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被强后来上瘾| 办公桌忍着点别叫

熏人的酒味弥漫着整个浴室,王建设这个没喝过酒的人闻着有点难受,暗道:这是喝了多少酒,喝的连人都不认识了! 后背被孙桃桃的小脸贴着,有点炙热,却很柔软,他心中不由一荡,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王建设啊王建设,这是你姐姐的朋友,你是因为要考试才暂住在这里的,可不能有那些龌龊的思想

熏人的酒味弥漫着整个浴室,王建设这个没喝过酒的人闻着有点难受,暗道:这是喝了多少酒,喝的连人都不认识了!

后背被孙桃桃的小脸贴着,有点炙热,却很柔软,他心中不由一荡,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王建设啊王建设,这是你姐姐的朋友,你是因为要考试才暂住在这里的,可不能有那些龌龊的思想。

孙桃桃的手被拿开,也不生气,眨了眨眼,转了个身子走到王建设的前面,一手抓起王建设的手。

老公你揉揉,揉揉嘛看看你的小宝贝大了没有。说着,把他的手塞进了自己的白色上衣内,直接放到那对柔软上,缓缓的搓揉。

老公,我们好久没弄了呢,人家想要嘛。

她撒娇道,嘴开始亲吻王建设结实的胸膛,然后一把抓住王建设下面的玩意。

孙桃桃喝多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管老公异常的反应,反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王建设吓的浑身一抖,想推开孙桃桃,孙桃桃的手却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大家伙,他稍微动一下,孙桃桃捏的便更紧了。

嘶孙姐,不,不要

王建设吓得双腿发软,今年才十八岁的少年从来没有做过那事,平时都是靠五指姑娘解决的,哪受得了孙桃桃这样的刺激,下面那家伙直接就昂起了头。

孙桃桃在王建设胸膛处胡乱亲吻着,下方又被孙桃桃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紧握着,自己的手还被强迫的塞进了孙桃桃的小衣里边。

胸前的柔软弹弹的,滑滑的,非常舒服。

王建设的小腹处猛地窜出一股火,反应更加强烈了。

唔老公,你,你今天怎么了,你的手摸的我好舒服。

孙桃桃一边嘟囔着,身体柔软的倒在了王建设的怀里,握着王建设的手却没有松开。

王建设呼吸急促,美人在怀,他竟然不知所措。

母胎单身的王建设心底其实挺渴望女人的,但就算再渴望女人,他心底也明白,这个人也不应该是他姐姐的朋友孙桃桃。

王建设不知道如何回答,任着柔软在怀,想摸摸又不敢,只能像个木头一样,这副身体简直就是个尤物,就这么窝在他的怀里,他都有种要发泄冲动。

老公,你,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孙桃桃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握住滚烫的东西,还加了几分力道,她脑袋晕晕的,就想被老公好好疼爱一下,抓着王建设的手朝着自己下面塞。

王建设瞪大了眼珠,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强行塞到了孙桃桃的小裤里。

他从来没碰过女人,现在碰触到孙桃桃的身体,王建设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的将手指偷偷拨弄了一下。

哦老公,你坏。

孙桃桃的那里被触碰,她浑身酥麻,如同过电一般,忽然叫出声。

这一叫,王建设整个身体如同火烧,差点没控制住去了,尴尬的不行,他赶紧将手拿了出来,不敢再继续。

要是怀里的是其它人,他肯定毫不客气,可偏偏这个柔软无骨的尤物是自己姐姐的好友,而且还是个有夫之妇,王建设只能克制住。

他用手去推孙桃桃,谁知孙桃桃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死死的将他的身体缠住,就是不肯撒手。

王建设额头的青筋鼓了鼓,孙桃桃抱的太着急,裙子早就被掀起,两条白净的长腿紧紧的夹着他的熊腰,白皙的胳膊勾着他的脖子,就像一只倒挂的猴子。

尴尬的是,孙桃桃的这个姿势恰巧让他的那里碰到了孙桃桃身上。

突然的触碰,孙桃桃低吟起来,哦好,好舒服。

她脸颊潮红,温热的呼吸全都扑打在王建设的脸上,痒痒的,带着酒气,竟让王建设有点沉醉和晕厥。

仅存的理智告诉王建设,他不能在继续和孙桃桃呆下去。

孙姐,你不要这样。

孙桃桃忽然将粉嘟嘟的小嘴嘟了起来,清亮的眸子泪汪汪的,低泣道,老公,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了。

眼泪欲落不落,抱着王建设的手没有完全松开。

王建设看到孙桃桃哭了,心彻底融化,他最怕女人哭,有点手足无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双手穿过孙桃桃纤细的腰肢,将她抱住,哄道: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去房间好吗?

王建设抱着孙桃桃暗想着,这人喝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等会慢慢将她安慰的睡着了再离开也成。

孙桃桃的臀部很结实圆润,弹弹的,手感极好,王建设很想用手捏一捏,可他忍住了,抱着孙桃桃朝卧室走。

孙桃桃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吧唧在王建设脸上落下一吻,一个红红的口红印就印在了王建设的脸上。

王建设激动的大家伙一动,直接卡在了孙桃桃的双腿之中,这韩娟让王建设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而且随着他的脚步,两人的身体摆动起来,那种刺激感弥漫他全身,他变得渴望起来。

唔老公,你,你今天好猛。

他浑身发软,脑袋一片空白,脚下的步子加快,只想赶紧和孙桃桃分开,在继续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克制的住。

孙桃桃是醉酒了,可他不是啊,要真发生了一点什么,他可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随着他的动作,孙桃桃的那对雪白一直和他的胸膛摩擦,高耸的柔软很有节奏的和他的胸膛撞击着,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邪火也越来越旺。

他不敢在耽搁,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房间,将孙桃桃放到床上。

孙桃桃大口喘着粗气,脸颊潮红,躺到床上后将腿从王建设的腰肢上拿下来,岔开放到床上,胳膊却没有松开。

她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柔情蜜意的看着王建设,语调依旧甜腻,老公

孙桃桃今天穿着齐臀的短裙,刚刚一通折腾,裙子已经往上提了不少,此刻她的双腿岔开着,裙子自己朝上挤了一点,黑色半透明蕾丝小裤便有一半露在外面。

王建设咽了口口水,他的脑海里竟然闪过一个邪恶的想法

他想将孙桃桃的小裤扒下来,看看孙桃桃的那里。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他克制住,心底还有点小自责,怎么就对孙桃桃动了心思。

他暗自摇头,这都什么事。

王建设难受的厉害,他必须去冲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一下才行,不然心底的这股子邪火怎么都按压不下去,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冲动的犯下错误。

可是身下的孙桃桃就是不松开他,他只得先安慰孙桃桃,孙姐,你先松开我,我脖子有点疼。

孙桃桃将身体一扭,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继续撒娇,要我放开你啊

王建设点点头,嗯,先松开。

孙桃桃俏皮的笑,一只手用力的勾住王建设的脖子,另外一只手腾出来,撩起已经快到腰肢的短裙,白皙的手指慢慢移动,最终放到了她黑色半透明蕾丝小裤的边缘。

人已赞赏
小说

征服办公室人妻白领|第一次紧张进不去可以吃点啥

2020-8-2 19:35:30

小说

女生勿进进了必湿短文&女生馒头和扇贝是什么意思

2020-8-2 19:36: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