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快点好爽好大_水真多太大了轻点太深了

听到孙曼曼竟然喊刘聪爸爸,赵兰羞耻的低下了头。 但她看着自己女儿那嫩xué里进出的黑色棍子,又不禁羡慕,同时心生渴望,竟是不知不觉间把手放在了刘聪的命根子上。 刘聪感觉到赵兰已经发sāo了,立刻用手掀起她的睡裙,摸了一把她的两腿间,果然已经爱yè横流,都顺着大腿流淌下来了

听到孙曼曼竟然喊刘聪爸爸,赵兰羞耻的低下了头。

但她看着自己女儿那嫩xué里进出的黑色棍子,又不禁羡慕,同时心生渴望,竟是不知不觉间把手放在了刘聪的命根子上。

刘聪感觉到赵兰已经发sāo了,立刻用手掀起她的睡裙,摸了一把她的两腿间,果然已经爱yè横流,都顺着大腿流淌下来了。

赵兰被自己女婿摸着那蝴蝶小xué,身子瞬间哆嗦了一下。

不要乱摸难受死了妈,我也难受,你女儿出去搞外遇,我在家里自己一个人憋着,这算什么事儿啊?

刘聪这样说着,故意把手上的爱yè给赵兰看:妈,你看看你多sāo,下面都有水了,你不会是真的很想被男人cāo吧?

赵兰被这话弄得羞耻无比,不断摇头:我没有,真的没有

虽然她这么说着,但小手却始终没有离开刘聪的命根子,那个粗大的家伙让她爱不释手。

见到她这么sāo,刘聪故意亲了她一口:妈,既然你这么喜欢,咱们不如再这里做一次,你这些年太空虚了,就让我来给你尽尽孝心吧

不不行咱们不能这样好

赵兰不断的抗拒,却依旧逃不过被刘聪按在地上的命运。

她跪的很巧,正好在手机旁边,手机里还播放着孙曼曼跟刘聪zuò ài的视频。

孙曼曼光着pì gǔ跪在地上,一双美腿分开,露出那湿淋淋的ròuxué和粉嫩的屁眼,正不断的哀求着摇摆着féitún,等待男人的chā入。

赵兰此时也是差不多的姿势,被自己女婿按在地上,像小母狗一样的趴着,两条美腿被迫分开,肥美的qiàotún也被扒开,露出下面水流不断的蝴蝶美xué。

刘聪见到这美景,忍不住凑过去深吸一口气,那熟fù的体香让他yù罢不能。

赵兰则是不断哭着哀求:儿子不要弄妈了咱们不能这样啊对不起曼曼的啊不要chā啊

刘聪没有理会赵兰的哀求,两根手指粗暴的chā进赵兰的ròuxué中。

同时将自己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了那根粗黑的命根子。

赵兰眼睛迷离的回头望了一眼,见到那根恐怖的东西,顿时吓坏了:不不行会被撑裂的!

说着,她手脚并用的想要爬走,却被刘聪抓住两条美腿,并且直接将她下半身腾空,架在了自己粗壮的腰上,粗黑的巨龙对着那不断朝外流出爱夜的xué用力一挺

粗大的命根子直接chā进了那ròu缝里一半,瞬间就将小ròu缝撑得变成一个圆圆的小洞。

疼好疼啊你快拔出去妈疼

赵兰惨叫一声,不停的挣扎,却越挣扎,那根ròu棍子就越往里chā。

岳母的ròuxué实在是太爽了,又紧又软,里面的嫩ròu包裹着他的命根子,就像是在温泉里做按摩一样,整个人的骨头都酥了。

他爽的仰着头,死死抓着岳母的柳腰:妈,快动对,就像你这样动,hǎoshuǎng!

赵兰疼的不行,哪里愿意配合,可她不自觉的蠕动ròu缝,就让刘聪的命根子不断深入,最后更是齐根没入,直接顶到了huāxīn。

赵兰被那粗大的命根子chā进来,疼的直哆嗦,全身冒冷汗,但那东西顶到huāxīn后,她又忍不住高声shēnyín:哦太深了顶的好难受好yǎng

因为huāxīn被盯着,赵兰花又疼又yǎng,那种下面洞里好像有虫子在爬却又没办法用手抓挠的难受,让她几近抓狂,竟然迫切的希望自己女婿动一动。

反正也都chā进去了,让他上一次也就得了!

赵兰的ròuxué蠕动着,好像是鱼儿的小嘴,正在用力的吮吸着自己女婿的命根子。

刘聪爽的头皮发麻,用力拍打着赵兰的féitún:用力,hǎoshuǎng!

听到女婿拍打自己pì gǔ发出的啪啪声,赵兰别提多羞耻了。

但这种羞耻却给她带来一样的刺激,竟然让她下面动作的更加剧烈,同时竟然不自觉的微微扭动féitún。

那根ròu棍子竟然在她的ròuxué中开始抽chā,而且还是她主动帮忙动作的。

赵兰哭了,想要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她不想这样下贱。

刘聪趴在了她的后背上,将手绕到赵兰xiōng口,托住了那两团ròu球:妈,要不要我动一下?

不要别

赵兰气喘吁吁的抗拒着,做着最后的抵抗。

可我看你很想要啊,不如就让我代替我岳父的工作,让你爽上天。

刘聪坏笑一声,然后将命根子一点点往外拔。

赵兰预感到了什么,轻轻颤抖着,小嘴里呢喃着:不要别这样好儿子你放过妈吧我不行的

刘聪得意的将命根子抽出来,只留下一个头在里面,然后卯足干劲,猛地朝里一chā。

啊!

赵兰惨叫一声,huāxīn被一个粗大的东西用力撞了一下,还被死死顶着。

她感觉自己下面被刺穿,甚至被那根粗大的东西,顶的胃都有些痛了。

可随后,一股强烈的爽感传来,那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

她以前的老公从来没有这么强大,女婿这么大的ròu棍子,死死顶着她的huāxīn,让她激动不已,抖若筛糠。

同时一股股酸麻的舒爽感往脑门冲,让她意识模糊,竟然张开樱桃小嘴shēnyín出声:动动一下

见她已经开始发sāo了,刘聪也就不犹豫了,立刻趴下去要快速的抽chā一通,让岳母爽上天,然后以后永远臣服在他的胯下做sāo货!

偏偏此时,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兰姐,我回来了。

是保姆张晨梦。

刘聪吓一跳,趴在岳母身上不敢动作了。

而赵兰仿佛没听到似得,下面的ròuxué不断蠕动,嘴里还哼哼着:儿子我的好儿子妈难受死了

听到这sāo货竟然还在shēnyín,刘聪赶忙捂住她的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张晨梦已经听到动静过来了,隔着门问道:老板,兰姐没事儿吧,我刚好像听她说难受。

没,没事儿!

刘聪立刻回应:你先忙你的去吧。

声音在耳边响起,赵兰一下子从ròuyù中惊醒,惶恐的看向刘聪:是不是梦梦回来了?

刘聪立刻压低声音说道:别出声,你想让她看到你被我干吗?

赵兰哀求道:你快点拔出去吧,要是让梦梦见到,咱俩就没脸做人了!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把这个岳母搞到手,要是现在拔出来,她肯定会警惕,不会再让自己成功得手!

妈,你别害怕,没我的命令张晨梦不敢进来的。

刘聪托住岳母的xiōng把玩。

那两团ròu球软的要命,他只是捏了两下,就觉得心里激动,命根子在ròuxué中不断跳动,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抽chā获得kuài gǎn。

赵兰却很是害怕,开始不断的抗拒,她扭动féitún抵抗着刘聪的抽动:不要这样了,一会儿曼曼也该回来了,你别乱来。

刘聪见到岳母不像刚才一样配合了,心中恼怒,但也知道想要让她配合,不能像刚才一样强迫了。

否则赵兰真的求救,张晨梦只要进来捣乱,自己就铁定完蛋。

他犹豫了一下,缓缓将ròu棍子拔出来:妈,你别乱动,我先出来就是了。

赵兰见女婿答应,顿时松口气,但等那东西真被拔出去了,又觉得下面空dàngdàng的。

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刘聪扶着双腿酥软无力的赵兰站起来,然后让她坐在床上,也不提裤子,就让那个粗大的ròu棍子在她面前晃着。

赵兰有些羞臊,她拽过被子抱在xiōng口,遮住自己的身体,小声说道:你把衣服给我拿过来吧,咱们赶紧穿好衣服出去。

刘聪皱眉:咱们两个大白天的在卧室待这么久,若是真的这么出去了,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那怎么办?

要不你装病吧,我在照顾你。

刘聪心思一转,有了坏主意。

装什么病?发烧感冒?赵兰还不疑有他,真的商量装病。

刘聪糊弄道:我觉得这样,你假装腿脚不方便,然后我假装给你按摩,再叫张晨梦进来看一眼,让她放心,如何?赵兰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但她还是执意要穿上衣服,刘聪随手给她找了一条裙子,让她真空上阵,坐在床边。

刘聪则是抱住赵兰一只滑嫩的玉足,高声叫道:梦姐,帮我打盆热水,拿一条毛巾过来,我妈的脚受伤了。

张晨梦一听,把东西拿来,一进屋就看到刘聪正抱着赵兰的脚。

兰姐,你命真好,女婿这么孝顺。

张晨梦笑着将水盆放下。

其实这张晨梦也是个很xìng感的少fù,才三十岁出头,刚生完孩子那nǎi水还充足呢,xiōng前两个大球充满nǎi水,沉甸甸的挂在xiōng口,坠的衣服往下掉,露出好大一片雪白和一道深沟。

而且她还很喜欢穿裙子,这么一蹲下来,裙子下面不可避免的露出一条粉色的内裤。

那内裤包裹之中的ròuxué很是肥美,好像是传说中的馒头xué,微微鼓起,看着很是明显。

刘聪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大概被张晨梦发觉了,她红着脸并拢双腿:那个,需要我帮忙不?

刘聪看着张晨梦漂亮的脸蛋,然后眼神滑落到她的xiōng口,透过宽松的衣领,隐约能看到里面那两团硕大的白ròu球。

没了没了,你做饭去吧。

张晨梦注意到刘聪的视线,顿时俏脸通红,羞臊的捂住了xiōng口起身:那那老板,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慌里慌张的跑出去,连门都忘记关了。

赵兰不满的教训道:梦梦是来做保姆的,你可别打她的主意,那样对不起曼曼!

我知道,我倒是惦记老妈你,问题是你不愿意啊。

人已赞赏
小说

林香张志明老陈小说| 美女自卫慰黄超长视频

2020-8-2 19:28:39

小说

老公给买个振动棒是什么意思|男人放进女人阳道视频

2020-8-2 19:28: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