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白的液体顺着躺下| 丁字小内裤小说

孙晓雪的声音甜美悦耳,此刻在电话里面更是热情洋溢,老宋听了之后,往日性感撩人的身影顿时在脑海当中浮现出来。 只是,时间已经这么晚,这个少妇还喊自己去她家做保洁卫生,该不会是在勾引自己吧? 当老宋敲开孙晓雪的家门时,身穿一件半透明单薄睡裙的孙晓雪,推开门准备请他进屋,胸前的骄傲若隐若现,就像七月桃花,

孙晓雪的声音甜美悦耳,此刻在电话里面更是热情洋溢,老宋听了之后,往日性感撩人的身影顿时在脑海当中浮现出来。

只是,时间已经这么晚,这个少妇还喊自己去她家做保洁卫生,该不会是在勾引自己吧?

当老宋敲开孙晓雪的家门时,身穿一件半透明单薄睡裙的孙晓雪,推开门准备请他进屋,胸前的骄傲若隐若现,就像七月桃花,已是熟透久了就差人伸手去摘下品尝。

随着开门幅度的加大,胸部数次差点从睡裙当中挣脱而出,只消她稍微弯下腰,必然春光乍泄一饱眼福。

常年孤身一人的老光棍不停吞咽口水,小腹如烈火灼烧般炽热,疯了一样想要分分钟便将少妇孙晓雪搂在怀里面疯狂蹂躏。

宋哥,快进来吧。孙晓雪见老宋站在门口迟迟不进屋,心一急便将玉手搭放在老宋的身上,拉着他进屋。

软若无骨的嫩手将老宋搞得浑身一激灵,孙晓雪实在太清纯可人了,手明明都已经放在老宋的胸膛上了,她也没有在意。

说起话来精致的脸蛋上面眉飞色舞,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少妇魅惑。

老宋被她拉了进来,趁她不注意,目光投射在睡裙的两侧边缘,半个胸部呈现了出来。

白皙、光滑极致诱人的酥胸,老宋真的想要知道,品尝它会是什么滋味儿。

真是辛苦您了,这么晚还打扰您,快洗手坐下来吃饭。孙晓雪回过头看到老宋痴迷的目光,立刻发觉自己的香软酥胸差点走光,一脸羞涩地紧了紧睡裙,轻轻按着老宋的肩膀,请他入座。

这样的姿势交流非常容易令人想入非非,孙晓雪身上假若连睡裙也不存在,白嫩、柔软的脚丫裹着小白袜,站在老宋身后温柔倍至。

宋哥,你穿我老公的拖鞋吧。老宋将鞋脱下来之后,孙晓雪蹲在老宋双腿之间为他拿出一双男士拖鞋,温柔说道。

怎么,你老公今天晚上不回来吗?老宋心都提了起来,急声问道。

孙晓雪小鸟依人地点着头,老宋看着秀色可人的孙晓雪,顿时心花怒放

孙晓雪对于老宋的印象非常好,为人老实,踏实肯干,虽然年纪确实已经有些大了,但是干起活儿却丝毫不会输给年轻小伙。

那一身的腱子肉,无论哪一个女人看了都会产生一些想法。

她平时闲在家无事可做,无聊乏味,老宋常常陪伴她聊天解闷,寂寞深闺娇艳少妇,一种久违了的简单与美好油然而生。

就如同此刻,她甚至觉得老宋的眼睛会发光,和他对视,如有电流横穿直入。

孙晓雪自然也不想承认那种感受,可是那种感受却又真真切切地存在着,酸酸麻麻的,就连骨头都跟着一起酥掉了。

宋哥,我看你的白背心都有些脏了,你脱下来我去放进洗衣机里面吧。孙晓雪关切地说道。

哎哟,我这干活儿一身臭汗,哪里好意思让你给我洗呢,可不敢可不敢。老宋捂着背心有些局促不安。

孙晓雪还是强行为老宋脱下身上的背心,纤细玉手触碰到粗糙黝黑的身体上面之时,两个人同时间浑身颤抖。

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这种刺激感,足可以将那股无处宣泄的欲火释放些许。

孙晓雪轻咽一股口水,脸红透了,弯下腰凑在老宋耳边羞涩道:宋哥,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真重!

孙晓雪的声音原本就柔软充满磁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地发出轻哼声,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除了马上快要把持不住,实在没有更多的可能性。

呼吸吐纳之间,香醇微暖的气流传入老宋的耳朵里面,他用力咽了咽口水,身体的某一处,瞬间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孙晓雪的老公在市中心经营着一家火锅城,生意兴隆,然而那人三寸丁谷树皮,病病殃殃的,反观千娇百媚的孙晓雪,老宋都能够笑出声音来。

试问,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病夫,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如玉娇妻呢?

尽管孙晓雪温润如玉,不像是外面那些乱搞的女人,可是老宋还是禁不住揣测,她十有八九应该是有情人的。

老宋四十不惑,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维持生计,按照俗话说,是一个老光棍。

前阵子老宋因工作结识少妇孙晓雪,老实本分的他常常与佳人共处一室,控制不住地春心泛滥。

孙晓雪走进卫生间之后,老宋感觉神魂颠倒,热得像是快要着火一样。

他推开面前碗筷,起身将窗子推开,不经意之间看到窗角摆放着一条穿过的黑色蕾丝内裤,拿起来握在手心里,可以清楚看到中间部位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痕迹。

放在鼻子边用力一闻,那味道味简直是沁老宋心脾,他知道这条内裤是孙晓雪穿过的,只是,究竟是为什么会脱在这里却不得而知。

老宋的思绪飘远了:莫非是孙晓雪趁着老公不在家,与小情人来家里面幽会,如饥似渴疯狂亲热倚在窗前干那事的时候,情急脱下来事后忘记收起来

在老宋的认识当中,孙晓雪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活力四射又深通男女之道,对于性的渴求丝毫不亚于狼对于肉的需求,那么,自己会不会也能够得到这个少妇的一些滋润呢?

孙晓雪被这阵莫名电流激荡得心中小鹿乱撞,嘴上仍旧与老宋热情交流着,但是已不敢再直视他双眼。

宋哥,你先填饱肚子,完事儿之后再干活也不迟。孙晓雪匆忙转过身整理餐桌说着。

老宋坐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看,披在娇躯上的睡裙实在是太单薄了,又因为淡粉色,肌肤更是显得白皙、嫩滑。

白嫩的脚丫上面踏着一双天蓝色的小拖鞋,形如嫩葱的十根脚趾,指甲上面涂抹了神秘忧郁的深蓝色。

低头,弯腰,下蹲,提臀,在举止间歇里,私密部位隐隐约约地在老宋眼前闪过。

整理完之后,孙晓雪坐在老宋身旁,温柔笑说:宋哥,在我家里别拘束。

老宋用筷子夹起锅里的一截龙虾,认真说道:上次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家里的马桶上水处有些生锈,吃完饭我先修理一下。

孙晓雪见他连龙虾也不会吃,于是便伸着玉手帮他剥皮,一脸娇笑说道:宋哥你人真好,干起活来勤勤恳恳的,比那些好吃懒做的男人强太多了。认识你这段时间我很开心。

孙晓雪的一条玉臂搭在老宋肩上,用手捏着一块龙虾肉,笑意吟吟地来喂他吃:我的好大哥张开嘴,龙虾是这样吃的。

她翘着二郎腿,大腿根部的那处部位若隐若现,阵阵幽香自那处随微凉夜风飘荡过来。

老宋这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睡裙居然是这样单薄短浅,二郎腿一翘起,大腿根部的隐秘部位都暴露出来了。

老宋生怕看走了眼,双眼死死盯着看,看得他精神抖擞口干舌燥。

孙晓雪正要喂他,发现他的眼神正在看自己,正纳闷间,低下头一看发现居然走光了。

双手按住裙角,急忙遮羞的同时,不经意间看到老宋牛仔裤裤裆部位隆起老大一块,炸裂的视觉效果分分钟就像是要裂开一样,她的脸顿时红透了,樱桃小嘴大大地张着,微微蹙着秀眉。

孙晓雪内心是非常诧异,老宋一大把年纪,按理说那方面应当是力不从心才对,又为何会那样雄壮澎湃呢?年轻小伙又有几个能够比拟?

<<​

人已赞赏
小说

大巴车高H纯肉小说|啊宝贝我捅死

2020-8-2 19:34:24

小说

男性插孔视频/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2020-8-2 19:34: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