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裆下大包 |少年分身发紫堵住

冲进了卫生间,赶紧将裤子给褪去,准备让自己冷静冷静。 因为待会儿自己儿子马上就要回家了。 要是一直这样,被儿子看见那多尴尬啊。 但老李在卫生间折腾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冷水一直在浇灌,但怎么也降温不了。 哗啦啦。 冲洗了半天没有成效,老李实在没辙了,只好尝试自己释放一波了! 刚开始弄了一阵,一双干巴巴的

冲进了卫生间,赶紧将裤子给褪去,准备让自己冷静冷静。

因为待会儿自己儿子马上就要回家了。

要是一直这样,被儿子看见那多尴尬啊。

但老李在卫生间折腾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冷水一直在浇灌,但怎么也降温不了。

哗啦啦。

冲洗了半天没有成效,老李实在没辙了,只好尝试自己释放一波了!

刚开始弄了一阵,一双干巴巴的大手,弄得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很快他发现在洗澡池旁边的篮子里面,放着是孟婉晴下班回来脱下来的里衣。

他毫不犹豫的抓了起来,仔细端倪了一番,放在鼻子边上闻了一圈,可真香啊

老李手捧着里衣,两眼放光,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珠子盯着每一丝纹理,越看越带劲,到最后脑子彻底失去了控制,几乎到达了癫狂状态,脑子里幻想着与孟婉晴之间各种画面

正在兴奋头上呢,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门打开,是儿子李云峰回来了,进门就喊了一声:晓晴,我爸呢?

孟婉晴温柔的贴了过去,说道:应该是在卫生间里面吧,老公,你肯定累了吧,今天晚上知道你出差回来,我可烧了不少美味佳肴呢,待会儿你尝尝。

李云峰点了点头,出差半个月在外面,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可压抑坏了,今天晚上一定要狠狠的美味一番。

边想着,手还不老实的摸了一下孟婉晴的臀部

坏死了哟,我继续烧菜去了啊孟婉晴娇滴滴的回了一句,羞躁的就扭着屁股回了厨房。

盯着自己的女友,李云峰有点受不了了,走去了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

爸,你在?

此时老李还在兴奋中呢,听见儿子的声音,幡然醒悟,吓了一大跳。在上厕所,一会儿就好。

李云峰听了后,嗯了声,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裳。

这边,老李感觉到儿子离开后,赶紧拿起里衣,继续集中精力各种幻想了

差不多又弄了两三分钟的时间,终于成功的释放出来。

老李这下可舒服死了,老枪也开始渐渐消退了下去,可收拾战场的时候,却发愁了。

刚才太兴奋,弄到孟婉晴的里衣上了

他本来想用手清洗一遍,但是正在这个时候,孟婉晴竟然也要来上厕所,敲了敲门:叔,你上好了没?

慌乱下,老李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将里衣丢到了篮子里面,然后拿着卫生纸擦了擦马桶,简单收拾了一番战场后,就红着老脸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孟婉晴因为尿急,进去后,就把门给关了,然后一屁股坐在马桶上。

但很快她就觉察到不对劲,先是空气中散发真一股熟悉的那种味儿,另外屁股坐在马桶上,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她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刚才男友父亲在厕所里面呆了那么长时间,他肯定是在里面干坏事了

本来男友回家,刚才看见他的时候,心底已经痒死了,但是想到刚才李叔在厨房里面窥探了自己,然后跑到卫生间里面做那种事儿,她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而且那里竟不断的滑过一阵阵强烈的暖流

她急忙起来,打算拿着卫生纸来擦,但哪里知道卫生纸已经用完了,这个时候她想起了篮子里面的里衣。

于是也没看,直接拿着里衣就擦拭了两下,可越擦竟然越湿。

仔细一瞧,孟婉晴差点叫出了声音,这里衣上竟然有男人的东西。

天哪,这肯定是李叔弄的。

这个老头可真的想害死我啊,这要是怀孕了,可怎么整哟?

真没想到平日里温和的老头,竟然这么变态哦

看来得劝自己的男友,赶紧给他爸找个老伴

稳定了情绪后,孟婉晴洗了洗手,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她为了避免尴尬,这事儿一直压在她的心底,没打算说出来。

去了厨房,烧好饭菜,然后端在了餐桌,一家三口开始共进晚餐。

吃完饭后,孟婉晴也没想着洗碗,跟着自己儿子就进了卧室,把门给关上了,还把门给反锁了。

自己儿子出差在外面半个月都没回家。

老李是个过来人,自然知道他们去卧室要干啥事!

刚一想到那画面,老李有些克制不住了!他坐在客厅,打开电视,隔壁房间隐约传来一阵阵曼妙的声音。

为了平复心底的躁动,老李将电视的音量刻意调大了一些。

即便这样,但孟婉晴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他越听越难受,最后实在忍不住,坚持了几分钟的时间。

最后还是决定去窥探了。

他起身,静悄悄的走到房门口,先是偷偷的听了一阵,声音很清晰,孟婉晴那性感曼妙的声音,格外悦耳。

他屏住呼吸,心跳加速的很厉害,压了压门把手,很快门就露出了一点缝隙,他赶紧眯着眼,朝里面看去。

卧室里面充斥橘黄色的灯光,灯光下,两人正在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可哪里知道自己儿子没两下就不行了。

啊,我忍不住了

李云峰忍不住,拧着眉,一声叹息。

不行,我还想

孟婉晴还没得到满足呢,急忙道。

但话刚说完,李云峰还是瘫软了下来。

孟婉很不满足,极不情愿的停下来,老公,你真的好讨厌哦,我刚有点感觉,你就你最近是咋了啊?是不是出差在外面太累了啊、

很显然,孟婉晴对于自己男友的表现很失望,言语中满是抱怨。

李云峰舒缓了下身子,叹了口气,。最近工作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哦,我现在脑子里都是在想着业绩的事情,我也很无奈哦,明天公司还要安排我去上海出差呢。下次吧,下次我调整好状态,保证你舒服。’

啊?又要去外面出差啊?你这样天天在外面,留着我一个人在家里,搞的我就跟个小寡妇一样孟婉晴瘪了嘴巴,扫兴道。

老李在外面,看着还没被满足的孟婉晴,当时真想冲进去,给她帮个忙,但他也只能想想罢了,不敢来真的。

窥探结束后,他又去了卫生间,冲洗了一个凉水澡,拿起了孟婉晴的里衣,一阵刺激。

他正在一阵疯狂的幻想中呢,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朝着卫生间这边走来,他意识到卫生间门和灯都没关,只要拧一下,门就开了,留给他反应时间很短,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没时间去关门了,所以赶紧就跑到了里面洗澡的地方,将帘子给拉上,躲在了里面。

刚躲好,孟婉晴就打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将门给反锁了。

一屁股坐在马桶上,神色不悦,脑子里面还在埋怨着男友和刚才的表现。

老李心跳加速的很厉害,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生怕被发现,撩起了帘子的角落,瞄着眼朝外看去。

第一眼,老李就看呆了。

只看见孟婉晴哪里是在小便,她竟然仰面撩起了裙摆,然后露着下面,闭着眼,手伸了进去,咬着唇角,开始自我满足。

老李躲在帘子后面,距离孟婉晴不过一米的距离。

听着她自我满足时,发出的一阵阵呓语声,老李兴奋不已,不停的吞着口水。

孟婉晴进卫生间时,还开了灯。卫生间里明亮灯光下,老李看的非常清晰。

就连她那里都看的一清二楚,比起刚才窥探卧室时的画面爽多了。

他瞪大眼球,盯着孟婉晴。

老李实在是忍耐不住了,躲在帘子后面,拉开拉链,急促的满足着。

伴随而来的是,他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粗重。

突然,孟婉晴注意到了这个声音,吓得浑身一怔,眼神不自觉的四处张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家里只有自己男友跟他爸两个男人,这声音明显是男人的声音,男友此时还在卧室里面睡觉,这只能是!

想到这,粗重的呼吸再次传来,是从身后传过来的,她赶紧扭头扫了一眼。

这一看,正好看见老李憋红着的老脸,隔着帘子,匍匐在下面,探出了头。

啊!

她想叫出来,但很快就自个儿捂住了嘴巴,俏脸刹那间羞红起来。

她吓得不轻,想赶紧起身从里面跑出去,然后当做啥都没发生,但是怎知道,手指还在里面。

一股强烈的愉悦,却让她有点舍不得。

真的好舒服哦

孟婉晴一阵纠结,突然她想着反正现在已经都让他看见了,所幸就让他看吧,反正等自己舒服了再回房间睡觉。

不然一整晚空虚至极,也睡不着,肯定很难受。

相反,让他这么看着,自己反而更觉得舒服

想到这,孟婉晴是羞躁不已,自责起来。

孟婉晴啊孟婉晴,你怎么能这么浪荡啊,可这能怪我吗?还不要怪李云峰不争气,没满足自己吗?

想到这,她竟然开始幻想起老李了!

老李也一样,幻想着弄孟婉晴,一边看,一边自我满足,虽然隔着一道帘子,但彼此都在安慰着自己。

老李是真的想冲上去,狠狠的弄她几个回合,他甚至料准了孟婉晴的心理,知道就算弄了,也不会声张。

只是他不敢,毕竟这个女人可能是自己儿子的女友,这要是被儿子发现了,谁也不知道后果会是怎样!

所以他努力的克制着心底的邪念,老李啊老李,你可千万要克制自己哦,人要学会知足,孟婉晴都愿意让自己看了,怎么还能不满足呢?

孟婉晴眯着媚眼,看着老李眼眶中的一团火焰,下意识的想他扑过来!真的好想眼前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男友的父亲,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多好,这样就能一起疯狂的战斗了!

思来念去,孟婉晴还是不敢做出对不起男友的事情,只是想透过帘子,看清老李的身体!

老李细细的看着孟婉晴脸上的表情,一张通红的俏脸,绯红一片,特别上瘾,转念一想,也许她也想见识一下自己的那里呢。

想到这,他竟然悄悄的将帘子拉开了一个边角,然后挪了挪身子,将下半身直接暴露了出去,直接对在了孟婉晴的视线之中

早上起来,老李下面胀的厉害,下了床之后喝了杯冷水,又去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身上的燥热才终于淡去。

老李真的想不明白,他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为什么那方面的需求还这么强烈。反观他儿子李云峰,那方面一点都没有遗传他,和儿媳妇孟婉晴做那事两下就完了不说,一点激情还都没有。

真是可怜了孟婉晴,儿子在外出差一个月难得回来一趟,偶尔回来一次还没发满足她,简直就像守活寡似的。

不过,老李对孟婉晴虽然有想法,却不打算真的付诸行动,孟婉晴毕竟是他儿媳妇,要是他真的和孟婉晴搞在一起,那以后还怎么面对自己儿子李云峰?

老李最担心的还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当时老李把那话儿从帘子里面伸出去,儿媳妇孟婉晴肯定看到了。孟婉晴当时就脸色一变,通红着脸跑出了卫生间。老了本以为孟婉晴肯定去找儿子告状去了,他提心吊胆的回到自己卧室里,但是等了半个小时儿子也没来找他。

而今天一早,儿子李云峰就匆匆出了家门,又去外地出差。

看来孟婉晴什么都没有对李云峰说。

不知道孟婉晴这是什么意思,默许?还是说给老李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以后不要再犯?

不管怎么样,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孟婉晴正在做早餐,在厨房里忙个不停。老李借口倒水去了厨房,看着孟婉晴在灶台前忙忙碌碌的身影,心里不禁一热。

以前他老伴也是这样给他做早餐来着,可惜老伴现在已经不在了。

老李摇摇头,赶跑心里那些胡思乱想,尴尬的笑了笑说:婉晴啊,要不要我给你帮忙?

不用了,爸,我马上就做好了,你先去收拾下东西吧,时间不早了。孟婉晴回头笑着说道。

看孟婉晴的样子,昨晚发生的事她好像完全不记得了。

这样也好,两人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过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老李还是管不住眼睛,不停的在孟婉晴身上乱瞄。孟婉晴今天穿的依旧很单薄,上身是一件粉色的T恤,胸前鼓鼓囊囊看的老李心里发颤,下身则是一件短裙,短裙短的连大腿都遮不住。

孟婉晴在家里一直都这样穿,现在又是夏天,为了省电不经常开空调,这么穿多少能凉快一点。

不过,孟婉晴是不是有其他的意思,老李就不知道了。

早餐是两块面包,和一个煎鸡蛋,以及一杯牛奶。

老李一边吃早餐,一边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孟婉晴猛瞧。

孟婉晴正在往面包上涂奶油,她微微俯身,从老李这个位置很容易就能看到她衣服领口里面。

老李收了收目光,咳嗽了一声问道:婉晴啊,你负责的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孟婉晴笑了一下说:爸,那个女孩好像是骑摩托车摔断腿送到医院来的,不是大病,不过估计要休养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出院。

哦,那你照顾她不累吧?老李随口问道。

还行,当护士不就应该照顾别人么。孟婉晴笑着回答道。

正说话呢,孟婉晴手里的面包忽然掉到了地板上。

老李弯腰去拣,孟婉晴也条件反射的俯下身,两人手刚好抓到一起。

老李脸皮厚,没有太大反应,不过孟婉晴脸一下子就红了,她赶忙缩回手在沙发上坐好。

这个吃不成了。

老李又咳嗽一声,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老李和孟婉晴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孟婉晴去了住院部上班,而老李则换上保安服,在医院里来来回回巡逻。

说是巡逻,其实也就装装样子而已。老李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要是真的发生什么事,他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能干得了什么?估计一巴掌就被人拍的趴在地上。

老李在医院里散步似的四处溜达,遇见熟悉的人就打声招呼,他一双眼睛到处乱看,视线时不时落在医院里那些年轻漂亮的护士身上。

这个医院每年都要招收一批新护士进来,而这些护士大多都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看着这些漂亮的女娃,老李一颗心又蠢蠢欲动起来。不过他也就只能心里幻想一下,他只是一个保安而已,就算想付诸行动也干不了什么。

走着走着,老李就到了住院部。

经过一间病房的时候,老李猛然听见了孟婉晴的声音。

老李顿时停下脚步,站在病房外面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往里看。

只见孟婉晴正坐在洁白的病床上,一勺子一勺子的给床上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娃喂药。那个女娃一条腿打着石膏吊在半空,模样看起来倒是挺凄惨的,不过人长得好看。脸蛋白白净净就不说了,关键是年轻,看起来顶多就十七、八岁。

老李眼睛盯着孟婉晴,视线从她肩膀上慢慢往下移。

病房里虽然有空调但是也没开,所以里面有点热。孟婉晴白色的护士服下面的裙子是解开的,穿着白丝袜的腿交叉叠在一起,配着脚上的高跟鞋看的老李直咽口水。

病床上那个女娃就是孟婉晴负责照看的病人,老李对她也多看了几眼,不过她身子藏在被子下面,什么都看不到。

正当老李看的兴起,走廊里迎面走来的女医生笑着打招呼:老李,又来看儿媳妇啦?

额闲着没事,过来看看。老李赶忙站好。

那你要是有空的话,帮我搬桶水吧,那个该死的送水工竟然把矿泉水放在楼下,我一个女人怎么扛的上来?女医生笑问。

老李连连点头,然后跟在女医生屁股后面往住院部楼下走。

这个女医生名叫柳香香,是妇产科主任,虽然平时很好说话,不过据老李所知她对待属下还是很严格的。医院里每年都会有一些医生或者护士被辞退,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这个妇产科主任搞的手脚。

儿媳妇孟婉晴好像也归这个妇产科主任管,反正老李平时经常看见柳香香支使孟婉晴干这干那,孟婉晴不敢不从。

看,就在那。

柳香香指了指门外,老李顺着她手指的看过去,立即看到好多大桶的矿泉水摆在住院部大门口。

我在我科室等你。柳香香笑着说,然后便留下一阵香风上了楼。

这桶水很重,大概有二十公斤,妇产科主任柳香香的科室又在六楼,老李把这桶水扛在肩膀上,一步步爬楼梯上了六楼后已经累的满头大汗。迈着艰难的步子,老李一步步到了柳香香的科室门口。

没有急着进去,老李敲了敲门,等到柳香香在里面说请进之后才推开门。

柳香香坐在办公桌后面,穿着黑色的美腿从桌子下面伸出来,展露在老李的眼前。老李咕咚一声吞了下口水,使劲把眼睛别开,然后问道:柳主任,水放哪里?

就放那里吧,放到门后。柳香香笑着说道。

老李点点头,弯下腰把水桶放下。门后就是饮水机,老李想了想就说:我给你装上吧。

也行,多谢你了。

老李把门关上,然后吃力的抱起矿泉水桶往饮水机上放。这水实在太重,老李有点吃不消,两手摇摇晃晃试了好几下都没有放上去。柳香香见状便起身过来帮忙,老李老脸一红,嘟囔道: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

别逞强啊老李,你可不年轻了。柳香香笑道。

老李不答话,使劲把矿泉水桶往饮水机上一放,只听见砰的一声,饮水机和矿泉水桶一起倒在了地上。

科室里水花四溅,好在并没有洒到桌子上,要是那些病历被水打湿的话就麻烦了。

对不起对不起老李连声道歉。

一抬头,老李这才看到柳香香浑身上下都被水弄湿了。

柳香香一身白大褂湿淋淋的贴在身上,黑格子衬衫也湿淋淋的。最重要的是,柳香香衣服湿了之后,底下的内衣竟然隐约可见。老李又咕咚一声吞了下口水,裤裆搭起了帐篷。

没事,不要紧的。柳香香虽然恼怒,但现在也只能这么说。

正这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柳主任,你在里面吗?刚听见砰地一声,你要不要紧啊?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柳香香微微发急,她现在这模样可不好见人。

我没事,只是饮水机倒了而已,不要紧的。柳香香赶忙说道。

要我帮你吗,柳主任?那个男人问道。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柳香香加重语气说道。

等到门外的脚步声远去,柳香香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老李。

我可被你害惨了!柳香香沉声道。

我我来给你擦。

老李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边结结巴巴的道歉一边拿起墙上挂着的毛巾给柳香香擦身上的水。

白大褂已经湿透了,柳香香也就没有继续湿穿在身上,她把白大褂脱下来挂在衣架上面,然后也拿起毛巾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水珠。老李则抓着柳香香的小腿,给她擦腿上的水渍。

柳香香穿的丝袜很薄,沾了水之后就像透明的一样,这更多了几分美感。

老李越看越难受,他感觉快要撑不住了。

而柳香香此刻也终于察觉到了老李的异常。

不过,柳香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没有说什么,依旧让老李给她擦腿。

这边,这里还有。

柳香香一边说,一边把腿抬了起来。

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我裙子都湿了。柳香香捏着裙边说道,脸颊微微发红。

老李连连点头,手上的动作越发快了。

要不你坐着吧?老李非常体贴的说。

柳香香想了一下,随后便欣然同意了。她坐在桌后的椅子上,高高抬起腿让老李给她擦。站在老李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柳香香裙子底下那抹幽深。老李那里受得住,眼珠子都瞪直了。

看到老李这个样子,柳香香噗噗噗笑了起来。

我我老李结结巴巴的道,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还有这条腿。柳香香笑着说道,然后换了只脚,把另一条腿抬起来。

丝袜已经彻底湿透了,柳香香干脆把高跟鞋脱下来。老李轻轻抓着柳香香的脚,一点一点的用毛巾给她擦。

老李呼吸越来越重,柳香香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浓,科室里明明开着空调,但温度却不知不觉上升了好几度似的,老李额头都开始冒汗了,柳香香额头上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老李,我听人说,你老伴好像走的很早?柳香香忽然问道。

老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老伴是被他弄死的,这件事根本没法说出口。

你现在住在你儿子家里吗?柳香香又问。

是,柳主任。

那你儿子和你儿媳妇可挺孝顺的,专门把你请到城里来住。柳香香随口说道。

老李发牢骚似的说道:那可不,不过我那儿子一天到晚不在家,一个月出差两三次,很少回来。家里就我和婉晴两个人,好在婉晴确实孝顺,给我洗衣做饭

老李越说越带劲,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柳香香倒不觉得痛,不过她的丝袜哧溜一声裂开一条大口子。

老李的手顿时就僵住了。

柳香香也皱起眉头,不过她没有发火。

丝袜已经破了那就没法穿了,柳香香坐在凳子上,把另一只鞋子也脱下来,然后又开始脱丝袜。

我我明天给您买一条。老李厚着老脸说道。

不用。柳香香笑着摇头。

那可不行,您这丝袜很贵吧?

柳香香笑了笑,没有说话。

丝袜脱下来后,柳香香两条美腿赤果果展现在老李的眼前。老李眼睛一下子就直了,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蹦出来。

而柳香香则抬起腿,用脚在老李肚子上蹭来蹭去。

这几天工作很忙,每天下班回去都腰酸背痛。我老公早就跟我离婚了,回去之后家里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更别说伺候我了柳香香意有所指的说道。

那我给您捶捶腿?老李赶忙蹲下来。

柳香香也不拒绝,就这样坐在凳子上,把腿放在老提的膝盖上让他按摩。

别看老李一身土气,他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差。以前老伴还在的时候,老李就经常这样给老伴按摩。

现在老伴虽然走了好几年,可老李这门手艺却一直都没有生疏。

柳香香被捏的舒服,眼睛微微眯着,整个人逐渐放松下来。

而老李正盯着柳香香的胸口不停的看。

柳香香身材很好,已经三十八岁的她风韵犹存,她正处于如狼似虎的年纪,却没有男人陪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刚才老李弄倒饮水机的时候她就已经把老李赶出去了。

不过今天也只能到此为止。

好了,老李,你赶紧忙你的去吧,我这里还有事。柳香香忽然睁开眼睛说道。

老李噢了一声,十分遗憾的从地上起来。

你衣服也湿了,快点回保安室换身衣服。柳香香十分体贴的说道。

老李连连点头,他最后看了一眼柳香香的胸和美腿,这才转身往门口走。

到了门口的时候,柳香香忽然叫住老李说道:刚才的事,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啊。

放心,我嘴巴严实着呢。老李哈哈笑了一声。

柳香香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老李匆匆回到保安室换了一身保安服,从衣兜里摸出根烟点着抽了起来。

医院里不许抽烟,想抽烟的话只能去厕所,不过保安室里没人管。

抽了根烟,老李总算平静下来。

那个柳香香在医院里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明面上待人温和,暗地里却非常苛刻。所以在医院里,柳香香的人缘不是怎么好,不过她好歹是个主任,一般也没人敢得罪她。

她的生活也不怎么幸福,老公很早就和她离婚了,然后她就一直单身到现在,连个孩子也没有。

也许正是因此,柳香香才会这么饥渴?

老李眼中精光闪烁,他感觉自己的第二春要到来了。

当然,老李并不认为柳香香会看上他,不过只要能占占便宜也就不错了,他并没有期望太多。

抽烟呢,老李!

保安队的队长走进来说道,老李又摸出根烟,恭敬的递到保安队长的手上,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王队长,咱们医院那个送水工是怎么回事?以前不都直接送水到楼上的么?

哦,你是说住院部外面那些水桶对吧?以前确实是这样,不过送水到楼上要另外加钱,院长不太满意,两边没谈拢,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送水工把水送过来后,撂楼下就跑了。

原来是这样。老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看来明天可以继续去帮柳香香送水了,老李高兴的想。

下午,医院里忽然送来两个重症患者,而且都得动手术。

医院里的主刀医生不少,同时进行两场手术没有一点问题,不过打下手的护士有点忙不过来。孟婉晴正好被挑中了,进了手术室给主刀医生打下手递东西。

老李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是被孟婉晴负责照顾的那个女娃吸引来的。

老李经过这间病房的时候,门刚好开着,而那个女娃正躺在床上朝老李大喊大叫:喂!那个保安!说你呢往哪看!

有事吗?老李小心翼翼的问。

照顾我的那个护士跑哪里去了?我按了半天铃也没个人过来,你快点给我去找个护士来!这个腿上打着石膏的女娃一脸气势汹汹,蛮横的不像话。

老李心里感到不舒服,他是保安又不是医护,这些事不该他管。

可是看看床上那个女娃,动都动不了一下,他顿时又心软下来。

好吧,我去给你看看。

老李说着就离开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来,而这个女娃已经等不及了,不停的拍病床前的柜子。

有没有人来?这家医院的护士都死光了吗?

老李赶忙走进病房,因为担心女娃吵闹声太大吵到其他病房的病人,老李还特意把门闭上。

我已经给那边打招呼了,很快就有护士过来。老李赔笑道。

这也太慢了!我可是花了钱的!这个女娃不满的叫嚣道。

你有什么事吗?老李耐着性子问。

<<

人已赞赏
小说

大屁股村妇夹得好紧|学妹开庖处疼流泪小说

2020-8-2 19:32:27

小说

h系列护士小说合集/诗锦在公共汽车全文阅读

2020-8-2 19:32: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