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妇放荡小说|绑架校花下药折磨

考完期末测验后,暑假来临了。这天晚上,爸爸行色匆忙的踏进家门,在饭桌上宣布了一件令人意外的大事──他明天要到美国纽约出差! 这么急吗?明天就要走?妈妈停下筷子,语气里满含着失望:你就不能先在家里休息几天? 没办法,公司的总部要开紧

考完期末测验后,暑假来临了。这天晚上,爸爸行色匆忙的踏进家门,在饭桌上宣布了一件令人意外的大事──他明天要到美国纽约出差!

这么急吗?明天就要走?妈妈停下筷子,语气里满含着失望:你就不能先在家里休息几天?

没办法,公司的总部要开紧急董事会!爸爸无可奈何的说: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的,明早得先赶飞机去北京,办好签证后立即飞赴美国。

那你这次要去多久呢?

很难说。开完会还要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务,如果顺利的话,两个星期就能回来。否则有可能会拖上三四个月!

真是的,这么长时间!妈妈撇了撇嘴,脸色不愉的说:这半年来你哪天不是把家当旅馆?这下可好,索性连家门都不进了!

别生气嘛,老婆!我这是在养家餬口嘛!爸爸苦笑着辩解:等我赚够了钱,咱们一家三口下半辈子能不愁吃喝了,我就立刻辞职,全天侯的陪着你

哼,甜言蜜语!鬼才相信哩!妈妈不领情的说。我在旁边听着,心里感到说不出的高兴。爸爸要离家外出了!也就是说,在今后的一段日子里,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两个人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嘿嘿,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对我来说,想要占有妈妈的身体,爸爸的存在绝对是个巨大的障碍!虽然他早出晚归,几乎见不着人影,但我还是每时每刻都能在各个房间里感受到他的气息!这使我浑身都不自在,甚至还有点儿胆寒。父亲的形象彷佛是无形的威慑力量,只要他还在近处,我就很难鼓起勇气真正的去侵犯妈妈。

因此,我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施展出雷霆万钧的手段,令妈妈向我彻底臣服哼哼,等爸爸回来的时候,他会意外的发现妈妈已经成为了我胯下忠心不二的玩物,再也没有力量反抗儿子的淫威了

夜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晌还睡不着,所有细胞似乎都处于一种极其兴奋的状态。如果将来我的计划能够成功,那今天就将是父母以夫妻的身份相处的最后一晚!这之后,我将取代爸爸睡在他那张大床上,随心所欲的和妈妈Zuo爱,并且在她的身体里留下滚烫的浓精!

十七年的夫妻深情,也许就是在今晚划下了休止符!然而父母却还没有意识到,危机正在一步一补的靠拢吧在这临近别离的时刻,他们俩会在卧室里干什么呢?我好奇心起,于是爬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来到父母的卧室外面侧耳倾听,里面传出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老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美国有一个远房亲戚?这是爸爸的浑厚嗓音。

你是说志叔吧?很多年没联系过了妈妈恍然说:你不提我几乎忘了,他的近况如何?

很不妙呀!听人说他得了癌症,正在医院里死撑着,可能活不了多少天了!

是吗?那你应该去看看他,孤老头子一个,怪可怜的!

行,我会抽空去的!爸爸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轻松的说:不过,他可是住在纽约最有名的红灯区附近,你不怕我顺便去嘿嘿去那里开开眼界吗?

你敢!妈妈生气的说:你要是勾搭上那些不三不四的风尘女子,休想我会原谅你!

开个玩笑嘛,何必那么认真呢?爸爸忙连声陪着不是,还赌咒发誓说自己坐怀不乱,绝不会对花花世界的洋女人动心。

妈妈却是不置可否的听着,好半晌都一言不发。末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说:如果你真的要去鬼混,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在你们男人心里,老婆总是别人的好

谁说的?我的老婆就是自己的好瞧,谁能有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完美的身材呢?连皮肤都保养的像少女一样光滑爸爸啧啧称赞着,卧室里先是传来了床垫折腾的轻微响声,然后是妈妈的一声低呼。接着,里面就安静了下来,再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过了一会儿,只听爸爸懒洋洋的说:关灯睡觉吧,明天还要起个大早呢!

不嘛,老公好久都没来过了别这么扫兴嘛妈妈撒娇似的呢喃着,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渴望和春情。

我很累了,以后再说吧!爸爸边随口敷衍着,边打了个哈欠。

你明天就走了,谁知道以后是哪一天?妈妈可怜兮兮的恳求着:来嘛,老公好想好想人家好想要嘛

可我真的很疲倦,提不起精神来爸爸略为不耐的说,态度颇为冷淡。

我只听的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生在福中不知福!妈妈这么美丽的女人主动求你Zuo爱,居然会冷落她这要是被那些梦想着得到妈妈青睐、盼望一亲香泽的追逐者们听见,非得气破肚皮不可不过这也说明,我前一段偷下的毒药的确很灵验

老公,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千万别睡着哦随着妈妈的叮嘱,我听见拖鞋在地板上滑动的声音,想必她正把双脚套进鞋里,准备下床出来哩!

操!这时候还洗澡!我在心里咒骂着,听着哗哗的流水声,忽然意识到一个事实──看来妈妈今晚是下定决心要和爸爸做一次了!她不嫌麻烦的重新沐浴更衣,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取悦爸爸!或许还会再搞点新鲜大胆的节目,以便使他恢复在床笫上的雄风!

这么说,等会儿就有好戏上演了我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彷佛隐约的把握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一时之间却无法理出清晰的头绪

()

静静的呆了一阵,突然耳畔响起了呼噜呼噜的鸣响。仔细一听,原来是卧室里的爸爸已经睡着了,正在均匀而有节奏的打着鼾。大概他的确是累过头了,等不到妈妈返回就沉了入了梦乡!

我耸耸肩膀,鬼使神差般的又潜到了卧室外,小心的把虚掩的房门推开。室内只亮着一盏淡紫色的床头灯,发出昏暗暧昧的柔和光芒。爸爸侧身拥着被子呼呼大睡,那样子就像是打雷也不能把他惊醒!

如果把爸爸弄晕过去,搬到外面藏好;而我则冒充他躺到床上,熄灭残余的灯光,那妈妈说不定会上当受骗,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失身给我哩而且,她还会主动的挑逗我,也许比风尘女子都要热情风骚

但这只是幻想罢了,现实中却是没有可能的!就算是在绝对的黑暗中,只要我们母子的赤裸肌肤甫一接触,相信她就能发现不对劲

我失望的暗暗叹息,委实心痒难搔的舍不得离开。踌躇片刻后把心一横,无声无息的走进了卧室里,悄悄的钻到了床底下。

取而代之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今晚一定要亲眼看看,妈妈发起骚来是怎样一副淫荡模样?她又会采取什么手段来勾引男人

十来分钟后,妈妈总算回到了卧室,随手关上了房门。她那踏在拖鞋里的双足迅速的移到了床边,一股法国香水的好闻气息扑面而来,就像是能催发原始的情欲一样,我的面颊在刹那间就变的滚热发烫。

别闹了老婆,我很困爸爸口齿不清的响应着,似乎还处在迷迷糊糊之中。

老公,你看看我看我一眼嘛求你了妈妈不依不挠的缠着他,出尽了水磨功夫,大有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架势我不禁纳闷起来,她到底打扮成了什么样子?难道

唉,好吧!爸爸终于撑不下去了,苦笑着坐起身:真不明白你在搞什么鬼?都十几年的夫妻了咦?他忽然惊讶的轻噫一声,似乎见到了令他心摇神驰的美景

我忍不住想探出头去一睹究竟,但最后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冲动!这次不比上回偷窥妈妈换衣服,眼下是父母两个人都近在咫尺,稍为不慎就会败露行藏

你你这是?爸爸嗫嚅的问,他的语调有些异常。

傻子,这还用问吗?妈妈的脚缩了上去,只剩下拖鞋留在地板上,柔声说,人家是特意为你打扮的你说呀,好看不好看?

老天,你真是太漂亮了!爸爸的气息变粗重了,并发出了贪婪的吞咽口水声。

妈妈吃吃的笑了,娇媚的低骂道:死相!跟着就不再说话了。房间里暂时的陷入了寂静,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在回响

突然间,爸爸再次发出了兴奋的呼喊:啊啊老婆,你在干什么?喂喂你今天是怎么了?哦哦哦

(十一)

我心里掠过不祥的预感,竖起耳朵仔细的倾听。果然给我捕捉到,在爸爸的高声呼喝之中,夹杂着极轻的哧溜、哧溜的旖靡响声我立刻明白了,怒气直涌上心头

不要脸的贱货,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替别的男人Kou交!心头的妒念再也无法遏制,我缓慢的爬到床尾,冒险探出了半个脑袋!顿时,眼前看到的情景令我的热血都差点沸腾!

只见爸爸仰天半卧在床上,两条毛茸茸的腿舒适的展开着。妈妈就趴在他的双腿中央,俏脸几乎是紧挨着胯下,正在专心的舔弄着嘴唇里含着的Rou棒尽管我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仍然可以想象出,她是多么的卖力和讨好,惟恐服侍的不够周到

这是我第一次目睹妈妈Kou交的模样,她那跪在床上的姿势真是有够撩人,根本无法和母亲的圣洁形象联系在一起。还有她这身衣着打扮是的,到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衣着!昏暗的灯光下,我清楚的看见妈妈穿着一身透明的薄纱睡衣,那里面竟是空的,美妙的身材几乎是赤裸的展现在眼前──可惜是在爸爸的眼前!

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只能见到她白皙光滑的粉背,就像一匹缎子般完美无暇。偶尔,当妈妈略略侧身、或是弯下腰的时候,我都从她的腋下,惊鸿一瞥的窥视到了丰满迷人的|乳峰!弧线圆妙的大半颗雪白|乳球颤巍巍的抖动着,淫秽的暴露在儿子的视线里,只要她再转过来一点点,就能瞥见那令我朝思慕想的娇嫩|乳头了

我不自觉的舔了下舌头,目光悄然的向下移动,跃入眼帘的是一条极其窄小的黑色三角裤!两根细细的绳子在身侧随意的系着个结,轻薄的裤衩虽然遮盖住了妈妈诱人的阴沪,但在她结实丰臀的支撑下被拉伸到了极限,边角部分已经陷进了屁股的肥嫩肌肉中。特别让人血脉贲张的是,裤衩的下缘也已深深的嵌入了妈妈夹紧的双腿之间,形成了一道深邃幽暗的沟壑。

天哪,这里这里真的有个记号我猛然间瞥见在妈妈的右边臀部上,有一小块淡色的胎记!小小的、精巧的胎记就像刺绣般,和那个可怖的梦里见到的小静一模一样

毫无疑问,那个梦里发生的一切肯定是真实的!否则的话,我怎么会知道妈妈如此隐私的秘密呢?从小到大,她在我面前一向是衣饰端庄、谨慎保守的,不可能被我无意中见到。虽然我经常试图偷窥她的裸体,但毕竟从来也没有成功过

小静妈妈油头粉面爸爸我咬牙切齿的默念着,每个字里都蕴藏着刻骨的伤心、嫉妒和愤怒:不管你们前世是谁,今世又是谁,我都要你们对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

在这一瞬间,我发狠的下了决心,一定要不择手段的占有妈妈的肉体,补偿我上辈子未实现的夙愿,也一定要让爸爸品尝到,失去最心爱女人的痛苦

怒火在胸腔里燃烧,很快的又转化成了熊熊欲火。我掏出早已发涨的Rou棒,来回的用力搓揉着,心里充满变态邪恶的欲望,眼睛死死的盯着床上的狗男女。

噢噢噢含深一些老婆你很会弄嘛伴随着爸爸的舒爽的哼哼声,妈妈加快了节奏,头部迅速的前后摆动着,胸前那对雪白滚圆的奶子也前后的摇晃起来,跟着又被爸爸一把抓住,握在掌中恣意地挤压揉捏

我的心脏不由自主的激烈跳动,脑海里有个声音在狂喊着:妈妈来舔我的啊啊用你的香舌来舔你亲生儿子的妈妈贱女人总有一天我会征服你,让你也替我吸吮棒棒的

半晌,妈妈终于抬起了头,伸手揉着酸透了的颈脖,羞赧的轻声说:行了吧?好象已经有起色了哦!

爸爸没有答腔,急促的喘息着,猛地一个翻身把她压到了下面,发疯似的狂吻着肉香四溢的美妙胴体。妈妈畅快的动情呻吟着,修长赤裸的玉腿左右分开,死死的缠绕在了爸爸的腰部上

嗯啊呀就在这时,爸爸忽然低沉的嘶吼了一声,整个人打冷战般一阵颤抖,躯体随即僵直了

几秒种后,他吃力的从妈妈身上爬起,颓然的叹了一口长气。霎时间,所有的声响都消失了,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缓缓的坐起身,木然的整理着凌乱的睡衣,双眼中饱含着晶莹的泪水,泫然欲泣!

对不起,老婆实在对不起,我的确是不行了爸爸双手抱头痛苦的说,嘶哑的嗓音里满是自责、歉疚、沮丧和失意。

算了,睡觉吧!妈妈淡淡的说,神色平静而漠然,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不敢再看下去,忙缩身躲回了床底,心里如释重负的放松了,并且觉得十分得意。

爸爸,活该你早泄!这就是你乱打妈妈主意的下场!嘿嘿,除了我自己,今后我不会再让任何男人碰她的,哪怕是沾着她一根手指,都必将遭到最严厉的惩罚

卧室里的气氛显得有些难堪,父母俩彷佛都变成了哑巴,默不作声的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各自躺进了被窝里。他们谁都没有再说

卧室里的气氛显得有些难堪,父母俩彷佛都变成了哑巴,默不作声的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各自躺进了被窝里。他们谁都没有再说一个字,相互之间似已多出了一道无形的隔阂,临别前的那种依依不舍的柔情蜜意已是荡然无存。

不过,我自个儿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趴在床底下暗暗的发愁。总不能在这里蹲上一整夜吧?得找个机会偷偷离开才行唉,只有等他们俩都睡熟了再说了

光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一直等到深更半夜,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才听到爸爸的打鼾声由小变大、由浅入深,渐渐的又像打雷一样响了。但是,妈妈却显然还未入睡,时不时的有翻身的声音从床上传进我的耳朵。

糟糕,她不会是气的失眠了吧?我越等越是焦急,但又偏偏毫无办法

良久,在我几乎要失去耐性时,两条线条优美的小腿忽然从床沿搭了下来。我一呆,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见妈妈悄没声息的下了床,就这样赤着一双白皙的纤足,轻手轻脚的踱到了穿衣镜边。

她怔怔的凝视着镜子中的人影,望了很长一段时间,双手缓慢的探到胸前,隔着睡衣托起了高耸坚挺的双|乳,喃喃的低语着:你费尽心思保持着这样完美的身材难道就是为了让它白白的荒废着吗?

没有人能回答她。我也只是呆呆的听着,心里涌起难以形容的滋味。回想起上一次妈妈对着镜子审视容颜身段时,她的表情是多么的欢欣愉快,全然不似现在这副深闺怨妇的样子

妈妈辛酸的笑了笑,手掌温柔的在自己身上抚摸着,胸脯、腰肢、大腿、丰臀就像一个最好色的男人一样,热烈的爱抚着娇躯最诱人、最神秘的每一个部位。过了好一会儿,她彷佛才勉强满足了心头的热烈欲望,没精打采的回到床边坐下。

爸爸仍然沉沉的睡着,就在他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中,妈妈忽然轻声的说起话来。她俯身痴痴的望着爸爸,哀怨的说:唉,分开一段时间也好,就当是对我们夫妻感情的一次考验吧你可千万要经得起诱惑哦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背叛对婚姻的忠贞否则,我们就完了

我心里突然泛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妈妈这些话,好象并不是对爸爸说的!她的语气中似乎带着无尽的彷徨、矛盾和恐惧,彷佛是在自言自语

千万不能出轨!听着,千万不能再想那些肮脏事,不然你真的会堕落的

我听到这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可怜的妈妈,她大概已凭着女性敏锐的直觉,预感到爸爸离开家后,自己辛苦构筑的防线终将崩溃,会彻底的沉溺在肉欲的深渊里不可自拔,所以她今晚才带着半是赎罪、半是渴盼的复杂心理,企图将彼此的激|情最大限度的点燃。

要是刚才他们能成功的、尽兴的合体交欢,得到满足的妈妈也许还能在短期内继续顽抗下去。可惜的是,不争气的爸爸却没能配合好,使她的一片苦心付诸东流,也使事态无可挽回的踏向了不归路

人已赞赏
小说

我和狗狗的一段情|小肉饼我尝一下可以吗章

2020-8-2 19:43:10

小说

办公室强要好几次_艳妇短篇合

2020-8-2 19:43: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