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还来好累不要了腰/林强梦洁王梅全文免费阅读

老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能行,把你女儿也带上。 我女儿在上学呢,快高考了,没时间出来吃饭。保安队长说道。 老李脸色一黯。 保安队长名叫王福,他老婆叫陈媛丽,女儿叫王雪雪。王福人长的不怎么样,但是老婆女儿都挺漂亮。老李听别人说,王福的老婆陈媛丽是

老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能行,把你女儿也带上。

我女儿在上学呢,快高考了,没时间出来吃饭。保安队长说道。

老李脸色一黯。

保安队长名叫王福,他老婆叫陈媛丽,女儿叫王雪雪。王福人长的不怎么样,但是老婆女儿都挺漂亮。老李听别人说,王福的老婆陈媛丽是个骚货,甚至还听人说,王福的女儿王雪雪不是他的种,是他的骚货老婆在外面搞的野种。

不过听说归听说,老李才从没见过王福的老婆和女儿呢,他来医院的时间不是特别长,当然没有和王福老婆女儿见面的机会。

现在突然有了一个送上门的机会,老李当然不会放过。

王福走了,老李一个人在医院中间的院子里溜达来溜达去,一脸无事可干的模样。

草坪上正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在打太极拳,老李起了兴致,凑上去乱打一通太极拳,然后又开始溜达。

院子旁边的廊下有几个护士,那几个护士老李见过不止一回,连名字都知道。老李还知道这几个护士是两月前刚刚招进医院里来的,好像是刚出大学校门的应届生。

看她们那水灵灵的样子,老李不由得怦然心动。

老李假装坐在石头上思考人生,眼睛则偷偷的瞄那几个护士。

医院里的护士服比医生的白大褂短一截,裙子垂下来只能遮到小腿肚。那几个护士也有年轻女人特有的毛病,那就是爱美。老李对护士服了如指掌,只看了几眼,他就已经看出来那几个女护士把护士服的裙子改短了。

短了起码有十公分。

这样一来,裙子堪堪遮住膝盖。

这几个也是骚货,老李心里评价道。

不过这几个骚货长的水灵,老李暗暗点头。

这时,一个男医生从廊下走过来,朝那几个女护士招了招手,似乎在给她们安排什么活。

而那几个女护士则一起嗲嗲的笑着,扭着屁股朝男医生走去。

真是骚的没边了,老李呸的一声,啐了口唾沫到地上。

一直到下午,老李吃过午饭之后才再次回到住院部楼上。

因为柳香香已经说了不让老李去找她,老李当然不会再过去。老李虽然老了,但是却很懂女人心思,他知道柳香香是爱面子所以才不想和他待在一块,更不想被别人看到和他待在一块,老李知道自己只是个保安,被人看到他和妇产科柳主任待在一块,柳香香肯定会感到丢脸。

所以老李绝对不会冒冒失失的再去科室找柳香香。

不过,不去柳香香那里,老李一时间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

思来想去,老李决定去陈可儿的病房看看。

昨天老李给这个名叫陈可儿的女娃擦身上,暧昧的不行,今天再过去看看能不能更进一步。反正陈可儿没人疼,他这个做长辈的多疼爱一下,也理所应当。

却没想到,陈可儿病房里有人。

老李爬楼梯爬上去,然后慢悠悠的往陈可儿的病房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老李分明听见两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过不多时,老李的儿媳妇孟婉晴的声音也从传了出来。

走廊里没什么人,老李装作在门口溜达,来来回回的走。

病房门虚掩着,再说,老李也不怕里面的人看到。

你不是我妈,你爱是谁的妈是谁的妈,反正不是我妈!陈可儿大叫道。

你这孩子要气死我,我不是你妈我会来医院里看你?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也紧跟着响起,听这女人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点哭腔,显得十分委屈。

不过老李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

这声音,他好像在哪听过?

老李退回到门口,把脸凑到门上的玻璃窗上往里面看。

只见病床前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儿媳妇孟婉晴,另一个就是老李上午在厕所里面遇见美妇。

陈可儿吊着条腿坐在床上,手指着那个中年美妇怒骂。

这些年你照顾过我吗?除了每个月给我生活费,你还给过我什么?你从来就不关心我,每次我回家,你不是问我成绩就是问我学习,你还知道问啥?你连饭也不给我做一顿,每天就是外卖外卖,你养猪呢!

你、你。你

中年美妇气的浑身发抖,她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果篮子劈头盖脸朝陈可儿砸去,不过孟婉晴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美妇和陈可儿在这里打架,她连忙抱住中年美妇,把她往后拉。

可儿妈你少说点吧。孟婉晴劝道。

我少说?我说什么了?一直都是她在骂我,有她这样当女儿的吗?中年美妇哭闹起来。我这当妈的容易吗,我每天都要上班,晚上还要加班,回一趟家都困难,别说做饭了,我回家里躺下动都不想动,忙碌一天我不累啊?她一点都不体谅我,还嫌这嫌那,现在的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养活?要是知道她是现在这样,当初我就把她打掉了!

你终于说出来了!阿姨你听听,你听听她说的这是人话吗?陈可儿手指着她妈大喊。

孟婉晴满头大汗,她劝这个不是,劝那个不是,被陈可儿和可儿妈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你还有脸说我,你住院的钱是谁给你交的?你知不知道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你一住院把我三个月的钱全花没了!可儿妈激动的喊道,她跳着想挣脱开孟婉晴去打陈可儿,宏伟的胸脯随着她一跳一跳上下抖动,都快撑破衣服跑出来了。

我又没让你给我交钱!谁让你交钱给我住院了,就让我死在马路上好了!陈可儿好不退让的喊道。

老李在门口听的挺欢,他现在终于搞清楚陈可儿和可儿妈的矛盾来源了。

可儿妈平日要忙工作,没时间照顾家里,更没时间照顾陈可儿,陈可儿对可儿妈的矛盾就是来源于此。

可在可儿妈看来,她这么做完全没错,她有她的苦衷。现在生活不易,她被逼到这个地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可儿妈的教育绝对出了问题,带孩子就像放羊,放羊还讲究方式呢,她完全撒手不管,也就不怪陈可儿会叛逆到这个程度。

老李琢磨着是不是要进去劝几句,但还没等他自己主动进去,陈可儿忽然扭头看过来,一眼就看见趴在玻璃窗上往里瞧的老李。

大叔,你来给我们评评理!陈可儿忽然喊道。

可儿妈和孟婉晴一惊,两个女人齐齐看向门口。

老李苦笑着推门进去,这下就算想躲也躲不掉了。

是你?可儿妈一脸疑惑的看着老李。

是我,我是医院的保安,我看你女儿一个人在医院里挺寂寞的,所以有空的时候就过来陪陪她。老李点点头说道。

可儿妈噢了一声,但她看向老李的眼神还是带着一点狐疑。

一个保安和她女儿走的这么近,她这个当妈的要是一点疑心都没有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而孟婉晴现在也正疑惑的看着老李,她是专门照看陈可儿的护士,但是却不知道老李和陈可儿已经认识,这让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爸,你和陈可儿什么时候认识的?孟婉晴问。

时间不长。老李含糊的说。

原来这位老人家是你爸,怪不得这么有责任心,是我想多了。可儿妈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她刚和陈可儿吵架,现在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

而陈可儿则叫喊道:大叔,你来给我们评评理,你说我妈对我怎么样?你说他有没有尽到当妈的责任?她把我一个人丢家里,一个月也不回来看几次,谁知道她在外面是忙工作呢还是找什么野男人——

陈可儿说的这话可就太过分了,就算可儿妈再对不起她,她也不能说出自己母亲在外面勾引男人这样的话来。

于是,陈可儿的话还没说完,老李就大喝一声打断她道:住嘴!你妈就算再对不起你,她也是你妈!你自己不也喊她妈的吗,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你能好好的躺在这里,还不是多亏了你妈给你挣钱?你要是真的那么讨厌你妈,你干嘛还跟她要钱,有本事你自己去挣啊!

陈可儿眼睛一下子红了。

陈可儿本以为老李一定会站在她这边,却没想到老李一进来就倒戈相向。

你这人我对你太失望了!你简直就是人渣!陈可儿怒视着老李怒骂道。

我没说过我是好人,这世上真正会对你好的,就只有你的亲人。连这种道理都不懂,你书都念到哪里去了?老李毫不退让的说道,不过这句话说完之后,老李语气放缓了一点。可儿啊,你要知道,你妈绝对不会害你的。也许她对待你的方式不怎么样,但她绝对没有害你的心思。你也知道你是单亲家庭,现在你就你妈一个亲人,你还这么嫌弃她,你想过没有,要是你妈真的不管你了,这世上还有谁会管你?

陈可儿愣住了。

过了半晌,陈可儿手捂着脸大哭起来。

孟婉晴和可儿妈则惊呆了。

两个女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李,她们看向老李的眼神是那么的那么的崇敬!

孟婉晴留在病房里照顾哭个不停的陈可儿,而老李则陪着可儿妈一起下楼。

可儿妈等下还要去公司,她今天来医院看望陈可儿本来就是忙里偷闲,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可儿妈当然不会再在这里待下去。

电梯坏了。

四个电梯不知道什么故障,一下子坏了两个。

等候在剩余的那两个好的电梯门前的人,围成了两大堆。

有等候的时间还不如走楼梯呢,不过这就是人性,为了省事就算人多也要挤一挤,哪怕最后挤下来还不如自己爬楼梯来得方便。

老李和可儿妈一起沿着楼梯慢慢往下走,可儿妈眼睛红红的,她现在还没从刚才吵架的激动中平复下来呢。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我没想到我女儿在医院里竟然有你这么可靠的人照顾真的是太感谢了。可儿妈万分感激的说道。

老李点点头,随口说: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儿媳妇是专门照看你女儿的,我有时候过去帮帮她的忙,既能照看你女儿也能让我儿媳妇少点负担。

你儿媳妇有你这样的公公,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啊!可儿妈感慨万千。

哪里哪里。老李笑呵呵的说。

楼梯里静悄悄的,只有老李和可儿妈两个人,两人边走边说,速度如同蜗牛爬,走了五分钟了都没有走到一楼。

我女儿在医院里就拜托你了。可儿妈乞求道,哎,我的话她一点都不听,甚至还把我当仇人,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听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关系,你女儿以后肯定慢慢就能体会到你的难处。老李劝慰道。

能和你说这些真的太好了,我工作忙,压力太大,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和你一说,我感觉轻松了好多。可儿妈揉揉眼睛,舒了口气说道。

没事,以后你要是还有什么烦恼,尽管来找我。老李拍着胸脯说。

那我怎么好意思——

可儿妈话没说完就往下面掉。

这女人下楼梯不看脚下,光顾着说话,真不知道她上班的时候是怎么工作的。

老李一手抓住可儿妈的胳膊往回一拉,可儿妈就被老李拉上来,顺势倒在老李的怀里。可儿妈脸一红,她想快点站起来,可腿上怎么都使不上劲,甚至还很痛。

没事吧?老李赶忙问道。

我脚在楼梯上擦了一下。可儿妈红着脸说。

老李把可儿妈的手放到楼梯扶手上,然后蹲下来给可儿妈检查。

可儿妈穿的是裤袜,在楼梯上擦了一下之后,裤袜倒是没破,不过她下面的皮肤好像红了。

裤袜是肉色的,隔着袜子都能看见可儿妈脚腕那里红红一片,和其他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老李也不管可儿妈愿不愿意,动作利索的把可儿妈的高跟鞋脱下来。

可儿妈的脸越发红,但她什么话都没说。

这无疑是种默许,老李胆子慢慢大了起来,他抓着可儿妈的脚给她不紧不慢的揉。可儿妈的脚很软,脚背上肉很多,老李抓着可儿妈的脚就想抓着一块绵软的肥肉似的,手感好的出奇。

可儿妈的脚被老李这样慢慢揉捏,脸上的红晕于是越来越浓。

可儿妈本来就只是失足在楼梯上擦了一下而已,裤袜都没破,所以皮肤受伤只是小问题,一点都不要紧。老李这么做自然就有点小题大做,但可儿妈却没有一点要拒绝的意思,任由老李给她按摩。

也许可儿妈把老李动作是免费的按摩师了。

老李一边按摩一边和可儿妈说话:可儿妈,你今年多大了?

我四十二了。可儿妈红着脸回答道。

那岁数也不小了,整天这么忙,你也不容易啊。老李感叹道。

老李这话一说出来,可儿妈的话匣子顿时打开了。

谁说不是啊!我一天忙到晚也挣不了几个天,还被老板支使来支使去,什么脏活累活都是我干,回了家还要受可儿的埋怨,现在更是和她搞得跟仇人似的。这日子,我都快绝望了!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我那老公走的早,可儿还很小的时候他就离世了,家里的胆子全落到我身上,可我一个女人家,又没读过书,挣钱养家容易吗!要不是放不下可儿,我索性找条河跳进去算了

可儿妈一脸的悲戚,老李则叹了口气。

生活不易,不过日子慢慢总会变好的。现在可儿还小,确实不太懂事,不过等她再长大一点,明白你的苦处之后,她当然就会孝敬你了。

听到老李的话,可儿妈的神情终于好看了一点。

希望能按你说的来吧。可儿妈无奈的说道。

老李手往上伸了伸,抓到了可儿妈小腿肚的位置上。

你这里有点僵硬,平时不怎么活动吧?老李问。

不是不活动,是活动太多了,我在公司里就是杂工,整天干这干那的,长年累月下来,我腿肯定落下毛病了,只是一直没空来医院检查。

可儿妈大吐苦水。

没事,别担心,只是太劳累了而已,我给你捏捏就好。

老李说着就把手又往上深了一点。

可儿妈的腿没有柳香香的腿那么好看,毕竟可儿妈岁数更大一点。

不过可儿妈生过孩子,而生育过的女人往往有独特的魅力,身体也会发生一点变化。可儿妈的神才虽然看起来没有柳香香那么好,但是摸上去的手感却比柳香香强的多。

胖女人有胖女人的好,这是光用眼睛看体会不到的。

可儿妈也不是真的胖,只不过稍微有点发福而已,这反而让她带着一点富态。

有富态却没有当富人的命,这说来也挺好笑。

不过老李一点都不感到好笑,他一门心思都在可儿妈的腿上。

老李越摸手越往上,可儿妈肯定察觉到了,但这个女人却什么话都没说,一点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老李胆子越发的大,他的手猛地往上一伸,一下子伸到了可儿妈的裙子底下去,都探到可儿妈的大腿根了。

你这些年来没找过男人吗?老李问道。

可儿妈一边喘气一边说:没啊,谁都看不上我,偶尔有看得上我的人,一听我有个那么叛逆的女儿,对我就一点心思都没有了。我也是命苦,自从可儿她爸走了之后就一直守寡

老李给可儿妈按摩了好长时间,知道可儿妈不再觉得痛了,老李才罢手。

在楼梯上,老李也和可儿妈聊了很久,说了好多话。通过聊天,老李知道了可儿妈和陈可儿家里的情况,对陈可儿和可儿妈也越发了解。

而且这个成熟的美妇,对老李有很明显的好感。

看来以后加把劲的话,把可儿妈搞上手应该不难。

老李心里胡思乱想着把可儿妈送下楼,然后又送她离开医院。

老李一直把可儿妈送到医院大门外面,看着可儿妈上了一辆出租车这才悻悻的往回走。

进了医院之后,老李一路走来发现好多护士看到他的时候都会掩着嘴偷笑。老李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他无意间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裤子裆部已经湿透了。

好在看到他狼狈样的人都不认为他做了什么坏事,只以为他年纪大了,大小便失禁。

这脸丢的可真大。

老李赶忙回了一趟保安室,又换了一身一副。

老李在保安室的柜子里放的换洗衣服总共就两身,上午换了一身,现在又换了一身,这就是最后一套了。要是再弄脏,今天就没穿的了。

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呢,这么长的时间也没啥好干的。

老李坐在保安室里回味着和可儿妈的韵味,眼睛慢慢变得色眯眯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些女人这么容易就能搞到手呢?老李心里暗想。

忽然,儿媳妇孟婉晴的身影浮现在他脑海里。

孟婉晴毕竟年轻,身材也不差,虽然结婚到现在还没有生过孩子,却已经有了妇人的成熟味道。孟婉晴和柳香香、可儿妈这两个女人比起来,魅力也更胜一筹。

想着孟婉晴那曼妙的曲线,丰硕的胸脯和圆润的屁股,老李下身又开始发痒。

不过,老李很快就摇摇头,赶跑脑海中那乱七八糟的邪念。

孟婉晴毕竟是他儿媳妇,脑子里想想倒是没问题,偶尔也可以占占便宜,但是绝对不能真的和她发生关系。

不然的话,老李该用什么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儿子李云峰?

儿子李云峰对老李那么孝敬,专门把老李从乡下接到城里来,让他好吃好喝。而且李云峰一开始并不打算让老李工作,李云峰的意思就是让老李过悠闲的生活,让孟婉晴在家里伺候他,把他一直养到埋土里头。

只是老李自己闲不下来,所以才会到这个医院工作。

儿子李云峰那么孝敬他,他要是做这种对不起儿子的事,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可话是这么说,老李对孟婉晴一直都有念想,而且因为儿子李云峰老是不在家,孟婉晴又是个欲求特别强烈的女人,老李总是碰见她自摸,这让老李感到非常的无可奈何。

毕竟孟婉晴这么干,和引诱他没什么两样,只要是个男人肯定受不住。老李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很有毅力了。

长呼口气,老李点了根烟,借抽烟让自己平静一下。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

再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

老李在保安室里蹲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蹲不下去,于是出了保安室往住院部大楼里走去。

老李想去看看陈可儿。

之前老李和可儿妈离开的时候,陈可儿抱着枕头躺在床上哇哇大哭,老李看着还是很心疼的。

住院部大楼里人很多,到处都是护士和医生忙忙碌碌的身影。

老李一边走一边和熟人打招呼,好不容易到了陈可儿的病房之后,老李推门进去却发现孟婉晴竟然不在。陈可人躺在床上睡觉,眼睛周围红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刚刚哭过。

老李反手把门闭上,这才轻轻的走到陈可儿的床前。

没想到,老李刚一靠近陈可儿,陈可儿就刷的睁开眼睛。

我就知道你会过来!陈可儿怒气冲冲的说,看向老李的眼神非常愤恨。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我妈了?

老李身子一抖,差点就要坦白刚才和可儿妈在楼梯上鬼混的事情了。

好在老李迅速镇定下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谁说的,我对你妈没兴趣。

呵,没兴趣?没兴趣就见鬼了,你这个变态对我都有兴趣,怎么可能对我妈没有兴趣?陈可儿骂道,不过她的声音并不大,看来她自己也不希望外面走廊里的人听见。

你对我有兴趣没关系,我不在乎,可是你怎么能帮着她教训我?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种重色轻友的家伙!

老李尴尬极了。

你妈对你挺好的。

少跟我说这些,我妈要是真心对我好,她平时就不会那个样子对待我了。

你要考虑你妈的难处,你以为你妈过的容易吗?

老李说道,而陈可儿竟然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即反驳。

见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老李抓住机会说:刚才我送你妈下楼,你妈一边走一边哭,哭个不停。你知道你妈有多心疼你吗?

老李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儿妈确实哭了,不过更多的原因是被他草哭的。

但陈可儿还真的被老李给骗住了。

我不是要你原谅你妈,但有些时候,你多少应该理解一下她你妈也是真的不容易。老李坐在床沿上,长长叹了口气。

陈可人低着头,一声不吭。

过了好久,陈可儿才问道:我妈回家去了?

回什么家,你妈去上班了。挣钱不容易,你妈怕去的太迟被老板骂其实骂都是轻的,要是被开除了,没了工作,那才是真的完蛋。

陈可儿又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陈可儿的头发很乱,乱的像鸟窝一样。不过这也正常,她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头发能不乱吗?

老李从床头柜上拿起梳子给陈可儿梳头发,陈可儿起初还不愿意,不停的躲老李。但是慢慢的就不躲了,怪怪的坐在床上让老李给她梳头发。

老李没帮女人梳过头发,根本就不会梳。

老李瞎弄一气,最后随手扎了个辫子,陈可儿现在这个发型和她妈还真的挺像。

陈可儿一把抓过镜子招了招,嗤笑了一声说:真土气。

老李不感到介意,看了看门口,老李问道:我儿媳妇呢?

你想儿媳妇啦?陈可儿没好气的问。

别乱说,这种话传出去不好。老李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摸我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被人看到不好?陈可儿反问。

老李顿时说不出话来。

人已赞赏
小说

人妻AV中文系列|一家子换着睡

2020-8-2 19:46:12

小说

早上被男朋友啪醒了|几个教练大叔轮学员

2020-8-2 19:46: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