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下面滴水小说_干大班主任肚子

我需要她给我物色吗?我显然不需要。。 正准备对徐晴说些什么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来电的是秦曼妮,她告诉我已经查到了一些事情,想通过电话告诉我。 这可能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亲不到徐晴的那里,对秦曼妮我还没把握吗? 于是我跟她约好了见面地点,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我电话挂断的第一时间,徐晴白皙的小

我需要她给我物色吗?我显然不需要。。

正准备对徐晴说些什么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来电的是秦曼妮,她告诉我已经查到了一些事情,想通过电话告诉我。

这可能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亲不到徐晴的那里,对秦曼妮我还没把握吗?

于是我跟她约好了见面地点,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我电话挂断的第一时间,徐晴白皙的小手也从我裤子内抽出。

她红着脸告诉我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李双刚也即将下班,不可以再继续了。

如果、如果你难受的话,等有机会我再帮你。

望着面前这羞涩到极致的女人,我心中旖旎万分,我问她,晴姐,下次你能不能用脚帮我啊?

徐晴大羞,你瞎说什么呢!

羞嗔中她迅速起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屋内。

不过很快窗户打开,那双原本还在她腿上的肉色丝袜已经被抛了出来。

她没有说话,但我懂她的意思,她这是让我在忍受不了的情况下自己解决。

从家中离开后,我骑着电动车去了跟秦曼妮约好的地方。

这是家小餐馆,我们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饭菜任由她随便点了些。不过看起来她也不像是有胃口吃东西,仅是随便点了几个就坐在了我的对面。

不得不说,下班后的她当真是另有一番美艳。

明明仅是普普通通的白色T恤搭配粉色短裙,外加一双水晶透明丝袜,却愣是穿出了青春与美艳共存的感觉。

坐在我对面后,她迫不及待的跟我说起了通过她未来公公调查的事情。

她告诉我说,当初徐晴母亲的主治医生就是院长,尽管当时对方已经成为院长不再主刀,但还是有人通过大关系请他出手。而负责护理的护士长已经退休了,关于治疗的治疗则被院方封存,没有院长的亲口命令根本无法查看。

我问她,即便是未来公公是副院长也不行?

她摇摇头,很难,因为他跟院长当初竞选过院长职务,所以他们关系

秦曼妮没有再多说,但我已经了然。

护理这块归护士长管,护士长已经退休,而主治医生则是院长,这件事情看起来已经走到了死路了,并不那么容易挖出来晒晒,所以我得仔细想想。

正在这时候,秦曼妮起身对我说道:你让我帮你查的我已经查到,东西你慢慢吃,我已经跟老板结账了,我就先走了。

话说完,秦曼妮就急不可耐的出了饭店,神色匆匆,显然是再躲我。

我也不拦她,直至她走出饭店我才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回来,我想摸摸你。

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流氓。

你完全可以不回来呀,对不对?只要你不怕医院你传起你的风言风语就行。

所以,菜都还没来得及上的,刚刚出门的秦曼妮,就又重新回来坐下了。

娇人的脸蛋儿上此际写满了羞愤,她压低嗓音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顿饭吃的相当有滋味,哪怕是菜品一般,但依旧让我大快朵颐。关键是下饭的菜好,那条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简直了

这么说吧,都快让我脱掉的鞋子的脚丫磨蹭出火星子来了!

秦曼妮低声的央求着我,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尽显羞红,王军,你别这样行不行,这里这么多人呢,万一被人看见不好。

我想了想,然后对她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咱们去旅馆吧,旅馆人少。

秦曼妮当时就急眼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意思是

我挥手阻止了她的继续,她意思是什么我当然清楚,但她的意思可不代表我的心思,我今晚就想拿她媚人无限的娇躯发泄,我憋的很苦闷,我需要发泄。

然而就在我准备拿脚丫更进一步的时候,很是突然的,有个年轻人进门后直奔我们这里走来,而且他衣着华贵,面上更是带着不善的表情。

最终他停在我们桌前,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儿,旋即望向了对坐的秦曼妮。

曼妮,你什么意思?我约你吃饭,你拒绝我,告诉我你的朋友找你有事情,难道你的事情就是跟这个男人在这里吃饭?!

这质疑的语气,这傲然的态度,虽然我没见过秦曼妮的老公,但这语气和态度足够让我辨识出他的身份,他正是当初开和宝马从我身边抢走秦曼妮的富家公子。

果然,随后秦曼妮的话也充分证明了这一切。

李胜,你怎么来了?

她显得很惊慌,但反应确实是够迅速,那惊慌的表情瞬间就转化为开心,更是起身一只手揽住了富家公子李胜的胳膊,对我做起了热情的介绍。

哥,这是我老公李胜

随后的时间,她又向李胜介绍起了我。在她口中,我是她村里的一个同乡哥哥,来城里医院请她帮忙办点事情,所以这就是今晚在一起吃饭的目的。

李胜皱眉,同村哥哥?!

看起来他有些怀疑秦曼妮的介绍,而秦曼妮也看出了这点,随即就表示,下午我刚找咱爸查了些事情,就是为的王军哥,不信你可以回家问问咱爸。

这妮子心眼多的很,瞬间就完成了李代桃僵,而这种答案也是不容李胜质疑的,这才让他脸色好看了许多,随即表示是途经这里恰好看到了秦曼妮的车子,然后就进来看了眼。

误会算是彻底解决了,而李胜也在桌旁坐了下来,坐在秦曼妮的旁边。

不过这货看我的眼光不太友好,总带着那么一股凤凰高高在上睥睨地头野鸡的高傲,我都不明白他这种高傲到底哪来的,难不成是他那副院长老爹带给他的?

或许是吧,但他肯定想不到,高傲如他,也依旧乖乖的被我玩弄着即将结婚的老婆。因为这个时候,我桌上在端起酒杯跟他敬酒,桌下的脚丫子刚好钻开秦曼妮那死死并拢的双腿,往裙内放肆的钻动着。

算了,我开车不喝酒,而且这种酒我也喝不进去。

李胜这家伙相当不给面子,而且是赤裸裸的将我无视,说白了就是认为我不够资格跟他敬酒,甚至他的心思我都能猜到:如果不是秦曼妮的话,你都没资格跟老子坐一桌!

真是有气势、真是有身份啊,我在他面前无言以对也无颜以对,我都不配抬起头正眼看他,因而只能卑微的在桌下撩他老婆。

趁李胜去吧台拿烟的时候,秦曼妮急声跟我求饶,求求你了,我老公在你,你不要这样了,我真的求求你了王军,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答应你,只要我跟他结完婚行完房事,我随时可以补偿你,可以吗?

恰好李胜买烟回来,所以这个话题被迫结束。

坐回凳子上,李胜嗤笑不已,你请客找的什么破饭店,连包中华都没有,最好的也是盒破玉溪,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你们农村人啊,真是眼眶子浅,办事都不知道往好了去办,还惦记着兜里那三元两块的钢镚儿!

是是是,您说的对,我记住了,下次一定换个好地方。

桌面上我虔诚至极如同狗腿子似的给李胜陪着笑,桌面下我则抬起了腿,重新触碰上秦曼妮裹在丝袜里的那双玉嫩美腿。

大爷,我们农村人眼眶子浅没见识,您别计较。我们这些小小的刁民就是土里土气的,兜里三元两块的钢镚也实在不好干什么。

但是我们刁民有个特点,就是特别爱鼓捣别人的媳妇儿,譬如您这种大爷的媳妇儿。

李胜还在桌对面得意呢,你呢,看起来也是个懂事的人,所以就不用笑的这么谄媚了,虽然我看不上你,但你终究跟曼妮是同村,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会帮你到底的。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件小事情,于我们而言只是动动嘴而已。

许是我的谄媚让李胜比较有成就感,这小子竟然还跟我吹上了,吹嘘他的经历多么多么牛壁,吹嘘他有个朋友是特种兵在国外执行过什么斩首行动,吹嘘他即将买一辆名叫玛莎拉蒂的名牌跑车,还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两皇一后。

这玛莎拉蒂我确实买不起,但跑车界的两皇一后我还是知道的,两皇是兰博基尼和法拉利,一后则是玛莎拉蒂。我不光回到这个,我还知道现在小饭店内的两皇一后呢,而且我这位地下皇正把那一后玩的不亦乐乎,舒服到不要不要的。

不过也多亏了李胜这段得意的吹嘘,才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获得最大的满足,因为我一直在撩秦曼妮。

而李胜还不自知呢,继续跟我开心快乐的吹起了牛壁,你知道什么是绿色环保主意吗?现在的汽车烧电的新能源,就是绿色环保主义的一种

天上地下的胡扯了一通,我可算知道李胜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难怪他总是那么高傲,因为他除了出身好点也实在没别的可傲了。智商?拉倒吧,这种货色丢猪圈里去猪都不跟他凑堆。为啥?因为猪也是有尊严的!

一顿愉快的晚饭结束后,李胜就心满意足的带着秦曼妮离开了。

秦曼妮看起来有些小生气,在李胜转身离开的时候,她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擦过身下的纸巾攥成团砸在了我身上,斥满了幽怨的小情调。

从饭店离开后,我就回到了住处。

但可悲的是,李双刚那个祸害今晚在家哪也不去,因而我没有半分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白天我要上班,晚上李双刚则在家哪也不去,以至于我依旧没有找到半分亲近徐晴的机会。最多也就是晚上在院子里碰巧遇到后,趁屋内的李双刚不注意抓紧那转瞬即逝的短短几秒钟,再她香臀上撩上一把过过瘾。

很急躁,这就好比一个人打下生起不吃肉,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谗肉,顶多也就是知道肉这玩意儿好吃,但到底咋好吃他也说不明白。可一旦尝过后又给掐断了,那可就急躁了,就跟我似的,抓耳挠腮的急躁着。

直至这天晚上,李双刚带我外出应酬,他喝醉酒后我带他回家。

跟徐晴合力将他送回床上安抚好后,我们来到了屋外。

徐晴跟在我身后什么话也不说,看起来就像是要送我出门似的。但我能猜到她的心思,就像是我此刻迅速回转过身,将她抱住。

晴姐,我想你了!

徐晴大惊羞,脸色刹那通红的同时,眼神中更是斥满了惊慌。

她压低着嗓音急声对我说道:你快起开,我丈夫在屋里呢,你

正说着的,突然,‘吱呀’一声响起,卧室的屋门悠然开启

徐晴吓懵了,躺在我的身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此刻斥满惊惶。

我也是懵了,下意识地回头望向屋门处,然后就听到脚步声响起。

随后,李双刚捂着脑袋晃晃悠悠的就出来了,光着他那能一屁墩坐死大象的肥腚,扭扭歪歪的往门外走去,看起来压根就没注意到他老婆正在我的身下。

在他出屋走进厕所里,徐晴拍了我一巴掌,我赶紧出门回到了自己房间。

点了根烟叼在嘴中,连吸好几口才稳下我混乱的心神。虽然已经决定揭穿李双刚身上的狼皮,可终究现在他还是徐晴的丈夫,真要是被发现我们的行为,那

胡思乱想了好久,接连两根烟都抽完了,厕所的灯依旧亮着。

这个李双刚,这是便秘还是怎么的,上个厕所都待十分钟了!

看起来发现这个古怪的人不止是我,还有徐晴,因为透过窗子我看到她也从北屋出来了,站在门口直望院子西南角厕所的方向,显然也是在惦记李双刚。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后还是没有动静,徐晴往厕所去了。

结果去了不多会儿,她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从厕所内传出,你傻啊你?!

这是怎么个情况?

我赶紧出屋奔去厕所看了眼,我靠,这尼玛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是开眼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女朋友太胖做起来感觉| 一个人在家想要了怎么办

2020-8-2 19:26:28

小说

女朋友每次叫得很厉害|情侣之间发私照正常吗

2020-8-2 19:26: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