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去找过男鸭子吗\被迫道具各种调教bl

啊 浴室内突然传来的一声痛叫,把正在看电视的江城吓了一跳。 暖暖不是在洗澡吗?她怎么了?! 江城想也没想便冲进浴室,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呼吸一窒。 他的继女暖暖正坐在浴缸的边缘,俏脸扭曲,很是痛苦的样子。 玲珑的娇身寸缕不挂,肌肤胜雪吹弹可破,

浴室内突然传来的一声痛叫,把正在看电视的江城吓了一跳。

暖暖不是在洗澡吗?她怎么了?!

江城想也没想便冲进浴室,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呼吸一窒。

他的继女暖暖正坐在浴缸的边缘,俏脸扭曲,很是痛苦的样子。

玲珑的娇身寸缕不挂,肌肤胜雪吹弹可破,圆润翘挺的两团丰满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在香肩上,又顺着洁白纤的玉臂慢慢滑到滚圆的粉臀上。

十七岁的暖暖,简直就是巧夺天工般的完美艺术品,令人赏心悦目,又令人血脉贲张。

只是修长雪白的腿上,赫然一块紫青。

江城心里地动山摇般狠狠一动,用力吞咽了下口水,上前道: 暖暖,是不是摔了?

他弯腰想看暖暖的伤势轻重,目光不经意在她一只圆润香软上扫过,粉色小枣上面有一颗格外明显的紫色草莓!

这草莓,分明是男人留下的痕迹!

暖暖赶忙捂住胸口,紧张得有些瑟瑟发抖:叔叔

十七岁的女孩对男女之事已然懵懂,叔叔又不是她的亲生父亲,突然闯来看见她这般模样,难免让她心中一凛,羞臊至极。

暖暖,你胸上这个痕迹是谁嘬的?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江城突然拉下脸来,摆出父亲的威严质问道。

江暖暖俏脸通红,咬着嘴唇吞吞吐吐。

暖暖,你说实话,叔叔不会生气的,如果你不告诉叔叔,那叔叔也只能让你妈妈问你了!

江城语气加重。乍看是父亲在痛心疾首女儿过早接触男女之事,实际上怒从何来,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不要啊叔叔江暖暖俏脸忽白,楚楚可怜地嘤嘤求道。

那你说,这到底是谁弄的?

我暖暖依旧吞吐。

江城没了耐心,忽然用力扒开江暖暖的纤细玉臂。

玉臂一挪开,硕大的两团香软立刻随风摇曳,在江城眼前呼哧呼哧地上下晃颤。

十七岁,发育得简直比很多成年女人还要夸张!

雪白、浑圆、挺立,宛若两只大白兔在江城眼前蹦来蹦去,让他顿时热血滚烫。

他忍着心头那点邪火,仔细观察大白兔上暧昧的印记。

没想到这时,一阵闷闷的嗡嗡声,突然响起。

江暖暖忽然娇身猛颤,发出足以令江城荷尔蒙炸裂的哼响,同时她立刻紧并住了双腿,诚惶诚恐。

江城瞳孔一缩,立刻朝下看去。

嗡嗡

闷闷的嗡嗡声就来自于暖暖的双腿之间,就在稀疏的黑草丛下方!

江城大惊。

暖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居然用电动玩具来抚慰自己?

暖暖忽然紧张地捂住那片黑林,浑身颤栗不止,努力压制而又控制不住的销魂哼声,不停地从樱桃红唇里发出。

江城感觉下身都快炸了。

你下边是不是塞了东西?!

江城狂吞着口水,指着她那里质问。

我叔叔我

江暖暖不敢看江城的眼睛,一张小脸红得有些发紫。

暖暖,你知不知道你才十七岁啊?!

江城故作痛心乃至恼火,立刻把江暖暖挡住下边颤抖着的小手拿开。

不要啊叔叔

江暖暖吓得失声惊叫,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被叔叔看那里就已经够害臊了,何况那里还塞了东西!

不要什么不要,我是你叔叔!跟叔叔还害什么臊!?江城拿出长辈的姿态,愠怒道:你下边还没发育好,现在就用这种东西往里面塞,很容易出问题知道吗!把腿岔开!叔叔帮你拿出来!

面对叔叔的强势,江暖暖娇身颤栗一动也不敢动,任凭叔叔霸道地把她的腿分开。

粉色花园,赫然眼前!

黑色草林下边的两片粉色蝴蝶翅膀微微张开,将里面粉嫩湿润的花园完全敞开,花园里有一根白色的线展露在入口之外,随着嗡嗡的响声,白线还在微微地颤抖,和江暖暖娇身颤栗的频率完全一致!

咕咚、咕咚、咕咚!

江城狂吞口水,只觉得下边已经忍受不住这般致命诱惑,蠢蠢yù动,拔地而起!

他探出手去,抓住了白色的线,轻轻地往外拽。

嗡嗡——

里面的东西还在剧烈地震动着。

很快,江城拽出一个淡蓝色椭圆形的物体。

物体崭露头角,在江暖暖的花园入口剧烈地颤动,顿时,她猛地抓住江城的肩膀,爆发出高亢且销魂的喊声:啊——

哗啦——

蓝色物体被拽出一半,登时,花园竟然井喷!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江暖暖整个人都yù死yù仙,控制不住地抽搐,一边抽搐,下边还一边无法自控地向外喷水。

晶莹剔透的潮水喷在江城的手上,温热而微黏。

还有水花顺着花园流到了后庭。

江城整个人都被电击了似的,脑瓜子嗡嗡作响。

噗呲。

江城非但没有继续把蓝色物体拽出来,反而还又把它推了进去。

啊——江暖暖猝不及防,物体突然又钻入她下边开始剧烈震动,被刺激得再次发出亢奋的叫声。

下边很刺激,心里却很怕!

他可是妈妈的老公

叔叔你做什么,不要啊江暖暖又羞又臊,嘤嘤喊道。

怎么了?叔叔还以为你疼江城很认真的样子回了一句,然后立刻又轻轻往外拽,那叔叔还是给你拿出来吧!

物体一边移动一边震动,这对江暖暖无疑会造成更巨大的刺激,整个人又一次抽搐起来,发出令人发狂的叫声。

啊?你没事吧暖暖,叔叔不是故意的江城慌张,又不由分说把东西推了回去!

江暖暖这次没有叫出声来,她已经出现轻微的痉挛,下边不只出现更加夸张的井喷,还开始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手上染上更多花园喷出来的潮水,江城心头狂跳,热血沸腾,望着那水嫩的粉色花园,他不停地狂咽口水,竟萌生了想要上去tiǎn的冲动。

江城痴痴地望着花园,脸慢慢地便要凑上去。

不要啊,叔叔——

江暖暖突然发出惶恐的哀求,小手一下子抵住了江城的额头,嘤嘤喊道:叔叔,你别看,求你了

楚楚可怜、紧张兮兮的哀求,还有她推住他额头的举动,反而更加激起了江城心里那点yù罢不能的邪念。

暖暖,你下边肯定有问题了,否则不会疼的,叔叔帮你看看,你别动。江城脑热地找了一个借口,忽然伸手轻轻抵住了花园上面的小骨朵。

不要叔叔,我我不疼我不是疼江暖暖大惊,试图用力把江城推开,可她这娇弱之躯,加上不断冲上云霄的刺激,让她体力尽失,哪儿还有什么力气能把江城推开。

顿时,下边传来一阵无法言喻的舒爽感。

手指抵住了嫩嫩的小骨朵,江城一边飞快地揉动,一边关心备至道:叔叔帮你揉揉,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

求你了叔叔,不要不要这样我真的不疼

被叔叔的手揉动那里,这感觉太怪了,想要抵抗,却又觉得无比刺激,矛盾杂乱的思绪,让她嘴里喊着不要,小手却情不自禁地再次抓住江城的肩膀。

江城是过来人,自然看得出来江暖暖已经腾空飞起,而他,也早就有了反应。

暖暖,你下边是不是很难受?要不叔叔帮帮你?江城忽然停顿下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江暖暖大惊,拨浪鼓似的摇头:啊?不不可以叔叔

你不用害羞,叔叔不会告诉你妈妈的。江城连哄带骗,其实叔叔那里也很难受,我们就互相帮一下吧?

快要炸开的金箍棒,早就忍不住想要勇探水帘洞,什么伦理伦常,什么这个那个的,江城已经全然不顾,只想进江暖暖的花园里折腾。

叔叔,不行真的不行江暖暖怯生生地摇头,虽然很怕很紧张,通红的脸也说明她不只一次抵达顶峰,但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异常坚决。

你评心而论,叔叔对你怎么样?江城忽然问。

很很好

那你帮你帮帮叔叔怎么了?江城强势起来,再说了,叔叔这不也是怕你难受吗?

江暖暖的怯懦绝对是助长江城气焰的元凶。

可是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叔叔就问你,你忍心看着叔叔这么难受?

不忍不忍心啊,可是叔叔,我们不能那样

本以为江暖暖这种状态是个大好机会,哪儿知道这丫头如此坚定,江城又不能霸王硬上弓,一时间,暗暗焦急如焚。

忽然,他看了眼江暖暖胸上的草莓,心头一震,酸溜溜的感觉,油然而生。

叔叔那么疼你,你不肯帮叔叔的忙,反倒在外边便宜别人是吗?江城越想越气,指着江暖暖的草莓,愠怒道:那你说吧,这东西到底是谁给你弄的?你不说是吧?待会儿我问问你妈,看她怎么说!

不要啊叔叔再次提及此时,江暖暖吓得魂飞魄散,赶忙一把抓住了江暖暖的手腕。

江暖暖,你这个死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

突然,外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声!

王秋云回来了!

王秋云是江城现任妻子,也就是江暖暖的妈妈,当初她为了嫁给江城,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终于得偿所愿,做了银行的行长夫人。只是,她怕江城会因为江暖暖而对她不好,所以对女儿很是苛刻。

虽说王秋云平时以江城为尊,什么事都听他的,但这娘们儿可是个大嘴巴,要是被她看见江城和她这个便宜女儿在浴室里,指不定会怎么说呢还!

闻声江城心头一震!

砰!

水花四溅。

江暖暖也吓坏了,仓皇之中,她顾不上多想,立刻跳进了浴缸之后,居然还急忙把江城一并拽了进来。

江暖暖!滚出来!趁我不在家就偷懒,饭也不做!懒死你了!

王秋云在外边骂骂咧咧的。

江暖暖把江城压在身子下面,小手飞快地在浴球上打出泡沫,盖在浴缸表面。

江暖暖,你死哪儿去了。

王秋云又大声喝道。

妈,我在洗澡。江暖暖这才急忙应了一句。

此时江暖暖香软的娇身完全贴住了江城,他能清晰感觉到水中肌肤的润滑与细嫩,甚至,几乎整个脸都埋在了她的两只大白兔之间。

小腹,一下子窜出一股子邪火。

他的心怦怦跳着,邪念,不由自主地开始作祟。

手指抚上女孩儿白嫩的肌肤,如丝绸般的触感,让江城整个人都燥热不堪,某个地方更加刚硬,狂躁的内心趋势他不由自主地把手滑到了下边,很快,便触碰到了稀疏的几根水草。

紧接着,便摸到了嫩呼呼的花园入口。

花园里面早就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手指毫不费力便长驱直入!

嗯!江暖暖猛地一颤,双腿立刻夹紧,甚至,江城的手指还感觉到强烈的收缩,登时心头更加躁动起来。

门,在这一刻突然被人打开,王秋云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江城吓了一跳,捅进暖暖花园之内的手指,也不敢再动。

江暖暖弱弱的唤了一声,或许是过于紧张的缘故,紧致的蜜道仍旧一缩一缩的,让江城浑身血yè逆流,下边更是涨得随时都要zhà裂。

死丫头,洗澡还用浴缸,你可真会享受!

王秋云骂骂咧咧地走上前来,想把江暖暖拽出去,后者却一下子用手挡住身子。

妈,我最近来例假有点痛经,医生给我开了两幅中yào让我泡着,我马上就出去了。

江暖暖惶恐地解释道。

紧张又刺激的感觉让江城脑顶充血,一只手在光滑凝脂的娇身上肆意游走,而捅在花园蜜道里的手指,也开始不停地抽送起来。

浴缸中温热的水流,更让这刺激的时刻,多了几分暧昧的情愫。

江暖暖猛地一惊,只觉得下边又喷出了好多水来,但她怕妈妈看出端倪,硬咬牙佯装从容。

王秋云嫌恶地看了江暖暖一眼。

那你赶紧吧,你江叔叔快回来了,他要是吃不上热饭,我打死你。

说着,王秋云摔门而出。

浴室内再次恢复平静,江城看人走了,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燥热,一下子钻出水面,痴汉一般凝视着江暖暖,下边的手,更加疯狂地抽动起来。

叔叔,你快放我出去,我妈妈在催了。

江暖暖猛地抽搐起来,带着哭腔求饶,róuruǎn的声线,却更加烘热雄xìng荷尔蒙。

那你现在告诉叔叔,是不是交男朋友了?那臭小子是谁?江城一边用力进出,一边质问。

我没交男朋友。

江暖暖委屈的嘟囔,江城心中诡异的醋意,却更浓烈了。

暖暖,撒谎可不是个好孩子。既然你没交男朋友,你身上这淤青,怎么来的?

江城脸一拉,一下子给江暖暖吓得脸都红了。

我反正我没交男朋友。

江暖暖一张小脸红的快滴出血来,江城却只以为她在撒谎,心里莫名酸溜溜的,他用手,直接掐住了女孩儿的绵软。

既然暖暖不肯说,那叔叔猜猜。

你身上的痕迹,是这么来的吗?

说着,江城看准了那粉嫩的樱桃,直接用嘴狠狠咬住,舌头灵巧的在上面不断吮吸。

女孩儿牙关发出一声shēnyín,这娇媚的声音听的江城心都软了。

他用力在那可爱的小樱桃上来回tiǎn舐,轻咬,女孩身下,似乎来了反应,小手不安地在他身上推着。

叔叔,唔

江城狠狠在女孩的身上裹起两个紫红的草莓,手指也从不停止地疯狂进出。

江暖暖哪受的了这种撩拨,身子一软,她就直接瘫在了自己的继父怀中

还不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江城步步紧bī。

我真的没jiāo男朋友

江暖暖勉强从牙关中推出几个字,江城却丝毫不信。

这小丫头,翅膀真是硬了,居然还敢骗他!

江城越想越不是滋味。

必须问出那个男人是谁!

江城黑着脸缩回了手指,抓起江暖暖强迫她坐在浴缸边缘,两条白花花的长腿,摆成一个M。

不说是吧?叔叔今天非得让你说实话不可!

冷笑着,江城便要再次把手指探入花园。

就在这时,角落的一个红点,吸引了江城的注意。

那是摄像头?

这小丫头,竟然还录像了!

江城大惊之下,邪念更加凶猛袭来,拽着江暖暖从浴缸里出来,到了红点前面,摁住她的香肩,强迫她跪在了地上。

她要录像不是吗,那就给她录下来好了,看她还敢不敢护着那个男人!

江城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接而蹲下来,很快摸向江暖暖软嫩的花园,手指很顺利便探索了进去,狠狠地折腾了起来。

女孩儿娇嫩的花径都被江城弄的通红,暧昧的声音,也在浴室中响起。

叔叔不要

江暖暖现在都快急疯了,但一种难以言喻的kuài gǎn,让她忍不住沉沦在她叔叔的动作中,无法自拔。

浴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江城的下身,也涨的难受。

哼!要不是他那个便宜老婆在家,他肯定让这死丫头三天下不了床。

心里莫名酸溜溜的,江城的下身已经涨的几乎快要bàozhà。

手中的速度不自觉加快,江暖暖的shēnyín声,也不断变得旖旎。

啊叔叔,不要快停下啊

女孩儿澄澈的眼眸浮出水雾,红唇微张,看的江城yù火恒生。

唔——

他低头狠狠吻住女孩儿的唇瓣,用力吮吸着口中的甘甜,手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

噗嗤——

终于,伴随着一片透明的yè体,女孩儿抽搐着腰肢。yè体喷shè在面前的摄像头上,江城这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指从那粉嫩的曲径中抽出。

暖暖,你说,这段视频要是被你那个男朋友看到了,会怎么样呢?

江城勾着嘴角,虽是在笑,却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我没谈男朋友!

江暖暖嗔怒说着,语气中却全是虚弱,娇身也在不停地颤栗。

那你告诉叔叔,你身上这痕迹,是从哪儿来的?

江城看着江暖暖脸上的表情,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xìng。他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问道。

江暖暖眼看瞒不住了,刚准备开口,浴室外,却传来一道愤怒的吼声。

江暖暖,你怎么还没出来!

江城心有不甘,低声啐骂了一句,但又无可奈何,依依不舍放开了暖暖:去,赶紧出去,把你妈引开,我这个样子,她肯定会怀疑。

江暖暖软软地应了一声,随后换衣服转身出了浴室。

江城站在镜子前,看着他浑身shīlùlù的模样,脑海中,却全是江暖暖袅娜的身影。

随着浴火的渐渐熄灭,江城开始有些后怕。

万一江暖暖把这件事宣扬出去,他这个行长岂不是会被人chuō死脊梁骨?

虽然说暖暖xìng格偏于懦弱,不见得会乱说话,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还是得想个法子确保她不会乱说话的好。

他在浴室呆了很久,不知道江暖暖用了什么借口,听见防盗门重重关死之后,江城这才出了浴室。

回房间把衣服换下,他刚准备换上干爽的睡衣,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突然在背后响起。

老公,你怎么在家里?

王秋云站在门口,一脸狐疑地盯着江城。

刚才江暖暖那个死丫头让她陪她去买东西,谁知道,她下楼下了一半儿,居然忘带钱包了,一回来,就看到老公在房间里。

她明明没看见有人上来过啊,老公怎么突然出现在家里了呢?

王秋云越想越不对劲,看着江城的眼神,也愈发古怪。

江城被王秋云看的头皮发麻,他讪讪地笑了笑。

老婆,你看错了吧?我确实是刚到家呀?

你这衣服上,怎么全是水?

王秋云走到江城面前,拿起他换下的shīlùlù的西服问道。

我今天和朋友去钓鱼来着,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

江城心不在焉地回应,瞧着王秋云还要说些什么,男人开始不耐烦。

哎呀,我这天天上班累都累死了,回来还要接受你的盘问,你爱信不信,不信就算了

老公你别生气嘛~我就是随便问问。

王秋云的态度,一下子软了下来,她谄媚地朝江城一笑,粗壮的胳膊,直接抱上男人精壮的腰。

带着淡淡腥臭气息的嘴唇,也开始往江城脸上蹭。

嗯~老公,我们都好久没有过了~

王秋云直接把江城摁在了床上,手也迫不及待地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衣服一解开,硕大的两团立刻在江城眼前晃颤起来。

虽然王秋云这对东西确实很大,但并不坚挺。

没等江城反应过来,王秋云便迎面而来,两大团软下垂的东西,立刻呼在江城的脸上。

王秋云这样的女人自然不能和她女儿相提并论,尤其是刚刚品尝过江暖暖的两团傲物之后,江城更觉得她这对东西难以忍受。

我累了。江城立刻黑着脸把王秋云推开,一脸的不耐烦。

一盆冷水劈头浇来,王秋云燥热的身子突然冰凉。

虽说平时江城对她的xìng趣确实没那么浓厚,几乎每次都是她主动求欢,但是今天他的反应却比往常冷落的多。

女人的直觉,让王秋云有了危机感。

但她在这种事情上异常聪明,并不会当面质问,暂时收起心中疑云,立刻晃dàng起了前面的两个丰硕之物,媚笑道:人家知道你累,要不你躺着,我骑上去自己动?

你特么一天不挨干下边就不舒服吗?江城黑着脸揶揄道。

一句话怼得王秋云面红耳赤,又委屈又恼火。

可惜,敢怒不敢言。

王秋云继续故作娇媚地笑道:老公,要不我用嘴让你舒服舒服?

江城下意识地看了眼王秋云的嘴巴。

王秋云不算难看,否则江城肯定死也不会娶了她。

而且,就算她那张嘴远远不如江暖暖的xìng感小唇,那她这嘴巴的技术也确实让江城折服。

只不过,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江暖暖,根本没心情享受她的红唇。

还是算了。江城犹豫了几秒之后还是给出了拒绝的答案。

王秋云眼里的期待立刻成灰。

好吧,那你那你休息吧老公。王秋云bī着自己露出善解人意的甜笑,转身的瞬间,眼里闪过一道冷凛。

今天老公太不正常了,难道他外边有人了?

要让我知道哪个狐狸精勾引了我男人,我非把她bī撕扯了不可!

王秋云恶狠狠地想道。

夜里,江城做了个美美的梦,在梦里,他付出江暖暖的滚圆粉臀,卖力地冲击着她的花园,花园湿润而温热,每一秒都在空中翱翔似的刺激无比。

可惜醒来之后,现实里不能像梦里那般摁住江暖暖随便怼的落差感,反倒让江城心里失落的很。

起床后,江城揉着惺忪的睡眼出了卧室的门。

一出来,便飘来阵阵香气。

江暖暖穿着吊带纱织睡裙正在做饭。

肥硕的两团香软傲立于前,睡裙的吊带似乎都要承受不住这对庞物的重量,随时都要崩开,将香软呼之yù出,令人心潮澎湃。

裙摆下一双白润妙美的双腿,发着迷人的光泽,惹人垂涎。

纱织睡裙多少还有些透明,江城定睛一看,险些喷出鼻血来。

裙里滚圆的粉臀若隐若现,伴随着江暖暖炒菜的动作轻颤,动感十足。

一大早就要受这样的致命诱惑,江城顿时口干舌燥。

你妈妈呢?江城回头看了眼客厅和卫生间的方向,问道。

江暖暖一颤,回头看了眼江城之后,像是触电一般立刻避开,俏脸也刹那红润:妈妈去去买油条了。

江城喜上心头,若无其事地走到江暖暖身后,盯着裙子里依稀可见的粉润圆臀,心不在焉道:暖暖,昨天晚上的事

话刚说了一半,江暖暖立刻色变,诚惶诚恐道:叔叔,我求你千万别告诉我妈妈好不好,求你了

哈,本来还担心这丫头乱说,看来她比他还要怕人知道。

江城心下狂喜,胆子也立刻大了许多,吞咽着口水,慢慢抚向江暖暖翘圆的粉臀,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轻轻地婆娑起来。

纱织的裙子摸上去滑不溜丢,加上粉臀的弹xìng,手感十足。

叔叔别这样

江暖暖轻轻一震,紧张地唤了一声,这嗓音酥酥软软,听着便让人骨酥筋软。

昨天一宿她都没睡好,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江叔叔的身影,还有他的手指在里面折腾时候的感觉。

那感觉那滋味,让她犹如腾云驾雾,翱翔天空。

可是一想到江叔叔是妈妈的老公,她这心里又自责的要死。

十七岁不再是小孩子了,基本的lún理道德,她还是很清楚的。

本来都拿定主意,以后一定一定要和江叔叔保持距离,哪儿知道,一大早他就过来这样。

暖暖,你说要是叔叔真的想求你帮忙,你真的忍心拒绝吗?江城不理会江暖暖的拒绝,附耳过去,柔声细语地问道。

人已赞赏
小说

疼 轻点 再进去点 嗯~啊|轻点在深一些

2020-8-2 19:25:24

小说

肉文黄色小说 |小东西别流出来

2020-8-2 19:25: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