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屁股村妇夹得好紧|学妹开庖处疼流泪小说

张圆圆勾人心魄的模样把刘江看得兴起,他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往张圆圆的深处探去,前前后后戳弄。 那个地方早已泥泞不堪,刘江手指一进去顿时挤出一股黏黏的液体,而张圆圆则不可抑制的发出声声轻叫,随着刘江手指进进出出嗯嗯啊啊的叫唤。 轻点刘叔&he

张圆圆勾人心魄的模样把刘江看得兴起,他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往张圆圆的深处探去,前前后后戳弄。

那个地方早已泥泞不堪,刘江手指一进去顿时挤出一股黏黏的液体,而张圆圆则不可抑制的发出声声轻叫,随着刘江手指进进出出嗯嗯啊啊的叫唤。

轻点刘叔我受不了

张圆圆身体颤抖着,胸前的饱满也抖个不停,她左胸已经从衣服下面露出来,凸起的地方比平时大了整整一圈。

这对饱满真得劲,刘江低头含住使劲的吸,像是要把奶水吸出来一样。

嗯嗯啊慢点啊刘叔

刘江上下齐动,水声不断响起,把洁白的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张圆圆的丝袜也湿淋淋的,黑色的小内内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刘江的手指连着动作了两百多下,终于把她又一次送上高峰。

张圆圆白净的屁股高高抬起,娇躯也跟着剧烈颤抖,嘴里发出的呼喊也变得高亢,刘江猛地抽手,张圆圆也终于达到了一次高潮

圆圆,好多的水啊。

张圆圆躺在床上,只顾着喘息的她哪还有功夫开口说话。

琢磨着时候差不多了,刘江抓住裤腰往下一拽,刚歇口气的张圆圆看到刘江的那个地方,立即被吓了一跳。

这也太大了,好吓人啊!这进得来吗?我老公那玩意连刘叔一半都比不上,刘叔吃什么了长这么大!这家伙要是进来,不得要人命啊!

张圆圆心里害怕极了,但同时又十分期待。

而刘江已经把张圆圆的双腿分开,对准位置跪在她腿间。

刘江这十多年没享受到的快乐终于又要出现了,只见他腰身往前移,在她早就湿透了的位置做足充分的润滑,之后开始缓缓推进

张圆圆顿时感到一股子饱胀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同时又夹杂着强烈的快感,一瞬间眼前发黑,一口气憋在胸口怎么也呼不出来。

啊轻点,刘叔,你那里太大了慢慢来不然会出事的啊!

张圆圆连忙喊道,她满头大汗,明显受不了刘江这根大家伙。

刘江笑着点头,却不打算给张圆圆喘息的机会,反而更用力往前顶,眼看着就要完全挤入张圆圆的体内

可就在这时,一阵响亮的敲门声忽然响起,随之传来的还有一个稍显尖细的男人嗓音:圆圆,我回来了,快开门

这分明是张圆圆老公的声音!

刘江脸色剧变,张圆圆也是一样,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匆匆下床。刘江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神色慌张的说:你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张圆圆六神无主的说道。

敲门声还在响,刘江穿好衣服之后站在原地发愣,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还好张圆圆反应快,她用被子把一片狼藉的床单盖起来,然后便连拉带推把刘江弄到了阳台上。

刘叔你先在这里躲一会儿,我找个借口那个死鬼骗走。

好,那你快点!

见刘江在阳台上躲好,张圆圆飞快的关上落地窗并把窗帘拉上,这才去给她老公开门。

张圆圆家阳台下面就是老刘家阳台,高度差只有两米多一点点。刘江趴在护栏上往下看,思量了好久终于翻到护栏外面小心翼翼的往下爬,多亏刘江平时帮别人修水管经常爬上爬下,这才能没出一点事故爬到自家阳台上。

刘江哆哆嗦嗦的翻窗户进了屋里,窗户都还没关,裹着浴巾的秦梅就推门冲了进来。

爸,原来是你啊,你从哪回来的?

秦梅看着站在窗前的刘江问道,刘江尴尬极了,没有回答儿媳妇的问题,刘江反问她:梅梅,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刚洗澡呢,听见你屋里有响动还以为有小偷呢,就过来看看。

别说了快去穿衣服,感冒了怎么办!

刘江把秦梅轰走,这才摸了根烟坐到床沿上,刘江拿着打火机的手哆嗦个不停,点了几次都没把烟点着。

这可怎么办啊?不知道圆圆老公会不会发现我和圆圆那档子事?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想起在张圆圆卧室里,自己和她还没做到最后一步,刘江把心一横,到时候干脆抵赖算了,反正咱也没污了人家清白!

可刘江忽然记起自己修水管的家当还在张圆圆家洗手间里搁着,他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天黑了,儿媳妇做了一桌子菜,可惜刘江根本没心思吃,手里端着碗,刘江心里想的全是张圆圆和她老公,半天了也没动一下筷子。

爸,你快吃啊,一会儿菜就凉了。

秦梅催促道,刘江抬头朝她笑了笑,可他笑的比哭还难看。

爸,你是不是和圆圆姐吵架了?

秦梅又问,刘江摇头说没啥事。

爸,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有啥事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啊!

秦梅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

她觉得公爹和楼上那个张圆圆一定有事,一想到这,她心里就不高兴!

而刘江闻言,多打量了眼秦梅,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这裙子是刘江去年和她一起去买的,当时穿着刚刚好,但现在却明显有点小了,别的地方倒没什么,就是胸口鼓鼓囊囊,儿媳妇的胸就像硬塞进衣服里似的。

这有点不科学啊,儿媳妇都这么大了怎么这前面还会长,话说这妮子不会是二次发育了吧,去年那里还很正常的,怎么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看着儿媳妇的胸前的饱满,刘江下面涨的难受。

他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和儿媳妇发生的事,就差一点,他就能和她彻底在一起了,可惜啊

刘江想到这,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接着早上未完成的事情做下去,眼神盯着秦梅也越来越火热

爸,你咋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秦梅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但心中对这种事却是既害怕又期待。

幸好这时刘江的手机震了一下,他连忙转移了视线,把筷子也放下,掏出手机刚看了一眼额头就布满了汗珠。

张圆圆这骚货发了张三点照,照片上的她只穿着内衣,薄薄的文胸遮不住她雪白的柔软,细绳一样的小裤裤挡不住她腿间那片风光,张圆圆一手抓在胸上,脸上的娇媚像是在叙说她的空虚。

刘江还没来得及把手机装兜里,张圆圆又给他发了条短信:李叔,我老公不在,快过来拿你的东西

楼道里灯是坏的,黑漆漆的一点光线都没有。

刘江站在张圆圆家门口,小心翼翼的按下门铃,门一打开,一阵刚洗完澡特有的洗发水的香风便扑面而来,张圆圆摸黑扑进刘江怀里,双臂紧紧抱住刘江。

刘叔,你怎么才来!张圆圆责怪的说。

看到那张照片之后刘江以为张圆圆一定穿着三点等他,可现在刘江摸摸张圆圆身上,裹住张圆圆娇躯的浴袍不禁使他感到失望。

建林呢?

刘江问,张圆圆老公就叫胡建林。

他和朋友喝酒去了,不到半夜不会回来。

张圆圆把刘江拉进屋后就把门锁上,刘江有些急不可耐,从后面一把抱住张圆圆,搂着张圆圆丰腴的身体,刘江生着茧子的大手抓着她饱满的胸部使劲揉捏,张圆圆也不拒绝,她背靠着刘江享受起来,一边扭腰用屁股在刘江裤裆上摩擦一边发出轻轻的哼叫。

刘江一手沿着张圆圆的腰肢摸下去,一路来到大腿,终于把手探进浴袍伸到了张圆圆两腿中间,张圆圆竟然没穿内衣,刘江很快就摸到了一手湿润

别这么急啊李叔,你先去洗澡,时间有的是

张圆圆喘着气说,被刘江摸了一阵子她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看着张圆圆布满红晕的脸蛋,刘江咽了咽口水,脸凑过去含着张圆圆的嘴唇亲吻起来,张圆圆在刘江怀中转过身,面朝着刘江激烈的和他拥吻,过了几分钟,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嘴唇才终于分开。

刘江回味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抓住张圆圆的手道:圆圆,我们一起洗,你帮我搓背。

人家都洗过了!

张圆圆摇头,但还是跟着刘江一起进了浴室。

刘江舒服的坐在塑料凳子上,张圆圆则像小媳妇似的跪在刘江跟前,两手沾满泡沫抓着刘江那根大家伙轻轻揉搓。

刘江的那东西在张圆圆挑逗一般的抚摸下,很快就变得昂头挺胸起来

抓着刘江的那东西,张圆圆感觉脸烧得厉害,张圆圆寂寞的时候经常看小电影,片子上那些男演员的家伙也没刘江的大。

一想到等下就能把这么大的东西吃进肚里,张圆圆的心都快从胸口蹦出来了。

帮我舔舔,圆圆,白天我可没少给你舔。刘江调侃道。

谁让你这玩意这么大,我嘴巴根本装不下嘛。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刘江有些心急,那地方跟着一颤一颤,好像又变大了一点。

张圆圆知道刘江快忍不住了,她媚笑一声,冲干净泡沫之后就撩起耳边的头发,张大嘴巴一口含住了,但也只勉强含住一半。

感觉自己进入到一个柔软的地方,刘江嘶的吸了口气。

这舒爽的感觉让刘江十分满意,但是张圆圆含住之后却迟迟没有动作,刘江便两手抓着张圆圆的头,让她含着自己的大家伙一上一下动了起来。

嘴里被塞满的张圆圆只能发出呜呜声,口水也从她嘴边流了下来,拉成细丝一直垂到地板上。

这样持续了有十分钟,刘江感觉两手又累又酸,于是停了下来,得以松口气的张圆圆赶忙起身并大力咳嗽,她嘴边满是口水和滑腻腻的粘液,模样儿十分诱惑

别这么粗暴嘛,刘叔!

张圆圆取过毛巾擦嘴,不高兴的说道。

刘江连忙道歉,安抚了一会儿之后张圆圆才接着给他咬。

张圆圆的舌头很软很长,技巧也是一级棒,舔的刘江飘飘欲仙舔了许久,张圆圆又含住刘江的大家伙上下动作起来。

张圆圆咬的很辛苦,刘江的那东西太大了,每次都会顶到她喉咙眼。

张圆圆忍着胸口那股子恶心,给刘江咬了十多分钟,刘江才终于在张圆圆嘴里释放了出来。

刘江满头大汗,看了眼张圆圆说:还放在手里干嘛,赶紧冲掉。

男人就是没有情调。张圆圆嘟囔道。

虽然在浴室里释放了一次,但刘江的兴致并没有降低多少。一出浴室,刘江就把张圆圆横抱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

到了床上,两人身上的浴袍都还没脱,就紧抱着对方纠缠在了一起。

刘江被浓烈的渴望驱使着亲吻张圆圆的脸和脖颈一直到胸口

快刘叔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

小骚货,刘叔我这就满足你。

刘江笑着坐起来脱掉身上的浴袍,可敲门声却紧跟着响起,刘江心里发苦,这是今天第几回了?每次到兴头上都被打断,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那个死鬼太气人了,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这时候回来!

张圆圆边说边穿浴袍,刘江搔搔头问:圆圆我去阳台?

别去阳台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万一摔下去怎么办?张圆圆把床单提起来,指了指床下。

刘叔你先躲下面吧,也许那死鬼取个东西就会走的。

刘江还能说什么,只能遵照张圆圆的话钻到床下。

刘江躲进床底下没多久就听见一阵磕磕碰碰的声音,他把床单揭开条缝偷瞧。

只见卧室里张圆圆正扶着醉汹汹的胡建林往床边走来,到了床前张圆圆刚一放手,她老公就像死猪似的一头倒在床上。

给我酒我还能喝

胡建林挥着手口齿不清的说,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弄的满屋子都是,连床下的刘江都被熏的受不了。

张圆圆捏着鼻子臭骂: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喝死在外头!

胡建林没有应声,他已经睡过去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只有偶尔才会说一两句醉酒后的胡话。

房间里灯啪的一声灭了,只有依然亮着的床头灯还能提供少许光线,刘江趴在地板上默默的等着,约莫过了半个钟头,他才从床下爬出来,听着刘江发出的响动,床上的张圆圆起身说:刘叔你先走吧,我明天再找你。

明天?现在不好吗

现在?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人已赞赏
小说

无翼乌之高铁列车邪恶 |美妇巨龙俱乐部

2020-8-2 19:32:11

小说

男生裆下大包 |少年分身发紫堵住

2020-8-2 19:32: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