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香张志明老陈小说| 美女自卫慰黄超长视频

快进药浴室的门时,她侧身冲老赵勾了勾手指,道:你不是要给我按摩吗,那还不快点进来。 美人都发出了邀请,老赵双眼一亮,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得脖子都红了。 野狼铁青着脸,见兰姐进屋了,揪住老赵的衣服,怒目圆瞪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按摩就给我好好按摩,你要敢碰不

快进药浴室的门时,她侧身冲老赵勾了勾手指,道:你不是要给我按摩吗,那还不快点进来。

美人都发出了邀请,老赵双眼一亮,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得脖子都红了。

野狼铁青着脸,见兰姐进屋了,揪住老赵的衣服,怒目圆瞪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按摩就给我好好按摩,你要敢碰不该碰的地方,我把你的手指头全给多了!

老赵把他的手扯开,整理了下衣服上的皱褶,医生给病人治病,哪里有这么多的讲究?

野狼还想要说点什么,听到动静的兰姐回过头来,漫不经心的看了他眼,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至于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

话落,她的视线落到老赵身上,周身的阴郁瞬间消失,笑盈盈的向他抛了个媚眼,道:真是不好意思,他不太会说话,请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被她这么一瞧,老赵一瞬间觉得周身像窜过了股电流似的,每个细胞都亢奋了起来!

尤其是某个部位,胀痛的感觉格外的明显!

嘶。

倒抽了口凉气,老赵动了动身体,步伐飞快的往里走。

瞧见两人手挽手消失在门后,野狼额头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目充血发红,一张脸显得格外狰狞。

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低语了声后,他抬脚往诊所大门踹去,接着好似想到了右脚停在了半空中,目光阴森的看向了身边的小强。

我要你去替我做件事情。

小强后背阵阵发麻,踉跄着往后退,撞到一边的电线杆,在地上滚了一圈,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用颤抖的声音道:老大,您还是收手吧,兰姐现在把那个老头子奉为座上宾,我们对他下手不是自找麻烦吗?

闭嘴!野狼脸上的肌肉不停抽动,显得越发狰狞,像是下一秒就会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兰姐的脑子不清醒,难道连你也糊涂了吗,兰姐那可是绝症,怎么可能会被治好?你要是再帮那个老东西说话,我就第一个弄死你。

这一次,小强不敢再反驳他了,捂住脖子后退了好几步,他带着畏惧的望着他,那老大您说我们要怎么做?

野狼冷冷一笑,冲他招了招手,过来。

小强下意识的摇头,唯恐一靠近他就会掐住自己脖子,可见他的脸色根本越来越阴沉,他还是磨磨蹭蹭的凑了过去,讨好的笑道:老大,您说。

这会儿野狼根本没心思跟他计较,他单手掩唇,在小强的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小强还有点良心,听完面露难色,圆圆的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样做不太合适吧,老大你要想清楚啊,万一这件事情闹到了兰姐那里,我们可没有好果子吃。

眼下野狼已经失去理智了,哪里能把他的劝告听进去,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满脸的不以为然。

会出什么事情?就算真出了事也有我担着,而且我们跟兰姐可是过命的交情,难道她还会为了那种人跟我们闹翻不成?

这番话说得确实有几分道理,但小强还是觉得不合适,他们之间的恩怨牵扯上小姑娘做什么?

他还没出声,野狼就像是猜出了他的心思,又道:那个小丫头本来就是要被送去做那种生意的,再说了又不会要了她的命。

小强想了想,点了下头,小跑着出了巷子,野狼目送他离开,觉得一直积压在心里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吐了出去。

我倒要看看这次之后,你还敢不敢跟我做对。

屋内,老赵检查完药浴的温度,就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他小声嘟囔了句,肯定是某个小兔崽子在背后骂我。

说完,他一抬头就看到兰姐利落的脱掉了外衣,眼神暧昧的看着他:还要脱吗?

几日不见,不知是不是因为补血方子的作用,兰姐胸前的大白馒头更加丰满,内衣都有下包不住了,在上面压出了道勒横。

老赵吞了吞口水,重重的点了点头,在看到她的手在自己白嫩的肌肤上游走,更是呼吸一滞,连说话时声音都变得沙哑了。

当然了,全身按摩哪里有穿着衣服的道理,况且你等会儿药浴也同样要脱,不如一次到位。

兰姐是个明白人,清楚他是想吃自己豆腐,明明应该觉得很讨厌的,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她的内心竟有些激动。

羞红着脸把内衣脱掉,她趴在一边铺好的床上,向老赵发出无声的邀请。

老赵早就等不及了,摩拳擦掌了番上前给她按摩,刚用力在她的肩膀按揉了两下,兰姐就疼得动了动身体。

中医常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痛得越是厉害,就越说明她身体里的经脉瘀堵得厉害。

你生病后应该很少运动吧,经脉堵塞的情况不是一般的严重啊,只怕就算我治好了你的病,你的身体也会越变越差啊。

兰姐起初觉得他是在故意吓自己,可当他的手推揉到另外一个穴位时,比刚才更剧烈的疼痛感袭遍了她的全身,令她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赶忙道:那以后每次药浴前都麻烦您给我按摩了。

嗯。老赵内心异常兴奋,面上却强装出幅严肃的模样:能够为你消除病痛是我的福气,接下来会更痛,你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再发出声音了。

兰姐应了声好,闭上眼睛把头埋在手臂里,示意他开始。

老赵松了松胫骨,难得认真了起来,等到按完最后一个穴位时,两人的身上都冒出了层薄汗,倒了杯水猛灌了口后,把兰姐扶了起来。

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上下都舒服了许多?

兰姐一开始还没什么多大的感觉,听到他这么说,顿觉周身的舒畅了许多,像是身体里的污垢全部都被排出来了一样。

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老赵一阵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神奇?

被个大美人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老赵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得意的道:这算什么后面的药浴才是今天的重头戏,进去吧。

兰姐转头看向装着黑乎乎液体的浴桶,一开始还是有些抗拒的,可想到老赵神乎其神的医术还是毫不犹豫的跨了进去。

刚把全身浸泡在里面,老赵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吃了个黑乎乎的药丸,还没来得及询问那是什么药,看见老赵拿在手里的东西,兰姐浑身像被电流过了一遍。

你不会要把这个放进来吧?

老赵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这蜈蚣看起来恐怖,却是药浴汤药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材,少了它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进行后续的治疗。

因为但凡患上这种病的人都会盲目求医,长此以往身体里必定积存了大量的毒素,为了避免跟药浴中药物相克,需要用蜈蚣来解毒散络。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兰姐的脸色煞白入如纸,娇躯止不出的颤抖着,几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万一它咬了我怎么办,蜈蚣可是有毒的。

这点老赵早就想到了,他将那几只活蜈蚣放到兰姐身上,接着用手按住她的肩膀,就是要让它咬你,不过你不用太害怕,我刚刚喂你吃的是解毒草药做的药丸,不会有危险的。

兰姐很想相信他,但清楚感觉到蜈蚣在身上爬来爬去的时,她的大脑连思考的能力几乎都丧失了,用右手死死的抓着老赵的手臂。

赵叔,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吧。说着,她的眼睛一眨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滚。

见她那赵漂亮的小脸都哭花了,老赵的心里别提多心疼了,但想到医书上的警告,他还是只能咬咬牙,狠下了心来。

小兰啊,你的病要想治好只能这样做,你好好想想是这些东西可怕还是死亡?只要忍过这一时,你就将迎来更美好的未来。

兰姐听完,眼前像是被人铺开了幅美丽的画卷,深吸了口气,她紧紧的瞌上了双目,努力忽略掉身上的感觉。

老赵见状松了口气,视线不自觉的在兰姐身上游走起来,那蜈蚣被药水刺激的难受,在那光滑的胴体上乱窜,甚至有一只爬到了双球的顶端,在暗红色的圆点上咬了口,沉睡的果实立马就挺了起来。

嗯。

人在神经紧绷的情况下,身体会变得异常敏感,她发出了声低吟,红云也浮上了面颊。

是不是很疼?老赵明知是怎么回事,却佯装关心的问了句。

兰姐怎么好意思说实话,飞快的点了点头道:是有点痛。

那我帮你把它移到其他地方去。老赵微微一笑,伸出手把蜈蚣弹开,捏住她的大白馒头,轻轻揉捏的同时,拇指不停在果实上打圈。

上面的伤口被粗糙的皮肤不断摩擦,涌出了红红的刺痛感,可更多的却是酥麻感,刺激得兰姐下面流出了血水。

老赵嗅到淡淡的血腥味,兴奋的眼睛都亮了,手上的力度也开始慢慢加大。

兰姐从来没受过这样粗鲁的对待,身体里像是被人点燃了把火,让她焦躁的扭动着,修长的双腿也不自觉的来回磨蹭。

空虚的身体始终没得到满足,兰姐握住老赵的手,死命的往下拽,嘴里也不停重复着:给我。

老赵半靠在浴桶上,将她的话听得无比真切,心里不由得感慨了句,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饥渴啊,不过正合他意。

毕竟这种女人,一般男人是难以满足的,指不定他们以后能保持良好的关系

想到这老赵即激动又高兴,他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杜玲,但是他最喜欢的身体还是眼前这个女人,她身上那股成熟性感的魅力实在太诱人了,令他忍不住想要征服。

不过想归想,他可不敢在这种时候对兰姐下手,她这病在没有痊愈前,是绝对不能做那种事情的,否则治疗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老赵虽说好色,可这轻重缓急,他还是分得清的,利落的抽回手。

感觉到他的动作,兰姐睁开眼,见他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不再多看自己一眼,心中有些气结。

说实话,老赵撩拨她时,她的内心是非常期待的,自从生病后,那些男人都嫌她不干净,根本不愿跟她做。

谁成想,像老赵这样老色狼,居然能在紧要关头停手,害得她又空欢喜了一场,没好气的瞪了老赵一眼后,她收起了心思专心泡着药浴。

老赵这会儿其实也并不好过,坐在凳子上后他的裤子绷的紧紧的,胀痛的某个部位被挤压得生疼,好半天才缓和了下来。

后面谁都没有再动歪心思,老赵更是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治病上,每当浴桶里的药水凉透后,他就重新加热,并询问兰姐是否有疼痛感。

兰姐虽不明白他问这个的缘由,可觉得肯定有他的道理,每次都耐心的回答:有一点,但并不强烈,在能接受的范围。

三次都是一样的回答,老赵的眉头紧锁,负手围着浴桶走了几圈,神色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兰姐被他的样子吓到了,有些担心的问道:你这幅样子,不会是这药浴有什么问题吧?

老赵摇了摇头,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他选择的治疗方式是正确的,只是效果并不像书上所说的疼痛难忍,面容狰狞,需两人合力压制。

难道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他的脑子里飞快的窜过这个想法,为了验证,他将医书拿出来仔细的翻看了好几次,总算是找了原因。

医书上写的是以灵泉水熬煮,他当时没有多想,只当是普通的水就行,现在看来是他理解错误了,至于这灵泉水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觉得自己恐怕还得再去一次唐娜老家才行。

医书是在那边找到的,灵泉水的线索也肯定在那里。

兰姐等了半天都不见他回答,心里更加焦急,差点从浴桶里站了起来,去拉老赵,可想到老赵的叮嘱,就一动也不敢动了,只能焦急的催促他。

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了?

真话老赵是不会说的,他倒也不是有意想要隐瞒,主要是野狼眼下正死死的盯着他,他要是出了错,唐娜也会受到牵连。

于是乎他摇了摇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曾发生的样子,笑道:你多心了,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件很重要的事情而已。

兰姐半信半疑,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仍旧带着些许怀疑,你没有骗我?

话刚说完,她就感觉身上的疼痛比起刚才强烈了不少,令止不住的倒抽凉气。

怎么突然这么疼?疼痛如潮水侵袭,兰姐连说句完整的话都变得格外费力。

见状,老赵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后背也没有了那种凉飕飕的感觉,看来就算不用灵泉水,药效也还是有的,只不过差很多就是了。

这是正常反应,毕竟要想真正药到病除,就必须清除掉你体内病变的细胞。

毕竟寻医问药好几年了,这点兰姐的心里还是清楚的,她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

又泡了二十来分钟,老赵瞧见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抓着浴桶边缘的双手像是要把它捏碎似的。

担心继续下去,她会吃不消,老赵只能及时喊停:时间到了,起来吧。

兰姐如获大赦,长舒了口气想站起来,不料周身的力气都似被疼痛抽空了,双脚连支撑身体平衡都做不到,险些摔坐了回去。

不过,虽然如此,她却觉得自己周身清爽了许多,尤其是那里异常的舒服,对于这个治疗效果她还是很满意的。

能不能提前下次药浴的时间,我想尽快好起来。

老赵吓得连连摆手,接着端起了医生的架子,严肃的道:欲速则不达,药浴对人体细胞的损伤确实没有化疗那么大,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影响,短时间里进行太多次,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所以还是间隔五六天为好。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顿,像是担心她还不死心般,想了想又补充了句。

而且下次药浴的配置需要看上次的情况如何,所以药材需要更替,我准备那些东西也是需要时间的。

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兰姐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最后只得同意下来。

将人扶出诊所,野狼瞧见她脚步虚浮,接过人时恶狠狠的撞了老赵一下。

老赵本以为他今天又要威胁自己一通,不见他开口,疑惑的看了眼他,就瞧见野狼嘴角阴狠的笑容。

当时他的心里不适了下,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不过因为惦记着另外的事情并未多想,谁让野狼几乎每隔段时间都会来找他的麻烦呢,他都快习惯了。

送走了一行人,老赵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吃的,准备去学校看看唐娜再走,一来呢是想叮嘱她多加小心,再则就是担心她在学校受了委屈。

学校在城区附近,老赵付钱下了车,还没到唐娜教室,就被校长连拖带拽的带到了办公室。

被迫在椅子上坐下,老赵还没反应过来,院长已经接了杯水,双手递到他面前。

老赵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一阵腹诽,难不成,他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自己帮忙?

一想到这个,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要是平时他肯定毫不在意,但他眼下可没时间去操心其他人,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耽误太长时间小娜会着急的。

校长听到他的话怔了下,接着笑了笑,道出了目的:您是我见过医术最高明的人,恰好最近我们学校的校医离职了,不知您愿不愿意来这里工作?

老赵办诊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并非为了其他,乐趣跟安定相比,当然是前者更重要,人生要无趣了,还有何意义?

多谢校长的厚爱,不过我个人还是喜欢自由些,所以您还是另外找人吧。

预料中的回答,还是让校长惋惜不已,本想再劝说下,可见他神色笃定,似深思熟虑后的回答,也就打消了念头。

他虽有心将他收归己用,但也不能强人所难,万一跟他交恶了,那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那真是可惜,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推介你到大医院工作,凭借你的能力肯定能成为数一数二的名医,不过如果你哪天改变了主意也可以来找我,这个承诺依然可以兑现。

老赵笑着说了句感谢,就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走到唐娜教室门口时,正好赶上下课,小丫头看起来在学校过得还算不错,半点都没有伤心难过的样子,脸蛋儿还比以往圆润了许多。

老赵对此很是欣慰,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小娜过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娜侧身看到他,先是一愣,接着小跑到他跟前,一头扎进了他怀里,赵叔,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我还以为你要把我丢下了?

这个年纪的孩子变化总是很大,短短几天不见,唐娜的身材又丰满不少,眼下这样紧贴着,老赵难免有了反应。

唐娜感觉到有东西顶着自己,俏脸绯红一片,手上却抱得更紧了,甚至还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娜娜是赵叔的媳妇,赵叔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老赵简直是哭笑不得,他压住她的头,往后退了几步,无奈的道:你这个丫头怎么就这么固执呢,你有大好前程,老想着我做什么,赵叔已经老了。

大抵是担心他生气,唐娜这次难得没有反驳他,只是扁着小嘴不说话。

老赵也舍不得他难过,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误入歧途,那样他的良心必定会遭受谴责。

长叹了声后,他将东西拿到她的面前晃了晃,你看这些是什么?

唐娜内心终究是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当下就被那一包零食吸引了注意力,这些东西以前在家,她连看都几乎没看过,因为就算有也都分给了哥哥弟弟,根本没有她的份。

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见老赵颔首,唐娜觉得他的形象越发高大,完全就是妈妈说的那种好男人,如果老赵这会儿知道她的心思话,一定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嗯,小娜我打算回你老家一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一起回去。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唐娜在这件事情上格外懂事,她很想念自己的家人,但她也明白他们并不希望她再出现。

她垂着头闷闷的说了声不要,一股脑的把零食全塞回了老赵怀里,这些,我都不要,可以麻烦赵叔帮我带回家给我弟弟吗?他们想吃这种零食已经很久了,可是家里一直满足不了他的心愿,我想让他也能开开心心的。

老赵又欣慰又心酸,多好的一个姑娘,偏偏因为父母的愚蠢被剥夺了回家的权利,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声音哽咽的道:这些都是赵叔买给小娜的,我会再买一份给你弟弟的。

唐娜觉得自己已经给老赵添了很多麻烦,哪里肯同意?

不行,我不喜欢吃零食,赵叔不用重新买。

小娜忘记答应过要听赵叔的话了?

这话一说,唐娜立马乖乖接过零食,老赵跟她道了别,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再次来到这座算是熟悉的小村庄,老赵的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万千,之前发生的种种如同昨日之事,清晰无比。

一进村子,住在最靠外的胖女人就扭着腰走了出来:呦,这不是带着唐娜那个贱蹄子跑了的老东西吗,怎么还有脸来,就不怕老唐砍了你?

老赵对她的警告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冷笑着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说三道四了,你的肥胖应该已经有十多年了吧,而且你平时应该从来不注意自己的饮食,你的身体早就亏空了,所以多给自己积点口德吧。

听出他的话外意,胖女人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胸膛也剧烈的起伏了起来,像是要气晕过去似的,好半晌她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一句话来。

你少在这里吓我,你死了我也会活得好好的。

老赵充满怜悯的看了眼她,没有回答,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胖女人心中更加烦闷,眼睛瞪得极大,像马上要掉出来似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尖锐的声音在安静的山村里回响,老赵踏着清晨的阳光往废墟走去,还没等走过去,他就知道自己此行要无功而返了。

他们离开后,有人放过烧了这里,门前的大树只剩下了树干,废墟更加残破,只剩下了院墙,其余的都烧成了灰。

这并不正常,村子对这里避讳极深,连靠近都不愿,更不要提放火烧毁了,老赵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说不定还跟当初他家族搬离这里有关。

掉头下了山,老赵直接去了村长家,村长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来人是他,眼中没有半点的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

我想知道后山的废墟是怎么回事。

村长坐在椅子上抽了好几口旱烟,用苍老而浑浊的双眼看着他。

本来这些事情不应该告诉你这个外地人的,不过我听守义说你跟搬走的赵家有关系,那这些事情也确实应该让你知道,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老赵早料到对方不会好心告诉自己,神色很是平静。

面对他的询问,村长更沉默了,整赵脸上像是蒙上了灰尘,越发显得苍老:我知道你会治病,你们赵家的人都很擅长医术,我要你帮我给个人治病,我带你去见她。

老赵跟在他身后,原以为他要带自己去房间里,没想到村长竟然带他去了地窖。

还没进去,老赵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铁链在地上拖动发出的声音,还有沉闷的咳嗽声,里面锁着的是个人

老赵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村长,问道:这里面锁着的是什么人?

你进去就知道了。村长似乎并不希望有多余的人知道地窖里锁着人的事,说完,谨慎的扫视了周围一遍,打开门走了进去。

地窖一般是农村里的人用来存放东西的,味道并不好闻,可老着实没想到会难闻到这种地步。

刚往里走了两步,浓郁的腥臭味迎面扑来,饶是老赵也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他挥挥手把气味扇开些,扭头看着村长。

你不会把人锁起来后,就再没让她出去过吧,这里面臭得,比厕所的味儿还重。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你只需要给她治病就行了。村长面色一沉,冷冷的说了句,点燃了一边的煤油灯。

昏黄的火苗照亮了下狭小的空间,老赵才看清被锁住的是个大概二十三岁的年轻女人,她背对门口蹲在墙角,时哭时笑,有时还会狠狠咬自己的手,像是在撕咬自己的仇人似的,明显已经精神失常了。

这是大多数被拐卖的女人都会患上的疾病,她们几乎都是被迫离开自己的亲人,强制性的被人贩子卖给山区里的男人做老婆。

在这种偏僻落后的地区,她们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因为只要她们有那个念头,就会遭到毒打,甚至会跟眼前的女人一样被链子锁在漆黑的屋子里,直到认命才有出去的机会。

老赵无声叹了口气,心中对她充满了怜悯,却没有立刻出手相救的念头,倒不是他冷漠,而是贸然动手只会让他们陷入危机。

毕竟女人的脑子坏了,做事没有理智可言,全看她当时的心中所想,这种情况下想要悄无声息的从村子离开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再则他眼下还有问题需要村长为他解答,现在搞出点动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对不住了。望着女人在心里无声的向她道歉后,老赵清了清嗓子,面色如常的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村长恩了声后,拉了拉铁链,用命令的语气道:过来。

女人很怕他,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双手胡乱在地上拍打着,嘴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喊声。我不要

村长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老婆死得早,没给他留下一儿半女,好不容易凑齐钱买了老婆回来却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这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的年纪大了,要是再生不出儿子,可就要绝后了。

你个臭婊子!咬着牙关骂了句,村长拉着铁链猛地一拽,硬生生把人给拖了过来,提在半空中,道: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像挨打了?

脖子被项圈勒住,女人喘不过气,双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死命的抓挠着,希望能脱离此时的处境,发现只是徒劳后,强烈的求生欲令她伸手在村长的脸上狠狠的抓了把。

啊!村长吃痛,惨叫一声松开手,捂住自己脸上那道血淋淋的伤口,双目赤红的瞪着她:好啊,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老赵原以为长只是说说而已,见他环视了周围一圈,拿起放在一边的石头,作势要往女人的位置砸了过去,吓得后背出了声冷汗,赶忙出手阻止了村长。

您冷静点,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再过不久您就要退休了,在这个节骨眼弄出了人命不太好吧?

村长这会儿已经被气昏了头,哪里能把他的话听进去,手往前一松,将他推开,面容狰狞的看着吓得缩到了墙角瑟瑟发抖的女人,一脸的不在意。

反正她只是我买来的媳妇,要是真等死了,拖到山里去埋起来,有谁会知道?

老赵听完一怔,难怪有句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毁了个女孩的人生不说,竟然还把对方的命看得如此不值钱。

一瞬间里,他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打消村长的念头,之后再想办法把人给救出去,继续把她留在这种鬼地方,谁晓得等警察来的时候,人还在不在?

而且女人的脸上虽然满是污垢,可他刚才仔细瞧了瞧,她的五官都很精致,是个非常标志的美女,这么漂亮的姑娘死在这种地方真是太可惜了。

收回思绪,老赵一抬头,就发现村长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女人的身边,石头高举在空中。

老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却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勉强冷静下来,记起带他来这里的原因,赶忙大声喊了句。

村长你不是带我来给她看病的吗,她死了我给谁看去?

听到他的话,村长也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当即把锄头丢到了一边,许是觉得心中怒火难消,狠狠踹了她几脚才退回到老赵的身边,讨好的笑了笑。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这个臭婆娘倔得很,到现在都不肯乖乖听话。

老赵生怕他会再度对女人下狠手,点了下头,赶忙转移了话题:咱们先不说这个了,先看病要紧,我那边可脱不开身,不能够在这里耽误太久。

村长一听,顿时急了,赶忙把原因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赵:我买她回来就是为了生儿子,可她好像不行,一直怀不上,本来我是想偷偷带她去做个检查的,正巧你有求于我,我就…

老赵听完不禁觉得一阵好笑,这问题哪里是出在女人身上,根本就是村长年纪大了,精.子活性不够,没有办法受孕,还真是愚昧无知害死人啊。

只是看到吓得抱着膝盖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女人,他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顺着村长的话往下道:可能性很大,保险起见我帮她检查下,不过她这个样子我没办法检查,先把人弄出去收拾下。

这不行,再没生下儿子前,她不能够踏出这里一步。

村长连连摇头,女人刚到这里来的时候逃跑了好几次,虽然关了她这么久也该老实了,但谁知道是不是在扮猪吃老虎?

万一这病没看成,人还跑了,他到时候跟谁哭去?

这种情况在老赵的预料之中,他以前住的村子也有人买老婆,价格大多在三万到十万之间,差不多是他们一辈子的积蓄。

因此一旦人跑了,那些人并没有能力买第二个,所以一向会把人盯得很严。

不过,老赵也不会轻易放弃,想把人顺利救出去,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让她离开牢笼。

人已赞赏
小说

快点让我飞起来|双飞俩白嫩P小嫩妇好紧好爽

2020-8-2 19:28:35

小说

体育老师快点好爽好大_水真多太大了轻点太深了

2020-8-2 19:28: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