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老爷今天爽死你|粉嫩公主酒酿蛋

老陈是个黑车司机,他一心想着找机会睡了自己的常客,财经学院的校花安梦雅。 要说这安梦雅长得,那真是跟仙女一般,论长相、身材和气质,大明星刘亦菲也未必比得过她。 老陈听坐自己车的男学生说,安梦雅非常清纯,从来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女。 打那之后,他做梦都盼着能够亲自破了安梦雅的身子。 老陈之所以一心惦记

老陈是个黑车司机,他一心想着找机会睡了自己的常客,财经学院的校花安梦雅。

要说这安梦雅长得,那真是跟仙女一般,论长相、身材和气质,大明星刘亦菲也未必比得过她。

老陈听坐自己车的男学生说,安梦雅非常清纯,从来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女。

打那之后,他做梦都盼着能够亲自破了安梦雅的身子。

老陈之所以一心惦记着她,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安梦雅长的漂亮,而是因为安梦雅她爸,是老陈这辈子最大的仇人。

年轻的时候,老陈和安梦雅的爸爸一起做投机倒把的生意,赚了不少钱,但安梦雅的爸爸卷了所有的钱跑路,还顺手把老陈给举报了。

老陈因为涉案数额巨大,二十多岁的时候被关进去,直到去年才放出来。

从监狱出来,老陈已经五十岁了,他千方百计打探老仇人的消息,才知道他成了家,还生了一个女儿,就是安梦雅。

老陈报仇的第一步,就是先睡了她。

安梦雅上学的大学城,在燕京的郊区,这地方交通不是非常便利,所以安梦雅平时出门都是打黑车。

老陈自打第一次拉上她的时候,就一直刻意细心体贴、礼貌绅士,而且要的钱也比其他司机少了一半,所以没多久就变成了安梦雅的御用司机,安梦雅只要用车,一定会给他打电话。

今天一早,老陈就接到安梦雅的电话,说学校放假,她下午要回家,想让老陈送一趟。

老陈特意洗了澡、收拾了一番,才出门接她。

准时把车开到财经学院女生寝室楼下,老陈已经看见安梦雅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等在门口了。

看到安梦雅那美艳的容貌与完美的身材,再联想到她还是个处,老陈心里不由一阵火热。

安梦雅长得极美,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弯而细的眉毛显得格外清纯,睫毛曲卷,双目含情,鼻梁高高挺挺、完美无瑕,红唇饱满、鲜艳欲滴,皮肤也如水晶般玲珑剔透,简直就是人间绝品。

她此时身穿一件很显瘦的白色长款羽绒服,一直到脚踝处,洁白干净的羽绒服、搭配那长长的马尾辫,实在是仙气十足。

虽说羽绒服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依旧能看得出,她身材格外高挑、纤瘦,而胸前两团鼓鼓囊囊,更是能看出她发育的极好。

他脑子里不禁幻想,安梦雅那丰满的酥胸,握起来的手感一定完美无比,而她那紧致挺翘的翘臀,如果从后面弄起来,应该也一定会非常爽

收回了目光,老陈停好车,下车笑道:梦雅,等着急了吧?

安梦雅嫣然一笑,说:我也是刚下来。

老陈急忙帮安梦雅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对安梦雅说:梦雅,外面冷,赶紧上车吧。

安梦雅点点头,道了声谢坐进车里。

老陈的车里暖气开的很足,安梦雅穿着又厚又长的羽绒服,一进来就觉得燥热不已,便下意识把羽绒服脱了下来抱在怀里。

老陈刚好钻进车,见她抱着羽绒服,便笑着说:来梦雅,羽绒服给我,我给你放到后排座去。

安梦雅正觉得抱着也热,便点了点头,甜甜一笑,道:谢谢你了陈师傅。

谢啥哟,应该的。老陈说着,从她手里接过羽绒服。

把羽绒服放到后排,老陈忽然发现,安梦雅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米色针织衫,那针织衫很薄,她胸前那对雄伟的玉兔傲然挺立着,看得他血脉喷张。

更让他狂喜的是,他竟然能够透过薄薄的针织衫,看到安梦雅那胸前粉嫩的凸起!

隔着针织衫略微粗大的线孔,他虽然看不清凸起的全貌,但也能看到那诱人鲜嫩的粉色,以及那挺翘的小樱桃。

天呐!安梦雅竟然没穿内衣?!这个小**,表面看着清纯,骨子里这么开放的吗?

安梦雅此时完全忘了自己没穿内衣的事情,这几天一直连阴天,她的内衣洗了一直没干,她想着反正隔着羽绒服,谁也看不到自己里面什么样,干脆就先不穿内衣了。

可她没想到,上车之后,车里燥热的暖气让她忘了这茬,直接把羽绒服脱了

老陈看着她那一对若隐若现的丰满,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把她死死压在身下、把她那对玉兔攥在手心里狠狠揉捏。

可是,眼下正在学校里,他只能暂时先克制住强烈的冲动,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开车,一边不停的偷瞄安梦雅胸前的丰满。

老陈觉得,照这么下去,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在半道上找个机会就把安梦雅给就地正法!

开车上了高速,老陈开始试探起了安梦雅,道:梦雅,你爸妈应该在家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等你呢吧?

安梦雅表情一下子有些低落,轻声道:我妈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啊?老陈还真没查到这个情况,急忙道歉: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安梦雅轻轻摇了摇头,说:没事,我现在也已经释怀了。

老陈又接着问道:那你爸会在家等你吧?

老陈其实是想打探一下,安梦雅家里现在都有谁,如果方便的话,到她家里下手是最好不过的。

安梦雅也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开口道:我爸爸出差去了,不过家里还有我后妈。

老陈好奇的问:你后妈多大了?

安梦雅说:28岁吧,人挺好的。

老陈心里狂喜,仇人不在家,家里只有18岁的女儿,和28岁的小老婆,这岂不就是最好的报仇机会?不但可以睡了他女儿,还能睡了他老婆!

虽然老陈没见过安梦雅的后妈,但28岁的女人,年轻丰满,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一想到这里,老陈就放弃了半道上动手的想法,不过他还是控制不住要偷看安梦雅的两处凸起,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那也已经非常之美妙了。

安梦雅正玩着手机,偶然间发现老陈总是往自己这边看,本来还有些好奇,但顺着他的眼神低头一看,俏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自己怎么忘了自己没穿内衣的事儿了

安梦雅羞的浑身发烫,自己都能隔着衣服看到自己粉色的晕色与凸起,那陈师傅岂不是也看到了?

一想到这儿,安梦雅急忙转过身想伸手去后面拿羽绒服,老陈一见她去拿衣服,故意抢着伸出手去,道:梦雅,你这么拿不安全,我来帮你!

说着,胳膊连着大手一伸,就抢在安梦雅前面伸到了后排。

老陈的手臂故意往安梦雅那边挤了一下,立刻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内侧,与两团滚烫的柔软紧紧贴在了一起。

安梦雅感觉浑身像过了电一般,下意识想要躲,可是老陈眼尖手快,忽然往自己这一侧打了一把方向,巨大的惯性直接把安梦雅甩到了老陈身上。

感受到那两团嫩肉在自己胳膊上死命挤压、变形,老陈裤裆立刻仿佛要爆炸一般,他赶忙踩了一脚刹车,两只手扶着安梦雅的身体。

老陈表面上是装作要扶她坐直,其实手已经悄悄往她胸口探去,忽然抓住她一只柔软的玉兔,手上用力捏了一下,嘴上说:梦雅你快坐好,这高速行车不安全!

安梦雅被刚才那忽然一甩,弄的紧张不已,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砸向老陈,正慌张着,忽然又感觉老陈把自己扶正,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可是,下一秒她才意识到,老陈竟然抓住自己一只丰胸!

而且,他的大手打开一条缝隙,刚好夹住了自己那朵蓓蕾,,一股奇异的快感顿时从**传遍全身,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安梦雅下意识伸手想去打掉老陈的手,老陈这时候见好就收,提前她一秒钟把手抽走。

随后,老陈嘴里一本正经的说:刚才有只猫横穿高速,差点撞到它,幸亏我躲的及时,梦雅你没事吧?

安梦雅本以为老陈是故意的,但听他这么说,善良的内心立刻选择了相信他的说辞,急忙问道:小猫没事吧?

没事,躲开了!

安梦雅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将羽绒服抱在胸前、挡住自己的春光,心里却在回想刚才老陈捏到自己蓓蕾那一刻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那感觉让她舒服的想叫出声来,甚至感觉自己的小内内里都有些潮乎乎的。

这一路,老陈没再冒险占安梦雅便宜,专心把车开到了目的地,水云山庄。

水云山庄是一个富人别墅区,都是独栋独院的别墅,每一户都是三层小洋楼,搭配硕大的私家花园,看着非常气派。

车在安梦雅家门口停下,老陈帮安梦雅把箱子提进了院门。

这时,别墅的房门忽然打开,一个穿着昂贵绸缎睡袍的大美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安梦雅,那美女非常开心的说:梦雅回来啦!

安梦雅笑着打招呼道:颖姐。

老陈看着这个成熟美艳的美少妇,眼珠子都不会挪地方了。

这美少妇长得极其娇艳,与安梦雅的清纯不同,她处处透着十足的性感与魅惑。

那如花的面庞令人惊艳,瓜子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让人有一种天生在挑逗你的感觉。

柳叶眉被精心描过,隐约可看出眉黛中含粉,更增妩媚,而她那一对红唇更是性感无比,再加上那一头弯弯曲曲的波浪长发,简直就是个人间尤物!

这时,美少妇也看着老陈,有些诧异的问安梦雅:梦雅,这位是?

安梦雅笑着说:颖姐,这是我们大学城最好的黑车司机陈师傅。

美少妇轻轻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老陈,发现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挺老的,不过体型倒是非常匀称,一点也没有发福,不像自己老公,53岁已经发福到胖成一头猪了。

而且,老陈年轻时很是帅气,虽说现在老了,但骨子里的男人味一直保持的非常好。

不过美少妇倒也没有多想,只是客气的对老陈道了声谢。

老陈为了探查晚上动手的地点,故意问道:梦雅,你住几楼?要不要我帮你把箱子送上去。

安梦雅笑着说:我跟颖姐都住三楼,不过房间里有电梯,就不麻烦您啦!

老陈点点头,这才跟两人道了别,回到了自己的车里。

离开别墅区,老陈把车停到了附近的一处小树林里,随后便点燃一支烟,静静的等待着。

别墅里只有安梦雅和她的后妈,今天晚上是动手的绝佳机会。

老陈决定晚上先摸进去把安梦雅上了,如果机会允许,再把她那个美艳的后妈也给干了!

等到深夜十二点,老陈从车里钻了出来,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戴上了一次性口罩。

别墅区很大,但相对的,安保力量也明显不足,有很多漏洞可钻。

老陈轻而易举的便翻过了别墅区的围墙,按照记忆,很快来到安梦雅家里的那套别墅。

老陈记得安梦雅说,她和她的后妈都住在三层。

别墅并没有安防盗窗,老陈便摸着排水管线,轻松摸上了三楼。

探头往左边的窗户里一看,只见一个纤细的人影正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看起来正是安梦雅。

他不敢贸然进去,便在窗口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猜测安梦雅应该是已经睡熟了,便伸手轻轻抬起窗户。

幸运的是窗户并未锁上,老陈把窗户抬起一个仅容一人穿过的空间,便轻轻的钻进了房间。

离得近了,便更能看出床上那女人穿着睡衣的曼妙身姿,由于房间里地暖开的很足,她身上只搭了一床薄薄的被子,被子的边缘搭在半个浑圆的酥胸上,甚至能看到一丝诱人的粉尖!

老陈在监狱里二十来年,没近过女色,裤裆里那杆老枪忍了二十年已经忍成了大炮,眼下见到这幅朦胧性感的美景,心里哪还按捺的住。

老陈心里的仇恨已经完全被欲火冲垮,他现在只想抱着这个曼妙的女人猛冲猛撞,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忍耐了二十多年的火焰。

一想到这,老陈当即不再犹豫,三两下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那杆凶狠的老枪,随后便迫不及待的朝着床上熟睡的安梦雅扑了上去。

老陈强壮的身躯直接压在安梦雅的身上,在这一瞬间,他一只手便已经狠狠的抓住了安梦雅的浑圆的半边臀瓣!

安梦雅的臀部非常挺翘,入手只感觉到了一阵紧致以及弹性,摸起来舒服无比。

老陈抓住安梦雅臀瓣的手,不由得用力了起来。

啊被老陈的大手一抓,躺在床上的安梦雅,喉咙中突然发出了呻吟的舒爽之声。

老陈如遭雷震,赶紧将覆盖安梦雅臀部的大手松开,心跳也跟打鼓似得,砰砰作响。

难道,安梦雅被自己给弄醒了?

但仔细一看,老陈却发现并不是这样,安梦雅不仅没有醒过来,反而睡的死死的。

只见安梦雅静静的躺在床上,露出她那迷人的背影,顺着老陈的视线上下游走,她青春靓丽的身子,曲线顿时暴露无遗。

老陈松了口气,恶向胆边生,毫不犹豫的再次将手放在了安梦雅的翘臀之上。

而这一次,老陈则是双管齐下,两只手分别覆盖上了安梦雅的两片娇花似得臀瓣。

而老陈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安梦雅,正在做着一场春情洋溢的美梦。

安梦雅梦到一个身材魁梧、充满了男人味的男人,一见面就把自己抱住了,嘴巴在自己的身上疯狂亲吻着,从脖子到脸颊,再到自己那樱桃一般的小嘴。

安梦雅被吻的意乱神迷,身体也变的非常敏感,瞬间就有了感觉,她想要抗拒,但却无法抵挡住男人粗糙的大手。

梦中的安梦雅甚至感觉到,那男人的手无比火热,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抚摸,动作十分粗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却隐隐期待,梦中的男子能用更加粗暴的方法对待自己,因为那粗暴的背后,竟然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舒爽!

因此,当男人的双手,抚摸到她那娇嫩敏感的翘臀的时候,安梦雅忍不住闷哼了起来,发出了舒爽愉悦的声音。

安梦雅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主动挺起屁股,伴随着梦中男人的动作,动情的来回摇摆着。

而老陈此时爽极了,安梦雅的两片臀瓣,在他的手中不停变化、扭动,仿佛是个橡皮泥一样,任由自己揉捏。

他甚至能听到两片臀瓣中,啪叽啪叽的张合声,让他血脉喷张。

他压根没想到安梦雅的身体居然会这么敏感,在这种睡眠的状态下,被自己抚摸,居然都会迎合着自己,而且立刻就水流潺潺。

老陈心里暗骂了一句:妈的,这女孩才18就已经这么浪了,以后要是长大了,不得骚的不像话!

心里这么想着,老陈那双粗糙的大手,也不满足仅仅只是在安梦雅的翘臀处肆虐了,他想要继续探索

老陈一只手依旧放在安梦雅的臀部,一只手则伸进了安梦雅的睡衣之中,直奔她那神圣的玉女峰而去。

终于将那一对完美的酥胸握在手中,老陈激动的无以附加!

安梦雅的胸非常软,摸起来就跟两团棉花似得,但并不散,反而有些挺翘,尤其是那调皮的小蓓蕾,在指尖的拨弄下,不一会儿功夫就变得挺立起来,惹人疼爱。

老陈活了大半辈子,年轻时玩过的女人也不少,安梦雅的胸是他摸过最舒服的。

一来是因为,安梦雅青春靓丽,又是个校花,身材当然是极品中的极品;

二来是因为,她是自己仇人的女儿,玩弄仇人女儿的快感,简直让老陈有些着魔了。

而睡梦中的安梦雅,在老陈抓住她的双峰之时,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她的春梦还没有结束,她只觉得,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蛮狠的将自己衣服撕开,然后便抓住了她的胸。

虽然看不清脸,但安梦雅知道,梦里的这个男人,肯定很想把自己给吃了。

安梦雅又羞涩又骄傲,羞涩的是自己竟然会做这样的梦,而且还沉迷在了其中,骄傲的是自己的身材有着这么大的吸引力,能让男人为之疯狂。

安梦雅甚至还挺了挺自己的双峰,让对方能更好的掌握、更好的揉捏、更好的拨弄。

老陈当然不会客气,双手不停的揉捏着安梦雅白嫩丰满的胸部,那两颗小豆豆也没有放过,用手指轻轻的捻动,让它慢慢变硬,变挺。

安梦雅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她只觉得今天的这么春梦,有点刺激的过分,脑海里便彻底沉浸在了这种快感之中。

安梦雅口中轻哼着,双手也不由自主的环住了男人的脖子,她感觉自己的私密之处,都已经湿润无比了。

老陈正吻着安梦雅那两颗小蓓蕾,突然被她这么一抱,整个脸都埋进了她的柔软之中。

老陈猛地一抽鼻子,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欲望更加炙热了起来。

老陈再也忍不住了,开始解扒起了安梦雅的睡衣。

安梦雅的睡衣很宽松,而且是一体的,老陈只将上衣部分的扣子给解开,然后就从上到下,把她的睡衣往下扒了下来。

这一刻,安梦雅的身体和老陈已经再也没有了隔阂,老陈的胸膛正对着安梦雅的双峰。

老陈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安梦雅双峰之上的两颗珍珠,在自己的胸前,正逐渐变得越来越凸出。

老陈知道,这是女人动情的表现,只有女人彻底动情,那两颗小蓓蕾,才会变的硬。

老陈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不再犹豫,便向着安梦雅的双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开始了探索。

而春梦里的安梦雅,也梦到了男人用手摸她那里的举动。

安梦雅在梦里放的很开,更何况此时此刻,她也已经动情,早就已经做好了接纳这个男人的准备。

安梦雅索性环住男人的脖子,双腿则微微分开,配合起了男人的举动。

因此,老陈的手瞬间就触碰到了那处娇嫩无比,有着无比美妙的风光所在。

老陈惊讶的发现,安梦雅的私密之处,竟然早已经泛滥不堪。

只用手轻轻一碰,就感觉到了一阵湿润,再降手指往里一挑,那两片花瓣就被彻底分开了

老陈兴奋坏了,早就没有了束缚的老枪,也已经膨胀的跟个铁柱子似得,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安梦雅的秘密花园,狠狠的冲杀一番。

老陈的手指在安梦雅的私处抚摸了起来,让那湿润不堪,变得更加泥泞。

而安梦雅此时已经彻底沉迷在了欲望的海洋之中,伴随着老陈的动作,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汹涌大海中的一个小船,被一阵一阵的风浪来回冲打,来回徘徊。

安梦雅本来还只是轻轻的吟动,到了这时候,声音早就变成了娇喘。

老陈被安梦雅的娇喘,弄的不能自已,老枪也怒火连连,再也无法按奈住那种冲动。

索性,老陈不再按奈,一只手扶住自己的老枪,一只手搂着安梦雅的身子,便对准了那处桃源迷地,准备直接冲刺。

但还没等老陈挺枪直入,一只温热的玉手,就抢先一步握住了他的老枪。

毫无疑问,这只手正是安梦雅的。

安梦雅正梦到了男人掏出了他的那个东西,不仅吃惊无比,那巨大的尺寸,让她的脸色都不由得通红了起来,下意识的就将其握紧。

老陈被安梦雅的小手握住老枪,别提有多爽了,但此时他满脑子里都是欲望,也不管别的,仗着自己枪长火力足,将小手硬生生的掰开,毫不犹豫的向着安梦雅的私处挺进。

瞬间,老陈便感觉自己的老枪顶部,挺进了一片滑腻空间,那水流滋润的感觉,以及细密嫩肉研磨的快感,让他差点就把持不住。

就算只进去了一点,那梦幻之地的完全包裹以及别样的舒爽,也让老陈感到无比的享受。

老陈长出一口气,就要一鼓作气,直接夺走安梦雅的处子之身。

但就在这时,正做着春梦的安梦雅,却突然感觉到了身体里异样的进入。

安梦雅虽然沉迷在了春梦之中,但受到这种刺激,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

安梦雅睁开眼,差点吓坏了。

眼前的男子,竟然将自己抱的紧紧的,就要侵犯自己。

救安梦雅张开嘴,就要喊出救命二字。

闭嘴,你敢说话,老子弄死你!老陈眼疾手快,一只手直接捂住了安梦雅的嘴,老枪也死死抵住她的秘密花园,想要赶紧钻进去。

安梦雅想要反抗、拼命扭动身体,双腿也紧紧夹住,试图阻止老陈的侵犯。

老陈一不注意,刚刚进去的一点枪头,也被弄了出来。

老陈心里怒火连连,老枪膨胀到了极点。

事到如今,老陈已经顾不得别的了,用大腿压住安梦雅,使得她的双腿分开,老枪就要硬生生的挤进去。

安建设啊安建设,你想不到吧,有朝一日,你的女儿会在我这个老兄弟的胯下欲仙欲死

老陈的身体压在上面,使她没法合拢双腿。

但是,因为老陈一只手捂着安梦雅的嘴,另一只手还要固定住她,所以没办法腾出手来扶正武器。

人已赞赏
小说

女人下面长得跟生蚝像|成 人 动爽文裸 肉网站

2020-8-2 19:23:46

小说

40岁以后才知道穿t裤 清而娇吟|下边毛最多的美女

2020-8-2 19:24: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