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嬷嬷两指撑开妃子花瓣

李梅心中好笑,这家伙咋想到跟自己聊天了?不过她也是闲得慌,咯咯笑着说:聊啥啊,给姐聊搔啊? 李大牛心中大骂,连瞎子你都调戏,真不要脸,不过李大牛自然也不拒绝,他假装尴尬,嘿嘿笑了两声道:梅姐,我听那些女人说,你这进了啥治疗男人肾的药啊?大夫说我可能肾脏方面不

李梅心中好笑,这家伙咋想到跟自己聊天了?不过她也是闲得慌,咯咯笑着说:聊啥啊,给姐聊搔啊?

李大牛心中大骂,连瞎子你都调戏,真不要脸,不过李大牛自然也不拒绝,他假装尴尬,嘿嘿笑了两声道:梅姐,我听那些女人说,你这进了啥治疗男人肾的药啊?大夫说我可能肾脏方面不好,所以我想来问问,你这药效果好不好啊?

一听这话,李梅噗嗤一笑,她心道这瞎子真是天真啊,要不,逗他一下?正好自己在这店里也闲得慌。

这么一想,李梅就开口道:大牛啊,我这里的确有那方面的药,效果好着呢,要不姐先拿给你试一下,要是觉得好了,你再买,咋样?

李大牛一愣,难不成她这里还真有治疗肾脏的药?李大牛哭笑不得,自己肾脏好着呢,根本不需要吃药,可是话都说出口了,这回算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李大牛只能苦着脸说:那好吧,梅姐,你拿来给我试一下吧,要是效果不好,我可不买。

李梅的眼神在李大牛身上滴溜溜的转了几下,她表面正经,可心中却偷着乐呢,这傻小子居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小卖部怎么会有药卖呢,不过她也乐得其中,笑眯眯的对李大牛说:大牛,放心吧,效果好着呢,姐这就给你拿去。

说着,李梅就抱着还在吃乃的孩子,走到柜台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颗粒状的药物,她望着那包药,心中就想笑,待会给这瞎子吃完之后,他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李梅十分期待了起来!

她拿着那包药,就用杯子泡开了,然后把那杯水递到了李大牛面前,想着李大牛喝下去的场景,李梅情不自禁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牛啊,你喝一下试试吧,梅姐不会骗你的!

此刻的李梅,十分靠近自己,她还在给孩子喂乃呢,这时候的李大牛,简直是把李梅那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李梅笑得发颤的时候,那胸口也跟着一起发颤,就跟个水蜜桃似的,特别的诱人,让李大牛恨不得狠狠的咬一口。

不过李大牛可没那胆子,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

他端起那杯水,有些纳闷,想到这是治疗肾脏的,他脸色发苦,迟迟都喝不下去。

但李梅却眼巴巴的看着呢,见到李大牛还没喝,她的心脏忽然砰砰跳了起来,有种干坏事的刺激感,这傻小子咋还不喝啊,她还等着看笑话呢!

她开口说:大牛,咋啦?你快喝啊,姐都帮你泡好了,喝下去就知道效果好不好了。

李梅的催促,让李大牛一咬牙,便把那杯水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

看着李大牛全部喝了下去,李梅心情大好,她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傻小子,待会就让你出洋相。

怎么样啊,这药的味道不错吧,十分钟内见效,大牛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李梅轻笑起来,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

李大牛见李梅那么奇怪,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不过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没过几分钟,李大牛就感觉从腹部突然冒出一团火,一直往脑袋上冲,冲得他脑袋晕晕的,他情不自禁的问道:梅姐,这药是肾药吗?怎么脑袋怪晕的。

啥肾药啊,这是增强那啥的药呢,脑袋不晕才怪,李梅痴痴的笑了起来,看向李大牛的裤裆,她发现已经有一点成长的趋势了,这惹得她更加想笑了。

大牛啊,这不是肾药这是啥啊,难道姐还会害你不成?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发热?李梅稀奇的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还真就是这样,李大牛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甚至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了,这回他望着李梅那地方,竟然产生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邪念,让他想要伸手就抓过去。

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浓烈,李大牛完全控制不住。

这下,李大牛纳闷了,这到底是啥啊,怎么喝完之后,就浑身发热呢。

见李大牛那一副难受的表情,李梅憋着笑,又看了李大牛的裤裆一眼,发现那里越来越大了,都支撑起一个小帐篷了,看着那变化,饶是李梅的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的本钱还不小呢,估计比自己丈夫还要大一点。

而就在这时候,李大牛突然哎哟一声,一手拄着盲杖,一手在空中摸索,最后,好巧不巧的碰在了李梅的两团上。

李大牛这是故意的,不知道为啥,他现在看到李梅那雪白的前面,就特别想伸手过去试试看,所以就假装看不见,一手直接碰到了李梅。

那简直让李大牛浑身一颤,那种想要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了。

放在平时,李大牛是不敢这么猖狂的,因为李梅的老公是村里出了名的壮汉,这要是被他看到,非得扒了李大牛的皮不可,可李大牛喝了那药之后,就啥也不想管了,满脑子都是李梅的身子。

放上去后,他又碰了碰。

李大牛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说:梅姐,我这是抓到你们店的面包了吧?咋软乎乎的,跟个馒头似的啊?

李梅耳根子都红了,但那种舒适的感觉却是让她呼吸一促,又听到李大牛说这是面包馒头,她忍不住想,这傻小子,长到二十多岁估计还没碰过女人吧,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自己那里,能是馒头和面包能比的吗?

不过,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一碰,那种感觉还挺刺激的,出于女人的本能,李梅是应该后退一步,赶紧遮住的,可一想到这小子是个瞎子,啥都看不到,既然他想要把这当做面包馒头,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呗,正好自己也能借着他舒服舒服。

反正他也不知道这是啥,更不会说出去。

怎么样,这面包香不香啊?要不要买一个回去?李梅脸色微红,暗道自己真是羞耻啊,连一个瞎子的便宜都占。

李大牛可是看了个通透,一见到李梅居然没闪躲,反而还用面包馒头来骗自己,他内心偷偷的笑,这回可不是你占我便宜,而是我占你便宜了。

他早就知道李梅在村里水性杨花了,可村里谁都没占到她的便宜,反倒是自己领先了,李大牛心中能不偷着乐吗?原本只想抓一下的,可是见李梅这一副模样,李大牛哪会就此罢手啊。

他点了点头道:好像是有一股香味啊,这面包咋卖啊?

说着的功夫,李大牛又趁机碰了几下,同时露出惊讶道:哎,这会儿咋变得跟豆腐似的,这东西能吃吗?

听着李大牛的话,李梅脸都红透了,但被李大牛那样折腾几下后,一阵阵的舒服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心想着,这不仅能吃,而且还是多少男人都求不来的啊,这下全便宜你这小子了,还问自己这样的弱智问题。

肯定能吃啊,这个面包可比一般的面包要好吃多了。李梅回答道。

李大牛内心更是火热,这李梅表面挺正经的,没想到内心这么风搔,他望着李梅,因为药效的作用,他现在雄心大起,看见女人就想往身上扑,不过李大牛碰碰可以,如果真想直接扑李梅身上去,那他还没那个胆子。

但是能过过手瘾也不错啊,李大牛也装的一本正经,像是掂量物品似的,掂量着李梅那里,说:还不轻呢,这面包估计挺贵的吧?

李梅被他掂了几下,脸色愈发红润了,她甚至被刺激得都想要轻哼出声了,可是李大牛只是瞎,听力可好着呢,万一被他发现,她可咋做人啊,所以她只能强行硬憋着,默默的享受。

低头的一刹,李梅还想看看,这药物在李大牛身上发挥得咋样了,只不过,当她看向李大牛的裤裆,顿时就被惊讶到了,她连忙捂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之前还没这么大呢,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就这么大了?药物的效果这么厉害吗?可是她不是没给自己老公用过,还是一样的大小啊。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这臭小子的,原本就有这么大。

李梅惊讶的合不拢嘴,她老公的虽然也不小,但完全满足不了她,她情不自禁在想,李大牛这玩意儿这么大,能不能让自己兴奋呢?

这个念想一出,李梅顿时觉得更加羞耻,但这个想法却愈演愈烈,她看着李大牛的裤裆,有些失神了。

梅姐,你在干啥呢?怎么不回我话啊?李大牛早就看到李梅那失神的模样了,但他却假装看不见,他想听听李梅到底会说啥。

而且这个时候,李大牛的药性也发展到了极致,导致他下面涨得特别厉害,望着李梅,他就老是有一种冲动。

啊?没什么,那面包虽然挺贵的,但你可以尝尝,如果觉得好吃的话,你再买,怎么样?

见识了李大牛的那里,李梅突然芳心大乱,越看李大牛越是觉得顺眼了,再加上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就说出了这番话。

说完后,李梅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勾引男人似的,虽然很耻辱,但却令她激动,兴奋

李大牛心中同样也火热无比,李梅那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他去尝尝啊

也幸亏李梅的老公大壮不在家,否则自己哪有这样的好事啊。

大壮仗着自己高大威武,就经常瞧不起李大牛这个瞎子,见到李大牛总要嘲笑几句,这回,他老婆主动要给李大牛占便宜,李大牛能不答应?

他越想就越激动,但也不能表现得太快了,假装迟疑的说:万一我待会尝了,你非要逼着我买咋办啊?

不会的,姐像是那种人吗?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可以尝尝,觉得好吃再买,你不买的话,我也不强求的。见李大牛迟疑,李梅心中顿时急了起来,这臭小子,果真是没尝过女人味啊,摆在你面前的就是最好的东西,你居然还不想吃。

见李梅急切,李大牛心中愈发爽快,更加扭捏的说:先说好了啊,你们不能强买强卖。

李梅气得都想跺脚了,心底暗骂李大牛简直是个傻子,但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只能平静下来,点头说:好,这一点你放心吧,姐不是大壮,不会那样的。

李大牛点头,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那我就尝尝,看看这面包到底啥味的。

眼见着就勾搭成功了,李梅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更是想到李大牛尝尝那里的样子,她更是羞愧欲死,不过却十分期待。

为了不露馅,李梅又做了许多准备措施,目的就是不想让李大牛发现,这不是面包,而是她

准备好了后,李梅才开口说:好了,你尝尝吧。

望着面前那姣好的脸蛋,李大牛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心想着,大壮啊大壮,你欺负我那么多次,没想到这回轮到我欺负你了吧?

大壮一直很疼爱李梅,要是他知道李梅居然背着他,给自己吃那个,大壮会是什么表情呢?真是想想就解恨啊。

李大牛把脸凑过去,李梅连忙迎合,生怕露出一丝纰漏。

梅梅,我回来了。

突然,小卖部外面传来一声粗狂的大叫。

李大牛和李梅心中,顿时异口同声的冒出一句。

不好!

李梅吓得连忙慌张的把李大牛给推开,然后说:大牛啊,大壮回来了,这面包别尝了,不然他待会看见了,非得逼你买不可。

李大牛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能这样,他也已经满足了,听到大壮的脚步声,他也连忙后退几步,趁着李梅惊慌失措之际,他又往柜台抽屉里抓了一包药,赶紧放进口袋里,这才罢休。

李梅慌张的整理好衣服后,也正好看见了李大牛抓了一包药放进口袋,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她老公大壮就进来了。

大壮一来,见到李大牛也在,他哟呵一声道:瞎子,你现在认得清小卖部的路了?

李大牛没敢和大壮正面冲突,但他心中却在冷笑,大壮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得把你老婆给睡了。

怎么说话的呢?大壮,你注意一点啊。李梅维护李大牛,又赶紧给李大牛说:大牛啊,你大壮哥就这样,别往心里去啊!

咋地?梅梅,你还给这瞎子说话啊?我今儿个还就跟这瞎子杠上了。大壮见自己老婆不帮着自己说话,反而还偏向李大牛,顿时肚子里的火一下就上来了。

一个瞎子而已,大壮还真没把他放在心上。

李梅和李大牛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时候也不敢跟大壮顶嘴,便嘟囔道:我也不管了,你爱咋地那就咋地,不过你也别欺负人家看不见。

说到底,李梅还是偏向于李大牛的。

自己丈夫有手有脚健健康康的,怎么就这么小气和李大牛杠上了,反观人家李大牛啥也没说,而且还弄得自己舒舒服服的,比大壮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你也不嫌丢人!李梅继续说道。

大壮一听也是,自己跟这个瞎子计较什么,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的话肯定会笑掉大牙,他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走运,我回家喝口水就出门。

李大牛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他本来已经想离开小卖部,可听到大壮喝口水就走,便乐呵呵跟个傻子似的坐在小卖部门口。刚才他尝到了李梅的甜头,心想李梅也是个小骚浪蹄子,说不定待会真能把大壮老婆给办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大壮就出门了,不过出门之前他还瞪了眼李大牛。

李大牛就像是个瞎子似的傻呵呵地坐在那儿笑,大壮见状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李大牛还没有那个能耐欺负他呢。

梅姐,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不然待会大壮哥回来又要欺负人家。李大牛假装起身要离开,心中却是期待着李梅能挽留自己。

可李梅刚才的确是被突然回来的大壮吓得不轻,她见李大牛要走不禁焦急起来,错过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下次了,更何况李大牛那家伙是真的大,比大壮的要大上一个尺寸,要是能让李大牛干一回自己的话,肯定能舒服上天。

李大牛见李梅没有挽留自己,转身就要走,心中不免有许多遗憾,直到这时候他嘴里还回味着李梅‘大馒头’的美味,就在这时候李梅忽然出声道:大牛,你还要不要吃馒头了,姐刚才还说要给你吃点更好的呢!

说完这句话,李梅都羞红了脸。

她也就是欺负李大牛这瞎子没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要不然换做其他男人的话她还真没脸说出这种话来,一想到李大牛那个大家伙,李梅双腿之间就湿得不行,就连大腿都在发软。

李大牛面露喜色,转过身来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道:梅姐,你该不会是要强买强卖吧,要是待会大壮哥还没走远的话,我不是要死定了?我身上可没啥钱!

李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来李大牛还是不知道自己给他吃的到底是啥玩意,不过这样也好,她压低声音道:姐给你吃的这东西以后还有,不过你可不许跟其他人说起,要不然的话姐会生你的气,以后再也不许你吃了,明白了没有?

姐,我明白了,那李大牛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虽说他早已经知道李梅那个更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可他还没仔细观察过女人那里呢,那里就像是充满了魔力般深深吸引着李大牛。

李梅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才朝李大牛挥挥手道:那你跟姐进里屋去,这玩意不能放在外面,不然的话容易坏。

见李大牛没有露出怀疑之色,李梅心中窃喜,真是个傻子。

李大牛拄着盲杖跟随李梅走进了里屋,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也幸好里屋光线不足,要不然的话李梅肯定能看到李大牛因为激动而涨红了的脸颊。

李梅坐在床上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露出那对饱满的胸脯。

李大牛这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虽然刚才早已经吃过这玩意,不过李大牛腹部的那团邪火都没有泄出来呢,此时恨不得把头埋进去,他稍显激动地说道:梅姐,你准备好了吗,我还想吃刚才的馒头,好香好软。

成,那你把手拿过来吧,我让你尝尝,不过这馒头不能咬,只能吮吸。李梅娇滴滴地说道,迫不及待想要用李大牛的手揉搓自己的馒头,李大牛没干过什么粗活,手掌也比大壮细嫩很多。

要知道每次大壮揉搓那里的时候都让李梅吃疼,根本没什么爽感,李大牛倒是不同,能让她有种极度刺激的快感。

更何况,李大牛还有那个大家伙没有出来呢。

李大牛听话地把手伸了出来,李梅连忙迎了上去,李大牛掩饰住心底的激动掂量着手中的馒头,而后把嘴凑了上去狠狠地吸了几口。

李梅浑身酥麻,她下意识地按住了李大牛的脑袋说道:大牛你用点力气,不然的话馒头也没啥味道。

李大牛嘿嘿一笑,舌头也伸了出来。

李梅的馒头比弟妹的要大,而且还更软。

李大牛贪婪地吮吸着嘴里的大馒头,他另一只手也十分不老实地按在李梅的另一个馒头上,让李梅时不时从鼻孔里发出声闷哼。

与此同时,李大牛下面那玩意肿胀得更加厉害了,就像是要炸裂开来似的。

知道这时候李大牛也终于才发现原来李梅给自己喂的是壮.阳.药,心说李梅还真是个浪蹄子呢,不过这也正合他心意。

李梅见李大牛那玩意终于完整地抬起头来,嘴巴张得大大的,暗道:大牛这玩意比大壮要大了一倍不止,要是能让大牛给我爽一次,也不亏了啊。

想到这里,李梅面色更加红润。

她眼看着李大牛如同饿狼般扑在自己的胸脯之前,李梅语气中都带着些激动,她说道:大牛,刚才姐不是跟你说有更好吃的东西么,你想不想吃?

李大牛心中大喜,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不过他没有露出自己的心思,而是把嘴从馒头上收了回来,迟疑道:姐,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你这馒头虽然很香,可也不能吃啊,要是等会你强行让我买下来的话我跟谁说理去?

谁知道大壮哥是不是还蹲在外面呢?

听到李大牛说这话之后李梅也放下了心中的警惕,看来李大牛的确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她笑道:姐怎么可能骗你,我要请你吃海鲜,不过还是老规矩,不能用力咬,只能舔舔。

李梅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不过虽说有些羞臊,可却充满了刺激感,而且李大牛的技术细腻,比大壮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那成,姐快让我尝尝呗,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李大牛心中比李梅要更加激动,因为他还没尝过女人下面呢。

李梅解开裤腰带,然后轻轻地脱下了裤子,生怕被李大牛听到她脱裤子的声音,所以这个过程极为小心而又谨慎,饶是如此,李大牛还是将整个过程都尽收眼底。看到李梅那两条大白腿的时候李大牛差点吞了吞口水,他太紧张了!

当一个瞎子,真是幸福!

李梅没犹豫多久,把最后的底裤也都脱了下来,露出光秃秃的平原地带,李大牛都看呆了,原来李梅竟然是个极品白虎!

这下,李大牛更加激动了。

梅姐好了没,我现在有点难受,不知道是咋回事,是不是你给我整的那些药出了啥问题?李大牛不解地问道,李梅扫了眼李大牛那家伙,心说要是没反应的话才怪呢,不过她嘴里却是说道:没事的饼子,待会姐可以帮你弄出来。

李大牛心跳都漏了半拍,原来李梅的计划是这个!

他心中也没有什么负担,反正一切都是李梅在诱导他,他刚想要说话的时候李梅抓住他手腕然后放在了她两腿之间的三角地带!

李大牛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他伸手摸了摸,惊讶地发现李梅那儿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一片,他皱眉道:梅姐,这是咋回事啊,怎么感觉有点黏。

李梅舒服得就要呻吟出来,不过她仍旧得压制住心中的激动,面露羞涩说道:可不是吗,海鲜都是这样,城里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大牛没事的,要不你尝尝?

要是李大牛不愿意尝的话,李梅那才叫一个心疼呢。

简直浪费!

李大牛面露迟疑之色,让李梅更加放心,最后李大牛才点头道:梅姐,我就尝尝可以吗,我身上可没啥钱,怕是买不起。

其实他心中早已经乐翻了天,只想快点动嘴。

李梅也是如此,根本不想听李大牛磨磨唧唧的,她当即说道:你放心,姐不会做那种事情,大家都是村里人,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那成,我尝尝。李大牛说道。

他把嘴凑了上去,李梅口干舌燥,心中也有无尽期待,她挺了挺腰,同时按住李大牛的脑袋说道:姐这地方简陋,你得蹲在地上吃才行。

李大牛心中早已经等不及了,他慌忙照做。

当李大牛舌尖触及到李梅那儿的时候,李梅差点叫出声来,这家伙还挺有本事的,不仅仅是那玩意大,就连口活都这么好。

李大牛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同时嘴里还疑惑道:梅姐,这海鲜的味道不行啊,怎么感觉咸咸的?

李梅还不知道怎么回到李大牛的问题呢,李大牛脸上又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说道:梅姐,我不行了,我感觉下面要爆炸了,这可咋整?

李梅看了眼李大牛的小帐篷,嘴里几乎能塞进一个鸡蛋。

这玩意,也太大了吧?

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李梅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热,她涨红着脸说道:是这样的吗,那我想个法子帮帮你。

嘴上是这么说,可手已经伸到李大牛裤裆那儿。

她轻轻地碰了下李大牛那玩意,真是硬的就跟铁柱似的,李梅都有些怀疑自己能不能承受这么恐怖的玩意了。

跟工地里的打桩机似的。

李大牛被李梅碰到了那里,整个身子都哆嗦了下,他不解道:梅姐你在干啥呢,我这玩意是不是要废了,我感觉他要爆炸了!

李梅看着李大牛呆呆的样子,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傻小子被人卖了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她舔了舔嘴唇,而后笑道:大牛,这点你不用着急,待会姐姐帮你弄出来,只要弄出来了就没啥事情了,不用担心的。

见李大牛将信将疑的模样,李梅继续说道:现在你就听姐说的,先把裤子给脱了,然后我教你怎么做。

真的吗,梅姐你可不要骗我!

李大牛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他现在知道了李梅给自己喂的其实就是壮.阳.药,他甚至已经能想到李梅会用什么办法帮自己弄出来了,因此他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期待的,他老老实实地把裤子扒了下来。

那玩意从裤裆里被释放出来,昂然而立!

李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从未见过如此壮硕的玩意,大壮那玩意和李大牛相比起来就跟金针菇似的,李梅也当即明白过来李大牛这玩意肯定很得劲!

她心中也充满了期待。

据她所知,大壮这次出门估计要等到晚上再回家,这段时间都足够李大牛和自己折腾几次了。

李大牛也在跃跃欲试。

李梅那两个神秘的地方都被他尝过了,接下来就应该是在床上折腾了,他恨不得将李梅扑在床上狠狠地干她,不过李大牛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火气,因为他还不想暴露自己不是个瞎子的情况,毕竟只有瞎子才能去池塘边看村里娘们洗澡。

其实李梅比李大牛还要心急,她慌忙回过神后说道:大牛,现在你听姐的话,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然后躺在床上来,姐帮你。

李冰露出憨憨的表情,连忙照做。

与此同时李梅也躺在了床上,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个干净,李大牛目不斜视,生怕在最后关头被李梅拆穿,不过李梅的身子还真白嫩啊,看得李大牛直流口水。

李梅也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想法,直接爬上床和李大牛抱在了一起,两人肉体摩擦产生的快感让两人都忘了外界的事情。

李大牛也没问什么,享受着这个过程。

既然刘媚媚还不能和自己做这个玩意,和李梅折腾也是一样的,李大牛从小到大还没有和女人做过那些事情呢。

想到这里,李大牛更加激动了。

李梅也不管自己的形象,反正这瞎子又看不到,顶多等会扶着李大牛进去就是。

李大牛也想抓住这个机会,他可不想第一次就这么快,要是让李梅失望了的话,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都难说呢。

梅姐,咱们这是在干啥?李大牛傻呵呵地问道。

李梅假装嗔怒,伸出手点了点李大牛的胸膛,笑骂道:大牛你可不许问这么多,也不能将今天咱俩之间做的事情告诉你家里人,要不然的话梅姐以后再也不帮你弄出来了,明白了没有。

见到李大牛点头,李梅心中松了口气,不过随后她又有些自责将李大牛骗了过来干这种事情,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跟李大牛解释清楚,她想了想后说道:大牛,其实刚才姐骗了你,刚才你吃的馒头和海鲜其实都是女人的那玩意,姐也只给你吃,你要是让别人知道了的话大壮一定会把我打死的,所以你要保密

李大牛露出震惊之色,他支支吾吾地说道:梅姐,那大壮哥走远了吗?要是让他知道我做这种事情,他会打死我的!

所以你不能往外说。李梅说道。

李大牛重重地点了点头,李梅这才笑道:这就对了,你快帮姐姐弄一下下面,就是用你那个快要爆炸的玩意,找对地方弄就是了,不行的话姐会帮你的。

好的,梅姐。

李大牛激动得喉咙跟烧着了似的,他没想到和刘媚媚干不成,第一次居然会丢在李梅这里,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并不亏。

他双手十分不老实地在李梅身上游走,弄得李梅娇喘连连。

李大牛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他激动地说道:梅姐,我我要进来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刺激的爱爱好爽小说/红樱桃污污软件

2020-8-2 19:33:33

小说

轻轻咬住花蒂|根一起上啊轻点

2020-8-2 19:33: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