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老师随你怎么日&极品美艳人妻 打电话

躺在床上的陈圣发出虚弱的声音,他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美女老婆,却什么都做不了。 嗯行,有什么事就叫我。 田芸理了理衣服,擦着老李的身子逃离现场。 老李拿着衣服看着陈圣,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来,小圣,我帮你换上新的。 他翻过陈圣的身子,小心翼翼地忙活着

躺在床上的陈圣发出虚弱的声音,他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美女老婆,却什么都做不了。

嗯行,有什么事就叫我。

田芸理了理衣服,擦着老李的身子逃离现场。

老李拿着衣服看着陈圣,很快就恢复了笑容,来,小圣,我帮你换上新的。

他翻过陈圣的身子,小心翼翼地忙活着,可田芸刚才那诱人的模样在眼前挥之不去,没一会他就晃神了。

李叔,裤子都穿反了。

陈圣像是看出了什么,阴森森地提醒了一句。

嗨!你看我真是老眼昏花了,这就给你重新穿。

老李这才晃过神来,将注意力集中在陈圣身上,可就在一瞥见的功夫,他猛然看见床单上一大片痕迹。

不是陈圣躺过的地方,那会是谁弄得?

他悄悄弯下腰凑近一闻,久违的女人味钻进鼻息,顿时老李感觉浑身热腾起来。

田芸那妮子已经渴望成这样了吗?大白天的就

你们在村里没少说我闲话吧,小芸这么年轻就跟着我守活寡,是不是都说我是个废物。

半晌,陈圣看着天花板说了一句。

别瞎想,你还年轻,医生不是都说了,只要你定时去治疗,还是很可能康复的。

老李已经习惯了陈圣这般状态,他也理解,每天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家里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没人照顾,谁能不胡思乱想。

医生的话你也信,行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陈圣没好气地回应,之后便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老李干完自己的活儿,灰溜溜地钻出去了。

这陈圣以前是个阳光开朗的小伙子,看自从瘫痪后脾气就变得很古怪,田芸的话也听不进去几句,有时候还骂骂咧咧,可惜了人家为他守身如玉。

出了卧室,老李便将脏衣服拿去卫生间洗,结果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

再快点

田芸努力压着声音不喊出来,可就是这般隐忍,吸引了老李的注意。

眼前晃过田芸雪白的大腿,他咽了咽口水,扒开了一条门缝。

之间田芸坐在马桶上,双腿分的大开,两根纤细的手指在胯下活动着,脸色绯红,时不时咬住嘴唇发出嘤嘤的声音。

老李瞬间感觉热血沸腾,他今年不过五十出头,身子还硬朗的很,加上早年丧妻多年没有女人的滋润,此刻对田芸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他真想直接冲进去,替陈圣好好行一次周公之礼。

有滋有味地看了半晌,直到田芸身子抽搐了几下,他才收回视线敲了敲门。

小芸你在里面吗?我要给小圣洗洗脏衣服。

他若无其事地问。

哦,我马上出来。

高潮褪去,田芸的声音有些微虚,听在老李耳朵中却别有一番风味。

田芸打开门和老李擦身而过,无意间瞥见了他鼓鼓的裤子,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尺寸简直比陈圣健康的时候还要大一半啊

直到老李钻进洗手间,她都还忍不住瞥了好几眼。

老李虽然在忙活,但却用余光扫着田芸的脸色,果不其然,他就知道这小妮子心里有其他想法!

于是他故意挺了挺身子,下半身的家伙更加雄武地立出来,紧接着他听见田芸倒吸一口冷气,快速地跑回了房间。

老李心里美滋滋的,虽然他早就垂涎田芸的身子,但来这里几个月,田芸始终是一个贤妻的形象,平日和老李相处也是保持一定距离。

他以为这是个贞洁女子,不好下手,但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看下来,田芸就算再贞洁,也抵不过身体的渴望了。

下午,老李照常带陈圣去医院检查,因为全身检查比较费时间,所以每次都是将陈圣交给护士,他第二天晚上再来接。

晚上十点,田芸才醉醺醺地从外面回来。

小芸,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老李赶紧上前搀扶,顺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公司聚会,不想喝也不行啊。

田芸无奈地挥挥手,转身进了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

我去给你倒点水。

看她这样,老李忍不住有些心疼,陈圣出事这几年,家里的生活一直靠田芸工作来支撑,可一个女人在职场多难混,他也是知道的。

等老李端着杯子坐在床边,田芸却一把抱住了他。

老公,老公你怎么突然好了?

她上下摸着老李的身子,闭着眼睛嘟囔。

小芸,我

老李很想解释,可女人的酥软贴在他身上,实在让人没力气把她推开。

你终于好起来了,老天爷终于开眼了

说着说着,田芸就开始呜咽。

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那个王总又灌我酒了,我差点就被他欺负了

老李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怪不得今天田芸喝这么多,原来是被那个油腻上司盯上了!

老公,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我这几年熬得好苦啊,你快疼疼我吧

说着,田芸的小手就钻进了老李的汗衫里一通乱摸。

滑腻腻地走遍上半身,又一路向下来到他的腰间。

小芸

老李知道自己这样趁人之危不好,可现在是田芸主动,他实在抵抗不住。

你快抱住我啊,你怎么不动啊?你难道已经不行了吗?

田芸得不到任何回应,着急地去扯他的裤腰带。

不行?

他可是行的很!

老李被撩拨地浑身起火,任由田芸费劲地扯开腰带,将小手钻进了他的短裤里一把握住。

啊,老公,你怎么一下大了这么多

田芸感觉自己的手心都被填满了,甚至一个手都握不住。

她内心又惊又喜,积累了多年的寂寞终于在这一刻喷涌而出。

上下滑动几次,她主动扬起小脸去寻找老李的嘴唇。

这个时候再不有所反应还是个男人吗?

老李即刻将她扑在身下,死死堵住她的唇。

呜呜

田芸也借着酒劲放飞自我,三两下便将老李的衣服脱个精光。

小蹄子,既然你这么主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李坐起身低语一句,一把将田芸的裙子扯了下来。

她双腿紧紧并拢,黑暗中两只小手胡乱舞动,摸索着老李大家伙的方位。

给我

别着急,等会有的是让你求饶的时候。

老李嘟囔了一句,伸手将她的上衣推高,顿时,那雪白的两只窜了出来。

田芸忽然感觉胸口一丝凉意,下意识用胳膊去挡着,但那纤细的藕臂哪能挡住两大波涛,反而挤压地更加诱人。

他将田芸双手束之头上,低头凑上去品尝了起来。

田芸疯狂地扭动着腰身,床单上已经留下了不少动情的痕迹。

老李一边品尝一边将大手伸到她腰间,拨开蕾丝底裤边,然后说道。

别着急,我一会就好好疼疼你。

老李扯下她最后的一丝遮挡,慢慢欣赏起她那处的美丽,舍不得进行下一步动作。

田芸真是一个世间尤物,任何一处都散发着性感。

老公不许看,快点,人家等不及了

虽然田芸朦胧着双眼,但却能察觉到老李的视线落在哪一处,她红着脸央求,小手也忍不住再次握住那处。

老李将她两条修长的腿扛在肩头,他挺直了腰杆,将自己得意的本钱往前送了送。

刚碰到那处,田芸就被刺激地浑身颤抖。

老李久违人事,现在这一幕就像做梦一样。

他颤颤巍巍扶着东西往里送,但因为田芸也许久没有被开发过,身子紧张得不得了,费了半天劲才刚进了一点点。

兴许因为吃痛,田芸睁开了迷蒙的眼。

可疼痛让她越来越看清了眼前的人影,哪里是什么老公,而是老李!

李叔!怎么是你!

田芸瞬间惊慌失措,连挣扎都忘记了。

看她清醒过来,老李也被吓了一跳,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被发现了也没办法了,他必须得进行到底!

小芸啊,刚才可是你主动勾引我的

老李一咬牙一狠心,准备继续。

谁知田芸却来了一股力气,双腿一踢将老李踢翻在床,转身就要往外跑。

老李气血上涌,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将她拉回来按在床上。

小芸,你也渴了这么久,叔也渴了这么久,今天小圣去医院了回不来,你就成全一下我们把,我保证会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老李用力揉着她胸前的柔软,试图唤醒她身体的本能反应。

你放开我!我们不能这样!

田芸挣扎地更加用力,但因为老李身体硬朗,她根本不是对手,没几下就呼哧呼哧地趴在了床上。

没事的,就这一次,让我替小圣好好疼疼你

老李吻住她的嘴,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田芸一开始还呜呜的哭着,但在他的挑逗下,身子软了,除了低吟声什么都发不出来。

你放开我,不可以

当老李把她双腿再次分开的时候,田芸还在试图阻止。

但老李很清楚,她已经动情了。

他迫不及待地抬起田芸的臀部。

你不要!

慌乱之中,田芸一把抓住了他的作案工具。

清醒之下,她再次感受到了老李的尺寸变化,比白天看到的更惊人。

眼前闪过丈夫陈圣的一点点,再低头看看这个,她心里万分纠结。

一方面因为空虚而想要,另一方面却又不忍心背叛。

小芸,你这几年已经做得很好了,够对得起陈圣了,何苦再为难自己呢?

老李苦口婆心地劝说,想让田芸主动放弃那道心理防线。

联想起这些年自己受的委屈,田芸再次委屈地哭起来,她本来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和婚姻,但没想到却变成了这样,以至于连最起码的渴求都无法被满足。

老李悄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一只大手覆盖在她的敏感地带。

你看你,都已经这样了,还要继续委屈自己吗?

他手上沾满了她动情的痕迹,可见田芸的身子有多么诚实。

趁田芸沉默不语,他对准位置一个挺身

田芸忍不住痛苦的叫出声,她许久没有被这样对过,身体已经不适应了,加上老李的家伙本就骇人,此刻刺地她生疼。

说来她也早就不是什么无知少女了,现在却被这东西弄得要死要活,真不知道老李的媳妇是怎么过来的。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老李从身下推下去。

这次没等老李缓过神来,她晃晃悠悠地跑了出去。

老李赶紧跟上,看着田芸钻进了浴室里,在女人马上要锁门的瞬间,他挡在了门口。

小芸,你就答应我这次吧。

老李的语气都接近乞求了,田芸使了很大力气却始终关不上门,只好看着老李的家伙在眼前晃啊晃。

刚才还只是在昏暗中扫一眼,现在就明晃晃立在眼前,田芸愈发地害怕了。

她吓得转身往里走,老李紧跟其后。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她站在浴缸旁边,已经无处可逃了。

小芸,你就当帮帮李叔不行吗?我也当帮帮你,我们都是两个可怜人而已。

老李一边说一边朝她走过去,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

他知道,田芸肯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田芸眼见着无处可去,而老李还在一点点靠近,她心一急脚下一滑,哧溜一下坐进了浴缸。

啊——

田芸发出吃痛的声音。

你没事吧?

虽然他很想直接跳进去把她要了,但还是不能将她的安全置之不理。

我,我屁股好疼

田芸感觉自己的臀部已经僵硬了,稍微动弹一下就疼的不得了。

你这丫头!跑什么!

老李叹了口气,将她大横抱起走进卧室。

摔哪了?

路上,他细心地问。

好像是尾巴骨摔了

田芸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直视老李的眼睛,两人刚才有了那么亲密的举动,现在暴露在灯光下,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可不得了!陈圣一开始不就是说尾巴骨疼的厉害么!

老李一听,赶紧加重了语气吓唬她。

田芸本来想让老李走人,但被他这么一说,心里瞬间惊了。

当初陈圣瘫痪,就是先从尾巴骨疼开始的,后来才慢慢下半身都动不了了。

那怎么办啊李叔?

她自己动弹不得,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老李身上,指望他能帮帮自己。

我有一瓶红花油,先给你按摩按摩,如果明天还不行就去医院看看。

老李上下打量着她雪白的身子,心里那股邪火并没有就此消减。

刚才算是给田芸一个心理准备,那么等会,可就是正菜上场了。

总之,他一定会利用好今晚这个机会

老李取了红花油回来,挤了一点在手心,搓热后覆在了女人的臀部。

我帮你揉揉,应该就会好很多了。

老李一边揉一边温柔地劝说,田芸感觉后面热乎乎的。

兴许是怕老李发现,她紧紧夹着两腿。

你放松点,这样怎么能有活血化瘀的效果呢?

<<

人已赞赏
小说

欲乱又大又粗| 男朋友说打疼才长记性

2020-8-2 19:36:03

小说

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花蕊|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

2020-8-2 19:36: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