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使劲啊啊好想吃大奶小说/校花被绑架玩身体作文

老罗挺喜欢她的痛快的,于是说:我什么都想要,不过你得先说一下价,我得看自己能不能消费得起。 小雅白他一眼说:那可不行,我不做那个的,其他的都可以。价格嘛,稍微有点贵。如果你只要原味,那就一百一条。如果你想隔着衣服摸上面,收你一百五,限时一分钟。下面加到两百,

老罗挺喜欢她的痛快的,于是说:我什么都想要,不过你得先说一下价,我得看自己能不能消费得起。

小雅白他一眼说:那可不行,我不做那个的,其他的都可以。价格嘛,稍微有点贵。如果你只要原味,那就一百一条。如果你想隔着衣服摸上面,收你一百五,限时一分钟。下面加到两百,也是一分钟。如果你想看我光着上面,一百五就可以了,同样是一分钟。下面是两百一分钟。还有其他项目的,我怕你消费不起,价格翻倍。

你说说看。老罗其实不差钱。別看他现在是靠柳颜养着,其实他在城市的另一边有一套房子在出租,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的,他还有退休工资。

柳颜把他接过来,主要是担心他身体有个什么不舒服的需要人照顾。

就光着让你摸啊!不过不能进去,因为我还是处。还有就是,我可以帮你把那个弄出来,但这个价格最贵,而且还分方式的。

她一个小女孩,做起生意来头头是道,老罗挺佩服的,好奇问她说:这样你都接受了,为什么你不跟人做?

小雅撇嘴道:你当我傻呀?你们这些老头跟大叔,不就贪我身子干净吗?我要是破身了,你们还会花那么多钱买我的东西吗?

老罗点头,咨询道:帮忙弄出来要多少钱?问到这个他才脸红。

那要看用哪里弄咯!如果是用脚的话,三百。如果用手,四百。如果用嘴,六百。这里也可以弄,五百。她挺了下xiōng。

老罗光跟她聊这些就受不了了,想想说:能不能同时选几项服务?

小雅一听,觉得是大客户,眼睛都亮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你用手跟这里帮我。老罗指她那对。

不要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那老货太腥了,怕人小女孩受不了。

还有,我想你不穿衣服帮我弄,可以吗?挺多年没瞧过女人的身子了,我想看一下。不过,你能不能优惠一下?我要这么多服务了,总不能一点优惠都没有吧?

小雅高兴坏了:可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过呆会儿你可得忍住。你要是敢强迫我的话,我会报警的。

那当然。老罗没口子的答应。

那咱们开始吧!小雅把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跟老罗说:你等等,我准备一下。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老罗挺好奇的,跟进去一看,见她在嗅沐浴露,于是问说:你在干嘛?这个不用洗澡的吧?

小雅说:我得给你干洗一下,要不然味道受不了。而且你也需要润滑,要不然难受。

挺专业的,老罗出去就把窗帘拉上了,然后躺在沙发上,把裤子拉链拉开放出来。

心情挺忐忑的,这么多年没女人伺候过了,现在又是一个这么嫩的,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被笑话。

小雅出来看到他竖着半天高,走近了蹲下观察,小手抓着翻看,咋舌道:罗大爷,你这也太大了吧?我做这个这么久,第二大的都没你一半大。

老罗被她滑嫩冰凉的小手触着,一哆嗦,舒服得不行,夹紧菊花忍耐,喘着粗气说:还行吧,我以前老把我老婆弄哭,大概是挺厉害的吧。

吹牛。小雅见他一碰就这么紧张,怎么可能相信。

她就见过一个就挺爱吹牛的,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她才刚一上手就吐了,弄了她一身,气得她加收了几百块钱才平息了怒火。

不过她瞧着老罗也挺馋的。

做了这么久这个,为了学习技能,她小电影没少看,所以自个儿也挺空虚的,很想要个强悍的男人把自己填满,到时候她就想收山不干了。

不过老罗显然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头倾心。

刚这么想,上手给老罗涂抹沐浴露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原以为老罗连前戏的坚持不了,结果开工后,十分钟都过去了,老罗还是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还催她说:你怎么不脱衣服?

小雅感觉自己底下都一塌糊涂了,把腿夹得紧紧的,脸红嫣红一片,不耐烦的跟老罗说:你急什么?钱要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就脱的话,一分钟眨眼就过去了,你后面怎么嗨?

其实她一开始是想用手就把老罗弄出来,到时候就不用脱衣服用那对给老罗夹了,还能找借口说是老罗自己不行,不关她的事,然后顺便把全套的钱收了。最多事后再脱衣服让他看一下,多省事。

可偏偏老罗就是强,还把她自个儿诱出来了,底下那样很不舒服,她想脱了再弄,又不甘心。

也是!那行,你继续。老罗一点都不怀疑她,只是躺下继续享受。

小雅感觉不加刺激不行了,于是把外衣脱了,露出她被淡黄色罩罩包裹的那对。

老罗一看就激动,居然又涨大了几分。

小雅那对实在太诱人了,又大又挺,感觉就算少了罩罩的支撑也不会往下掉。

上面雪bái fěn嫩的,干净得都能瞧见青筋。

老罗幻想着呆会儿被她夹着的感觉,顿时就是一哆嗦。

小雅见了一喜,往上托了下问老罗说:罗大爷,我这个好看吧?

老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纳纳的说:好看。

那你想不想摸一下?

老罗说:收钱吗?

小雅气死:免费的你给我玩啊!

老罗摸一把自己的xiōng说:可以啊!不过手感没你的好。

小雅抓狂啊啊直叫唤,那两坨晃得老罗差点流鼻血。

她不想跟老罗说话了,但也没那么痛快放出来,戴着罩罩就给老罗夹。

老罗是真能忍,她累个半死老罗都还是那么精神,一点要吐的意思都没有。

她感觉不行了,却还是不想脱光自己,因为她以前试过在一个大叔面前脱光,那大叔差点没把她吃了,所以她对这个挺谨慎的。

要不是看老罗年纪这么大,她也不会告诉老罗自己有脱光的服务。

现在好了,她感觉刺激还是不够,一瞄自己下面,计上心头,然后掀开裙子跨步上沙发,对准方位跪在老罗的身体上方,跟老罗说:罗大爷,这个是送的,我可以穿着内内给你这样弄一下,但是你不能主动碰我,听到没有。

不想脱衣服,就只有牺牲一些东西。其实她自己也yǎng得不行了,想蹭一下解解馋,才想到这招的。

虽然小雅还没坐下,老罗高高竖起的还是抵住了小雅的底下,他感觉自己被一片温暖包裹,还有那滑腻的触感,似乎是小雅来事了。

想到这儿,老罗激动得不行,他刚想往上一下就被小雅提醒,只好停下行动说:行,你弄吧。

小雅被抵着,自己的脚也是有些发软,老罗一同意,她就缓缓坐了下去。

感觉到老罗被她压弯,然后滑到她底下压着,小雅的身体都开始发颤了。

从业至今,这是她最大尺度的尝试了,也是她bào发的临界点。

她只滑动了两下,自己先不行了,优美的吟唱从深喉发出,身子都酥了,恨不得扒开让老罗进去。

老罗也是难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么说都一把年纪了,他对吃了小雅这么个小姑娘还是挺有压力的,换作她妈就没关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妈妈,老罗就想到早上的事。

这可太尴尬了,居然让小雅的妈妈看到他那样。也不知道小雅的妈妈会怎么想自己,可能是把自己想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吧,大早上的做这样的事,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心理变态。

不过小雅的妈妈是真漂亮,虽然三四十岁了,但看着也才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也比小雅饱满,只是xìng子跟老罗一样,不太爱跟人说话。

可能也就因为这样的xìng子,才教育了一个小雅这样奇怪的孩子吧。

哦!yǎng!罗大爷,你別动行不行?你再动我就加你钱了。小雅的声音把老罗拉了回来,他才注意到自己在轻轻挺腰。

老罗刚想道歉,谁知小雅抓狂的说:不管了,我要做。说着她抬了起来,把裙子掀开,然后把内内扒拉到一边。

久违的粉嫩就在眼前,老罗瞧着都魔障了,不等她坐下就失控的往上一挺

谁知就在这时,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门就开了,然后柳颜口瞪目呆的看着两人,手里提的菜掉到了地上

很快红晕浮到脸上,紧接着怒竖眉头,柳颜通通通走过来,推小雅一把说:你下来,赶紧回家去。

然后不由分说的把衣服塞到小雅的怀里,把她推了出去,门啪的一声拍上了。

回头见老罗还傻傻的看着她,柳颜瞄一眼他那愤怒的老物件,脸红得都要溢出汁来了,她走过来拿衣服给老罗盖上,语气不善的说: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说话时面若han霜。

老罗坐直紧张的一捂,这会儿才知道坏事了。

好死不死,弄这事居然让柳颜看到了。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说是jiāo易吧,不好。说是两情相悦吧,不可能。

你你怎么回来了?老罗试图转移话题。

柳颜中午回来是因为感觉早上对老罗太严厉了。

虽然说老罗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但那始终是长辈,她觉得自己有点过份,所以想中午回来给老罗做顿饭,相当于给老罗道歉。

谁知一回来就看到老罗做这么离经叛道的事,她都气坏了,不知道说老罗什么好。

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样对得起楼上的褚阿姨吗?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

老罗都懵了,他自己也后悔啊,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幸好刚才没有进去,不过也差不多了,算是黄土埋半截。

他还记得刚刚的触感,很紧很舒服。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被柳颜一训,竟然缩着脖子小声吐槽说:那还不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柳颜居然听到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想到早上老罗拿她内内做坏事的事,再往前回溯,那声巨大的门响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就羞得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问老罗说:叔,今天早上你是不是看到我做那个了?

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罗也不否认。

那我的事跟你和小雅有什么关系?

老罗觉得还是坦白的好,于是自顾自的说:我都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见到你那样就受不了。早上的事,还有小雅,我承认我都做错了,可我就是忍不住,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不起,小颜,叔不是什么好人,让你失望了。我这就搬走,以后不会回来了,这样楼上的褚阿姨那边就妨碍不到你了。放心,我会让小雅闭嘴的。

叔,你说什么呢?谁说要赶你走了?柳颜急了。

老罗低着头说:你就是不赶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来啊!我都对你做那样的混账事了。我今天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小雅只是个意外。

不行,你不能走。这事要怪也应该怪我,我不应该忍不住做那个让你看到。柳颜脸红红的说。

老罗听了沉默。

柳颜突然问他说:叔,你跟小雅你们怎么回事?

老罗老脸一红,想想说:我可以告诉你事实,但是你能不能帮忙保守秘密?

柳颜点头,很肯定的说:能。

是这样的,你褚阿姨应该不知道小雅在做这个。老罗也不隐瞒,直接把小雅在做的事说出来了,他怕柳颜还是忍不住多嘴,就跟她说小雅是为了分担她们家的生活压力才这么做的,是个好孩子,让柳颜不要伤害她。

柳颜听了以后果然很感动,但老罗后面一句话就让她吃味了。

老罗说:我是怕我又会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才找小雅解决一下的,我老罗说不下去了,脸涨得通红。

柳颜脱口而出说:那不行,你以后不能找小雅了,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可以找我她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红着脸,但却不后悔,硬着头皮往下说:我没关系的,反正都让你看了。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好说话。你要是还找小雅的话,让褚阿姨知道了怎么办?

老罗都震惊了,柳颜为他居然肯做出这样的牺牲。

他想了想摇头说:不行,我不能动你,你能管我叫叔,咱们就得划清界限,可不能乱来。

柳颜脸红说:我又不是跟你做,这叫什么动。而且,我跟大鹏都离了,跟你怎么样都没事,你又不真是我叔,咱们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我不想嫁人了,自己一个人孤单。你没儿子照顾,我正好捡个长辈找点依靠。

这这样啊!那好吧。

老罗窘得不行,他还以为柳颜是要跟他做呢,结果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刚刚都幻想到自己把柳颜压在身下的情景了,那种异样的刺激搞得他热血沸腾的,一直没消退的老伙计一挺,就引起了柳颜的注意。

柳颜很不好意思,但觉得自己是晚辈,老罗不好意思开口,就得她来,于是走近蹲下,隔衣握着老罗说:叔,我帮你弄出来吧。

她叔啊叔的叫,搞得老罗浑身都像着了火一样,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刺激的爱称了,于是再次鼓胀,一下子就把柳颜的手撑开了。

柳颜吓一跳,老罗低着头不好意思吱声。

叔,那我来了。

柳颜上手弄,技术比小雅差多了,不过老罗对这前儿媳fù眼馋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自然是觉得柳颜的感觉更好,尤其是瞄到柳颜的裙筒正对着他,里头的白色内内隐隐约约的。

柳颜注意到了,不仅不遮挡,反而又开了一些,方便老罗看以刺激他快点出来。而她自己,也因为这个动作,底下居然直接泛滥了,也不知道老罗看没看到。

老罗这牲口,可能是这些年憋太狠都堵道了,硬是不出来。

柳颜弄得手都酸了,松了下手腕跟老罗说:叔,你不要控制啊,要不然我怎么弄。

老罗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控制啊!可能是刺激不够,它就是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柳颜看老罗不像骗她,稍一沉吟,脸竟红得似火,跟老罗说:叔,我换別的办法帮你吧。说着站起来,脱起了衣服

人已赞赏
小说

几个老头玩弄我|女朋友个子小下面也小

2020-8-2 19:34:08

小说

大巴车高H纯肉小说|啊宝贝我捅死

2020-8-2 19:34: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