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长好硬好爽车上/跟前任一晚上四次过程

我能感觉到这女老总,八成是来挖墙角的,她看中了我的技术了,我的心里一阵兴奋,但是我又犯愁,我要是走了,老板娘该怎么办? 我左右为难,一边是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另一边是夜夜以身相许的老板娘赵小翠。 人总得讲良心吧?她天天陪你睡,睡都睡出感情了,岂能说走就走?但那机会对我来说,可是千载难逢啊!我真的很不愿

我能感觉到这女老总,八成是来挖墙角的,她看中了我的技术了,我的心里一阵兴奋,但是我又犯愁,我要是走了,老板娘该怎么办?

我左右为难,一边是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另一边是夜夜以身相许的老板娘赵小翠。

人总得讲良心吧?她天天陪你睡,睡都睡出感情了,岂能说走就走?但那机会对我来说,可是千载难逢啊!我真的很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可是,老板娘怎么办

我的思想激烈地争斗着,一整天我都在纠结中,但当我想到王师傅的那句话,我就不再纠结了,我下了决定,我要离开这里,于是我打算晚上吃饭的时候跟老板娘说这事。

其实我租的房子已经退掉了,我已经搬过来和老板娘一起住了,过起了夫妻生活。

吃着老板娘亲手做的晚饭,感受着她的温柔和蜜意,我的想走的话到了嘴边,又活活地给咽了下去,这话,我怎么说得出来?

结果我什么也没有说。

老板娘吃过饭就去守店了,她每晚要守到九、十点的。

我无聊地看着电视,到墙上的挂钟的针指着七点整的时候,我想我该出发去会会那个美女老总了,名片写着,她叫秦柔,不管是我愿不愿意到她公司去,但我还是想见见她,听听她说些什么,这也是一个礼貌问题,不管怎样,我得去赴约,不能让人家干等。

这女人也真是,我还没同意呢,她就定好了,我不去还不行呢。

我关了电视下了楼,工人们已经下班,我在店里遇见了老板娘,我说,老板娘,我出去逛一下。

她白了我一眼,你怎么还叫我老板娘,这里又没有别人

哦,小翠,我想出去逛逛,顺便看看别人的里衣店找些灵感。我找了一个借口。

她看了看我,大概觉得我一直很老实不会说谎,就同意了,去吧!早点回来她凑了过来,轻声在我耳边说:我下面干净了,今晚我们可以好好地大战一回。

我听着,就有些兴奋,老板娘来了五天的月事,我就忍了五天,这次可以大干一场了,我心里莫名地兴奋,老弟也很兴奋。

店里这时没其他人,我的手搭在她饱满的臀上捏了一把。

她娇羞地骂道,讨厌,你快去吧,再弄下去,你就走不了了。

我忙把手抽了回来,我知道老板娘是个很敏感的女人,我要是再挑逗她,她指定店也不开了,关上门就把我给做了,一做就是一个多小时,那我今晚的约会就黄了。

她对着我笑,笑得很妩媚,我知道她嘴上骂着,实际心里头很喜欢的。

我忙说:好,我去了,等我回来再收拾你。我坏笑着。

她的小鼻子一皱,哼,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去吧,带点钱去,坐坐车,少走路,保持体力,晚上我们还有活动呢。说着,她把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塞在了我手心。

我的二弟,不争气的家伙,听到活动两字,竟挺直了腰杆,我去,这小子也太敏感了。

我抓着钱,快速跨出了店,再晚一步,我可真走不了了。

我回头看了看她,她竟向我抛媚眼放电,我也毫不客气地向她放电,以牙还牙,她的舌头便伸了出来,极具诱惑地舔着她的嘴唇,又挑逗我了,真要命,我赶紧迈开步子走远了。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率先到达了约定地点,我看了看手机,七点半,我整整提前了半个小时,于是就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在那等她,宁可我等人家,不让人家等我,这是我做人的宗旨。

服务员给我来了杯清水,我一边等着,一边喝着那杯带着柠檬味的清水。

我居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柔软的小手推了推我的肩膀,我醒来,一眼就看见那美女老总,她就立在我面前,我忙站了起来,您来了?

嗯,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呵呵,她笑着说。

我看了看表,刚好八点,我说:你没有来晚,还准时,是我来太早了。

呵呵,张师傅,我们上楼进包厢再谈。

好的。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怎么感觉有种搞地下工作的味道?神神秘秘地,还进包厢呢,似乎要聊什么机密的事,我更加来了兴趣。

但马上我的脑子就短路了,因为我的眼光被她的臀吸引着,哇,好浑圆,好翘啊!

我死死地盯着看,大饱眼福,我承认,自从又尝到了那种销魂的女人滋味后,我就变得色了,一见出色的美女,我就想把人家摁在地上,分开她的两腿,就地正法了,人就是这样,你没尝过那滋味还好,一旦尝了,你就会老想着那滋味,我发觉我是不是上瘾了。

我简直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我们上了二楼,进了一个包间。

坐吧!她把包扔在沙发上,坐在了包的旁边,我便坐在了与她的小沙发成直角的另一张沙发上,跟她坐的还算近,刚坐下,我就闻到了她身上那浓郁的幽香。

好诱人,我的老弟憋得很难受,真想在这里把她给办了,但我想这种可能性不存在,除非除非她自己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脸上笑了笑,她不知道我笑什么?

怎么了你?她问。

我忙说:没什么,就是见到你高兴、兴奋,你真好看。这话,我是脱口而出的,我自己也觉得这话说得有些白痴,哪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夸人家。

她却很高兴,格格地笑着,那你想不想,到我的公司上班?这样的话,你不是可以天天见到我了吗?

她说得那么直接,直接就把我给愣住了,乖乖,原来她真的是来挖墙角的。

我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她笑了笑,别紧张,咱们先喝点吧!边喝边聊。

这时,服务员走了进来,很有礼貌地说:请问你们要点什么?

她点了卡布唭喏,我跟着她点了,其实我对咖啡也不怎么了解,平时也很少喝这东西。

不一会,咖啡就上来了。

这个包厢不大,两张沙发,一张玻璃桌,对面是一个液晶彩电,仅此而已。

她问一些我的情况,学历家庭之类的,我都如实相告,我倒希望她瞧不上我的学历,让我死心蹋地跟着老板娘干,也省得我多心多意。

她听了后,眉头皱了一下,用调羹在杯里搅动了几下,就拿起了啜了一口咖啡。

见她这样,我开始死心了。

没想到的是,她放在杯子就笑了,呵呵,其实什么学历都没用,你的技术我是亲眼见识过的,我相信你,也更相信我的眼光,张师傅,老实说,我真的很欣赏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明天就可以到我公司上班,工资的话,先给你一万一月吧!以后看你的表现再加上去。

她说地轻瞄淡写,可在我的心里炸开锅了?什么?要我明天上班?工资一万?我没听错吧,我在老板娘的店里拿的是二千五,她一开始就给我一万,而且以后还有得加,那真是太诱人了。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我的眼神也许让她误会,她说:如果嫌少了的话,我再给你加一千,给你一万一吧!还给你包吃包住,到年底还有奖金,张师傅,跟我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像你这个技术,如果加以培养,用不着三五年,你就可以年入几十万了。原来她以为我嫌少了。

我听着,眼睛都直了,几十万?

对她肯定地点点头,我们设计部的主管,刘封拿的就是三十万一年,而且还没算上奖金和福利呢。

啊?我惊呆了,原来一个设计师能拿到这么高,好大的诱惑啊!

她搅着咖啡说,怎么样,张师傅?

老实说,我真的心动了。

但是,我想到了赵小翠,难道说,我就为了钱,就抛弃了她吗?

那样的话,好像我显得太爱财了,可是这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有我的大好前途,我想像着年薪三十万时的情形,开着宝马、记者的镜头和无数绚烂的灯光照着我、无数美女和鲜花围绕着我的时候,那是多么的风光啊!

我左思右想,心中一个很强大的念头占据了我的心,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我得把握住了,好,我答应你,到你公司上班。

太好了秦柔兴奋了起来,她举起了咖啡杯,来,咱们以咖啡代酒,庆祝一下我们的合作,预祝我们的合作愉快。

好,谢谢你,秦总。我拿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杯,两个人各咪了一口。

我在想如何跟赵小翠开口说这件事,我确实很难开口,于是我说:秦总,您能不能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把店里的事处理一下。

她满口就答应了,没问题,事情办完后,你就直接到我名片上的地址来找我好了,来之前,事先打个电话,万一我不在,我也会让其他人来接待你。

好的

我在里衣店外面不远处徘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跟老板娘说。

徘徊了很久,我决定壮着胆说,长痛不如短痛。

于是我走进了店里,老板娘正对着我笑,你回来了?

她这么一笑,我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口了,我说:我先上楼去了。

她在我屁股上一拍,去吧!洗干净等我,我马上就下班了。

我笑不出来,急急地上了楼。

我走进卫生间,一边洗澡,一边想着如何跟老板娘说我要走的事。

澡是洗完了,但还是没想好怎么说。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老板娘就上来了,接着就听见她洗澡的声音。

她洗澡很快,不一会就洗好了,她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鼓起了勇气,老板娘,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说?做了再说。老板娘还没等我开口就扑了上来,把我压在她的身下。

她着急地脱我的衣服,还抱怨着,哎呀,你在家还穿什么衣服啊!办事多麻烦。

她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给脱了个精光,然后,她的嘴就压了上来。

我闭上了眼睛,想说的话还是没有开口。

女人的经期刚过,欲望会很强,此刻的老板娘就像一条饿急的母狼,她不停地亲我,很激烈。

我舒服地直叫,她听到我的声音,弄得更加卖力。

我很快就忘了我要说的话。

最关键的时刻,她却把我拖到餐厅去,她说这次要在餐厅办我,我有过主动,但她说,她喜欢主动,她说,男人可以玩女人,女人为什么不能玩男人?我明白,她在暗示她老公在外面玩了女人,这也许就是他们长期分居的缘故,她在跟我爱爱的同时,也在报复她老公。

她将我按坐在椅子上,直接就挎在我双腿上

完事后,我想跟他说我的想法,但她说,她累了,要睡觉,要我抱着她睡觉。

我照她说的,抱着她上床,没想到,她在我怀里就睡着了。

我不忍心打扰她,我可以感觉到她一个女人真的很辛苦,我抱着她进入了梦乡。

往后的那几天,我都想找机会跟她说我要走的事,但是一直就没找到机会,她似乎故意回避我的问题,每当我提出有话跟她说的时候,她总是借故走开,或者直接用她的小嘴封住了我的嘴,那话,我一直就没说出口,我在担心时间久了,人家大公司会不会不要人了,于是我越来越焦虑。

同时,我也在一边教王师傅她设计技巧,关于设计的基本常识,以及常见的一些设计。

一个礼拜下来,王师傅学的七七八八,能应付大部分普通客户了。

这天晚上,老板娘正在关店门。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待会一上床,抱着她的温香软玉,我又没勇气说了,我顿了顿,终于鼓起勇气说了,老板娘,我跟你商量个事。

哦,她走了过来,面对着我,什么事?

我我最近家里有些事,想回去一趟。我撒谎了,我怕我直接说我到别的地方上班她会很难过,所以先撒个谎,慢慢再跟她讲。

她吃了一惊,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就是我妈身体不大好,我回去看她几天。

哦,伯母身体不好,那我陪你去吧!

我马上就回绝了,不用了,你不是还要守店吗?都是老毛病,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这一点,我没有骗她,我妈确实有点毛病,哮喘,很多年了。

哦,也行,再说,我去确实不大方便。她讪讪地笑着。

然后她的脸色就变了,可是你走了,谁来帮我设计?

哦,其实我前几天就教了王师傅做设计了,简单来说,王师傅现在的手艺,应付大部分客户是没问题的。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哦,真的?

嗯,真的。

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别回去了,我怕王师傅应付不来啊。

我苦着脸说:那我不是要回家一趟吗?我爸走的早,她一个人在家,我很担心的,不过,你放心,她的技术应付的下来的。

哦,好吧!那就让她顶几天吧!

那就这么定了。我高兴了起来。

她叫我先上楼洗澡等她,她收拾一下就上去,我就上去了。

我洗好澡,你躺床上去了,我期盼赶紧进入那个大公司,为了我的理想,奋斗前进,我很兴奋,兴奋地睡不着。

老板娘手脚一向麻利,收拾了一下,冲了个澡,就进了房间,我见她一丝不挂地进来了。

她笑着爬上了床,又爬在了我的身上,你闻闻我香不香?

我闻了一下,好香,喷香水了?

<<

人已赞赏
小说

公主成年礼共大臣享用h_在地铁被一下一下进入

2020-8-2 19:29:58

小说

扎下面打丫鬟的最佳部位_穿越h游戏做任务

2020-8-2 19:30: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