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要了小姑娘|乖女我会让你舒服的

瞧着林月娥那愈发肿胀的地方,王铁柱露出担忧之色,月娥姐,那个东西在身体里太长时间,可真的不太好啊!那我可就开始了! 说完,他撸着袖子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王铁柱盯着那只剩下一个头的黄瓜,轻轻的按压着林月娥的入口,手指慢慢的往里面弄。 这一动不要紧,直接就触动了林月娥的神经

瞧着林月娥那愈发肿胀的地方,王铁柱露出担忧之色,月娥姐,那个东西在身体里太长时间,可真的不太好啊!那我可就开始了!

说完,他撸着袖子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王铁柱盯着那只剩下一个头的黄瓜,轻轻的按压着林月娥的入口,手指慢慢的往里面弄。

这一动不要紧,直接就触动了林月娥的神经,唔…….

她压抑的叫了一声,就赶紧的捂上了嘴巴,王铁柱眼瞧着那下面开始泛滥,故意的问道:月娥姐,你喊什么?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嗯…….是有点疼,你慢点。林月娥紧咬着嘴唇,尽量的克制着自己。

王铁柱的手指继续朝着里面,他的两根手指刚刚好把那洞穴撑大,手指往外的时候,刚好能勾住黄瓜。

下面的刺激敢让林月娥忍不住的夹了一下双腿,这下可倒好,眼看着成功的事瞬间就没戏了。

刘姐站在边上也是着急,月娥,你别乱动!铁柱费了好大的力气,被你这一夹直接就倒退到解放前了!

林月娥通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撇了王铁柱一眼,看着他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也是有几分不好意思。

铁柱,辛苦你了!你再试试,这次我保证忍住!

话虽这么说,可林月娥的身体却并不给她做主,话音刚落,就有夹杂着女人体香的液体流了出来。

王铁柱擦了把汗,他的眼睛都直了,我的个乖乖,自己就是来帮忙的,这娘们儿怎么还尿上了啊!

月娥姐,你…….你咋还就地解决了!

林月娥闹了个大红脸,站在一边的刘姐却忍不住的偷笑,她推搡了一下王铁柱,傻小子,那不是尿!

那是啥?

你想别管这些了,快点帮你月娥姐把东西拿出来才是啊!

王铁柱知道这事耽误不得,他再次把脑袋凑近了被黄瓜堵住的地,哪里的味道更浓郁一些,不过那味道却有点让他兴奋,让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把头压的更低!

而此刻的林月娥微闭着双眼,嘴里压抑的哼唧着。

看着林月娥发浪的模样,王铁柱暗笑,这女人还真是够骚,不过就是用手碰了碰,她居然反应这么大,要是男人的大家伙放进去,怕是她早就不能自已了。

这么想着,王铁柱的大家伙再次抬起了头,居然有些跃跃欲试的架势!

林月娥下面的水越来越多,王铁柱的手指进出也顺畅多了。

他再次勾上那黄瓜,在借住水流的冲劲,没多会而那翠绿的黄瓜就掉在了床上。

月娥姐,可以了!

林月娥睁开眼,眼神里似乎带着一抹失望,刚刚被黄瓜撑起的地方有些空虚的难受,她不自觉得并拢了双腿,可是刚刚被王铁柱抚摸的那种感觉却再也达不到了。

林月娥心里空虚的要命,她忍不住多看了王铁柱两眼,目光落到那挺翘之上,她更是眼馋的要命。

这些日子都是她和刘姐互相安慰,即便有时候解了燃眉之急,但总部及男人的东西放进来来的爽快。

她盯着王铁柱的裤裆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道:铁柱,你帮了月娥姐,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我看着你下边也涨的厉害,要不让月娥姐帮帮你?

刚刚弄她的时候就知道这女人骚的很,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当着刘姐的面提出了这个要求!

刘姐也不回避,她打趣道:你俩互帮互助,谁也不欠谁人情了!铁柱今个助人为乐,我呢,也发扬风格!等会儿我和你月娥姐一起帮你!

说完,刘姐大胆的在王铁柱的裤子外面摸了一把,手掌碰到那硕大她心里不由得称奇。

这大家伙,怕是比那黄瓜还要给力吧!

王铁柱知道这两婆娘是相中了自己的东西,虽说刘姐和林月娥都是半老徐娘,但是不得不说,这两人的姿色还算是上乘的。

瞧着女人那雪白的山峰傲然耸立,王铁柱一边按上一个,笑道:我看还是我给两个姐姐按摩比较合适。

气氛变得融洽,刘姐迫不及待的用手指在上面套弄了两下,王铁柱没经历过女人,这两下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神仙一样爽。

刘姐和林月娥很快把王铁柱的激情调动了起来,她们对视一眼,都对着那挺立的东西虎视眈眈。

林月娥率先开了口,铁柱,还没尝过女人的味道吧?

嗯。王铁柱点了点头,咱们村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没有女人配合我啊!

林月娥故意的用丰满挤压着王铁柱,媚笑道:那是那些人不懂得欣赏,铁柱,你瞧我和你刘姐怎么样?

这两人风韵犹存的女人满是风情,王铁柱自然愿意!

他的双手贪婪的在两个女人的身体上游走着,刘姐富态,前凸后翘的恰到好处,而林月娥胜在年轻,模样清秀可人,比刘姐略胜一筹。

不过不管哪个女人,都是王铁柱眼中的极品!

他正犹豫着不知道先从谁下手,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刘姐在吗?我家月娥和你在一起没?

林月娥心中一惊,自己的男人居然找到这来了!她脸色一变,急忙的套了褂子,转眼瞧着王铁柱,她心里发慌,刘姐,快…….快把铁柱藏起来!我家那醋坛子要是瞧了,这日子可就没有好了!

这屋子就这么点的地方,能往哪里藏啊!

快点啊!林月娥都快急哭了.

王铁柱也是吓坏了,他胆子再肥也不敢和村长作对,更何况刚刚他差一点上了林月娥!

床底下,快!钻到床底下!刘姐灵机一动,扯着王铁柱就往床底下拉。

这时外面的脚步声愈来愈清晰,就在村长王大壮推开门的瞬间,刘姐对着王铁柱的身子踹了一脚,直接把人给踹进去了。

王铁柱疼的骂娘,不过瞧着王大壮那双黄胶鞋进来,他也只能忍了。

月娥,这么晚不回家,害的我好找!王大壮进了屋,火气有点大,尤其见着两个人衣衫轻薄,脸蛋绯红,他的语气更是不对,这大晚上的,你们在屋里半天不应声,干什么来着?

林月娥白了他一眼,王大壮,我天天伺候你一家老小,怎么着,现在出来找个姐妹唠唠嗑你都不许了?

王大壮自从那方面不行之后,猜忌心就重了,他总觉得有人在打林月娥的主意。

这会儿见着林月娥气势汹汹的,他冷哼一声,我不过就是问问,你急什么啊?莫不是这屋子里头当真藏着男人?

一听这话,躲在床底下的王铁柱可算是吓个半死!

屋子就这么大,真要是较了真,这么大的人可没处躲藏啊!

好在有刘姐打圆场,大壮,瞧你这话说的,咱们村子啥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咱们村的那些男人相当于废人一个,就算是大姑娘脱光了站在那,也没有一个能进来的!你可担心个啥呢?

王大壮刚也是故意的挑事,好能在刘姐这多待一会儿。

他平日里就瞧着刘姐的身段好,总想着往跟前凑合,不过刘姐却瞧不上他的家伙,要不是看在他是村长的份上,刘姐早就翻脸了,这些王大壮心知肚明。

所以他就趁着机会和刘姐套近乎,借机会揩油。

要不是碍于林月娥在场,别说是两个眼珠子了,就是那手都得探进去了。

进不去是真,可是那群犊子,哪个不是花花肠子啊?王大壮用胳膊肘碰了碰刘姐,别说别人,就你家隔壁那个半个小子王铁柱,我瞧着就不是省油的灯!那小子平日里贼眉鼠眼的,一准在打女人的主意!

你别在那胡咧咧!好像是瞧见了似得!林月娥想着刚刚要不是王大壮闯进来,自己还能舒服舒服,这会听着他提王铁柱,直接把气都撒了出来。

王大壮被拂了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我说你这个婆娘,就是欠打!老子说话的时候也有你插话的份?再说,谁不知道王铁柱的家伙事没开过光?离刘姐又住的这么近,真要是动了歪心思,那还得了?

说完,还用手推了推刘姐,我这也是为你好,你说是这个道理不?

看着王大壮往刘姐身上黏糊,林月娥一把揪上了他的耳朵,你越说越没边了!刘姐是我姐妹,你在这瞎操什么心?王大壮,我看不是王铁柱没安好心,反倒是你,那眼珠子都快长人家身上了!跟我回家,别在这丢人现眼的!

疼,疼!哎呦,媳妇你轻点啊!

疼就对了,让你长长记性!看你以后还乱猜忌我不?林月娥拉着王大壮朝外走,然后还不忘回头屋里头喊:我先回去了,明个啊,我去河边等你!那一大盆的衣服呢,对了刘姐,你可千万别自己先洗啊!

说完,林月娥恋恋不舍的瞟了眼床底下,也不知道王铁柱听明白没有。

要是明个王铁柱不去,自己可是亏大了!

这个时候她倒是有些羡慕刘姐丧偶,这么大好的时光能和小鲜肉一起,还不把她给浪天上去了?

刘姐自然明白,林月娥这是怕自己吃独食,故意的给自己敲边鼓呢!

见着林月娥和王大壮走远,她敲了敲床边,出来吧!

王铁柱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来,人走了?

走了!刘姐上前拉了王铁柱一把,人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撞在了她的身上,刘姐裹了裹衣服,催促道:快点回去睡觉吧!

那一撞让王铁柱刚尝到甜头,他自然不想走,一把拉住刘姐的小手,撵我回去你咋办?也学着月娥姐用黄瓜啊?

一边去!刘姐甩开了王铁柱的手,瞪了他一眼,这事你不答应烂在肚子里?还提!

王铁柱见着刘姐有所顾忌,他心里有了底,干脆直接抱着刘姐,边揉着她的丰满边拉着长声说:刘姐,让我不提也成,不过今晚上我要在这里睡!

那不成!刘姐扭动了两下身子,不大一会儿,一个硬的东西就顶在了她的腿上,她吓得大喊,铁柱,你可不能胡来!

人已赞赏
小说

分身 肿胀 一揉 敌后 |总裁在楼梯里要了我

2020-8-2 19:36:53

小说

我和男演员在观众面前做了|男男嗯嗯啊啊疼轻点 第一次

2020-8-2 19:37: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