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叫我去酒店陪名外国人|无良神棍在都市老罗柳颜

小雅被抵着,自己的脚也是有些发软,老罗一同意,她就缓缓坐了下去。 感觉到老罗被她压弯,然后滑到她底下压着,小雅的身体都开始发颤了。 从业至今,这是她最大尺度的尝试了,也是她爆发的临界点。 她只滑动了两下,自己先不行了,优美的吟唱从深喉发出,身子都酥了,恨不得扒开让老罗进去。 老罗也是难受得不行,明明

小雅被抵着,自己的脚也是有些发软,老罗一同意,她就缓缓坐了下去。

感觉到老罗被她压弯,然后滑到她底下压着,小雅的身体都开始发颤了。

从业至今,这是她最大尺度的尝试了,也是她爆发的临界点。

她只滑动了两下,自己先不行了,优美的吟唱从深喉发出,身子都酥了,恨不得扒开让老罗进去。

老罗也是难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么说都一把年纪了,他对吃了小雅这么个小姑娘还是挺有压力的,换作她妈就没关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妈妈,老罗就想到早上的事。

这可太尴尬了,居然让小雅的妈妈看到他那样。也不知道小雅的妈妈会怎么想自己,可能是把自己想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吧,大早上的做这样的事,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心理变态。

不过小雅的妈妈是真漂亮,虽然三四十岁了,但看着也才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也比小雅饱满,只是性子跟老罗一样,不太爱跟人说话。

可能也就因为这样的性子,才教育了一个小雅这样奇怪的孩子吧。

哦!痒!罗大爷,你別动行不行?你再动我就加你钱了。小雅的声音把老罗拉了回来,他才注意到自己在轻轻挺腰。

老罗刚想道歉,谁知小雅抓狂的说:不管了,我要做。说着她抬了起来,把裙子掀开,然后把内内扒拉到一边。

久违的地方就在眼前,老罗瞧着都魔障了,不等她坐下就失控的往上一挺

谁知就在这时,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门就开了,然后柳颜口瞪目呆的看着两人,手里提的菜掉到了地上

很快红晕浮到脸上,紧接着怒竖眉头,柳颜通通通走过来,推小雅一把说:你下来,赶紧回家去。

然后不由分说的把衣服塞到小雅的怀里,把她推了出去,门啪的一声拍上了。

回头见老罗还傻傻的看着她,柳颜瞄一眼他那愤怒的老物件,脸红得都要溢出汁来了,她走过来拿衣服给老罗盖上,语气不善的说: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说话时面若寒霜。

老罗坐直紧张的一捂,这会儿才知道坏事了。

好死不死,弄这事居然让柳颜看到了。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说是交易吧,不好。说是两情相悦吧,不可能。

你你怎么回来了?老罗试图转移话题。

柳颜中午回来是因为感觉早上对老罗太严厉了。

虽然说老罗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但那始终是长辈,她觉得自己有点过份,所以想中午回来给老罗做顿饭,相当于给老罗道歉。

谁知一回来就看到老罗做这么离经叛道的事,她都气坏了,不知道说老罗什么好。

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样对得起楼上的褚阿姨吗?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

老罗都懵了,他自己也后悔啊,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幸好刚才没有进去,不过也差不多了,算是黄土埋半截。

他还记得刚刚的触感,很紧很舒服。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被柳颜一训,竟然缩着脖子小声吐槽说:那还不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柳颜居然听到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想到早上老罗拿她内内做坏事的事,再往前回溯,那声巨大的门响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就羞得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问老罗说:叔,今天早上你是不是看到我做那个了?

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罗也不否认。

那我的事跟你和小雅有什么关系?

老罗觉得还是坦白的好,于是自顾自的说:我都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见到你那样就受不了。早上的事,还有小雅,我承认我都做错了,可我就是忍不住,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不起,小颜,叔不是什么好人,让你失望了。我这就搬走,以后不会回来了,这样楼上的褚阿姨那边就妨碍不到你了。放心,我会让小雅闭嘴的。

叔,你说什么呢?谁说要赶你走了?柳颜急了。

老罗低着头说:你就是不赶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来啊!我都对你做那样的混账事了。我今天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小雅只是个意外。

不行,你不能走。这事要怪也应该怪我,我不应该忍不住做那个让你看到。柳颜脸红红的说。

老罗听了沉默。

柳颜突然问他说:叔,你跟小雅你们怎么回事?

老罗老脸一红,想想说:我可以告诉你事实,但是你能不能帮忙保守秘密?

柳颜点头,很肯定的说:能。

是这样的,你褚阿姨应该不知道小雅在做这个。老罗也不隐瞒,直接把小雅在做的事说出来了,他怕柳颜还是忍不住多嘴,就跟她说小雅是为了分担她们家的生活压力才这么做的,是个好孩子,让柳颜不要伤害她。

柳颜听了以后果然很感动,但老罗后面一句话就让她吃味了。

老罗说:我是怕我又会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才找小雅解决一下的,我老罗说不下去了,脸涨得通红。

柳颜脱口而出说:那不行,你以后不能找小雅了,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可以找我她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红着脸,但却不后悔,硬着头皮往下说:我没关系的,反正都让你看了。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好说话。你要是还找小雅的话,让褚阿姨知道了怎么办?

老罗都震惊了,柳颜为他居然肯做出这样的牺牲。

他想了想摇头说:不行,我不能动你,你能管我叫叔,咱们就得划清界限,可不能乱来。

柳颜脸红说:我又不是跟你做,这叫什么动。而且,我跟大鹏都离了,跟你怎么样都没事,你又不真是我叔,咱们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我不想嫁人了,自己一个人孤单。你没儿子照顾,我正好捡个长辈找点依靠。

这这样啊!那好吧。

老罗窘得不行,他还以为柳颜是要跟他做呢,结果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刚刚都幻想到自己把柳颜压在身下的情景了,那种异样的刺激搞得他热血沸腾的,一直没消退的老伙计一挺,就引起了柳颜的注意。

柳颜很不好意思,但觉得自己是晚辈,老罗不好意思开口,就得她来,于是走近蹲下,隔衣握着老罗说:叔,我帮你弄出来吧。

她叔啊叔的叫,搞得老罗浑身都像着了火一样,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刺激的爱称了,于是再次鼓胀,一下子就把柳颜的手撑开了。

柳颜吓一跳,老罗低着头不好意思吱声。

叔,那我来了。

柳颜上手弄,技术比小雅差多了,不过老罗对这前儿媳妇眼馋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自然是觉得柳颜的感觉更好,尤其是瞄到柳颜的裙筒正对着他,里头的白色内内隐隐约约的。

柳颜注意到了,不仅不遮挡,反而又开了一些,方便老罗看以刺激他快点出来。而她自己,也因为这个动作,底下居然直接泛滥了,也不知道老罗看没看到。

老罗这牲口,可能是这些年憋太狠都堵道了,硬是不出来。

柳颜弄得手都酸了,松了下手腕跟老罗说:叔,你不要控制啊,要不然我怎么弄。

老罗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控制啊!可能是刺激不够,它就是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柳颜看老罗不像骗她,稍一沉吟,脸竟红得似火,跟老罗说:叔,我换別的办法帮你吧。说着站起来,脱起了衣服

人已赞赏
小说

他每晚含着我的奶头睡觉|啊好棒呀别停

2020-8-2 19:42:13

小说

工作十年经历过的女人|宝贝看着我怎么进的

2020-8-2 19:42: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