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裤子脱了好不好|憋尿堵屁眼

好你个王铁柱,一大清早就在这胡言乱语,昨晚上没睡好是咋的?秦岚板着一张脸,哄着王铁柱直嚷嚷。 你急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王铁柱咽了咽口水,盯着衣衫不整的秦岚问道:不过秦岚姐,你这是打哪来啊,这模样像是被谁蹂躏了似得!哟,刚刚在里面

好你个王铁柱,一大清早就在这胡言乱语,昨晚上没睡好是咋的?秦岚板着一张脸,哄着王铁柱直嚷嚷。

你急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王铁柱咽了咽口水,盯着衣衫不整的秦岚问道:不过秦岚姐,你这是打哪来啊,这模样像是被谁蹂躏了似得!哟,刚刚在里面浪叫的不会是你吧?

这事都心知肚明,秦岚没想到这个混小子真的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气的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好在杨秘书见过世面,他拍了拍王铁柱的肩膀,铁柱,年轻人别这么浮躁,和一个女人家斤斤计较做什么呢?

王铁柱的眼珠子在秦岚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心里也算是爽透了,让她平日高傲的像只孔雀似得,这会儿不也照样被自己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女人的身子确实是好看,细皮嫩肉的,要不怎么说也是在外面读过书的人呢!一看这气质就和村里的女人不一样,这么想着,他不由得在心里把秦岚和林月娥做了个比较,一个风华正茂,一个半老徐娘。

或许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王铁柱的眼睛不由得多打量了两眼秦岚。

可是秦岚还是往常的态度,故意的甩脸子给王铁柱给,丝毫不怕他把这事说出去似得。

王铁柱这个气啊,暗想你一个臭婆娘还真是狗眼看人低,刚刚在杨秘书身下承欢的时候笑脸相迎,这会儿偏偏对着自己要一副死人脸!

他眼珠子一转,说道:我和她计较什么,反正秦岚姐横竖看我是不顺眼,我啊还是回去找个人唠唠嗑,省的在这碍眼!

杨秘书一听急了,伸手拉着王铁柱,别急啊,小兄弟!

我这不是给你们挪地方吗?我走了,你们继续,不然这秦岚姐可都快绷不住了!

说着他还扫了一眼秦岚,仿佛能瞧着她的身子似得。

秦岚有些恼,王铁柱你别太过分!就你那二五眼,能瞧个啥?真要是回去乱叭叭,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秦岚姐,你这是不打自招,不过你这么提醒我,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杨秘书瞪了秦岚一眼,赶忙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塞进了王铁柱的手里,铁柱也不是多事的人,这钱拿上,买点好酒好肉,还不比和那些人唠闲话强?

这一把的红钞票,瞬间堵上了王铁柱的嘴,谁也不能和钱过不去不是?

还是杨秘书会办事,今个就当我没遇见过你们!

秦岚的脸色这才好了些,她见着王铁柱还盯着自己的看,甩了甩手,喊上杨秘书走了。

呸!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吗?

王铁柱把钱小心的塞进了口袋,才喊着林月娥出来,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王铁柱还有些过意不去,还在合计着要不要把毛爷爷分给她两张,毕竟占了便宜,还赚了钱,这委屈都让女人受了总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林月娥却不提钱的事,刚刚她在里面憋闷着大气都不敢喘,可算是重见天日,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器新鲜的空气来。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她瞥见了王铁柱凸起的地方,不由得一笑,你这个娃,还真是个怪胎,明明对人家秦岚爱慕的不行,偏要和她对着干,这女人啊,要哄着才跟你亲近!

月娥姐,你别乱说,我对那个秦岚才没兴趣,天天板着脸,跟谁欠了她钱似得!哪有你好啊,怕我憋坏了给我泄火!话虽这么说,但是王铁柱心里却暗暗发誓,一定要把秦岚拿下,看她以后还和自己这么嚣张不了!

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王铁柱的一番话哄得林月娥开心的不得了,她粘着王铁柱,瞧你给我夸的,月娥姐要是不再帮帮你,都不好意思走了!

她把王铁柱的裤子拉下来,对上那硕大眼睛瞪得圆圆的,这大家伙怎么这么一会儿又长大了!

王铁柱刚刚在秦岚那没占着便宜,这会儿攒足了劲要在林月娥身上发泄一番。

月娥姐,不如咱们进去?

林月娥嗔怪的说道:你这娃,都是坏主意,可谁让月娥姐就是喜欢呢!听你的,咱们去树林里做!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树林,王铁柱一下子就把林月娥按在了树干上,他也想和刚刚杨秘书一样威风!

一切准备就绪,王铁柱既要整装待发,结果天公不作美!

轰隆隆…….雷声惊扰了两人的美梦,没多会,远处的乌云翻滚着席卷而来,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

两个人躲在了树下,勉强能挡着雨,不过就算是相互依偎,这雨天还是冷的要命。

王铁柱不由得叹气,这都是什么命啊!起了个大早,光看着别人痛快了!

林月娥的下面也痒痒着,但是这雨天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哎哟,谁说不是呢!不过啊这好饭不怕晚,等雨晴了,咱们再约!

这山里的雨本来就长,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再见到月娥姐呢!王铁柱紧搂着林月娥,趁机在下面摸了两把,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他知道不能一直在这躲着雨,要是林月娥走了,自己只能回去打手枪了。

林月娥被他摸得只难受,扭了两下屁股,见着王铁柱还没有要停的意思,眼看着暴雨就要下来,她赶忙的抽身,铁柱,咱们今个先回去,过两天,你来我家,月娥姐给你好好摸摸!

去你家,那个王大壮还不把我给吃了!王铁柱连连摇头,自己就算是憋坏了也不敢去王大壮家里玩弄人家的媳妇啊!

瞧你吓得,我还能害你?后天王大壮出门有事,晚上回不来,到时候我在门上系上个红头绳,你瞧见了就直接来,到时候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眼瞧着雨变大,王铁柱也没纠缠,两个人分别回了家。

进了家门,王铁柱换了干净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回想着刚刚的惊心动魄,他脑子里慢慢的都是秦岚那丰腴的大屁股了。

王铁柱翻了个身,刚刚最后一发没放出去,他身子有些不爽,这会儿脑子里全是秦岚的倩影,他的身子又变得灼热了。

索性,王铁柱起身,用凉水抹了把脸。

好不容易克制自己不去想,这时从隔壁又传来了刘姐的呻吟声,听得出来,她对男人有多渴望。

要不是外面下着雨,王铁柱真想翻墙过去帮帮刘姐!

伴随着刘姐声音的起伏,王铁柱把手探到了裤子里慢慢的套弄着,他享受着身体上带来的快感,慢慢的竟把隔壁的女人当成是秦岚在发着浪。

想着白天树林里秦岚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倩影,他的小腹一紧,那些白色的液体都打在了底裤上。

王铁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恍惚间隔壁传来的浪叫和秦岚的声音仿佛交叠在了一起,勾着王铁柱的魂儿。

外面的雨声见小,隔壁的刘姐也终于结束了呻吟,王铁柱慢慢的坐起身,他不由得傻笑,自己有这功夫在家里左思右想,还不如去诊所里碰碰运气。

踩着一路的泥泞,王铁柱很快就到了诊所,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这个时间压根就没有人来。

诊所里,秦岚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机,而那只玉手却在桌子里下鼓捣着,她潮红着一张小脸,满是享受。

王铁柱一瞧就明白了八九分,敢情秦岚也是个欲求不满的主,不过这手指头在灵活,也不及男人的物件啊!想到这,他更是心里有了底。

轻咳了一声,王铁柱笑容满面的对着秦岚说:秦岚姐,看啥这么入神啊?

秦岚警觉,赶忙的把手从桌子底下拿了出来,手指上沾满的腥臊味很快就飘了出来,她神情不自然的看了王铁柱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样的天,不在家里待着,你跑这做啥?

我这不是淋了雨,怕感染风寒,才跑你这讨点药吗?王铁柱往前凑了凑,他指着秦岚手指尖亮晶晶的东西,好奇的问:秦岚姐,你这手咋了?我帮你瞧瞧吧!

秦岚心虚的把手往边上一移,瞪了王铁柱一眼,你是医生咋的?别跟我这动手动脚的!感冒药卖完了,等来了货你再来,没什么事先回吧!

王铁柱被下了逐客令,反而一屁股坐了下来,秦岚姐,我好心好意过来陪你,你咋还往外撵人呢?再说了,你一个人不寂寞?

一句话臊的秦岚直红,早上的时候被王铁柱撞破和男人偷情,这转眼又被他抓到自己用手抠,秦岚心里直嘀咕,这倒是犯了什么小人,怎么就这么背啊!

她板起脸,王铁柱,封口费给了你那么多,你还想来惹事?

钱我可以给你拿回来,但是秦岚姐,可得陪我一晚上!王铁柱是铁了心要睡到秦岚的,一咬牙一跺脚,冲动到就差把钱拍在这了。

秦岚冷哼一声,你倒是把钱吐出来啊!

这下轮到王铁柱闹了大红脸,他回家就把钱藏起来了,那还能在身上带着?这会儿局面僵在这,他反倒是有些挠头,一着急,拉着秦岚的手,秦岚姐,只要你答应我,这钱我明一早就给你送来!

哟,这种事还有拖欠款的?王铁柱我看你就是猪油蒙了心,谁的主意你都敢打!再说就你那东西,不怕用坏了?村里的男人可都是娶了媳妇有了娃,你要是没成家这东西就不好用,可耽误你一辈子的事!

王铁柱知道这些都是托词,说白了就是人家秦岚眼界高,压根儿就没瞧上他!

那是我的事!只要能得到秦岚姐,就算是一辈子都不好用,我也值了!王铁柱喘着粗气,一把抱上了秦岚,秦岚姐,你太美了,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你就从了我吧!

毛都没长齐,你给我撒开!秦岚有些恼羞成怒的拍打着王铁柱,但是毕竟是个半大小子,她扭了半天,反倒是让王铁柱越抱越紧了。

王铁柱梦寐以求的女人就在怀里,他的大家伙立刻就苏醒了,直直的抵着秦岚的大腿,这下可真是把秦岚吓坏了,真要是自己被这王铁柱缠上,还不成了全村的笑柄?

自己是大学毕业,这王铁柱算什么东西啊!

再不济,自己也不能找了王铁柱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小子啊!

秦岚急的眼泪都要飚出来了,可是精虫上脑的王铁柱愣是不撒手,两个人正僵持,这时诊所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哒哒哒。

有频率的敲门声响起,王铁柱顿了一下,秦岚赶忙的挣脱出来,见着王铁柱支棱着那大东西,赶忙的把人往柜子里一塞,不想把事闹大,你就给我老实点!

外面的人等的有些着急,秦岚啊,你在不?我是你大壮叔啊!

秦岚长吐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开了门。

这雨一直下,我担心诊所的房子漏雨,特意来看看。说着王大壮挨着秦岚,在她的胳膊上摸了一把,有啥需要帮忙的吗?

秦岚厌烦的扭了身回到柜台里坐着,和王大壮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心里不乐意,但是面上也还得过得去,毕竟自己能在这诊所里当护士,全屏王大壮一句话的事。

大壮叔,这房子不是前段时间刚修的吗?当时你还监工来的呢!

唉,这帮人干活就会偷工减料,哪有个省心的主啊!陈大壮隔着柜台拉了拉秦岚的手,哟,这手咋这么凉呢!改天我让人过来给你送个暖手的,这细皮嫩肉的,要是凉着了,得多让人心疼的。

秦岚把手抽回来,挽了挽头发,那先谢谢大壮叔了,这天气也不好,我月娥婶在家怕是要害怕了,大壮叔还是早点回去吧!

陈大壮坐着没有动,反倒是有些忧伤的说道:秦岚啊,不瞒你说,我找你还有别的事,大壮叔也没把你当外人,我就直说了!

说完,陈大壮站起身,直接把裤子扒掉,那软趴趴的东西对着秦岚。

人已赞赏
小说

老师,好紧,要进去了漫画|日了 我与高大村妇的性事

2020-8-2 19:40:59

小说

丝袜折磨男生|摸胸污文教室黄文

2020-8-2 19:41: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