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咬住花蒂|根一起上啊轻点

老刘却苦笑一声,他年岁大了,在监狱里也吃了那么多苦,也想有份平凡的感情,有个漂亮的好老婆,可是现实却似乎总把他推向不可控的方向。 眼看着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老刘穿好衣服,去外面买了早餐。 他轻手轻脚的把早餐挂在香香的门上,正打算掏出手机,告诉香香她买了早餐,谁知道他才刚转身,门就开了,一个温热的身体扑

老刘却苦笑一声,他年岁大了,在监狱里也吃了那么多苦,也想有份平凡的感情,有个漂亮的好老婆,可是现实却似乎总把他推向不可控的方向。

眼看着天色已经亮了起来,老刘穿好衣服,去外面买了早餐。

他轻手轻脚的把早餐挂在香香的门上,正打算掏出手机,告诉香香她买了早餐,谁知道他才刚转身,门就开了,一个温热的身体扑了上来。

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香香一脸的感激与开心,整个人直接挂在老刘身上,激动不已。

老刘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你现在是我的女人,给你买早餐是我应该做的!

香香却一把将老刘拉进自己的房间,拿着早餐,幸福地说:你还是第一个给我买早餐的男人!

昨晚刚被猛烈滋润过的香香,脸色红润,媚眼妖娆,说出这种纯情暖心的话,让老刘忍不住有些心痒痒。

老刘不由得把韩萌萌抛在了一边,抱住可怜又可爱的香香,狠狠地亲了一下她:只要你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买。

香香的眉眼一下子笑开了,软绵绵地躺在老刘怀里:经过昨天那一回,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喜欢你,从头到尾

一边说,她一边从他的上面摸到了下面,在裤子上的帐篷处徘徊,口中喃喃道:赵哥,我伺候过那么多男人,从来没有过昨天那么深入骨髓的感觉,我现在就想天天和你做,在床上,在沙发上,在桌子上,在教练车上

老刘被她说的心动不已,笑呵呵的说: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嗯!香香重重的点了点头,激动地说:我们以后一定要多尝试一些更刺激的!

老刘被香香说的心里兴奋不已,伸手抱住她的腰,便让她跨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香香刚坐上来,就感觉老刘坚挺的那里死死顶在她的下身,让她浑身瘫软、口中不断吐着热气。

老刘抱着香香的后腰,轻轻撩起了她的裙摆,然后一路向下,手沿着内衣边缘探了进去。

此时的老刘,只想在这里,再和香香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男欢女爱。

香香也被老刘撩拨得浑身滚烫,主动捧着老刘的脸,在老刘的唇上疯狂亲吻。

赵哥,我好喜欢你胡茬扎在我脸上的感觉香香一脸的沉醉。

老刘疯狂亲吻着她,舌头也突破她的牙关,与她紧紧缠绕着。

香香意乱情迷,伸手抚摸着老刘的胸膛,在他身上不断的扭动,口中轻吟道:赵哥,人家还想要

老刘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裤子与内衣,释放出自己的武器,同时又将香香的内内撩拨到一边。

现在香香跨坐在老刘身上,想要脱掉她的内内非常困难,不如拨到一边比较方便。

香香羞怯的说:赵哥,你也太图懒省事了,为什么不帮我脱下来

老刘嘿嘿笑道:脱下来麻烦,不如这样省心。

香香嘻嘻一笑,说:那我下次买一条开裆的好不好?

老刘兴奋的说:那可真是太好了!

说着,老刘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立刻就准备提枪上马。

这时候,隔壁房间忽然传来一声嘶吼:

老刘,你这个负心汉!

听到那杀猪般的嚎叫,老刘知道,宁姐醒来了。

老刘拍了拍香香:我去处理!你别出面了,她平时就喜欢对你冷嘲热讽的,比较难缠!

我要去!她可是打着你的主意!香香现在可是知道了老刘的魅力,生怕他被其他女人勾搭走,脱口道:要是她死缠着你怎么办!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明星!老刘无奈地一笑。

怎么不可能,我觉得你比明星还有本钱香香不满意的嘟囔着。

老刘哈哈一笑,和香香一起,他觉得自然放松,甚至有种年轻了三十岁,回到十八岁谈恋爱的感觉。

他拍拍香香,哄着她回去吃早餐,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要出来把事情搞得更复杂,然后匆匆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果然,宁姐已经抱着双臂,坐在地上干嚎:天杀的老刘!你个负心汉!

其他租客从门口经过,听到这声音,忍不住侧目。

老刘不由得出了一声冷汗,生怕香香出来跟她斗上。

偏偏看到提着早餐的老刘出现,宁姐一下子就降低了分贝,表情也从满脸横肉的凶恶变成了满脸横肉的别扭温柔:原来你是给人家买早餐去了?!讨厌!也不说说一声!

哎不是!老刘赶紧摆手道:我不是给你买早餐!这是我给我自己买的,另外,昨天我们两个也

我知道!昨天晚上给你吃的药确实厉害了一点,但没想到我会直接

宁姐伸手拿过早餐,自顾自地说:我就说今天怎么浑身跟车子撵过一样的酸疼,肯定是昨天你太厉害了,把我给弄得晕了过去!

宁姐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地上,身边满是老刘的衣服,还以为昨天自己那个事儿成了。

当时到处看不到老刘,她觉得,老刘肯定是干完自己就跑路了,所以起来便激动得大吼,想把老刘找回来。

现在老刘提着一份早餐回来,她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甚至还感动的不行。

老刘看着宁姐那张激动的脸,急忙解释道:不是,老妹儿你误会了,我昨天晚上真没对你怎样

宁姐冷笑一声,笑道:我在你房间里睡了一夜,你说没有就没有?再说,我昨晚给你吃的药效果那么强烈,你没睡我你怎么解决的?

老刘不由地来了脾气,粗俗的大吼一声:你这娘们花痴了吧?老子没睡你!我睡的是香香!

在隔壁一直想出来帮老刘出头的香香,听到这一句,不由得吃着早餐甜甜的笑了起来。

而这边,宁姐听了老刘的话,却觉得,老刘肯定是羞于承认被自己下药硬上了的事情,所以才搬出香香那个**的女人来。

于是她哼哼道:行!你就嘴硬吧,你宁愿承认自己睡了鸡,也不愿意承认睡了我。

宁姐说到这里,语气真诚的说:以后只要你想,随时来找我!

老刘气愤的说:你快走,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搬出去!

宁姐急忙说道:哎呀你别生气,我这就走!

说着,宁姐还给老刘抛了一个媚眼,道: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走了。

宁姐走了,留下老刘欲哭无泪。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这个老女人这么多年没跟男人搞过,难道自己都察觉不到她身体的情况吗?自己怎么可能会搞她这样的半老徐娘呢?

因为跟香香有了实质性的突破,所以连带着老刘的心态也有了些变化。

以前,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韩萌萌,毕竟这个肤白貌美、奶大臀翘的姑娘实在太过极品,而且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老刘做梦都想把她弄上手。

可是,搞了香香之后,老刘对韩萌萌也就没有那么渴望了。

所以当韩萌萌来驾校上课的时候,老刘对她没有了往日那种热情和无微不至,反而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让韩萌萌有些诧异。

对自己素来热情的赵教练这是怎么了?练车的时候,自己把车开的乱七八糟,教练虽然对自己也有些许指点,但是态度总是觉得有些冷淡。

韩萌萌不由得纳闷:之前教练看到自己,那双眼睛仿佛能把自己扒光,那双手也总是有意无意蹭向自己,蹭得自己浑身酥软。

可是今天,他那眼睛黯淡无神,对自己不冷不热,这是怎么啦?我做错什么了吗

韩萌萌心里忽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不太舒服。

不过也正是因为老刘对她保持距离,反而让韩萌萌开始有些主动跟他接近,比如练车的时候总是找老刘说话,还不时的跟他撒娇。

老刘也没想到,韩萌萌这个小丫头这么有意思,自己不搭理她,她对自己反而更亲热了,真是奇怪。

正向趁机跟韩萌萌增进一下感情,让老刘招架不住的情况出现了。

香香也来到驾校,准备练习科目二。

以前,香香跟老刘虽然住的很近,但是没什么深入的交集。

香香在红灯区工作,每天深夜回家的时候,老刘早就睡着了,早晨老刘一大早就要到驾校,可韩萌萌还没起来,再等老刘从驾校下班回家,香香一般就已经上班去了。

而且,香香报了驾校之后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少过来练车。

不过,老刘没想到的是,刚跟香香深入交流过,她就来驾校练车了。

其实香香今天原本准备去逛街买买东西,但是,心里和身体对于老刘的想念和依赖,却越来越重。

于是,她决定来驾校找老刘练车,不但能见见老刘,还能借机增进两人的感情。

紧接着,香香便穿着她性感撩人的小吊带,齐着腿根的小短裙,踩着练车的平跟鞋,一扭一扭地来到了驾校。

她身上风尘味浓,媚眼如丝,引得驾校师生集体侧目。

赵教练!我来练车啦!

香香说话的时候,语气娇滴滴的,眼神里也带着钩子。

说着,香香就拉开教练车的后排座,跟韩萌萌坐在了一起。

老刘通过后视镜打量着香香与韩萌萌,她们俩同样是性感,可是当香香和韩萌萌一起时,还是区别立见。

香香的性感是带着外露的、直接的、原始的,让人看了就想直接上。

而韩萌萌的性感是禁欲的、保守的,让人欲罢不能的,让人看了就想去征服。

而且,韩萌萌的胸,比香香要大了一圈!这可是香香天然不足的劣势,虽然她也已经很大了,可跟韩萌萌比还是差了不少。

看到韩萌萌前面的呼之欲出,香香不由地苦了脸,挺了挺自己的胸,然后偷偷地捅了一下韩萌萌,低声问:萌萌,你怎么吃的?奶长这么大!

这一句话声音也不小,正在开车的男学员还是个大一的清纯孩子,当场吓得一脚踩到了刹车上,车里的人往前栽了一下,韩萌萌和香香的胸也不约而同地撞到了前座,又弹了回来。

哇!你的还是真的呀!弹力这么好!

香香说着,她的手直接伸到了韩萌萌的胸前,吓得韩萌萌直接抱住自己,紧张的说:你干什么

老刘急忙让那个踩了急刹、一脸后怕的小伙子先下去缓一缓,然后对香香说:香香同学,准备一下,等下该你练车了!

老刘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把这两个女人分开,谁知道他马上后悔了自己的决定。

香香不像韩萌萌那么含蓄内敛,再加上跟老刘有了深入接触,所以她从挂挡到打火,都要老刘抓着自己的手,手把手教才行。

不过她开车的技术和韩萌萌一样烂得不行,两人轮流开了两次,依然连对线都对不准,更别说倒车入库了!

眼看着正午时分,学员们都陆陆续续回家吃饭了,老刘便对她们俩说:两位同学,你们先吃饭,吃饭后再来练车吧。

谁知道香香一脸撒娇的说道:教练,你抱着我再练一盘嘛,人家想你抱着练,练完我们一起去吃饭!

什么?

老刘闻言,不由地心虚地朝后面看去,香香怎么能当着韩萌萌的面说的这么露骨

正好韩萌萌也红着脸看过来,眼神中还有一丝嗔怪。

老刘不由地一阵脸疼:当着女神的面,抱着香香开车?这也太刺激了吧?!不带这么玩的啊!

不能吗?我听说好多教练都是这么教的啊?香香嘟起嘴,歪过身子对着老刘的脖子吹气:就是您坐在这里,我坐在您身上开,怎么样?!

说完,香香挑衅似的看了一眼韩萌萌:萌萌,你不介意吧?

韩萌萌有些郁闷,可是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说自己早就试过了吧?

于是她只能红着脸说: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香香心里是故意想跟韩萌萌过不去,作为女人,尤其是风月场里打滚的女人,她早就感觉到韩萌萌和老刘之间的异样情绪了,所以心里有点不爽。

虽然她知道自己和老刘的关系也是无法明朗的,清楚自己跟他没有未来,但是一看到这么极品的美女和老刘眉来眼去,她就没来由的不爽,所以想让她看看,自己跟老刘有多亲密。

就这样,当着韩萌萌的面,老刘坐在了驾驶座上,香香没有丝毫扭捏的坐了下来。

她的小短裙轻薄短小,直接就坐在了老刘的老枪上面,可是她依然不满意,特意扭动臀部,在上面蹭了两下,蹭得老刘不可控制的膨胀起来

香香感觉到了老刘的变化,更加卖力的加紧了几分,刺激得老刘恨不得当场把这个不老实的香香,一次干老实了再说!

但是,韩萌萌还在车里,老刘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一本正经的说:开始了!你用心点!萌萌,你在后座也多观察一下这些线和点!争取下次考试的时候,你们俩都能一把过!

韩萌萌倒是很乖巧的应声了一声,看着老刘认真的模样,她甚至都觉得自己之前好像有点多想了。

估计很多人都是这样练车的,自己把教练想成什么样的人了呀!都怪自己!动不动水成那样,还蹭挂挡杆,真是太不争气了!

香香可就不同了,她早就不是小女生,从老刘身上徒然上升的热度她就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被自己的挑动。

看准了!这个是肩膀对齐的线!离合器一松,老刘将车稳稳地开到了入库前的线上,大手也握住了香香的小手,放在方向盘上:你好好感觉一下!

是这样吗?香香故意在老刘怀里扭了扭,她身上的香味和韩萌萌的不同,成熟而迷惑,混着韩萌萌在这车厢里散发的隐约处子香,更是给老刘打了一针催情剂一般,让他有了一种左拥右抱的满足。

是这样!老刘表扬道:接下来我们往右边再试一试!

好啊!香香一边说,一边轻轻抬起臀部,将手往老刘左边韩萌萌看不到的裤腿一拉,竟然将他的嗷嗷叫的老枪给拉了出来!

要不是她的小短裙和两个人的亲密接触还能有所阻挡,两个人的那里就要被韩萌萌看个一清二楚了!

认真点!老刘简直是急的咬牙切齿,按住香香的手在方向盘上,让她不要乱来。

韩萌萌却丝毫没感觉到两人的不适,还在为自己后天的补考担心着,观察着

老刘开着车,心底已经暗骂香香这个小**——她竟然连内裤都没有穿!这么短的裙子,还不穿内裤,这不是找虐吗?

可是骂有什么用?香香早已泥泞不堪,根本不是老刘能止住的。

教练,侧方位和倒车入库我已经会了!我想直接开定点停车哎!香香一边煞有介事的说着,一边把身体扭成S型,将老刘的那里纳入其中。

啊?这就去定点停车?忽然而来的温热包裹,让老刘差点无法保持正常说话的语气。

但为了保持正常,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跟着香香把车开到定点停车的坡道下。

直接上啊!教练香香看着前面的坡道,一语双关的说道:您怎么还不上?

这个上坡要踩半离合,才能保证不熄火!不能快,要慢——慢——来!

老刘压抑住自己喉咙的沙哑,一边说,一边慢慢地挺进。

被挑动起来,老刘也没了之前的顾忌。

啊!随着定点停车的骤然停止,香香骤然往后一靠,不由地呻吟出来。

吓得老刘赶紧骂道:啊什么啊!这个停车,看好了!必须看准车头与停车点之间的距离!

老刘一边骂,一边狠狠地紧了一下香香的手,示意她不要出声。

可是没想到下一秒,随着车子下坡,香香又是发出了让老刘几乎疯狂也让韩萌萌脸红心跳的呼喊:啊太快了!啊!

这是下坡,你没踩刹车!不快才怪!老刘故意狠狠地一顶,惩罚她的大叫,却也将香香推到了更舒爽的顶峰。

要是韩萌萌能够看到车前的后视镜,就不难发现此时的香香满脸潮红,半眯着的眼睛媚态毕露,红嫩的双唇娇艳欲滴,满脸的餍足舒爽,都是被人滋润的模样。

可惜她什么都没看到,车前的后视镜正对着香香,只能让她看到自己,却不能让后面看到。

随着车子走过S弯道,两人的契合和舒爽都达到了极致,老刘第一次知道,原来在女神面前和别的女人偷偷地做,竟然由这么刺激的舒爽!

练的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去吃饭吧?

老刘一边感受着愉悦,一边提醒着身上的香香。

虽然他已经渐入佳境,他非常期待香香能在自己身上多待一会,但心里也有担忧,生怕韩萌萌发现一丝异常。

要去吃饭吗?教练麻烦等一下,我先上个洗手间!韩萌萌看到车旁的洗手间,赶紧道。

此时,空气中已经有了一些异常的味道,韩萌萌捕捉到了这奇怪的味道,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过,这味道会源自老刘和香香。

韩萌萌哪知道香香会如此大胆,她只是单纯地觉得,等下去食堂的洗手间人多拥挤,还要排队,所以想先上了再过去。

韩萌萌还好心地顺便问了一下香香:香香姐,你要一起吗?

香香哪里舍得离开赵教练那灼热的填充,更何况韩萌萌离开之后,是她疯狂索取的好时机,所以她强压住敏感处传来的快感和溢出口的呻吟,开口道:我,我就不不去了!你你去吧!

香香一边说,一边扭了扭她的小蛮腰,那细腰之下的翘臀便直接贴在了老刘褪了半边裤腿的大腿上,老刘只觉得被温热的软玉贴上,瞬间浑身都紧绷了。

老刘很想抓住香香前面的丰满,香香前面的丰满虽然没有韩萌萌的大,可是她的翘臀却是典型的少妇风韵,比韩萌萌的更具肉感,也更具弹性,像一盘圆月一般光光滑。

老刘看到她,就想起昨夜的疯狂,想起当时他掐住她的细腰,在圆月下耕耘的场景。

韩萌萌没察觉到异常,点了点头,正要开车门的时候,又闻到了那淡淡的奇怪味道,不知道怎么的,这味道竟然让她身体有了些许奇妙的反应。

韩萌萌没有多想,开了门出去。

夏天潮热的风吹向她,一股别样的骚动在她心里滋生。

奇怪!跟教练一起练车的时候,怎么会感觉那里有点痒呢?

韩萌萌一头雾水,忍不住夹紧了大腿,想要驱赶体内异样的感觉,不料却越夹越空虚,她俏脸一红,只得加快脚步向着洗手间跑去。

教练!您还满意吗?

韩萌萌前脚刚走,香香便一脸魅惑的看向老刘,眼神中满是**。

你这个小妖精!当着韩萌萌的面也敢勾引我老刘再也按捺不住,把车往没人的边角落一停,把香香按在方向盘上,直接就发动猛烈进攻!

眼前的香香翘臀香嫩,那齐X小短裙早就直接倒褪到了腰下,毫无阻隔的肥沃土地展现在老刘眼前,让他迫不及待的开垦。

老刘一时兴起,直接弯腰抬臀,开始了运动。

香香虽然阅人无数,但是那里受到过这种刺激,直接被老刘弄得差点昏过去。却又止不住内心的欢喜刺激,忍不住配合着老刘的动作呻吟起来。

两个人激战正酣,谁也没有注意到,车门外,韩萌萌正要拉开后排车门,看到车内不顾一切的两人愣住了。

原来,要去厕所的韩萌萌,刚跑了几步,便发现自己没带纸巾,而她的包包还在车里,所以她急急忙忙地转身跑回来取纸巾。

人有三急,急起来哪里管的了周围的情况,韩萌萌也没有注意的车里的情况,可是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来教练跟香香两个人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嗯啊教练快给我!再狠一点啊!

突然,她听到了车里传出来香香奇怪的声音。

这是

韩萌萌的内心涌起巨大的好奇,不由得轻手轻脚地走到车门口。

车里能看到外面,可是车内的两个人都热情地投入了彼此的体内,尽情地运动着,根本无暇顾及车外的变故,韩萌萌所在的后车窗有一条缝隙开着,透过窗缝朝里面观望,韩萌萌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宫

这两人,竟然在驾驶位上就做起那事来了

韩萌萌虽然未经人事,但相关的知识还是很清楚的,再加上之前也差点因为被老刘抱着练车擦枪走火,所以对这一切还算熟悉。

此时,香香撅起她那又白又大的圆月,两只手支撑在赵教练的大腿上,疯狂的上下动作。

她弯曲的卷发已经遮住了她绯红的俏脸,一脸的享受。

至于老刘,他此刻正背对着韩萌萌,光着屁股坐在站在香香身下,右手狠狠地搓揉着她那雪白粉嫩的峰峦,腰部做着剧烈的运动,

香香整个人随着赵教练的动作剧烈晃动,她的嘴里呻吟着,一浪高过一浪。

黑白交错,长发缠绵,呻吟不断。

猝不及防的韩萌萌登时目瞪口呆,要知道她还是一个未通人事的姑娘,本来就被老刘的有意调教弄得面红耳赤意动不已,更是对老刘的渴求达到了极点,只是出于她本能的羞涩她才忍住。

如今,这种香艳的场景直接展现在眼前,比平时偷偷看的爱情动作片更直接、更刺激,直接就让她浑身发软,身体又热又胀。

韩萌萌感觉自己的身下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让她面红耳热、心跳加快,双腿发软。

韩萌萌完全愣在当下,竟然忘记了移动,她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抱住自己,抱住自己胸前的绵软。

就这样,车内的人陶醉,车外的人痴迷。

不料,满脸绯红媚眼如丝的香香仰起头,从车座的缝隙间看到了韩萌萌,两个人视线相对起来!

啊韩萌萌察觉自己被香香发现,瞬间慌乱了,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马上就想落荒而逃!

不料香香这个小浪货,明明看到韩萌萌就在偷看,可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抬起她如玉的手掌,轻轻拍了一下老刘挺翘的臀,口中轻吟道:教练,再快点

人已赞赏
小说

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嬷嬷两指撑开妃子花瓣

2020-8-2 19:33:44

小说

女生用白丝袜折磨男生小鸡鸡的故事/马背上深入高h宠文v

2020-8-2 19:33: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