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下手指噗呲噗呲啊不要疼| 嗯嗯嗯鸡巴好大啊烫

大约三四分钟后,外面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显然是妈妈走出了卧室,正在靠近我的房间。我赶忙掀开被子露出下半身,并把内裤拨歪少许,将早已充血勃起的棒棒从裤缝里掏了出来,直挺挺的刺向半空! 刚完成这几个动作,妈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她还没有梳妆打扮,秀发蓬松的垂在肩头,诱人的胴体上只穿着贴身的内衣和短裤。

大约三四分钟后,外面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显然是妈妈走出了卧室,正在靠近我的房间。我赶忙掀开被子露出下半身,并把内裤拨歪少许,将早已充血勃起的棒棒从裤缝里掏了出来,直挺挺的刺向半空!

刚完成这几个动作,妈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她还没有梳妆打扮,秀发蓬松的垂在肩头,诱人的胴体上只穿着贴身的内衣和短裤。见到我的房门竟然是开着的,妈妈不禁诧异的停下了脚步。

小兵!她轻声叫唤着我忙徉装熟睡,鼻子里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眼睛却从指逢里瞧出去,偷偷的观察着她!

真是的,门也不记得关,着凉了怎么办?妈妈自言自语的埋怨着,伸手握住把柄,正准备拉上门时,眼光无意中扫到了我的身上顿时,她的娇躯猛地震颤了一下,整个人都呆住了,嘴唇惊讶的张成了个O形,粉脸上的肌肉似乎也僵硬了

我的心咚咚的跳着,紧张的注视着妈妈的反应。记得半年前我也曾这样试探过她,可惜当时妈妈的心里毫无邪念,流露出的只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慈爱。然而,经过我这么长时间的调教,这一次,情况会不会不同呢?说句实话,我还是半点把握都没有

时光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我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但妈妈依然是动也不动的呆在原地,目光直直的盯着我,彷佛已变成了一尊泥塑的雕像。只是她的双颊上却悄然的浮起了两片红晕,而且范围越扩越大,几乎遍布了整张俏脸

良久,妈妈忽然收回目光,用力的摇了摇头,表情十分的彷徨痛苦。她小口的喘息着,嘴里喃喃的不知在念叨什么,身子摇晃着坐了下来,就坐在门口冰凉的地板上。

手Yin吧!妈妈!我在心里兴奋的大喊,快,对着你亲生儿子的棒棒手Yin吧你这个淫贱的妈妈,别再假装矜持了手Yin吧!我知道你想这么做的

彷佛听见了我的呼喊,妈妈微蹙着秀眉,双手颤抖着探进了睡衣里,缓缓的抚摸着自己的胴体。起初她还有些紧张,动作生涩而凝滞,似乎随时都在害怕会惊醒我。但是过了一阵,见我始终睡的人事不知,也就放下了心事,不仅神色安定了下来,姿势也变的更加大胆狂放!

只见妈妈的玉体横陈,两条白皙丰腴的美腿烦躁的摆动着,一时蜷曲并拢,一时又放肆的张开同时,她的右手探进了裤衩里,按在双腿之间不停的捣鼓着,彷佛那里痒的难以忍受

没多久,妈妈越发的兴奋了起来,眼睛眨也不眨的凝望着我的Rou棒,满脸都是渴慕钦仰的神色。尽管她死死的咬着嘴唇,可是喉咙里还是发出了微弱的唔、唔唔声,听在我的耳朵里,每一声都像是战鼓在轰响,使我的热血为之沸腾!

贱女人,她终于迷失本性了!此时此刻,相信她脑子里根本不存在母子的人伦了,所想到的只是男女间赤裸裸的交合

我贪婪的偷窥着妈妈,她正在急促的深呼吸,一只手抚摸着下体,另一只手搓揉着高耸的酥胸。不知不觉间,她的内衣被自下而上的撩起,露出一整片白的耀眼的腰身。

|乳罩也松脱垂落了,连丰满Ru房的下半部分都裸露了出来!每当妈妈的动作幅度趋于激烈时,那两颗滚圆的雪白|乳球就像抢着挣脱束缚一样,随着手臂动作弹来弹去,在内衣的半遮半掩下欢快的跳跃。

如果这时候我突然醒过来,结果会怎么样?我想到这里不禁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跳起身拆穿妈妈的伪装,看看她在这种情况下还怎么保持母亲的尊严

是的,我要无情的嘲笑她的荒淫无耻,欣赏着她无地自容的羞愧表情然后用我粗大的Rou棒插到她迷人的阴沪里,狠狠的教训教训她

然而,我却不能这么做!那阴魂不散的智彬哥,事先曾反复的告诫我说当前时机尚未成熟。真见鬼,到底要等到几时才算成熟?难道他看不见,此时的妈妈已经欲火焚身,眼睛里正燃烧着炽热的烈焰,秀眸里蕴藏的全都是对肉欲的渴望么?

空气里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酸涩气味,带着种说不出的淫糜气息几秒钟后,情欲得到释放的妈妈幽幽的叹了口气,脸上带着空洞和麻木之色,疲倦的撑起躯体离开了。当她转过身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睡衣下摆多出了一圈湿淋淋的污迹,连两团臀肉之间的股沟都被清晰的印了出来!

望着那深邃的、诱惑无穷的屁股缝,我知道,自己距成功已经不远了,也许只剩下一步之遥

当天晚上,妈妈对我的态度忽然变的好温柔、好体贴。她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餐,还亲自的斟上了家酿的米酒,柔声软语的劝我多喝几杯,并不时的帮我拭去额上的汗珠这可是平时爸爸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啊!我顿时飘飘然起来,才两杯下肚,就有些不辨东西南北了!

或许是酒精的催化吧,我的胆子壮了不少,眼睛也比往常放肆了,贪婪的凝视着妈妈娇艳的面庞、诱人的体态,和那曲线玲珑的曼妙身段,越看越觉得她美艳不可方物,不由得傻傻的发起痴来!

小鬼,你在看什么嘛?真讨厌!妈妈有点抵受不住我的目光了,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略带羞涩的低下了头。那样子真是要多动人就有多动人,就像对着情人打情骂俏一样,眉梢眼角间隐含着淡淡的春意!

当然是是在看你呀,妈妈!你是全世界最耐看的女人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娶妈妈做老婆哩

胡扯!你挺大的人了,还爱说孩子话!妈妈放下筷子瞟着我,似笑非笑的说,你要是跟妈妈结婚了,那爸爸怎么办?

不管!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借着酒劲装醉,顺势的倒向了妈妈身上,撒娇的说,嗯妈妈,我就是要娶你!就是要嘛答应我好吗?求你了,这是我第一次向女孩子求爱呢

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爱怜的伸掌轻抚着我的脑袋。靠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感受着她柔软的胴体和腰肢,嗅着肌肤上传来的幽幽清香。

我彻底的迷醉了,后脑舒服的枕在妈妈隆起的双|乳间,享用着她喂到口中的美酒食物,真希望能一辈子保持着这种亲密接触的姿势,永远也不要分开

晚饭过后,我醉的连路都走不动了。迷迷糊糊之中,是妈妈搀扶着我到房间里躺下的。她不但替我脱去衣服,还细致的为我按摩着发痛的太阳|穴,嘴里轻柔的哼着歌曲我彷佛又回到了童年,正无忧无虑的睡在摇篮里,含笑恬然的进入了梦乡

可是不知为什么,还没睡多久,我就蓦然惊醒了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指着八点十分的时刻,房间里却只剩下我一个人躺着。妈妈大概在我睡着以后就悄然离开了!

怎么回事?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心里没来由的觉得十分不安,似乎有什么异样的危险正在向我逼近!

太太,您必须赶快做出决定了,眼下已经到了危机存亡的关头,再拖下去恐怕会有血光之灾!

我惊的几乎跳了起来!这这声音如此的熟悉,不正是几个月前在街上邂逅的那个怪老头吗?奇怪呀,他怎么会找到我家来的?难道他他真的是父母的旧相识?

我心头愕然,又有些紧张,忙悄没声息的将房门拉开一条线,侧目向客厅里张望。只见果然是那老头,他还是穿着那身浆洗的发白的破旧衣服,背对着我端坐在沙发上。

妈妈就坐在他的对面,面带凄然之色,低垂着粉颈默然不语,半晌才低声说:云大师,说起来是我对不起他当初他含辛茹苦的打工、赚钱,供我读书上大学结果却死在我夫妻的手里,而且死的那么惨

她的话语虽轻,我听起来却有如晴天霹雳,震的心头轰然鸣响终于承认了!我终于听见妈妈亲口承认了!原来那个噩梦果然是真的,多年以前,智彬哥真的是在意图非礼妈妈时,丧命在爸爸的误杀下!

云大师淡淡的说:十七年前老朽就对您说过,那横死的鬼魂命中注定,将会转世投胎成为您的亲生儿子!而且,这婴孩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将拥有前世的全部记忆

妈妈有气无力的辩解说:可是这么多年来,小兵一直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孩子啊!他从来也没有想起过上辈子发生的事

那是由于老朽当年施展法术,把智彬他的意识从他的脑中抽了出去,封锁在了这个净瓶里!云大师冷峻的说,但是您刚才也亲眼看见,瓶上的符咒被人为的破坏了!也就是说,那些关于前世的记忆已经潜回了你儿子的脑海,眼下正在一点点的复苏之中!

妈妈失神的望着地面,自言自语的说:如果如果小兵真的完全记起了上辈子的一切,那结果会是什么样呢?

云大师长长叹息一声,怜悯的说,结果自然是灾难性的他会陷于精神分裂,大多数时候他知道自己是您的儿子;可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他就会不自觉的恢复前世的身份,并对您萌发疯狂的占有欲望和报复念头,就像他临死前发誓的那样

妈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脸色煞白的喃喃道:这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

云大师提醒她说,其实这种迹像已经开始了你难道没有发觉,这几个月来,你儿子的某些表现不大正常么?比如说,他是否曾做出过出格的、不符合孩子身份的举动?

出格的举动?妈妈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眼睛里突然掠过恐惧的神色,颤声道,您是说,我儿子今早的那种那种生理现象,其实都是都是

不错,这都是他的肉身被前世操纵的结果!云大师语气沉重的说,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你儿子的思想最终会被前世完全取代,成为一个徒有其表的傀儡

妈妈越听越是害怕,整个身体都在控制不住的发抖,抽泣着说:大师,请您大发慈悲,千万再救我们一次小兵是我的亲生骨肉,我不希望他想起过去,只希望他好好的做我的儿子永远是我心肝宝贝的儿子

你的心情老朽很理解,只不过云大师顿了顿,叹息着说,唉,前世的因,今世的果!当年智彬施主死的确实冤枉,他那满腔的怨愤一直积蓄到了今天!其浓厚的程度,就连老朽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化解了。

那该怎么办呢?妈妈更加惊惶了,六神无主的说。

以老朽的意见,您必须对他有所补偿,让他能一偿毕生的夙愿!云大师沉吟着说,这样,怨气就能消散掉大半,老朽才可以施展出压箱绝迹,令这不该回复的前世记忆彻底消失!

毕生的夙愿?妈妈呆了呆,随即明白过来了,苍白的俏脸顿时飞红,着急的说,可是他占据的是我儿子的身躯啊,这么做不是不是乱仑么

我会在紧要关头制止他的但若不肯给他尝些甜头,又怎么能让这股怨气消散呢?云大师带着些许无奈说,除此之外,老朽也想不出其它办法了肯不肯舍身救子,太太尽可自行决定!

妈妈苦恼的拧着衣角,眼睛里露出混乱茫然的神色,显然心里为难到了极点。踌躇了一会儿,她忽然咬了下嘴唇,脸上浮现出坚定的表情,毅然说:哪有做母亲的不救孩子的?大师,我什么都不顾了,就照您说的办吧!

我听的鼻子一酸,感动的险些掉下泪来人都说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

我听的鼻子一酸,感动的险些掉下泪来人都说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感情,我今天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可惜这种感情却战胜不了肉欲,而且正被我自己一点一点的糟蹋

云大师点了点头,缓缓的说:如果没发生意外的话,中午您给儿子喝的那瓶药酒已暂时抑制住了他的本性!等老朽念咒施法以后,智彬的意识就会被我的咒语唤醒,带动着他的肉身来到这里不过到了那时,我必须暂时回避,以免引起他的警觉,所以您不得不一个人面对着他

云大师郑重的说:那么,您现在去沐浴熏香,等您洗净铅华后再过来吧唔,还有一点,为了使前世的那股邪欲,尽可能快的从小兵体内宣泄出来,太太您最好换上一套比较大胆的衣物,尽量的取悦他,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令他堕入局中另外,在整个过程中,您若能假意以美色相诱、曲意奉承,使之失去警惕之心,那老朽的胜算还将进一步增加记住,一切按照他的意旨进行,千万不要触怒他!您大可以放心,在紧要的关头,老朽自会出手相救的

在这一瞬间,我几乎想要放弃自己的无耻梦想,冲出去跪在妈妈的脚下,痛哭着向她忏悔我的罪过!告诉她一切都是我这个亲生儿子的阴谋可是,我的脚还未抬起,一个邪恶的念头却又倏地窜进了脑海,并且控制住了全身的所有细胞

不管这个糟老头是什么人,究竟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还是个真正的有道高人,对我来说都没所谓了!重要的是按照他的除魔计划,妈妈必须逆来顺受的任我欺凌!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激动的心脏砰砰跳动,偷眼望去,云大师也已站起身,在客厅里忙碌开了。他摆起了香案,挂上了随身带来的黄幔、符咒,并在角落里燃起了几柱熏香。布置完毕后,他端坐在了一张蒲团上闭目合什,嘴里低声的颂着经文,一派宝相庄严的神圣模样!

瞧着他那副煞有介事的可笑神态,我暗暗的摇头,对他的不信任又加重了几分片刻后,云大师忽然睁开眼,抱起了放在身边的白玉净瓶,拔开了底部的封塞。霎时间,一股灰白色的粉末唰唰的倾泄而出,尽数洒落在案头预先铺设好的黄布上,形成了一座小沙丘。

我怔怔的望着,心头百感交集这应该就是智彬哥的骨灰了!可怜的人,死了之后,魂魄还要被这狗屁大师关在暗无天日的净瓶里不过这鬼魂终于还是从牢笼中逃脱了,而且附着在了我这个后世的身上

云大师掬起一捧骨灰,口中轻声的念起咒语来。机械、呆板的语声彷佛具有催眠的作用,又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飘来的,听的人昏昏欲睡。他一边颂念着,一边让骨灰从指缝里滑下,接着再掬起一捧我瞧的老大不耐烦,眼皮渐渐的沉重起来

蓦地里,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自己的手腕缓慢的抬了起来,放在把柄上拉开了房门然而我的大脑却明明没有发布过任何指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双腿就已自作主张的跨出了房间,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客厅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恐怖,既像是在睡梦中被魇着了,又像是无形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取代我的大脑控制住了躯体,而我本人的思维却被硬生生的排挤到了一边!

怎么会会这样?我骇然欲绝,下意识的调动着全部脑神经,企图重新夺回对身体的指挥权可是不论我如何竭尽全力,腿脚都顽固的向前走着,全然不遵从大脑的命令

难道云大师并非是在吹牛,真的把智彬哥的意识给召唤出来了,还任凭他接管了我的躯体?我会不会反而给驱逐了出去,变成一个找不到肉身的孤魂野鬼?

我不寒而栗,忙和那看不见的对手展开了苦苦的较量但一直到我机械的穿过了整间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动。我又惊又怕,筋疲力尽之下,只能颓然的放弃了挣扎!我身不由己的抬起头,凝神向她望去。不料这一看之下,我的嘴巴登时张大了,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天啊,这这就是所谓的大胆衣物么?严格的说,此刻穿在妈妈身上的,简直就不能算是一件衣服!那覆盖在她成熟完美胴体上的,倒更像是张镂空透明的渔网!纯黑色的网状交叉蕾丝,既勾勒出了妈妈迷人的身段曲线,又反衬出了她那欺霜赛雪的白腻肌肤,带给人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

随着她的步伐,两个浑圆、鼓胀而又丰满的雪白奶球彷佛有节奏感般,在胸前颤巍巍的抖动着,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韵律。

至于妈妈下半身的装束,也同样的令人热血沸腾!匀称修长的玉腿上光溜溜的,一条窄小的丁字裤形同虚设,把两团结实的臀肉大半都暴露在外面,双腿间三角区域的布料下方,是一块丰腴饱满的贲起

我只觉的双眼发黑,大脑一阵眩晕,天地好象都在我面前旋转正在向我走来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我的亲生妈妈么?真的是那个气质优雅、高贵矜持,总是穿着富有品位衣着的妈妈么?

以前就算杀了我,也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的。清丽脱俗的娇美妈妈,竟然会打扮成这样一副淫荡挑逗的模样!尽管,她的脸上还隐含着羞耻扭捏的神情,眼睛里还泛动着凄苦的泪光,可是都无法阻挡我对她产生鄙视和轻蔑

恍惚之间,妈妈已经吃力的、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客厅的门口。见我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妈妈的粉颊顿时羞的通红,双臂下意识的护住重要部位,轻嗔道:

小兵,你你在看什么?眼睛好不老实话音未落,我的喉咙里咕噜了几下,突然发出一阵恐怖之极的怪笑声,阴恻恻的说:好啊,小静整整十八年了,咱们总算又见面了!

此言一出,妈妈就像失去理智般惊声尖叫,俏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整个身躯都在歇斯底里的发抖而我也如同遭到雷击,浑身寒毛直竖,连头发都一根根的立了起来

这这声音根本不是我自己的!这分明就是在梦里,那个前世对我说话的声音!无论音调、语气和嗓门,都没有任何差别!那么,我现在到底是鬼上身了,还是患上了人格精神的分裂症?

我的思绪一团混乱,五官都似失去了平常的敏锐,变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等我重新惊醒过来时,就见妈妈已经崩溃了似的瘫软在地上,害怕之极的望着我,两片嘴唇恐惧的颤抖着,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智智彬哥

惊骇之中,我发觉自己完全失去了控制,身体的各个部位纷纷的叛变了,大脑成了一个虚有其实的光杆司令──换句话说,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傀儡!

亏你还好意思叫我,贱女人!完全不属于我的嗓音从牙缝里挤出,阴阳怪气的说,这些年来,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哩!想着你的美貌、狠心和忘恩负义你没有估计到吧,我虽然死了,但一缕阴魂却能保持不散,还能坚持到和你重逢的这一刻

这声音低沉、嘶哑而沙涩,带着种深入骨髓的怨毒,就像是从地狱的最黑暗处直接传出的,听来令人毛骨悚然!妈妈恐惧的全身发抖,脸上的血色霎时褪的干干净净,语无伦次的说:我我不是故意害你的你你还缠着我干什么?

真的?什么条件?妈妈脱口而出的问,声音里透着惊喜。但是她的话刚一说完,似乎就恍然明白我的用意,失去血色的双颊上顿时泛起了红晕,但是马上又恢复成煞白的颜色。

我的手就像提线木偶般举起,指了指胯下凸的老高的裤裆,然后向她招了招手,不动声色的说:来吧当年你是怎么做的,今天就给我照样做一遍!

妈妈迟疑了一下,抽泣着点了点头。她缓慢的、温驯的俯低身子趴在地上,修长的四肢支撑着雪白晶莹的胴体,手脚并用的爬了过来她的动作狼狈、生硬而不自然,眼眶里饱含着屈辱的泪水

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切和那个噩梦中发生的是多么相像啊!所不同的,只是梦中的小静还是个正值花季的少女,浑身上下洋溢的是一股青春的气息。

可是眼前的妈妈呢,岁月已经把她修饰成了一个性感妩媚、体态丰腴的中年美妇,举手投足之间都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成熟的韵味,使人情不自禁的兴起雄性本能的征服欲望。

从客厅门口到沙发,不过只有短短的四、五米的长度!可是此刻对妈妈来说,这段距离或许比天涯海角都要长!她满脸都是羞愧惊惧的神色,在地板上机械的爬着,两只圆滚滚的Ru房垂了下来,随着身体的前移轻微的晃动;肥嫩多肉的臀部则卖力的翘起,一摇一摆的向前挪动。那姿势就像是只淫荡的母狗,而且是

一头在摇尾乞怜、等待主人恩宠的母狗!我眼睁睁的望着,心头一片混乱,脑海中更是空空荡荡的什么念头都没有,惟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Rou棒在裤裆里翘了起来,而且变的越来越硬

很快的,妈妈爬到了沙发前面,驯服之极的跪伏在我的脚边。她紧张的连头都不敢抬起,浑圆光裸的肩膀微微震颤着,一副任人宰割的柔顺模样,等待着我对她的发落。

过来吧,发什么呆啊?我绷着脸站起身,冷冷的说,还不像当年那样,主动的帮我脱掉裤子?

妈妈不敢违拗,俏脸上挂着两道泪痕,默默的膝行到我的正前方,颤抖的伸出双手解开了我的皮带。裤子立刻从腰间坠落,跌到了我的脚下。接着,她又慢慢的拉下了我贴身的裤衩

早已勃起的棒棒倏地弹了出来,巨炮般直挺挺的指向半空。妈妈惊呼一声,几乎是本能的移开了视线,粉脸飞红的像是擦满了胭脂似的,整个人手足无措的瘫坐在地板上。

妈妈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哽咽的说:不要求求你千万不要伤害小兵我一切都听你的她说完咬了下嘴唇,眨也不眨的望着我的Rou棒,把苍白的俏脸一点一点的靠了过来

我的心跳陡然加快了,妈妈她真的要帮我Kou交吗?这可是我做白日梦时才会发生的事情呀!就算是在暗地里想想,也足够令人热血沸腾了

此时妈妈已经挨到了我的胯下,一股熟悉的体香飘进了鼻端她踌躇了几秒钟,突然像是豁出去般闭上双眼,伸出舌头在我的Rou棒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噢──我不禁低喊一声,只觉得荫茎上传来冰凉滑腻的触感,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但已使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

舔过第一下后,妈妈的心理障碍似乎消除了不少,眼睛也睁开了。她认命似的微吐着香舌,一下又一下的舔弄着青筋毕露的包皮,连续不断的带给我至高的享受很快的,我的Rou棒的侧后端就被她的口水完全濡湿了,就连两颗睾丸上沾染了闪闪发光的唾液!

喂,你别避重就轻啊!快给我吸一吸前面嘶哑的嗓音再次响起,发布出不堪入耳的命令。

妈妈脸色木然,默不做声的伸手托起Rou棒,把它的位置扶正了。跟着她缓缓的张开口,樱红的双唇凑向前来,徐徐的包裹住了伞状的Gui头

我兴奋的仰首向天,仔细的体会着那无与伦比的美妙滋味。Rou棒的尖端正在进入一个温暖的腔道,那种湿润柔软的动人触觉,是怎样的笔墨也无法形容的!

哇呀呀!我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猛地一挺腰,强行把棒棒朝前挤去!妈妈在猝不及防下险些咳了出来,她不得不尽力的张开可爱的小嘴,这才勉强的含住了小半截粗大的Rou棒!

对对了温柔的含住它小心别碰到牙齿好,就是这样喔喔真舒服啊

在我老到的指挥下,妈妈的技术逐渐的熟练起来,原本僵硬的双肩也放松了。显然她的恐惧情绪正在一点点的减退,不像刚进来时那样紧张了。

她开始专心致志的用嘴唇来回吞吐荫茎,舌尖灵活的舔弄着敏感的马眼。随着头部一上一下的运动,她的一头秀发也轻盈的飘荡起来,不时的拂在她白皙光洁的半裸胴体上,看上去充满了淫乱的意味。

人已赞赏
小说

极品少妇情欲小说_强开嫩苞又嫩又紧

2020-8-2 19:37:43

小说

两腿间吸她蜜汁|他抱着她在楼梯做

2020-8-2 19:37: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