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寡妇好紧好爽张开h|女生勿进进了必湿短文

老张跟自己熟悉,两人刚才又那样旖旎的接触了一次,虽然问起来好像也会羞羞的,但是总比问爷爷或者去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强吧? 于是下一刻,换完衣服的韩蕊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深吸口气后,她很是认真的对老张说道:老张,你配合下,我们一起研究性可以吗? 研究啥?! 老张

老张跟自己熟悉,两人刚才又那样旖旎的接触了一次,虽然问起来好像也会羞羞的,但是总比问爷爷或者去大街上随便抓个男人强吧?

于是下一刻,换完衣服的韩蕊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深吸口气后,她很是认真的对老张说道:老张,你配合下,我们一起研究性可以吗?

研究啥?!

老张当时吓的烟都差点掉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但看韩蕊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羞赧就知道,他没幻听,韩蕊真要跟他研究‘性’。

望着满面绯红赧然的韩蕊,老张都有些急眼了,这玩意儿咋研究啊?

这些年除了做,他还真不知道有别的研究方式。

随后韩蕊就在羞赧中做出了解释,表示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她也没人问

听到韩蕊的解释后,老张这才了解,原来韩蕊不是要跟他做那个啊!

也不说好心中是轻松还是失落了,老张问道:那你说吧,怎么研究?

韩蕊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手机照片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后,她红着脸问起了老张,那个,你平时跟女人做那个的时候,一次能做多久?

问完这个问题,韩蕊就捂住俏脸,直感觉手都被烫到了。

她都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不知这种作业,可是没办法,老师自然有老师的道理,就跟老师有评定她挂科的权利一样,所以她只能按照老师的规矩和要求照做。

不过这个问题老张回答起来却是不那么困难,相反隐隐还有些骄傲,俩小时吧!

啊?那么久啊?!

韩蕊都被这个答案给惊住了,之前她给多个要好的女同学打电话询问这事。

有说自己男朋友十五分钟的,有说半小时的,还有说一个小时的。

但一个小时就算是同学答案里的极致了,根本没有人填写俩小时。

这会儿老张竟然爆出了俩小时来,这让韩蕊忍不住怀疑老张造假。

而她那种怀疑的目光,也让老张感觉到心里有些小不爽。

他很是认真的说道:我真是俩小时,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

老张下意识的想说让韩蕊验证一下,可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

他怎么验证,难不成把韩蕊给推倒,然后俩人现在就开始啪啪个过瘾?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老张连忙改口,你不信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不吹嘘。

韩蕊想了想,老张好像还从没说过大话,也不是说大话的那种人。

所以思来想去的,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老张,继续写下了两个小时的答案。

随即在问到第二个问题时,韩蕊就感觉到更羞了,当真是没法说出口。

可是实在是惦记着挂科的事,所以她只好忍住羞赧如实问道:老张,你那直径是多少,长度又是多少

老张这会儿是真懵了,他哪知道这个呀,谁会闲极无聊的拿皮尺去量那玩意儿。

不过他更好奇,你们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你们做这种问题?

韩蕊也很苦恼,我也不知道啊,可是老师就是让做,我们又不能不做,她真是的

在嘟哝声中抱怨了几句后,韩蕊将赧然的目光重新投向了老张。

老张,你就跟我说说嘛,我都能忍住害羞,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快和我说说吧!

好吧,既然韩蕊想知道,老张也只能告诉她了,不过具体数值确实没有。

他伸出手比划了下,大概这么长,这么粗吧,这是不冲动的时候。

看看老张比划的大小和长度,韩蕊都忍不住的害怕了。

不冲动的时候都有近20公分长,这要是冲动的话

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下,韩蕊吓坏了。这要是进去了,不得直接弄到小腹?

韩蕊总算是明白了,难怪每次做的时候女人都会啊啊的叫唤,原来是疼的啊!

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韩蕊终于翻页看到了最后一题。

看到最后一题后,韩蕊彻底傻眼了,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种羞。

因为老师在作业上布置的是,让每个学生都拍摄一幅关于异性那里的照片。

韩蕊都羞疯了,她上哪去弄那种照片啊,难不成去网上截图?

其实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她都没接触过成年男性的那里,这会儿竟然要拍摄。

单纯的在脑海中想想,韩蕊都觉得心里羞臊的厉害。

只不过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功课,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必须要做。

况且她是医学院的学生,见到人体是很正常的,所以老师的行为根本不过分。

只是真要说出口去拍老张那里,这、这这让韩蕊怎么说出口嘛!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竟然主动要求拍人老张那里,简直尴尬死个人了。

见韩蕊在那连尴尬带羞涩的,老张十分好奇,连大小和能做多久都问了,还有啥可问不出口的,于是他就直接凑上前,把韩蕊的手机要过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过后,他总算明白韩蕊为什么不肯定开口了,这事让他都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尴尬之余,隐隐还有些个难以抑制的小兴奋。

刚才韩蕊不信他怀疑他的能力还有大小,眼下不就是个间接证明的好机会吗?

所以打着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的幌子,老张成功劝服了自己。

他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已经帮忙了,那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这样,你拍吧,反正就是张照片而已,将来你从医肯定也会见到的。

到时候你总不能因为看到了男人的那里,你就不救人了,躲起来让病人等死。

身为医生,这就是你的职责,哪怕再羞人也得坚持下去!

在老张说完这些后,韩蕊冷静的想了一想,好像还真是。

今天拍照片她可以羞赧,那以后呢,难道以后面对需要救治的病人时,她依旧羞赧吗?

从这点上,她好像也了解到了老师的用意,老师是想让她们磨练自己,应对羞涩!

心中想明白了,韩蕊也就深吸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的老张,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征服自我的!

话说完,韩蕊就走到老张身前,伸出白皙小手握住了老张的裤腰往下褪。

动手的事情还是我来吧,我要战胜我自己!

听起来是挺带劲儿的,可是真当要褪掉老张裤子的时候,韩蕊却是紧张的娇息急促。

这毕竟是她头一次见那男人那里,而且还要拍照,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在紧张之余,她隐隐的还有些许好奇感,好奇成年男人的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而时候的老张则满心的兴奋,他没有套路韩蕊,一切都只是韩蕊自己愿意而已。

所以他要给韩蕊看看,在满足韩蕊好奇心的同时,也证明自己在那方面的强力。

因而在随后,裤子就被韩蕊那只小手给一点一点的褪掉了。

在褪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韩蕊也终于渐渐欣赏到了那让她本能感觉到觊觎的存在。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好慌,一双玉腿更是不停的磨蹭着,这全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因为她知道,眼下老张露出的那东西,是放在她身子里面用的。

而且用起来的话,一定会让她感觉到会有种特别的滋味。

只是以现在这种没有崛起的状态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韩蕊羞声说道:老张,你让它起来好不好,我想看看它起来的话,到底是什么样的

起来的话能是种什么样子,当然是暴躁的、狰狞的,只不过这点韩蕊显然没有见过。

老张倒是有心让她见识一下,只是这玩意儿不受到什么诱惑,显然是不会撅起的。

所以他是否愿意,跟那玩意儿是否崛起完全关系。

努力了几次终究也没有成功后,老张赧然的说道:不是我不同意,只是它得受刺激啊!

韩蕊听到这话,脑海中也回想起了曾经学的知识。

确实,想要见到老张那里的崛起,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刺激,老张没有在说谎。

只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姑娘,怎么才能让老张那里崛起呢?

想起这点,也就不自禁的想起之前是怎么让老张拿‘伸缩棍’跟戳到胸前的。

韩蕊意识到,自己的胸前,好像就可以刺激到老张,让老张崛起。

只是自己一个大姑娘,连正儿八经的男朋友都没有接触过,怎么好意思让老张玩弄她那儿。

可不那样的话,又没法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毕竟老师是让她们拍摄那种崛起照片的。

思来想去的,韩蕊心里也没个答案,整个人都显得特别纠结,红润着脸蛋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既想完成作业,又不想让老张玩弄自己胸前,所以韩蕊急道:老张,你想想办法嘛,怎么才能刺激到它,让它赶紧崛起?

老张也挺苦恼的,不受刺激,怎么可能崛起呢?

于是在韩蕊的再三催促下,他也着急了,你亲它,你亲它它就被唤醒崛起了吧!

韩蕊大羞,亲老张的那里,她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不是亲吻别的地方。

而且如果真要亲的话,这可算是她的初吻。

以后闺蜜问起她的初吻她怎么说,难不成就说初吻给了几把?

于是下一刻,韩蕊在嗔瞪了老张一眼后,主动伸出了白皙小手。

她心里已经有办法了,已经亲吻的刺激可以,那么动手的刺激一样也可以。

所以紧随其后的,她那只白皙小手,就撩向了老张的身下。

虽然也很羞人,但这比动嘴巴亲吻,让老王玩弄她胸前,都要简单且容易接受的多。

同时她也在心里劝慰着自己,这只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已。

而望着韩蕊那只羞答答的小手慢慢伸过来,老张的情绪也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动。

竟然要被韩蕊这样的小姑娘给帮忙,真是过瘾呐,要是能亲亲她那俩大那个,就更好了。

此时此刻,在韩蕊那具娇媚胴体的诱惑下,老张已经没有了理智,有的只是无限的欲望,他现在只想从韩蕊身上得到更多的满足,如果能够狠狠攮进去,享受韩蕊的娇媚,那就更好了。

理智?去特么的理智吧,现在只有欲望,没有理智!

韩蕊的白皙小手离他那越来越近,韩蕊自身也是挺紧张的,以至于娇息格外急促。

毕竟是头一次接触这种东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只不过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完成作业,还是因为内心深处那种本能的好奇,她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手,一路往老张身下摸去,往那个让她感觉到慌乱却又殷切希冀的地方摸去。

终于,她敏感的指尖,碰触上了那令她感觉到烫手的存在

那种火热的碰触感,让韩蕊心中羞慌到了极致,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那里。

而老张又何尝不是第一次,他可是第一次被韩蕊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碰到那儿,而且韩蕊还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像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样,直让他有种为起开苞的冲动。

只不过就在这种激情艳旖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

原本还想将小手完全触碰在老张那里的韩蕊,听到声音赶紧把小手给撤走,更是红着脸急促进屋。老张也是着急忙慌的一把提上了裤子,那感觉就跟偷东西差点被主人发现似的。

都不用商议,推门而入的人肯定是老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进门的正是老韩。

老韩也是不辜负老张的信任,手里拎着一包种子,这显然是又要在院子里鼓捣东西了。

为掩饰心中的慌乱,老张赶紧主动开口,你又准备鼓捣些什么?

见老张在家,老韩嘿嘿笑着,好东西,等明年长出来你就知道了。

所谓的好东西,可能也就是在老韩眼里吧,毕竟上次他说好东西,长出来的是冬瓜。

所以他口中的好东西,跟通常意义上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老张倒也不是真的关注老韩种什么,他就是转移话题掩饰心慌而已。

这会儿稍稍好些了,于是他也就提起了来意,问了老韩生物科技公司的事情。

当他问出口后,老韩胸脯拍的砰砰响,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老韩就是仗义,甭管什么事,先把胸脯拍了再说,这点老张都了解多少年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后老韩在免提打电话的时候,老张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

电话里老韩那个亲戚表示,这事是个大好事,赚钱的大机会,但是干不了,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去研发,也没有相关的科研团队,就好比九十多岁的老头儿面对十八岁的小姑娘,有心无力了。

听到通话内容,老张心里稍稍有些小郁闷,不过也没怎么正经当个心结。

他现在的心结只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将亡妻的研究成果继续下去,还必须是亡妻的名字。

关于这点,是绝对绝对要做到的,而且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到。

这,是他唯一能为亡妻做到的事情了,就冲那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他也不可能让亡妻的研究成果跟心血,变成他人的头顶上的花冠,绝对不可能。

跟老韩聊过这些后,老张就收拾下准备走人了。

老韩挽留道:都快中午了,留下喝点呗!

老张挥了挥手,开着车呢喝啥喝,本来年纪大了反应就慢点,喝完了再开车那不祸害人呢么!

拒绝了老韩喝酒的提议,老张就往大门口走去。

只不过就在快到门口时,突然韩蕊的声音响起,老张,等等我,刚好带我进城!

这突然响起的喊话声让老张微愣,不明白韩蕊到底是真进城还是假进城。

没准,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跟他上车,然后好拍他身下的照片,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心里这么惦记着,眼神中也就有了期待。

尤其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后的韩蕊,更是让老张眼前一亮。

吊带裙,黑丝袜,除了青春烂漫的张扬外,还有让人迷离的性感。

单就那双裹在超薄黑丝袜里的性感玉腿,就让老张忍不住的暗吞唾沫。

这要是稍后再车里把那双玉腿给掰开,然后把嘴巴凑到中间去狠狠吃一口,该有多爽

心里怀着旖旎,老张也就上了车,随后韩蕊也坐在了副驾驶上。

挥手跟车外的老韩告别,然后老张就开车往城里赶去。

路上的时候,韩蕊跟同学通着电话,似乎还真要去跟同学聚会,并没有继续作业的意思,这让老张心中难免有些小遗憾。不过也还好了,省的自己对老友的孙女犯错误。

深吸口气,老张不再多想,一门心思往城里开车。

而打完电话后的韩蕊也坐在车上闷声沉默了,时不时的会偷偷窥视老张两眼。

人已赞赏
小说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儿子来吧妈今天让你C个够

2020-8-2 19:44:34

小说

脚盆网污污的地方后一页/白丝捆缚双马尾曰出水来

2020-8-2 19:44: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