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又大又粗| 男朋友说打疼才长记性

她的身体一直在那里哆嗦,我能够感觉到这个是害怕的表现。 苏姨在那里晃悠了好几下以后,突然一把抱住了我的身体。 这个举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在短暂的停顿以后,我才意识到,苏姨的确是需要一个安慰。 阿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等

她的身体一直在那里哆嗦,我能够感觉到这个是害怕的表现。

苏姨在那里晃悠了好几下以后,突然一把抱住了我的身体。

这个举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在短暂的停顿以后,我才意识到,苏姨的确是需要一个安慰。

阿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等到苏姨平静下来以后,她才终于跟我说起了这个事情。

阿正,虽然我不愿意说起这个事情,但是真的变成了这样子也不是我想要控制的。

到底怎么了?

那些债主,已经开始上门了。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姨突然低下头,对着我说了一句。

债主?

苏姨,你说的该不会是王宁的那些债主吧!

在想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我突然跟着一愣。

苏姨点点头。

为什么!

我忍不住咆哮了一声。

实在是不能够理解,为什么明明已经跟苏姨没有了任何一点儿瓜葛的男人,却还要把这种烂摊子直接甩给了苏姨。

明明苏姨什么都没有做,所需要承担的却是这么多不属于自己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开始生气,甚至于有着想要杀掉王宁的冲动。

报警,报警就可以了。

我对着苏姨说上一句,然后看着她。

但是,明显苏姨并不是特别同意这个办法,她的表情一直在那里变化。

怎么了,这样子做不可以吗?

我继续看着苏姨。

不行的,报警是不行的,这样做只会打草惊蛇,反而让那些家伙更加仇恨我们。

看起来,之前王宁对苏姨造成的伤害已经让苏姨变得过分谨慎了起来。

但是,即使是这样子,也不可能有别的办法将这个事情处理掉。

所以,所以我们就待在这里,先不要出去好不好。

苏姨一边看着我,一边用乞求一般的口气对我说着。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只能够听苏姨的了。

没事的,都会没事的苏姨。

我一边安慰着苏姨,一边用很温柔的口气在那里劝说着。

苏姨的情绪逐渐开始平缓了下来,一双水灵的眼珠子一直盯着我不放。

不知道为什么,苏姨就算是没有怎么化妆,依旧还是没有办法可以阻挡住来自于她身上的那种美丽。

在跟着冷哼了两声以后,此时的我突然凑到了苏姨的面前,然后对着苏姨的嘴唇上一口亲了下去。

一开始,苏姨的确在反抗,身体不断地在那里推搡着我。

但是,挣扎的力度也在随着我的不断进攻而减弱,然后不断再减弱。

慢慢的,苏姨已经开始逐渐放弃了抵挡,跟我拥吻起来。

我承认,我对于苏姨的那种喜欢是超出了所有的,我甚至不介意苏姨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只想要这个时候的她。

可是,就在我的手接近苏姨的胸口的那一刻,苏姨的身体却突然一下子哆嗦了起来,然后一把将我给推开。

整个过程很是迅速,甚至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正,你冷静一点儿~

苏姨这样子说了一句以后,撩了撩自己的长发,然后一下子坐了下来。

从苏姨的脸上,可以看出来这一切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如果我一直继续下去的话,只会让苏姨觉得我是乘人之危。

我喜欢苏姨,所以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一点儿的伤害,更不能在这个时候去占她便宜。

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我跟苏姨两个人才算是冷静下来。

我不敢正视此时的苏姨,之前的种种不理智甚至让我有些害怕。

这个时候,苏姨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我看了两眼以后,突然转身拿起了手机。

苏姨~

我轻轻说了一句。

苏姨回头对着我苦笑了两声,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病间里面。

苏姨到底在做什么?

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事情隐瞒着我,但是这种揪心的感觉让我有些好奇。

我一步步摸索着来到了病间的门口,悄悄打开门的时候,却意外地撞见了出现在门口的苏雅。

怎么是你?

我第一眼就是疑惑,但是一想到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也就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了。

苏雅咳嗽了两声,然后对着我质问了一句。

我姐姐呢?

不知道,刚刚出去了。

看到我并没有说谎的意思,苏雅也没有多说什么,对着病间里面看了两眼。

你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先去找我姐姐。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雅突然就离开了。

这个女人的背影看上去很奇怪,但是我却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苏雅离开以后,我也不可能在这里待得住了,对于苏姨的关心让我开始更加想要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

就这样子,我悄悄跟在了苏雅身后。

苏雅并没有发现我正跟在她的身后,而是直接穿过了这条走廊,然后直接拐了过去。

她真的是去找苏姨了吗?

我越来越感觉紧张,如同一个偷偷摸摸的小人尾行在苏雅的身后。

她来到了厕所的门口。

在厕所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朝着周围瞥了两眼,然后缓缓走进了一旁的女厕所里面。

愣在厕所门口的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跟进去,只是一个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张苍白的面孔,居然就是这个时候的我。

我深吸了两口气,侧身去洗脸的时候,却意外地听见了女厕所里面传出了苏雅的声音。

够了!

这一声咆哮直接让我愣在那里。

她在跟谁说话?

虽然这个时候医院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我还是知道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我对着门口那里看了两眼,还是没有选择进去。

随意洗了一把脸以后,我重新回到了病间里面。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苏姨已经待在了那里,表情有些无奈。

苏姨~

我轻轻喊了一声,然后慢慢凑上前。

苏姨笑了两声,但是这种笑容是很勉强的,我知道在她的背后隐藏着太多的秘密,甚至都没有说出来。

阿正,你身体好点了吗?

我点点头,然后坐在了一旁,拿起了放在桌子旁的水杯,给苏姨倒了一杯水。

苏姨,你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一听到心理医生的时候,苏姨突然哆嗦了起来,瞳孔一下子放的老大。

不要!

她突然对着我大声喊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是如此的可怕。

我听到这里,马上停止了这个话题。

这是对于苏姨的一种不信任的表现。

那就不去看,苏姨你不要太激动,先喝口水冷静一下。

我接过苏姨手上的水杯,但是却不小心抓住了苏姨的手掌心。

苏姨的身体一阵激灵,直接将自己纤细的手指给缩了回去。

我正准备开口解释这个事情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姐姐~

门口的苏雅说了句,然后缓缓走了过来。

我愣了愣,接过苏姨的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小雅,真是不好意思,总是将你给叫过来。

苏姨轻轻说了两句。

说什么呢,姐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苏雅在那里安慰着苏姨。

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还真的是挺亲切的,但是我的心里面却总是怪怪的。

也许是对于苏姨的那种过分的喜欢,才会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感。

虽然,这个苏雅只是苏姨的妹妹。

事情我已经了解了,那些债主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的。

苏姨点点头。

知道王宁这个混蛋去了什么地方吗,如果可以找到他的话,可能这个事情就会好一点,反正你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听到王宁这个名字的时候,苏姨再一次没有忍住,捂着自己的脸颊就开始哭了起来。

一个男人可以做到这样子狼心狗肺,也真的是不容易。

没事,这段时间我会给你们安排地方住,这段时间我会尽量去调查王宁这个混蛋的下落。

苏雅一边说着,一边让苏姨靠在自己的身上。

相比较之前,我觉得苏雅这个女人好像更加要靠谱一些。

趴在自己妹妹的肩膀上抽泣了一阵子以后,苏姨的情绪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轻轻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接着才继续开口。

妹妹,我没事了。

虽然苏姨是这么说,但是这件事情还是没有完全结束。

今天你们先在医院里面待一天,我待会儿就回去给你们租个房子。

听到这里,苏姨紧锁的眉头才勉强是松了下来,在那里对着自己的妹妹看了两眼以后,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你也很累了吧,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有些事情打算跟他说一下。

说着,苏雅给了我一个眼神,然后朝着门口那里走了出去。

我看了一眼苏姨,才缓缓跟着来到了门口,盯着面前的苏雅。

有什么事情吗,苏雅小姐?

苏雅盯着我看了两眼,突然咳嗽了两声。

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

一句话我就愣住了。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她说的还是挺正确的。

快说,到底是不是?

她在那里哼哼了两声。

想了好一会儿,我才点头。

是的。

苏雅对于这个回答似乎并不是特别反感,在深吸了两口气以后,对着我的胸口前狠狠一下子锤了下去。

你们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我更是一脸懵逼,毕竟我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才能够使得这个女人可以这样子不相信我。

没有。

我直接了当地说了一句。

姐姐跟我提起过你,你是她朋友的儿子,你们两个人本来就不是在一条线上的人,如果这个事情真的这样子下去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想不用我多说!

苏雅,这算是在威胁我吗?

只是,我却点点头,在深吸了两口气以后才开口。

我知道了。

我很感谢你出手救我姐姐,我也很欣慰你能够跟我一样去憎恨那个家伙,但是这个不代表你就可以跟我的姐姐做出一些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句话说的我也是一脸的无奈,如果自己真的没有一点儿可以保证的地方的话,那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见我没有说话,苏雅也就没多说什么,口气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她是我姐姐,我不希望她再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了,我知道她可能对你也有点儿意思,但是这个并不是可以纵容你们的理由。

苏雅的话让人死心。

很好,看起来你应该是明白了,如果这样子的话,我想我们还是好朋友。

苏雅说着,突然笑着伸出手。

这一瞬间,我出现了一种错觉,这种错觉告诉我,她并不是苏雅,而是另外一个人。

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跟着点点头以后,才直接笑了两声,然后很是礼貌地伸出手。

我姐姐的情况还有些不太稳定,也就麻烦你替我多去照顾照顾她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雅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只是,在她刚刚转身的那一刻,口袋里面的一个白色的东西掉了下来。

苏雅小姐,你的东西~

她没有听清,自顾自地离开了。

我愣了愣,还是一把捡起了这个东西。

原来只是一块白色的手帕,上面印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这手帕带着些许的香味,跟苏姨姐身上的很相似。

再次回到病间的时候,苏姨已经睡下了。

一身疲惫的苏姨看上去有些憔悴,正侧着身体躺在我的病床上。

看着此时的苏姨,我没有打算叫醒她,而只是在那里看着。

苏姨睡着的样子很是美丽,那张美得几乎没有任何一点儿瑕疵的脸庞就算是到了四十多岁,依旧还是如此完美。

只是,一想到如此漂亮的苏姨,居然会被王宁这个男人给糟蹋的时候,我的心里面就是一阵不自在,甚至于整个人都在颤抖。

如果有机会再见到这个家伙的话,我真的很想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狠狠的砸几下子,让他知道如此不珍惜一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代价。

就这样子,我跟着苏姨在医院里面度过了一整天,而到了第二天的时候,苏雅再次来到了这里。

在得知她已经租好了新的地方以后,苏姨跟我都松了一口气。

姐姐,地方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跟我离得很近,不过地方并不是很大,只能够住下一个人。

住下一个人?

原本还有些高兴的苏姨在此时突然一下子发生了变化。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苏雅愣了愣,然后继续解释着。

我安排自己身边的朋友,也就只能够找到附近这一块地方比较适合姐姐住,但是地方很小,只能够住下一个人。

其实我已经有些明白苏雅这个女人的想法了,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不能够跟苏姨待在一起。

毕竟,这样子我们两个人才会真的没有什么。

不过,就算是很喜欢苏姨,我也明白我跟苏姨之间应该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的,我自己再找个地方住吧!

我苦笑了两声,然后解释了一句。

听到这里的时候,苏雅却笑了两声,然后开口。

是这样子的,我朋友也另外找到了靠近市区的一栋房子,这栋房子正好可以安排给刘正先生住。

面对这个女人的话,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可以讨价还价的可能性。

我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请求。

只是这个时候,苏姨看着我的表情有些奇怪,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无奈。

我很难去想象,苏姨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想法,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了。

那就这样子安排,毕竟也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好的了。

苏雅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笑了笑。

我原本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找到一个可以寄宿的地方的,只是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子的话,那也就只能够这样子了。

这样子也挺好的。

我一边笑着,一边看着苏姨。

虽然对苏姨很是不舍,但是既然是她的妹妹提出来的要求的话,那就只能够这样了。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苏姨便带着苏雅两个人搬到了一起,而我则是一个人来了苏雅给我安排的这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了起来。

每天的生活依旧还是这样子,只是在没有了苏姨以后,整个环境都开始变得冷清了起来,下班回家以后就只是一个人躺在冰冷冷的床上。

这个时候,我会想苏姨到底在干什么,那些人到底还有没有找苏姨的麻烦。

苏姨,你现在真的还好吗?

这种生活虽然比较乏味,但是过的也算是比较充实,只是在没有了苏姨以后,我变得不怎么爱说话了起来。

也许是一个人寂寞了太久,我甚至习惯了不跟别人说话,下了班以后就一个人急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面。

原本以为这一切会这样子继续下去,直到后来突然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那是一个晚上,在我刚刚下班回到自己的家中以后。

刚刚打开客厅的灯,自己的手机突然就一下子响了起来。

习惯于安静的我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下子哆嗦了起来,在那里盯着手机看了好半天,才想到接电话。

只是,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

愣了一会儿以后,我接通了电话。

喂?

电话的那头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不是刘正?

这个问题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一直愣在那里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回答。

你到底是不是刘正?

这个声音突然变得焦躁了起来。

我是。

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在停顿了一会儿以后,电话那头才继续开口。

告诉我,她在哪里?

什么人?

这句话让我莫名其妙。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当我以为这个可能只是一个恶作剧电话或者是类似于销售电话,打算将它给挂断的时候,电话那头突然说出了一句话。

苏烟!

一听到苏姨的名字,我马上不淡定了起来。

你是谁?

我反过来问了一句。

但是,就像是之前的时候的我一样,对方也愣在了那里没有说话。

你到底是谁?

我已经开始激动了起来,加重了自己的口气,对着电话那头哼哼了两声。

这个时候,电话那头的那个家伙终于开口了。

你不认识的人?

这算是什么回答。

很明显,对方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所以我不可能将苏姨的下落告诉给他们。

既然你不肯说的话,那你们也别想问我任何一点儿东西!

我原本以为这样子可以吓唬住这个家伙,但是电话那头的他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臭小子,你真的不说吗,你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放过你吗?

一句话说到这里,这个时候的我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整个人都显得不太自在。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是不是想要威胁我?

我咳嗽了两声,盯着门口那里。

因为,我总感觉在门的后面,应该是有人的样子。

我说过了的,你是不可能知道我是谁的,如果你再不说的话,可能我就会不客气了。

一听到这里,我赶紧将自己的电话给直接挂断,在那里不停地深呼吸着。

可是,就在这时,我房子的门突然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响动声。

嘭!

有人在踢门!

一下子,我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已经有些不对劲,赶紧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报警的时候,门却突然一下子从外面被他们给弄开,几个看上去很是奇怪的家伙直接上前对着我就是狠狠的一拳头砸了过来。

我几乎没有任何的准备,整个人直接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捂着自己嘴角溢出来的鲜血,在那里盯着他们继续观察着。

臭小子,你还真的是胆肥,居然敢将我的电话给挂断。

带头的是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露出一副很是得意的笑容在那里看着我。

我完全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更加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苏姨。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我咳嗽了两声,用着吃力的语气在那里继续说了一句。

但是,即使是这个样子,对方在盯着我的时候依旧还是没有半点儿的同情,在那里继续坏笑了两声以后,直接一脚朝着我踹了下去。

这疼痛感让我整个人几乎都快要麻痹,跟着不停地在那里颤抖着。

我都说了几遍了,你是不可能认识我的,原本我跟你是无冤无仇,但是你这家伙就是太固执,所以我就打算要狠狠打你一顿。

听到这个家伙如此嚣张的口气,我也大概已经猜到了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只是浑身的酸痛让我根本不可能有办法对他们怎么样。

现在可以说了吧。

那个眼镜男对着我笑了两声,然后慢慢接近了我。

我~我也不知道。

我说了一句。

特么的真固执!

在此时,这个家伙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脚直接踢在了我的肚子上。

这种疼痛让我整个人几乎都快要麻痹,整个人开始不停地在那里喘息着粗气。

其实,我并没有撒谎,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苏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那天以后,苏雅为了担心我跟苏姨还会有什么联系,所以也没有告诉我苏姨到底在什么地方。

她说是为了苏姨的安全,所以我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也就没有继续打算去问的意思。

看到我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戴着眼镜的男人终于是开始发狠了起来。

臭小子,我真的是不知道你特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子做,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告诉你,这个事情可能并不只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在那里哼哼了两声以后,面前的这个男人突然掏出了一把刀,直接朝着我的脖子上抵了过来。

显然,他是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吓唬我,这样子的话我就会说出来苏姨的下落。

还不说的话,我就用这把刀在你的身上抹一口血!

我的身体很是紧张,求生的本能让我不知所措。

但是,我一方面也不想做出这种对不起苏姨的事情,如果真的将这个事情说出来的话,可能苏姨的下场比我还要可怕。

哼哼~

此时的我已经算是被逼到了极端,直接不客气地在那里苦笑了起来。

你居然还有脸在这里笑。

反正已经是死路一条,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不可以笑。

明明欠下这一笔钱的不是苏姨,为什么你们不去找王宁,却在这里为难一个女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那个戴着墨镜的家伙突然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一下子将自己手上的刀给一下子收了起来。

你说什么?

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严肃了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打算对我下狠手的他突然一下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说什么,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明白,苏姨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为什么要将这个事情推脱给他?

一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

所以说,你认为王宁是罪魁祸首咯!

明明就是这样子,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子笑出来。

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越来越感觉到了这个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起来,朝着这个男人看了两眼。

王宁死了,我难道找一个死人去拿冥币吗!

王宁死了?

这个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甚至让我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看。

这不可能!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些许,然后开始不停地挣脱着。

老实点~

那个戴眼镜身边的人开始用手拉住我,尽量让我的身体可以老实一点儿。

放开他!

那个男人突然吼了一句。

鹏哥,这样子~

我让你们放开他!

在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的命令下,身边的那些人总算是将我给放开。

平静下来了以后,我却突然一下子没有打算继续这样子挣扎的意思了,只是依旧在那里待着。

我能够想到以后事情到底跟谁有关系了,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让自己最为不相信的事情还是真的已经发生了。

冷静下来了吧,现在可以告诉了吧!

鹏哥在那里继续看着我,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么凶狠了。

我依旧还是没有说话。

刘正,我想你也是一个聪明人,对你下狠手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你可以明白这个事情是什么样的结果,现在王宁已经嗝屁了,这笔钱怎么说也不算是小数目,如果不让苏烟这个女人拿出来的话,你想我会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多说吧!

说到这里,这个时候的我突然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在那里沉默着。

这不是我应该想得到的,但是事情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也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了。

刚才我只是为了吓唬你,只是有个事情你必须要明白,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既然苏烟跟王宁这个家伙有关系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事情还是需要苏烟自己来承担。

很明显,这个就是没有道理的!

你别想报警,如果报警的话,关于王宁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清楚的吧!

鹏哥笑了两声,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我。

这上面是我的电话,我希望你想通了这个事情以后,会告诉我这一切。

人已赞赏
小说

人妻被强后来上瘾| 办公桌忍着点别叫

2020-8-2 19:35:53

小说

今晚老师随你怎么日&极品美艳人妻 打电话

2020-8-2 19:36: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