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的粉嫩小缝|被舔的好舒服

寂静的夜色里,妈妈喃喃的念叨了许久,声音逐渐的低了下去。而我,一直等到她的呼吸也趋于均匀平稳了,才顺利的逃出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爸爸拎着简单的行装上路了。在门口话别时,妈妈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手,反复的叮咛他要注意身体、多加休息等等充满柔情的

寂静的夜色里,妈妈喃喃的念叨了许久,声音逐渐的低了下去。而我,一直等到她的呼吸也趋于均匀平稳了,才顺利的逃出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爸爸拎着简单的行装上路了。在门口话别时,妈妈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手,反复的叮咛他要注意身体、多加休息等等充满柔情的话语。说着说着,也许是触动了心事吧,她的语声竟有些哽咽起来,眼圈儿也发红了。

老婆,我出差两三个月而已,你怎么就哭成这样了?爸爸忙掏出手帕替她拭泪,柔声安慰道:我会争取早点回来的,放心吧

妈妈默然的点了点头,帮他关好车门,眼睁睁的看着小车屁股冒烟的绝尘而去。车子已经从视野中消失了,她还悄然伫立在原地凝望着,动也不动。

回去吧,妈妈。他已经走了!我站在她身边说,心里有股按捺不住的狂喜!嘿嘿,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不久之后,也将是妈妈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小兵,你在傻笑什么?妈妈像是察觉了我的异样,略带不满的说:爸爸出远门,你都不跟他多说几句贴心关怀的话,冷淡的就跟局外人似的。

我嘻嘻一笑,辩解说:你和他难分难舍的抱在一起,把该说的临别赠言全都抢着说完了,我还能跟他讲什么呢?

他!他!爸爸也不叫一声,真是没礼貌!妈妈白了我一眼,转身回到家里张罗着家务。整个白天她的话都不太多,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我几次挑起话题逗她开心,得到的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响应。

出乎意料的是,晚上吃过饭后,妈妈的精神似乎突然好起来了,一扫忧伤哀愁的颓然神色,脸蛋在苍白中透出了淡淡的红晕。她照例洗了个热水澡,把如云的乌发挽起,露出一截秀美的颈子,并且把全身上下都弄的香喷喷的──而这熟悉的香水味,赫然是昨夜她挑逗爸爸时使用的那种名贵品牌

小兵,妈妈今天有些疲劳,先回房间休息了。你自己一个人看电视吧!她简单的交代了两句,不等我回答,就翩然溜进卧室锁住了门。

我为之愕然这女人,十来个钟头前还做出深情款款、泪眼迷离的眷恋模样,怎么一到晚上就像变了个人儿?难道人的本能罪恶欲望,在朗朗阳光下虽能暂时抑制住,可是在黑暗的夜幕中却会变本加厉的爆发么?

十点整,我回到自己屋里,镇静的拨通了电话。铃声才响了一下,话筒就被接通了。

喂,是我呀我干咳一声,单刀直入的问:听说你老公出差去了,是不是?

你怎么就知道了?惊讶的语气。

我早就说过,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我轻佻的说:别忘了,连你最隐秘的部位我都见过那么浓密的荫毛那么可爱的屁眼

别别说了啊啊妈妈迫不及待的发出尖叫声。她今晚似乎兴奋的特别快,十足是个淫荡的贱女人

不行!妈妈紧张的说:你不能来我儿子在家!

那就叫他一起上嘛!反正他也早就想尝尝妈妈身体的味道了

瞎说你再乱讲,我可要生气了

呵呵,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别那么大火气嘛!再说,我不是也叫你妈妈么?这几次咱们扮演的,不正是母亲和儿子的角色么?

妈妈顿时哑口无言,隔了一会儿才勉强说:这不同你又不是我亲生的

唉,你何必如此在意血缘关系呢?现在的社会,儿子越来越早熟,而母亲却保养的越来越性感,母子间偶尔发生亲密的接触,已经是很正常的事了

我不遗余力的进行游说:如果我真是你儿子,就绝不会放过这么迷人的母亲的

你到底有什么居心?妈妈忽然打断了我,不悦的说:你是不是希望我和自己的儿子乱仑?遭到天打雷劈的报应?

我一惊,连忙否认:不,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

是的。我冷静了下来,不动声色的说:我已经预感到,只有这样才能给你带来最大的快乐!

荒谬!声音开始颤抖。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知道你内心深处也有这种渴望,只不过羞于启齿,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我不待她反驳,话锋立即一转:行啦,别让这样的小事破坏我们的情趣!今晚还是像以前那样,由我来充当儿子好了

不用了!我现在提不起兴致!妈妈冷冷的说。

那就算了!我无所谓的说:今晚的活动取消,白白!

喂喂,你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急了,显然妈妈没料到我会这样绝情,把一个持续了数月的节目说取消就取消了,正想说些什么,然而我却没有给她机会,当机立断的切断了声线。

这是我兵行险着,和妈妈打的一场心理战。我就是要逼迫她,让她明白要想获得快感,就只有乖乖的扮演目前的角色,和我一起把这个母子乱仑的游戏玩下去。我相信,她一定会向我投降的

第二天,我没有打电话骚扰妈妈,家里一切风平浪静。第三天,我仍然按兵不动,什么行动都不采取。

妈妈开始沉不住气了,焦急不安之情溢于言表。她明显变的少言寡语了,眼睛里失去了往常的动人神采,脸色苍白的让人担心。短短的两天功夫,她看上去就清减了不少,容颜中也带上了些许的憔悴。

到了第四天,妈妈似乎已死了心,晚上不再提早躲进卧室了,改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但她根本什么都没看进去,简直是心神不属的望着屏幕发呆,目光凝滞而茫然,精神也显得相当的恍惚。

妈妈,你在想什么?好象你很不开心耶!我试探着问她。

妈妈一楞,伸手掠了掠秀发,若无其事的说:想什么?当然是想你爸爸啦!他已经连着几天都没跟我联系了。

是吗?我随口说道,爸爸的工作很忙嘛,你可以主动联系他呀!

唉,算了!长途话费很贵的,还是省省吧话音未落,叮呤呤叮呤呤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蓦地响起,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妈妈怔了怔,眼光下意识的瞥向墙上悬挂的钟。当她看清时间正好是十点整时,秀眸忽然明亮起来了,彷佛被注入了无限的生机。她跳起身,飞快的奔到了几案旁,一把拎起话筒,喘着气道:喂喂喂

她那副激动的娇躯颤抖、手足无措的模样令我为之愕然,转念一想才恍然大悟嘿,现在正巧是心魔先生打来骚扰电话的时刻

贱女人,还敢骗我说是想爸爸!哼哼,我看你除了男人的Rou棒外,脑子里再想不了其它东西了

谁知就在这时,妈妈的语音忽然急转直下,失声惊呼道:老公,是你!

是爸爸?我也吃了一惊。想不到刚提到他,他就来电话了

你你怎么现在打来?不是说晚上都没空吗妈妈略略一顿,声音就恢复了正常。但是她的脸上却掠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失望表情,眼神也黯淡了下没有夫妻之间的撒娇佯怒,听起来就像是两个外人在进行公事公办的谈话

哦,小兵,爸爸要和你说两句。过了一阵,妈妈把话筒递给我,自己则懒懒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耸耸肩,接过了电话,还来不及礼节性的问个好,爸爸就劈头问道:小兵,妈妈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啊!我漫不经心的说。

可是,她今天说话的口气很奇怪呀,我不论问她什么都是爱理不理的爸爸忧虑的说,儿子,你说妈妈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我可看不出来!不过,妈妈刚才还跟我说想你呢!我语带嘲讽的说着,向妈妈做了个鬼脸。她则不甚满意的白了我一眼,似乎在责怪我的多嘴多舌。

唉,我会争取早些回来的,帮我照顾好妈妈爸爸不放心的交代了几句,才叹息着挂了线。可以想见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但是妈妈却明显没有当作一回事,心思完全不在他的身上

直到一周之后,我才重新在晚十点拨打了家里的电话。一听到我发出的怪异嗓音,妈妈立刻激动的语无伦次,竟然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

你还记得来找我呀!她抽泣着说,我还以为你被车撞死了呢,坏蛋!

什么你呀你的,儿子也不叫一声!我数落着,随即又笑嘻嘻的说,美人儿妈妈,有没有想我呢?失去我的日子很难度过吧?呵呵

谁说的?我根本不记得你了!妈妈总算止住了哭声,赌气的说。

你又在撒谎!我用惯常的语气轻薄的说,每天晚上没有我带给你快乐,恐怕你连睡觉都不安稳吧!

没有你的无耻骚扰,我睡的都不知多香!

是吗?不过我敢打赌,你这几天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手是放在荫部上的,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妈妈脱口而出,但跟着就察觉说漏了嘴,发出了不依的嗔怪声。

真是个生性淫乱的妈妈你想儿子怎么做呢?是不是用儿子的大鸡芭?我有意的在每句话中都加重儿子两个字,以便使她慢慢的进入我设定好的角色。

坏儿子你好讨厌哦果然,妈妈的态度迥异于过去,语气里没有半点愤怒,倒像是在对着情人撒娇。

你说儿子,我要!狠狠的插我!快说!

喔喔儿子坏儿子,我要!我好想要哦插我快!狠狠的插我妈妈不等我重复第二遍,就意乱情迷的低声呢喃起来,声音里带着难以言喻的兴奋,啊还是痒的厉害,真要命我不管了,就算你真是我亲生儿子喔喔我的|穴也给你插了

她大概是憋的太久了,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叫喊的声音越来越销魂,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愈发的不堪入耳。这天夜里,她连续四次达到了高潮

爸爸离开家快三个星期了。起初他还三不五时的打越洋电话回来,情意绵绵的和妈妈互诉心曲。可是,由于工作实在太忙,再加上时差的缘故,他的积极性在逐渐的减退,通话的时间也大大的缩短了。有时在电话里只简单的问候了两句,就匆匆的撂下了话筒。

也许是和爸爸怄气吧,妈妈本就薄弱的意志被进一步的动摇了。她变的比过去更热衷于和心魔先生在电话里调情Zuo爱,每晚双方相约的时刻整整提前了一个钟头。而对我说的那些污言秽语,她也似乎越来越喜欢听了,常常聊到午夜的钟声敲响了还舍不得挂线。

我隐约的感觉到,妈妈已经把电话骚扰当成了房事的替代品,用以满足长期得不到雨露滋润的空虚。甚至,她还在持续不断的亲密交谈中,对心魔先生产生了微妙的依赖心理,以之来填补丈夫离去后的某种缺憾。

为了最终实现占有她的目标,我在电话里做出各种各样的暗示,想方设法的给妈妈洗脑,把她的性冲动和母子乱仑这个猥亵念头挂上钩。与此同时,我也做好准备进行阴谋的第五步

恭喜你,你妈妈的身体就快是你的囊中之物了!智彬哥的阴沉语声彷佛又在耳朵边回响,下一阶段你要有意无意的在她面前暴露出下体,让她经常窥视到你的性器官。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停止向她供应A片,并断绝和她的电话联络

,一种久旱逢甘雨般的震撼惊喜必将在刹那间席卷全身,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在那以后,她脑海里原本幻想的那根虚幻的棒棒,就会被眼前这根实实在在的、有形有质的Rou棒所取代。就算明知你是她的亲生儿子,都无法将之驱除了

美人儿妈妈,今晚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缠绵了!这天晚上,等到妈妈的喘息声渐渐平静下来后,我突如其来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妈妈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骚扰你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脱离苦海,恢复遇到我之前的正常生活了!我淡淡的说。

你是在开玩笑吧?妈妈不以为意,扑哧一声笑了,嗔怪的说,小冤家,你要是肯改邪归正放过我,太阳都从西边出来了!

我是跟你说真的!我叹了口气,苦涩的说,我考不上大学,要到外地去打工赚钱,明天就要坐火车走了。

电话的彼端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才低声说:即使到了外地,你你也可以打电话来呀!

恐怕不行无论从财力还是精力上来说,我都没有负担的能力了!

妈妈又沈默了很久,喃喃的说:走了,你也要走了就跟我老公一样,说离开就离开你们男人,一个个都没有良心她的声音幽怨、凄楚,听起来有些失魂落魄的。

我干笑着说:咦?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吗?几乎每天都叫我滚的远远的,怎么现在又舍不得我了?

谁舍不得你了?我巴不得永远听不到你那恶心的声音!妈妈恨恨的说,声音里带着种又爱又憎的复杂情绪。

唉,妈妈,我这也是为你好呀!我柔声说,咱们的关系不可能长久的不清不楚下去,这等于是在火山口上行走既然你不肯让我得到你,那么我只好选择退出了

妈妈似乎控制不住自己了,陡然叫了起来:你们一个个都退出了,那我呢?我今后该怎么办?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而且还带着些许的哽咽。在这一刻,她那长久伪装的面具终于粉碎了,剩下的,只是一个需要男人怜惜抚慰的,需要Xing爱来滋润的软弱女人。

我停顿了片刻,试探的说:除了我,你自己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你是说小兵?不那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又不是叫你真刀实枪的和他Cao!我宽慰她说,就像你和我这样子,嘴里说的虽然起劲,可是实际上却什么也没发生,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我和小兵毕竟是亲生母子啊妈妈迟疑着说,但她的语气却不是很坚决。

我心头暗喜,忙说:你听我的话,趁他睡觉的时候,偷偷的看一下他的鸡芭吧。我敢肯定,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然后

人已赞赏
小说

女人愤白浆流水的图片|用巨乳沟夹奶炮

2020-8-2 19:38:14

小说

嘴巴乖乖含着|水手服白丝双腿张开自慰视频

2020-8-2 19:38: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