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p刺激|化学老师的奶好大好爽

比如说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客人,凡是来这里的人享受过我服务的人,还没有拒绝我的!他的手指抚到我的肩膀,慢慢地下移,按完了两条手臂。 然后搭到了我的背上,也许他说的有道理,因为他的手指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所过之处,

比如说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客人,凡是来这里的人享受过我服务的人,还没有拒绝我的!他的手指抚到我的肩膀,慢慢地下移,按完了两条手臂。

然后搭到了我的背上,也许他说的有道理,因为他的手指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所过之处,我的身体就着火了,我甚至感受到了下面好像有些湿乎乎的液体流出。

唔在他的手指按到我的大腿根时,我终于忍不住快活地叫出了声。

他没有像胥教练那样强行用手指穿透我,而是弯腰将我抱起翻了过来。

灯光下,他的脸立体好看,我的心被他的温柔撩拨得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他会怎么做?

啊我无法自抑地轻呼,因为八号俯身吻住了我的脸颊。

他灼热的呼吸打在我的侧脸,我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

许雅姐,你好美!他试探着用手触碰我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团。

就算平躺着,那上面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弧度,我看到他喉咙轻动,双手小心翼翼地握住,然后近乎虔诚地轻轻揉捏。

啊我受不了了,他的手指太灵活了,正好摸到那处突起,我已经感受到它硬了,像一颗小花生米似的,隔着衣服与他的手指紧密相贴。

他温柔地摸完,并未再继续,而是往下滑去,我感受到的全是他的温柔,一点的亵渎的意味都没有,似乎我就算在他面前睡着了,他都不会强硬地侵犯我。

况且他的技术真是不错,按到了穴位,让我昏昏沉沉的大脑一点一点地舒缓,这种舒服的感觉怎么说了,就好像在泡温泉中似的,让人昏昏欲睡,却又舍不得睡去,感受着水流在全身上下涤荡。

啊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

他的手指抚在我的小内上,隔着裤子他也准确地找到了我最敏感的点,轻轻地拨弄着,嗓音低沉:想要吗?

嗯我意•乱情•迷地点头。

他轻轻将多余的东西脱•下,我身上一凉,这才察觉我的上半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光了。

橘黄色的光影打在那峰峦迭起的弧度上,像新鲜出炉的蛋糕,又香又诱人。

就连八号这种久经沙场之人都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他吻着我的小腹,手指在下面打着转儿,含糊不清地道:好美,好美,我想要你!

啊话音未落我叫出了声,他的手指进去了。

我感觉我好像化身吸盘将他紧紧地吸住了。

他疯狂起来,贴着我身旁躺下,不停地亲我,摸我。

我突然想到了我刘向海,以前他也这样过

我心里突然就空了,身体莫名僵硬:不,不要,我不想要了!他的攻势太凶猛了,相比于胥教练那种,他的温柔更容易让人陷进去。

所以我才会在享受他按摩的时候差点被他攻陷。

我强行推开他,抱住衣衫裹住自己。

他苦笑地伸手,把从我下面摸到的水给我看:你确定不要,我怕你会难受!

不,不,不要了!我还没准备好!

我已经出轨过一次了,再出一次又怎么样?

不行,那是第一次,可我希望那是最后一次!

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一直不停地打架,直到我包里的手机尖锐地响起来。

我连忙接听,是我老公打来的,他显得异常温柔:

我帮你买了一些阿胶,你每天都要坚持吃,这样才不会痛!

东西已经放在门卫室了,他让我回去的时候取。

我我走了!我有些语无伦次,拿了单子签了小费,便飞一般冲出了包厢。

晚上回家,面对着那几包包装精致的阿胶,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老公出轨不出轨的我还不曾完全抓住证据,可我却是实实在在地出了轨!

我躺在床上摸着湿透的小内,心底的欲•望并没有我的离开而抽离,反而一路都在不停地溢出水来

我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有罪恶感,可想要的刺激却越来越多!

这一次我又用了手,可是它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了,我默默地想到了胥教练下面那大得吓人的东西

夏末的周日天气很好,阳光早早爬了出来,我靠着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可热闹是他们的,我的心却无比的孤寂!

大门再度被敲响,我心神一跳,却迟迟不敢开门。

同时电话响起,门口便传来了胥教练低沉的声音:许雅,快开门,你是不是想让你所有的邻居都知道我来你家了?

我心口一跳,立刻开门。

这次胥教练却没有进来,只摇了摇手机让我换衣服跟他出去,他要请我喝咖啡。

我冷冷地拒绝:我不去!他就想恶魔一样,一出现在我面前就将我好不容易恢复的平静打破,让我重新陷入情•欲的旋涡中。

他无奈地抬手:我不逼你总行了吧,你不同意我决不动手!

我看到他上手机刺眼的光,突然想到视频的事,便抱着双肘道:你把视频删了我就陪你喝咖啡!

他连犹豫都没有,十分爽快地就删了。

我用蜗牛般的速度换了一身格子衬衫和牛仔中裤。

他看我穿得这么保守,朝着我依鼓鼓的胸口看了一眼,不怀好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我见他手机上没有了威胁我的视频,又答应了不会逼我,我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也不介意他对我的调戏,拎着包走在前面。

原来他还是真的请我喝咖啡,我们像朋友一样喝着,之后,他还带着我下三楼的商场里逛了一圈,站在一家卖内衣的店铺前。

胥教练单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上次撕坏了你一套贴身小衣,你进去选一套,算我赔你的!

看着那些规矩的内衣我还能平静以待,可当我看到那些情•趣类的,脸颊一下子开始发烫,耳朵根子红红的,很是难受。

我不要!我当然拒绝。

你要是不要,等会儿我给你挑了亲自送你家里去!

他凑在我的耳边说的,那话里的意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他定是又起了邪恶的心思。

我连忙转身,随便指了一套黑色的。

我的尺码有些不好拿罩杯,必须得试了才行。

我在里面刚换上,就见胥教练从另一边绕过来了,我吓了一跳,一双手不知道是该捂上面还是捂下面。

他嘿嘿笑着,一双眼睛不停地扫描我的身材。

啧啧,你这身材真是完美!他说着伸手摸着我祼•露在外的小腹和后背。

我又气又惊,终于意识到我又落入了他的圈套,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设计我。

许雅,我有半个月没有见你了,我做梦都想念你的身体,你要不要?

他从后面扑上来舔着我的背,我收住小腹,整个后背都凉了。

他的手很方便地穿透着我的身体,我自己脱得光光的,在他面前毫无阻挡之力!

他摸得很认真,从上往下,一寸一寸地摸着,俊挺的脸全是痴迷的淫•邪之气,我有些反感他那让人恶心的笑,不停地推拒他。

他怪我弄得他不上不下的,那裤子里兜着的东西,一下子硬一下子软,他气恼地强行拉过我的手将其贴在上面。

啊我惊叫一声,那东西刚刚居然抖动了一下。

嘘,又不是没用过,叫什么?

他把我逼近角落里,就挤在我大腿处用力地夹了几下。

我不停地哀求他: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在这里!

这里可是试衣间,外面到处都是人,我听到导购员都嘀咕好久了,很快就要来敲门了。

你不觉得刺激吗,让我搞一下,快,就一下,啊,快!

他不耐烦的催我!

我担心着外面的人,没办法,只好任由他拿着我的手握着他那家伙不停的上下动着。

我的手心濡湿,而包裹在黑色小内中的某个地方却也已经渐渐地湿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隐秘太刺激了,我难言的哑着嗓子,门突然被敲响:小姐,不好意思,请问你换完没有?

啊好了,我正在穿衣服!我吓得扔掉胥教练的东西,在他裤子上抹了一把胡乱地套上衣服,逃也似的钻了出去。

我脸色潮红,密密麻麻的细汗在额上布着,凡是过来人,恐怕都能看出我的不对劲。

那先前招呼我的导购,一连看了我好几眼,等我拎着东西出去了,还听到她的窃窃私语。

天啦,刚刚那个女人,长得斯斯文文的在更衣室里就啧啧!

我无地自容,逃一般往外跑。

胥教练将我一把搂在怀里,亲着的耳朵小声地道:跑什么,难道你下面痒了,想让我给你灭火?

我用力挣扎离得他三步远,喘着粗气:别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这里我有好多同事!

要是让人看见了我还活不活!

正说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一连看见了好几个市场部的同事路过,他们大包小包地拎着,我连忙站到他的侧面,靠着他躲过他们的视线。

看他们走远了,我才拍着快要蹦出来的胸口大口喘气,我意识到胥教练似乎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我想着他已经没有了视频底气也硬了,再度甩开他搂在我腰间的手: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我们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你想得美,要是在我还没有得到你的时候,你说这话,可能也就算了,可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迷人,老子不怕告诉你,干过你一次,我就想干两次!

你,滚,滚!我被他当街调•戏,长久压抑的脾气彻底爆发。

可这口气还没完全上头,就被他一把拉了过去,突然堵住我的唇,舌•头在里面不停地翻搅,我被他突然而来的袭击弄得大脑一片空白,抬脚踩了他一脚,他放开我却小声地道:别说话,看旁边的车子!

我们身边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透过那模糊不清的车窗,我好像看到了里面有两个人在后排座上脱得光光的正在做一些运动。

怪不得这车一直不停的震动。

这些人也太大胆了,这可是在停车场里,随时都会有人来。

胥教练提醒我:你可看仔细了,这就是黄婷婷的男朋友!

不过那个被压在下面女人却不是黄婷婷。

我心头一沉,他这不是背叛婷婷了吗,我正想着,身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哎,宝贝儿,是你吗?

这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听出来了,转过头去,将她往旁边拉。

然后心虚地唤了她一声:婷婷!

我苍白着脸,神情又紧张,黄婷婷一下子看出了不对劲,便指着胥教练道:怎么呢?许雅!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我沉默着,胥教练却没好气指向了跑车:自己看,问她干嘛!

我还没想好,这接下来的戏码怎么唱,黄婷婷已经十分干脆的拍起车门来:啪,啪,啪啪啪!

车门打开,一道尖细的声音不耐烦的叫嚷:是谁呀,哟,这哪儿来的小骚货?

黄婷婷一挨骂,这爆脾气分分钟就炸了,抬手扇了那衣衫都没有齐整的女人的脸:我操你妈的小骚货,不要脸!

她骂完女人又骂男人,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他妈的不是个东西,跟老娘在一起还在外面乱搞!老娘要跟你分手!

那富二代先是被吓到了,尔后有些生怕,可见黄婷婷居然一点挽留都没有就要分手,连忙抱着她解释:不是,不是,婷婷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她她勾•引我的,她就是个出来卖的!拿去,两千!

黄婷婷地掌控力很强大,战斗力也很强,很快就吊打小三,看着她那么厉害,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而黄婷婷在骂战小三的同时回头与我叮嘱了两句:你先回去,等我忙空了给你打电话!

我与她打了声招呼就准备自己上电梯去搭车。

可没走几步就被胥教练拉上了他的车。

你不要再碰我,你信不信我喊人了!我瞪他。

人已赞赏
小说

男闺蜜睡过我好多次|我的奶给人摸来摸去

2020-8-2 19:38:29

小说

王爷摸了摸小馒头 |美人妻的沦陷雪

2020-8-2 19:38: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