郑在向我倾述不满,他也不是傻子,自然就看出来,我是这家武馆的老大。

你是谁?赶来我的地盘上撒野!我看你是耗子舔猫逼,没事找刺激!

他似乎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看学徒们都在嘲笑他们,一个个笑的四仰八叉,他也明白过

来,我是在侮辱他。

健壮男人大喊道:我是东乌空手道三段,田森仁藏,阁下就是武华吧?

田森仁藏,我看你是天生瘾荡,呸,东乌人果然都是猥琐下流之辈!

没错,小爷我正是你爷爷武华!

我也没什么不敢承认,什么空手道三段,我怕你个屌毛。

被我这么一说,学员们又是一顿无情的嘲笑。

哈哈,咱们馆长翻译的真好!

对对,田森仁藏,我看他就是天生瘾荡!

东乌人真猥琐,刚才还看我胸呢!

最后一句话,是我最头痛的学员,是个女生,叫刘悦,她二百多斤重,是个标准的胖妞,一

运动起来,浑身的肉都跟着颤动,她长的不漂亮,但是家里很有钱,有一种独特的优越感,很傲

娇。

以至于每次学员们嘲笑她的时候,都会被她一顿胖揍。

就是这样一个长的很丑的女生,竟然引起了田森仁藏的性趣。

你你们无耻,休想呈口舌之利,如果你有真本事,就接受我的挑战!

田森仁藏忍无可忍,终于直奔主题,他向我提出了挑战。

懂不懂规矩,我可是汇源市武术协会的副会长,想跟我挑战,最起码要提前三天预约!

他恼羞成怒,好似更加坚信对我挑战的决心。

好,三天之后,我们就在东华区的广场决斗,输了的人,乖乖闭馆锁门,别再弘扬什么狗

屁华夏武术!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这次,是田森仁藏赤裸裸的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要是输了,就给我滚出华夏,不得再来。

我这次下了狠心了,也可能是中了他的激将法吧,但是我不得不答应他的挑战,我一定要为我的武术讨个公道,同时,也要让汇源市的人看看,谁才是英雄。

这一刻,我热血沸腾。

希望你说话算话,东亚病夫!

说完,他离开了。

这时,小郑又来安慰我:华哥,那家伙很强,刚才我在他手底下,没走过一招,你可要小心点啊!

什么?

我当时就惊讶了,小郑深得我真传,虽然精髓没学到多少,但是学习我的虎爪拳一年多了,

也算是有点功夫了,我一招都未必能放倒他,可是那个田森仁藏竟然能把他一招击倒,最重要的是,他打的还是小郑的脸。

我暗暗咋舌,果然还是上当了。

怪不得他这么有自信,原来功夫这么强,看来,我的确是中了他的激将法了。

华哥,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听到小郑的关怀,我真想骂娘了,刚才为什么我那么冲动,看来,这次的战斗很有风险,一旦我败了,可能我就要失业了,从此以后都没法在做武馆的生意了。

慌鸡毛,我还没怕过谁呢!

嘴上这么说,我心里还是蛮担心的。

人已赞赏
小说

小受开会身体下塞着钢笔|办公室老板和我爽

2020-8-2 19:46:49

小说

没有被开发的女生|皇上受龙椅上有玉柱

2020-8-2 19:46: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