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工具调教H文\惩罚去门口跪着等我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瞧见眼前长的漂

老黄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摇着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着小茶,抬眼间便看到了走进院里的陈月月。

陈月月今年十八岁,虽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发育的很好,应该是还没开始戴胸罩的缘故,里边那对儿雪白的柔软随着迈动的双腿上下摆动。

月月,怎么有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瞧见眼前长的漂亮,胸前的饱满还上下摆动陈月月,老黄心头略有些浮想联翩,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她饱满隐约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黄大爷,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

老黄回村后,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

大本事谈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是你爷病了吗?

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见这么一幕,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

不是俺爷病了。陈月月心思单纯,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脸色黯然了下来,犹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就觉得羞耻,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

你放心说,大爷不但不笑话你,还帮你保密咧。

黄大爷,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俺这病有点儿怪。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路难走,颠颠簸簸的,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

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老黄咧嘴一笑,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

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本来还不好意思说,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人也不错,略微咬了咬牙关。

别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儿病了,快跟大爷说说。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和蔼的询问。

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得了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

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这幅摸样,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

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鼓起勇气,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

这里,可痒嘞

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

老黄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

这是咋回事,快跟大爷好好讲讲。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黄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觉。

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体还健壮的很,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不正是个机会嘛!

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说着,老黄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陈月月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陈月月的呼吸,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黄大爷还没好吗?

小兰呐,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老黄皱着眉头,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

黄大爷,阴病是啥啊,这病能治吗?你可别吓唬俺,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

终于,老黄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阴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黄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黄,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来,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

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基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黄伸过的手,陈月月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黄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呢,这不脱裤子我可看不了。

黄大爷要看自己那个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是不能随便给男人看的,陈月月纠结了一下,但想到黄大爷这是在给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这应该可以吧。

俺自己来吧。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拖裤子,陈月月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望着陈月月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裤裤,老黄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裤裤上隐隐还有陈月月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这个发现让他立马有了强烈的感觉。

而且老黄还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为过来人的他非常清楚这是什么味道,这让他内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这样行了么?陈月月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黄大爷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来咧。

可可以了。老黄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别摸,这地方可脏咧。触碰到老黄的手指,陈月月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陈月月担心对老黄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陈月月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黄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黄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同时心头的那种渴望也越发强烈。

俺这病有的治吗?被黄大爷的手碰着,陈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黄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黄大爷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样的,陈月月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大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黄大爷瞧的仔细。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我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

仗着陈月月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着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黄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什么方法?陈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黄下边憋的厉害,陈月月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哪方面的知识不太懂,但脑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这里倒是有,只不过

说到这儿,老黄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陈月月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老黄义正言辞的说。

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独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还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

原来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陈月月松了一口气同时,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黄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这下边痒的要人亲命,现在却要让黄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黄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而且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再耽搁恐怕真的会出事了,陈月月索性将牙一咬: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陈月月主动将小裤裤褪到了膝盖处,将那地方面向给了老黄。

大爷这就去拿药!

瞧见这一幕,老黄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放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酿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

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嗯知道了,麻烦你再快快一点儿。陈月月大脑一片空白,情欲催动下,似乎黄大爷的动作越快,用的力气越大,她就越舒服一些,阴毒也能出来的快一点儿。

人已赞赏
小说

主播自慰弄流水流白浆视频..变态虐调教性奴

2020-8-2 19:30:58

小说

出水了啊|高辣辣文纯h文四个夫君一起上

2020-8-2 19:31: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