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人湿的污攵|美妇的欲仙欲死

小妮子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举手投足都带有浓郁的青春气息,一头长发扎成单马尾,露出天鹅般修长雪白的脖颈,两肩上的锁骨特别美,形成两个好看的肩窝,我看的心里痒痒,恨不得趴在她脖子上沉浸在其中,好好嗅一嗅她的香气。 目光下移,白色百褶裙简直是美少女的标配,两条玉柱般的白腿,又长又直,尤其是并立在一起的时候

小妮子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举手投足都带有浓郁的青春气息,一头长发扎成单马尾,露出天鹅般修长雪白的脖颈,两肩上的锁骨特别美,形成两个好看的肩窝,我看的心里痒痒,恨不得趴在她脖子上沉浸在其中,好好嗅一嗅她的香气。

目光下移,白色百褶裙简直是美少女的标配,两条玉柱般的白腿,又长又直,尤其是并立在一起的时候,更是紧致,双腿之间不留一丝缝隙。

还是个极品的雏儿啊!

我兴奋的感慨了一声,心头火热,这年头清纯漂亮的女生多得是,但到了这个年纪还能保守底线,却非常难得了。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羽毛球突然从不远处飞了过来,正巧就落在我的脚下。紧接着,那道朝思暮想的倩影,带着一阵香风,向着我翩翩而来。

或许是因为运动过度的原因,林嘉怡俏脸红扑扑的,微微有些气喘,香汗淋漓。

我看的眼睛都直了,只感觉一阵香气扑鼻,等到林嘉怡不好意思的对我露出一个羞涩的笑脸,然后半蹲下身去捡球时,整个人才回过神来。

让我内心狂跳的是,由于视角居高临下,我依稀能瞧见林嘉怡那两条半屈下去美腿间

目睹绝妙的风景后,我非常冲动,迫不及待的就碰到林嘉怡娇嫩嫩的小脸上……

啊~

林嘉怡的绝美俏脸和我磨蹭了一下,旋即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便如同受惊的小鹿般,拉开距离跌坐在草地上。

这时,我注意到她的目光在我那儿好奇的停留了一秒后,这才惊慌失措的把视线转移开来,螓首微偏,小脸上以极快的速度爬上一层红润,轻咬下唇,神情娇羞,根本不敢和我对视。

小妮子哪怕再懵懂无知未经人事,也已经是个十八岁的成年人了,更何况学校生物课本上也有教导男女之间的区别。从她复杂的神色中,估计已经明白我刚才和她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这种情况下,饶是以我的脸皮厚度,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有些尴尬。

暗自鄙夷自己,只是偷偷看了一眼人家的裙下风光,就开始把持不住了。要是真的把林嘉怡弄到手,我该是怎样一副不堪入目的德性。

想到这里,我视线不由自主的再次投向林嘉怡那双修长玉腿上面。

林嘉怡跌坐在草坪上,这种姿势让并不是很长的百褶裙,不能完全遮掩住……

这回看到的更多了,当我目光继续深入时,我呼吸猛然急促起来,内心又一次极速狂跳。

乖乖~

粉红色的小裤,好可爱啊!

我怦然心动,死死盯着她,恨不得掀开裙子,好好地一饱眼福。

林嘉怡俏脸有些不自然,红扑扑的,察觉到我不规矩的目光后,娇羞满面,玉手连忙拢了拢裙摆,似羞似怒的朝我娇嗔了一句。

老师~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一声娇嗔把我的心都喊酥了,同时脑子也清醒过来,我现在的表现未免有些下流,再继续下去,很容易引起林嘉怡的反感。

有些遗憾的把目光收回,掩盖住不轨企图,正色的说:

我是新来的校医张诚,应该比你大七八岁,你可以喊我张老师。

嗯,我知道的,张老师。林嘉怡似乎对我有印象,乖乖喊了一声,想要起身站起来。突然,我听到她鼻子里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哼,小脸一皱,眉宇间带着些许痛楚,差点没能站稳。

见状,我赶忙靠过去,一只手放在林嘉怡腰间把她扶住,让他斜靠在我的胸膛上。顿时,一股少女特有的淡淡体香扑鼻而来,黑色长马尾轻撩在我脸上,让我心尖也跟着痒痒。

我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挥,温香软玉在怀,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心中那股旖念压下去,换上关切的口吻:

嘉怡同学,你怎么了?

刚才刚才那啥好像把脚崴了。

林嘉怡被我拦腰搂住后,小脸红润,身躯有些不自在的扭动一下,目光躲闪不敢看我。

小妮子脸皮薄,根本不好意思说因为躲我那儿才导致崴了脚。

我见她小臂用力,有推开我的趋势,只好顺势把她松开。

林嘉怡脸色红彤彤的对我歉意的笑了笑,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脸色痛苦,两鬓都沁出一层细密汗水。

见此情景,我暗自心疼她的同时,却又忍不住分外惊喜。

我是学校正儿八经聘请来的校医,林嘉怡崴了脚,于情于理都应该让我来治疗。

虽然我没有恋足癖好,但做梦都想要把林嘉怡这个小美人给拿下,一想到有机会亲手把玩一番她的玉足,我就开始按捺不住狂躁的心

这个和小美女亲近的绝佳机会我自然不肯错过,连忙摆出一副真诚的样子。

嘉怡同学,让我给你看看脚吧,要是严重的话可能会影响上课。

林嘉怡秀眉动了动,脚上的痛楚让她没有太过犹豫,很快就答应下来:那就麻烦你了,张老师。

我笑着点点头,旁边就是校医室,所以我没有显得太过热切的搀扶她,任由林嘉怡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等林嘉怡在椅子上坐好后,我二话不说就把门给关上,随后想了想,又把窗帘也给拉上,这才稍带心虚的转过身来。

此时,林嘉怡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小动作,她双腿并立,身子微微下俯,目光认真的查看自己受伤的脚踝。

我同样视线下移,只见百褶裙下那一双如玉般光滑的美腿,特别笔直。

张老师,您您帮我看一下好吗?

林嘉怡小声的请求,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可爱又动人。

这种美事我怎么会拒绝,巴不得赶紧上手抚摸她那娇嫩嫩的肌肤,闻言连忙蹲在她身前。

我先帮你把鞋和袜子脱了,看看情况!

林嘉怡羞红着脸点头,下意识的双手按住裙摆,防止走光。

我强忍着激动,帮林嘉怡把鞋脱下来露出粉红色的长袜。本来我以为她运动了半天,可能会有脚臭。我悄悄闻了一下,让我惊喜的是,并没有闻到任何异样的味道,反而有种淡淡的清香,小妮子干净的让人心动。

等到把袜子脱下来后,一双小巧的玉足便展现在我眼前。林嘉怡的脚匀称、白皙,脚趾头像嫩藕芽似的,犹如精致的艺术品,我看到后,甚至想亲一口。

废了好大劲儿,我才把这种龌龊的心思打掉,如果我那么做了,林嘉怡肯定把我当成变态,那时候这即将到嘴的鸭子可就要飞了。

我暗自稳住波澜起伏的内心,把注意力放到林嘉怡受伤的脚踝上,那里微微有一点红肿。

还好,只是有点扭伤,不是很严重。我先用按摩手法帮你把淤血散开,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林嘉怡可能从未和男人有过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整个人都害羞的僵硬起来,脸上飞上一抹红霞,把头深深埋在胸前,不敢和我对视,只是声若蚊音的应了一声,便摆出一副任君施为的娇羞模样。

我看的有些恍惚,见她答应了,回过神来,二话不说就对着她扭伤的地方轻揉起来,入手的滑嫩触感,让我心头一热。

从医七八年,我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再说林嘉怡只是轻轻扭到脚而已,本来就是小问题,只要把淤血疏散,药水都不用上,休养两天就能好。

只不过我得目的不止如此,一直存在占有这个女孩的心思。而她扭到脚,更是给了我天大的好机会。

要知道,在封建社会,女人的脚是除了老公以外不能给别的男人碰的。就是因为绝大多数女人的脚都比较灵敏,上面更是有几处密集的穴位,用特殊的手法按摩,可以大大刺激她们!

而此时,林嘉怡堪称艺术品的玉足,却被我拿在手中肆意

嗯~~疼

林嘉怡小嘴中发出令人遐想连篇的声音。

虽然我清楚她真的只是单纯的在喊痛,但还是忍不住幻想,如果能跟她好一次的话,那就真的爽死了!

我稳了下心神,手上继续按摩,说:现在是不是感觉脚腕发热,有麻痛感?

林嘉怡羞臊的点了点头,努力的忍住,不想在我面前叫出声。可是,偶尔没憋住发出小猫一样的声音,听得我半边身子都麻了。

揉了有一会儿,我估摸着淤血已经散开,便开始按摩林嘉怡那些可以激发炽念的穴位。

林嘉怡对此一无所知,还以为我在正经的给她治疗,任由我拿捏她的玉足,一张小脸羞的通红。

我一边用特殊手法抚摸林嘉怡脚上的灵敏点,一边暗暗观察她的反应。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我察觉到林嘉怡表情逐渐变得不正常。俏脸浮现出酡红色,眼神迷离,红唇一开一合,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我心中大喜,瞬间知道了自己的手法起了作用,顿时按得更加起劲,使出浑身功夫勾起林嘉怡潜藏在身体中的炽热。

嗯~

不知不觉中,林嘉怡小嘴发出抑扬顿挫的声音,胸口起伏不定,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看着她那两片不停开合的粉红唇瓣,连连干咽唾沫,恨不得扑上好好品尝一番。

林嘉怡只是不谙世事的少女,在我卖力挑逗下,已经渐渐忍受不住,小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安份的来回扭动,两条修长美腿紧绷,死死并在一起,似乎在竭力忍耐着什么。

这时,她的双手已经开始不知所措,一会捏着衣角,一会捂着胸口,根本顾不上盖着裙子防止被我窥看。

我蹲在她身前,本就是最佳的偷看位置,等她把手拿开以后,堪堪及膝的百褶裙根本遮不住大好风光,里面的美景,被我囫囵的看了个干净。

张张老师,我我感觉身体好热,有点喘不过气,我我是不是生病了?

林嘉怡脸色红扑扑的,呼吸也越发急促,断断续续朝我发问。

小妮子未经人事,完全不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还单纯的以为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毛病。

见她迷惘无助的样子,我突然升起一丝羞愧,但一想到自己有机会品尝这颗青涩的果实,转瞬间就把不该有的愧疚抛诸脑后,连忙装出惊讶的样子问道。

喘不过气?不应该啊。你等一下,我用听诊器给你听下心跳!

说完,我直接把挂在墙上的听诊器摘了下来塞进耳朵,趁林嘉怡还没回过神来,用手拿着另一头直接放在她心口上。

下一刻,我便感觉自己的手陷了进去

我迫不及待的把手放到林嘉怡胸口,体验那美妙手感的同时,也忍不住为自己唐突的行为捏了把冷汗。

好在林嘉怡没有表现出太过抗拒的情绪,羞臊着脸,小声说道:张老师,我我没什么问题吧?

我再听听,等会。

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拿着听筒在她胸口来回移动,光明正大的吃豆腐。

享受了几分钟后,我恋恋不舍的把手移开。盯着她,突然计上心来,顿时把脸板起,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嘉怡同学,你偶尔是不是会对自己这里按摩。我面无表情,指着她胸前: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对你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任,尤其是你现在正处于发育的关键期,不恰当的物理刺激会让你胸部变得畸形!

我我没有啊!林嘉怡被我唬的一愣,刚想否认,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俏脸有些不自然,低着头‘嗯’了一声。

我暗暗发笑,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好奇,非常正常。绝大多数男女都不可避免,我故意用这种事混淆视听,骗取林嘉怡的信任。

见林嘉怡陷入自我怀疑的状况后,我又添了一把火:你现在的情况已经有点严重了,胸闷喘不上气就是一种表现。刚才我给你听诊的时候,我发觉你胸部存在一些小肿块,放着不管不问,最严重有可能得乳腺癌!

我满嘴胡说八道,怎么吓人怎么来。林嘉怡这小妮子被我吓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眼睛水汪汪的,一个劲的摸索自己胸前,紧张的看着我。

张张老师,你别吓我啊,我怎么没摸到你说的肿块。

我心里一突,强自镇定的摇了摇头:我是专业医生,当然摸得出来。等到你也能发现的时候那就晚咯!

啊!?

听到我这么说,林嘉怡开始着急了,一把就抓住我的手,哀求的说:张老师,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我暗自感叹,这小妮子可真好骗,也就是学生了,换作任何一个有社会经验的,听了我这一嘴屁话,估计得冲上来扇我几嘴巴子。

人已赞赏
小说

脚盆网污污的地方后一页/白丝捆缚双马尾曰出水来

2020-8-2 19:44:53

小说

史上最荡婚礼类似小说|经典强奷系列小说

2020-8-2 19:45: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