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以后才知道穿t裤 清而娇吟|下边毛最多的美女

漆黑一片,一咬牙干脆把内裤给脱了下来,脱掉内裤后,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我的家伙直勾勾的竖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渐渐的凉快了许多,就在我渐渐想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对很柔软的东西撞在了我的家伙上,那种感觉软软的,充满弹性,让我很舒服,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儿媳妇睡着后,不小心翻身,把圆滚滚的玉臀,贴到

漆黑一片,一咬牙干脆把内裤给脱了下来,脱掉内裤后,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我的家伙直勾勾的竖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渐渐的凉快了许多,就在我渐渐想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对很柔软的东西撞在了我的家伙上,那种感觉软软的,充满弹性,让我很舒服,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儿媳妇睡着后,不小心翻身,把圆滚滚的玉臀,贴到了我的家伙上!我已经勃起发硬的家伙,紧紧的顶在了她的玉臀上,一股暖暖的微热,从她的玉臀上不断传来,我的家伙愈来愈硬,现在,我的家伙头和儿媳妇的玉臀,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内裤,肉色的蕾丝内裤,我的家伙撞在上面,传来了一股滑滑的质感。

儿媳妇,你睡着了吗?你的身子撞到爸爸了!我试着喊了两声,儿媳妇睡的很香,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捏着家伙,在儿媳妇玉臀上摩擦了起来,儿媳妇的玉臀,丰满,柔软,我的家伙在上面每摩擦一下,她的玉臀就会一阵微微的抖动。

摩擦了没一会儿,我越来越兴奋,家伙内不由自主的喷出来了一股润滑液,湿湿的液体一下把儿媳妇的内裤给弄湿了,我顿时一阵害怕,我担心儿媳妇醒来了会生气!我赶紧停了下来,继续假装睡觉,但是,躺了一会儿,儿媳妇丝毫没有醒来的样子,我的胆子更大了。

我已经不满足摩擦儿媳妇的玉臀了,我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把儿媳妇的小背心撩了起来儿媳。妇丰满,浑圆,像是水蜜桃一样的美胸立刻露了出来,我屏住呼吸,用手握住了儿媳妇的水蜜桃,小心翼翼的捏了一下,儿媳妇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什么,她发出了吭哧一声响。

我浑身一激灵,正准备收手,发现儿媳妇双眼还在紧紧的闭着,我的手又再次按了下去,这次,我两只手同时出动,把她的两个水蜜桃全都握在了手里,缓缓的抚摸了起来

儿媳妇的水蜜桃在我的揉搓下,不停的变换形状,不一会儿的时间,儿媳妇的水蜜桃竟然膨胀了起来,比刚才足足大了一圈。

她水蜜桃上面的两颗水晶葡萄也开始变硬,直勾勾的竖了起来,我用手指对着她的水晶葡萄捏了一下。儿媳妇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喘,啊!不要啊!睡梦中,儿媳妇的娇躯突然抽动了一下,她夹紧了双腿一阵摩擦。

儿媳妇这是发情了吗?儿媳妇年芳27,正值青春年华,儿子常年不在她身边,她肯定很空虚吧!身为公公,儿子不在家,我有义务满足儿媳妇的一切需求,我心里想着胆子越来越大,我干脆张开了嘴吧,把儿媳妇的水蜜桃含在口中吸了起来。

上一次含女人的胸,还是我老伴在世的时候,我老伴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胸又干又瘪,和儿媳妇丰满,白嫩的水蜜桃差了十万八千里;能含到儿媳妇这对水蜜桃,老汉我这辈子没白活,我一边含着儿媳妇的水蜜桃,一边对着她的水晶葡萄轻轻的吸允了起来。啊!额!啊!额!儿媳妇在睡梦中,发出了一阵阵泥泞的娇喘,她夹着大腿摩擦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儿媳妇的脸色也变得潮红了起来。她浑身开始发热,玉体上香汗淋漓,我对着她的水蜜桃嘬了一会儿,就转移了阵地。

我朝着她的下半身,摸了过去,儿媳妇的内裤已经一片水泽了,散发出来了一股淡淡的异香。啊!额!啊!啊!儿媳妇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她两条大腿不停的摩擦,她的内裤已经斜到了一边,大腿根露出来了半边玉唇和一撮弯曲的黑森林。

我用手对着她的玉唇轻轻的戳了一下,啊!不要!睡梦中,儿媳妇一声春意盎然的娇喘,差点把人的骨头融化了,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用手指再次对着儿媳妇的玉唇拨弄了一下。儿媳妇突然用两条大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

啊!好痒!啊!啊!啊!好难受!老公,你终于回来了,人家好想你!儿媳妇夹着我的胳膊,用她的玉唇,对着我的手臂摩擦了起来,她的玉唇内流出了一股潺潺溪流

涌出来的溪流越来越多,不一会儿,把凉席都弄湿了一片。我用手指沾了一下澄明的溪流,在儿媳妇的水蜜桃上涂抹了起来,没一会儿,儿媳妇的水蜜桃上就被我涂满了,她玉唇内分泌出来的蜜汁。

儿媳妇夹着大腿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人家好想要啊!啊!儿媳妇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早就硬如顽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儿媳妇的玉穴,老汉我注定要走一遭。我捏着硬的跟铁棍子似的家伙,对着儿媳妇的爱洞,缓缓抵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儿媳妇突然醒了过来。爸!不要啊!儿媳妇声音颤抖的喊道

儿媳妇,儿子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男人,你就从了我吧我嚷嚷着,捏着家伙,朝儿媳妇的爱洞强行捅了过去关键时刻,儿媳妇突然夹紧了双腿,我的家伙一下顶在了她的小腹上。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坚硬如铁的家伙对着儿媳妇的小腹一阵乱捅了起来,爸!不要啊!爸!您快住手啊!爸,求求您了,快停下来啊!咱们这是乱伦啊!儿媳妇痛苦的哭了起来。

我犹如一只禽兽,只顾着发泄内心的兽欲,完全顾不上儿媳妇的死活了,我的家伙,依旧在不停的乱顶,儿媳妇白皙如羊脂玉的小腹,被我顶的上下乱颤。儿媳妇的美目中,尽是惊恐,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和蔼可亲的公公,这么可怕我的家伙硬的跟烧火棍似的,顶在她的小腹上,弄的她很疼。

儿媳妇还发现,我的家伙比儿子厉害太多了,比他的长,比他的粗,比他大了足足好几号,关键是,我的还硬!顶在她小腹上的时候,就像一根大铁棍子撞在身上似的,儿媳妇这才领略到,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爸,你别顶了,我用手给你弄见我一直乱顶也不是办法,儿媳妇主动给我用手解决出来

我冷静了下来,挺着直勾勾的家伙,朝儿媳妇递了过去。儿媳妇伸出来了纤纤玉手,握住了我的家伙,顿时,一股酥麻传了过来。儿媳妇的玉手实在太舒服了,但,儿媳妇毕竟第一次用手帮男人弄,她的技术很生疏,尤其是我的家伙太大,她一只手都握不住。

她两只手同时握着我的家伙,一不小心力气就用大了,哎呦!疼!疼!我呲牙咧嘴的喊了起来不好意思啊,爸儿媳妇有些尴尬,她急忙减小了力气,儿媳妇是个很细心的人

她慢慢的就找到了敲门,一双玉手握成了一个卷,套在我的家伙上,帮我来回弄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越来越舒服了。儿媳妇,有点干,你吐点唾沫,润滑一下用手弄毕竟不等于做爱,不一会儿就有点干,我着急的喊道。唾沫?是不是有些不干净啊?儿媳妇是个讲卫生的人,听说要把唾沫吐在我的家伙上,她有些抵触。

啥不卫生啊,儿媳妇,你的唾沫就是香水,比世界上最好的香水都要香,你快点吐啊,公公快要受不了了!下面越来越热,我有些受不了了好吧儿媳妇点了点头,张开了玉唇,一股白色的香液从她的口中缓缓流了出来,浇在了我的家伙上

有了儿媳妇口中的香液做润滑剂,老汉我更舒服了。

爸,它又变大了!发现我的家伙,竟然比刚才又硬了不少,儿媳妇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别停,快加大力气啊!快!我已经到了最舒服的时刻,马上要喷出来了,忍不住催了起来儿媳妇也知道我要出来了,她赶紧用手帮我使劲的弄了起来。

啊!啊!儿媳妇!我终于得到你了!一股炙热的岩浆就像滔滔洪水一样破体而出,我像丢了魂一样喊了起来,数不尽的粘液,全都喷在了儿媳妇精致的脸蛋上。看着儿媳妇被喷的白花花的玉脸,我充满了成就感。

爸,你这是干啥啊儿媳妇被我喷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一片一片白色的粘液,迷住了她的眼睛,糊在了她整张脸蛋上,她生气的喊了起来,儿媳妇,你再委屈委屈,用你的身子帮我擦干净了我笑着,捏着黏糊糊的黑家伙,顶在了儿媳妇丰满的水蜜桃上,使劲的擦了起来。

儿媳妇的水蜜桃,擦在上面又软又舒服,不一会儿,我就把家伙上面的脏东西,全都擦在了儿媳妇的水蜜桃上。

擦干净后,我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爸!讨厌死了!

儿媳妇最爱干净,被我弄了一身的污秽,她气的要死。

家里还没来电,她冲进了浴室,用瓶装水一瓶接一瓶的往身上浇灌着,企图,把我留在她身上的脏东西给冲洗干净。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后,我已经无心休息了。

儿媳妇把身上反反复复冲洗了好几遍,然后,就钻进了卧室,再也不愿意出来了。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人已赞赏
小说

小浪货老爷今天爽死你|粉嫩公主酒酿蛋

2020-8-2 19:23:51

小说

和前妻见面想再搞一次|两性故事**添下面

2020-8-2 19:24: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