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流水的黄文字/污到滴水的句子

冗长无味的报告开始了,一个圆腰凸肚的肥胖男人站到了麦克风前,用不带任何抑扬顿挫的声调念着事先拟好的稿子。台上台下的人都快听的睡着了,没有人注意到,我正隐藏在不远处的一间教室里,手里拿着望远镜,居高临下的搜索着人群。 本来呢,并非学生干部的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次联欢会的。倒是妈妈作为文化局的官员,在会

冗长无味的报告开始了,一个圆腰凸肚的肥胖男人站到了麦克风前,用不带任何抑扬顿挫的声调念着事先拟好的稿子。台上台下的人都快听的睡着了,没有人注意到,我正隐藏在不远处的一间教室里,手里拿着望远镜,居高临下的搜索着人群。

本来呢,并非学生干部的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次联欢会的。倒是妈妈作为文化局的官员,在会场的佳宾席上反而拥有一席之地。她原本想带我入场的,但我心中另有打算,一口就谢绝了。等她走了以后,我利用对校园环境的熟悉,自己顺利的混了进来。

人在哪里呢?我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很快就在舞台边的席位上找到了妈妈的身影。

一个小时后,正式的节目总算开演了,观众们的心神都被吸引住了。我一边继续注视着妈妈,一边取出手机给她拨了个电话。

喂,哪位呀?柔和的语音传来。我嘻嘻一笑:是我呀,美人儿!

是你!她的肩膀一下子绷紧了,失声说:你怎么搞的,白天也打电话来?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顿了顿,口气轻佻的问:美人儿,你有没有穿上我新送的那条开裆内裤啊?呵呵,一想到你穿着它的情景,我的下面就硬起来了

别闹了,我正在工作呀!妈妈的脸蛋有些红了,哀求说:有话咱们晚上再聊,好么?

工作?你不是正坐在操场上看演出吗?我冷然说:美人儿,你每天的行踪我都打听的清清楚楚,还是别对我撒谎的好!

那你想怎样呢?她大概听出我的语气不善,登时惊慌起来。

别那么害怕嘛,美人儿!我只是想带给你更大的快乐!我把音量放轻,悄声问,告诉我,你是否尝试过,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手Yin?

啊那不行的!妈妈红透的粉脸低垂的只露出脖颈,扭捏的说:会会被他们察觉的那可羞死人哩

但是周围的人越多,你的快感也越强烈,不是么?我低低笑着说,就是因为害怕才让你兴奋吧?美人儿一想到随时可能被这许多人发现,你的小|穴就立刻湿了,对不对?妈妈无法自抑的发出一声娇喘,腰背像虾米一样弓了起来,俏脸上露出又是害臊又是烦恼的动人神情。

是的,我我湿了她喃喃的说,真的好想要啊可我却不敢

那你就换个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嘛喂,我记得市立第三中学的广场旁边有座教学楼,你现在能看的见么?

能啊,就在我身后不远处!妈妈说着回头张望了一下。

别说那么多了,你先上去看看嘛!如果不满意的话再下来好了,我又不会逼你!妈妈迟疑不决的咬着嘴唇,踌躇了好一会儿,似乎心里斗争的十分激烈但最终她还是站了起来,慢慢的向教学楼的方位走去。

这就对了,美人儿你好乖哦我嘴里连声赞扬着,脚下也没闲着,快步的朝同一目的地奔去。一路上,我全力的施展口才,滔滔不绝的说着暧昧轻薄的淫乱语言,放肆的挑逗着她的性欲

我也悄然踱上了天台,就躲在离她二十来米远的蓄水池后面,闻言咳嗽一声,淫笑道:美人儿,那里的环境如何?我想你不会介意和我尽情的欢愉一次吧?

这里吗?好象太危险了啊妈妈忐忑不安的说。

那我该怎么做呢?像往常一样,妈妈根本无法抵挡我的进攻,神思迷惘的问。

首先,你把内裤给我脱掉!我简短的命令说。

妈妈乖乖的照办了。她把手探进裙子,抬起匀称健美的粉腿,缓慢的把内裤连同丝袜一起褪了下来我通过望远镜目不转睛的望着嘿嘿,居然是条黄|色蕾丝的丁字裤

美人儿,你站出来些啊,把裙摆撩高点你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好象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抬头仰望你的裙下春光,企图看到你赤裸裸的神秘私|处

你讨厌!妈妈口中轻叱着,人却情不自禁的向前迈了几步,一直走到了楼层四围的栏杆边真是个天性淫乱的女人

()

美人儿,开始手Yin吧!我突然的冒出了一句,话说出口自己也吃了一惊。

什么?骇然的声音。

可是我妈妈微弱的反抗着,双腿似乎变的酸软无力了,身体沿着栏杆慢慢的滑倒。

别再推三阻四了!这可是个既能在众目睽睽下放纵,又能不被发现的好机会再说,你已经湿的那么厉害了,不发泄一下怎么行?

你你勾引我妈妈坐倒在地上,急促的喘息了一阵,两条白生生的美腿突然向两边分开,把身旁竖立的一根栏杆给夹住了我目瞪口呆

喔喔好舒服啊唔真要命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漂亮的脸孔扭曲了,露出一种我从未看见过的淫荡表情。尽管隔着窄裙,但我完全可以想象到,她那两团结实的臀肉已经被左右的分开了,就像两个半球挤压着中间的横杆!借助着身体的前后摆动,快感也在不断的积蓄增加

这时一阵大风吹了过来,短小的裙裾向上飘飞,妈妈那雪白浑圆的大腿因此而露的更多。如果广场上有人向这里张望一眼的话,由于角度是从下至上的,绝对能把她最隐私的秘密都给看光

(十)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冲口而出的叫道:哈哈!美人儿,我终于看到你光着屁股的骚样了!

看吧!坏蛋反正你都看过那么多次了显然妈妈没听懂我的意思,还以为我在和她调情呢!

我心念转动,忽然记起了在最早做的那个怪梦里,曾经目睹小静身上的一个记号!想要证实她和妈妈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眼下正是个好时机

美人儿,这次我的确是亲眼看到了啊,不是在逗你开心嘻嘻,原来你的臀部上竟然有个胎记,真是好可爱哦

妈妈浑身一震,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咦,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刚才亲眼看到的妈妈整个人都僵住了,颤声说:你怎么能看到我的?难道难道你在

猜对了美人儿,其实我就在你下面,正在大饱眼福的欣赏你呢不用掩盖了,我已经全部看的一清二楚了哇哇,好浓密的荫毛啊,连屁眼都看到了,哈哈哈

()

你无耻妈妈无地自容的叫了起来,尴尬的像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充耳不闻,变本加厉的说着污言秽语:不愧是美女呀,连屁眼都长的这么漂亮,还会害羞的一下一下收缩哩真是淫贱啊,连你老公都没能看仔细的秀气小屁眼,现在却落在了我这个陌生男人的眼中

下流!下流!你不要再说了妈妈拚命的摇着头,脸上流露出耻辱薄怒的神色,可是她那诱人的胴体却像被催眠了一样,在我猥亵的声音中情不自禁的扭动着,摆动和摩擦的幅度比刚才更大更疯狂了

对,对!就是这样美人儿,你在这方面悟性很高嘛,瞧你现在的姿势多么淫荡真想马上赶到你身边,就在天台上跟你合体交配啊啊我的声音也高亢了起来。

喔喔那你就快来啊妈妈像是完全沉浸到快感中了,脱口问道:你到底在哪里啊?为什么我找不到

因为,你让我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深情款款的说:说句心里话,你长的很像我妈妈我从小就缺少母爱,可是自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清楚的意识到,在你身上我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补偿

有你这种补偿法的么?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全都不三不四的难道你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敢这么说么?

这个嘛嘿嘿,我对你的感情当然不是那么单纯啦。我厚颜无耻的说:我是既想得到失落已久的母爱,也想得到青春欲望的满足

呸!越说越离谱了!妈妈啐了一口,满脸晕红的说:我比你大了整整二十岁,你怎么能在我身上动歪脑筋?

没办法,谁叫你长的这么漂亮,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动人韵味呢?我继续施展如簧之舌:刚才我叫你妈妈,那的确是真情实意的自然流露,你一定要相信我哦!

妈妈不说话了,脸上的表情半信半疑。她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她的唇角浮现出了一丝难以觉察的笑容,淡淡的说:喂,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个有恋母情结的人?

也许是吧!所以我才说,对你的心态是非常复杂的有时我非常想侵犯你,让你在我的胯下臣服可有时我又渴望得到你的爱怜,就像你儿子一样,全心全意的叫你一声妈妈

不准叫!妈妈烦恼的跺了跺脚,板着脸说:母亲是世界上最神圣的称呼,我不准你亵渎它

那么,我还是叫你美人儿好了!

没大没小!你应该叫我阿姨

阿姨不大好听哦!我嬉皮笑脸的说:这样吧,我就叫你美人儿妈妈,行不行?

懒的跟你说了!妈妈没好气的说:我儿子要像你这样无赖,非得狠狠的揍他一顿不可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屁股上竟有些隐隐作痛起来,彷佛她的巴掌又落到了上面。半晌后,我才勉强笑道:你怎么知道,你儿子和我不是一个德性?

有你这么个美丽性感的妈妈,他怎么可能完全不动心?或许他的脑子里早就在打你的主意了呢!

胡说!我儿子最乖啦!他从小到大都很听话,就跟张白纸一样的纯洁!哪里会有那么多龌龊的念头?

我听的暗暗发笑,咳嗽一声说:可是他已经到了对女性感兴趣的年龄了,不是么?嘿,我就不信,你儿子从来也没有对你产生过非分之想!

没有!就是没有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无耻吗?妈妈气恼的说。

唔,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他是否偷看过你洗澡、换内衣?有没有对你提出过无礼的要求?

妈妈的神情忽然变的有些异样,可能是在我的提醒下,想起了四年多前我对她的胸脯意图不轨的往事隔了好几秒钟,她才再次否认:没有这种事你猜错了!

别嘴硬了,我听的出你语气里透着心虚我油腔滑调的说:呵呵,我几乎可以肯定,你儿子是多么渴望着能跟你来一下

你不要乱说

他说不定经常幻想你的裸体,在想象中搂抱住你一丝不挂的身子,然后和你性茭

住口!你住口!妈妈陡然叫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厌恶和焦急: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怎么是胡说八道呢?我悠然说:如果你注意就会发现,儿子已经长大了,有一根比他爸爸还要粗壮的Rou棒这样的好东西,绝对能令你欲仙欲死的,为什么要便宜别家的女孩子呢?

你你下流妈妈的俏脸一阵白一阵红,丰满的酥胸急剧的上下起伏。她拚命的摇着头,似乎想把什么从脑袋里驱赶出去,可惜却偏偏做不到

想想吧,母亲的身体被儿子拥抱,儿子的荫茎从后面插入她的荫道,双手伸到胸前抚摸母亲的Ru房。在儿子的性刺激下,母亲不停的呻吟着,呼唤着亲生儿子的名字,叫他快些抽插湿淋淋的骚|穴你想想,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的激动人心呀

我不要听了!妈妈颤声尖叫着,蓦地挂断了电话,跄踉的往回走了几步,颓然无力的倚靠在了栏杆上。她的眼睛里满含着羞愧痛苦的复杂神色,修长匀称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大腿上的肌肉轻微的抽痉着,彷佛正在一个猛烈的旋涡里苦苦的挣扎

直到楼下的节目表演接近尾声了,妈妈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慌忙拾起抛落在地上的丝袜内裤,手忙脚乱的穿回身上。然后她稍微整理了一下秀发,急匆匆的沿着来路回到了广场,重新走到人群里坐下。

远远望去,她的神态似乎十分疲惫,眉宇间也带着掩饰不住的惶然,和身旁同事谈话时更是显得心不在焉。眼光时不时的打量着周围路过的学生,彷佛在暗地里疑惑着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否就是那个和她通话的心魔先生

从那天开始,我和妈妈的关系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自从她晓得我是个仅仅十来岁的少年后,对我的惧怕之意明显的减退了不少,说话的口气也时常有意无意的以长辈自居。

我隐隐的感觉到,她肯和我在电话里调情、保持着这样一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固然是因为把柄被我捏着,但更为重要的原因却是,她自己也逐渐的接受、适应乃至于沉迷在了这个刺激罪恶的游戏中!

而我对她的称呼,也正式的改成了美人儿妈妈。起初几天,她一听到我这样叫她,总是憎恶的连声喝止,甚至威胁说要挂线。可是我却嬉皮笑脸、软硬兼施,以口误为由,照样叫个不亦乐乎。日子久了,她拿我没办法,加上听的习惯了,也就默许了我口头上的放肆。

不过,我却并不满足,想方设法的再往不伦的方向前进。每一次,当她在电话里被我撩起了情欲,兴奋的发出高潮之前的呻吟娇喘时,我就悄悄的把对她的称呼进一步减省,不知不觉的把美人儿三个字去掉了,只剩下妈妈的亲昵呼喊声挂在嘴边。

特别是在她泄身的那一瞬间,我掌握着节奏,嘴里叫出的全部都是妈妈,我Cao你了妈妈,我要She精了这类淫声浪语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她一边清晰的听着这些有悖伦常的脏话,一边不可抗拒的获得犯罪般的快感。这样,乱仑的观念才能潜移默化的影响她,最终完全腐蚀掉她的身心

又是半个多月过去了,我暗中观察着妈妈?

人已赞赏
小说

为求官职把妻子送给领导玩|日本大尺度情欲小说

2020-8-2 19:41:36

小说

女友被别人玩系列小说|宝贝把屁股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2020-8-2 19:41: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