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珍珠开档内裤的h文|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一只手用力的将玩具送入 姐夫!我要! 迷离的小眼半开着,满是情欲的迷乱,薄唇未启,鼻间哼叫着让我难以置信的词汇! 姐夫! 她叫的是我! 我整个人狠狠的顿住,我实在没想到她臆想的对象是竟是我! 迷乱的娇躯因为极致而颤动,微张的唇齿间,不断的呼

一只手用力的将玩具送入

姐夫!我要!

迷离的小眼半开着,满是情欲的迷乱,薄唇未启,鼻间哼叫着让我难以置信的词汇!

姐夫!

她叫的是我!

我整个人狠狠的顿住,我实在没想到她臆想的对象是竟是我!

迷乱的娇躯因为极致而颤动,微张的唇齿间,不断的呼喊着我,姐夫,我要!

进去!

这个想法牵引着动作,我的身体往前倾去,可就在我的手距离门,还有五厘米左右,林荫突然停止了原先的动作,缓缓的转过身

玩具被她拿了出来,她身子微微一压,将小脸贴在枕头上,而后榻下了蛮腰!

粉色泛着荧光,摇曳的玩具,缓缓的向前挤去

当玩具缓缓的挤开,林荫的声音比刚才更加高昂。

姐夫!我要!嗯

妩媚动人,那性感的呻吟,宛若魔音,让我几近失去思维,疯狂的吞咽着口水!

木门因为我不由自主的向倾而缓缓打开,当木门完全落到门框后,只听门将门后的墙撞出一声,轻响。

碰!

声音不大,但却足以传遍整个房间。

林荫迷离的小眼,赫然睁开,抬起头猛地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姐姐夫!

精巧的小脸,一阵慌乱,同时迅速的将床上的被单盖在自己的身上,而后坐了起来!

只是,她似乎忘了,她的体内还有东西

随着她的动作,我能想象到,那东西因为这个姿势,肯定会往里头更进一步!

咕噜!

口水被我狠狠咽下。

林荫慌乱的眼神,与我的相对,莫名的气氛瞬间充斥整个房间。

姐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对视一眼,她就低下了头,俏脸红的宛若秋收的苹果,红的透彻。

我刚刚到家。我也紧张的几乎说不清楚话,连忙转过身,不敢去看她。

忙了一天,挺累的,我先去休息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随便扯了理由就打算逃离这里。

可我还未抬步,林荫却连忙叫住了我:姐夫,等等。

怎么了?我心虚的问道,偷偷瞄一眼林荫。

只见她拧着柳眉,有些难以启齿,但稍稍一犹豫,还是低声说道。

好像好像卡,卡住了!

卡,卡住了?

我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但随之想到那香艳的画面,又不禁心头涌起一阵悸动,全身又开始燥热起来

姐夫,帮我下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或者因为玩具的缘故,她做了一个很深的呼吸,而后抬起眸,那盈盈大眼,闪着晶莹,粉色的薄唇被她咬得泛白,紧皱的柳眉,似乎在诠释着它主人此刻的痛苦与羞涩。

嗯!

见此模样,我不由担心起来,尴尬是尴尬了点,但真出点什么意外,那可能就毁了林荫一生啊!

我深吸了口气,尽量把自己那些念头都压了下去,缓步朝林荫走过去。

我本想掀开被单,可林荫却用手先一步按住了我。

姐夫,伸伸进去拔。她声音颤抖着,看了我一眼后,就羞的低下了头。

我点头不在说话,这时候我必须快点,顾不得再想其它,我的手慢慢深入被子内,瞬间我就触碰到了一抹光滑的皮肤,小姨子则是浑身一颤,瞬间脸又变得通红起来

那种触感让我心神一荡,原本应该立刻放开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向里面探了过去。

小姨子脸色越来越红,我看到她耳根都红透了,晶莹剔透的很好看。

原以为下一刻我就该摸到那东西,可是当我手指向前,一瞬间,我和小姨子同时身子一震

嗯!姐夫

尽管我极力控制,可脑海里还是不断闪现出,刚才那艳丽的画面。

喉咙蠕动着,不断的吞咽口水,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冒出,越靠近那东西,我的呼吸就越粗重。

指尖在黑暗中往前探寻,可往前探了三十公分,却没碰到我想象中的硬物,反而是碰到了一片柔软

嗯啊!

我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不好意思我没敢去看林荫是什么表情,但刚才那一触的极致感,却让我本就几近爆炸的心跳,越加狂乱。

指尖滑腻,林荫绝对是那种,女人中的极品!

我不断的深呼吸,却依旧压制不住那内心的狂暴,指尖的细腻和手背的润滑,让我感觉自己就要爆开了一般,身体已然有些微微疼痛。

我定了定心神,想着速战速决,于是将手落到林荫的小腿上,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寻找那东西。

林荫突然握紧了我手臂,带动着它缓缓向上移去,那柔软的触感,让我心神荡漾,还没等我享受太久,手掌很快就握住了玩具。

姐夫?你你能快点吗?林荫羞红着脸,轻咬着嘴唇发出一道闷哼声。

刚碰到那东西,我立马就哭丧下脸。

这是我亲手设计的东西,我对它太了解了,这款产品的尾部,有个勾,只为了刺激女性最铭感的地点。

要是正常使用到没什么,偏偏林荫刚才的那一坐,却是把它送入了一个深度,而林荫现在的体位却是拿不出来的。

偷瞄着瞥了眼林荫,只见她死死的咬着下唇,眼睛闭的紧紧的,抓着我肩膀的的手,指甲已经深陷入我的肉里。

看着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想要疼惜她一番,可想到眼前人的身份,我刚刚升起的心思又熄灭下去。

唔,姐夫

她鼻音浓重,痛苦的哼了一声,身子也在缓缓的卷缩,因为还有一只手在她身上的原因,我能感受到玩具上传来阵阵律动。

看着林萌难受的样子,我来不及再想其它,慌忙在手柄上摁掉了震动效果。

林荫这才将抿着的双唇松了开来,修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黑亮的眸子看向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荫荫,你转下身体,臀部对着我。

我见她好受了些,轻声说道。

只是这话一出,我才发觉,似乎味道有些不对。

我连忙又解释道。

"这产品我设计的时候,为了刺激女性兴奋点,特意在尾部前端设计小勾,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取不出来的。

听到我的话,林荫小脸上刚消退下去的红润,又浮了起来,握住被子的小手捏的更紧了。

我这才想起,这产品是放在我的房间抽屉里的,林荫现在在用,这其中的缘故自然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我也有些尴尬起来,就好像发生的这件事是我的原因,不过也的确是我,毕竟要不是动了下门,那东西也不会进去那么多

林荫抿了抿唇,也不知在想什么,稍稍犹豫了下,竟主动掀开了被单,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我,将腰弯了下去

粉嫩的臀部,如羊脂白玉,弹性十足,而林荫为了让我能有更好的角度取出,将纤细的腰身,往床的方向挺,这使得她全部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颤抖的手,再次伸出,可这一次,因为体位的关系,使得玩具基本被小姨给遮挡住,如果我想要握住玩具,就必须轻轻的分开

姐夫,嗯你你能快点吗?小姨魅惑而又娇羞的声音再次传来。

那诱人的声音传来,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无比的急促,心跳不停的加快

握住只留出一丝的玩具,我就要探出手指,往深层而去,可就在这时,林荫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林荫许是习惯反应,也不管当下什么情况,伸手就接了电话。

林荫?你在家吗?我回到家了。

房间中很安静,所以即便没开免提,我也能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声音。

我在。

林荫说出这话后,才想到我们现在的样子,连忙捂住了小嘴,可话已经出口,覆水难收。

紧接着,屋外就传来开锁声。

林荫,你在房间?

悦耳的女声,带着探寻的呼喊,挂断电话的同时,高跟鞋向这边来的踱步声,也随之响起。

我的房子本来就不大,对方虽然走的不急,但我此刻想要出去不被发现,已为时已晚。

我和林荫对视了眼,分别从看到对方眼中的慌乱。

姐夫,进来!林荫急中生智,掀开了被单,一大片雪白暴露在我的眼前

慌乱中我也不敢再欣赏眼前的美景,连忙钻了进去,这种情况,真被人看见了,怕掉进黄河都洗不清!

一进被窝,少女独有体香,宛若洪水猛兽窜入我的鼻尖,方才那一幕幕的极致画面,再度于脑海中回荡。

但还有更要命的!

因为被单不大,所以为了掩盖住我的身形,林荫往后一缩,刚巧就抵住我的下腹,隔着裤头的某处,就在间隙中昂扬,那温软的触感,让我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狂暴。

进入被单后不到十秒,高跟鞋的踱步声,在床头的位置消失。

林荫,你这是做什么呢?来人询问,没了电子传播的生硬,微带着一丝丝鼻音的声线,很是性感。

我认得这声音,应该是林荫的闺蜜,赵莹莹。

没没什么,刚睡醒呢,莹莹,你先出去,我穿件衣服先。

你没穿衣服?

赵莹莹声音中带着惊讶和坏笑。

你是不是在用那啥?

即便我没看到她的模样,但我也能想象她此刻的脸上,必定是眉飞色舞。

没没有!

林荫一口回绝,可经过了刚刚的一切,她的声音未免带上了一丝妩媚,却于平常音调完全不同,只要不是耳朵有毛病,都能听出来。

我才不信呢,让我摸摸!

果然,不但没了离开,反而坐了下来,三人的重量把原本就柔软的床,压塌,而后弹起。

刚才因为躲的匆忙,也没注意体位,此时这个惯性弹,我的昂扬,狠狠的顶了下小姨子,那一顶,让我感觉撞到一片柔软之上,舒适的让我险些我哼出声来。

被单外传来一丝凉意,宣告着这不大的被单,被外物侵入。

别碰!

尖叫的同时,林荫的身子往上躲开,这也使得我脱离了那份紧致的柔软。

尽管带着几分不舍,却也让我紧绷的神经微微一松,毕竟刚才的位置,相当具有想象性!

可林荫我是躲开了,却感觉到一直温暖的小手,不偏不正的落到了上面,真是刚出狼窝又如虎穴啊。

我能感受到,小手触碰到我的瞬间,微微颤了下,虽然看不到脸,但能想到它主人此刻的惊讶。

我心里一凉,这可谓是真正的弄巧成拙,原初我只是站着帮林萌取玩具,如今我躺在床上,一千米压力的高压水枪都洗不掉了!

莹莹,别闹!

林荫的娇嗔声响起。

瞧你这样儿,得,不闹!

让我很意外,赵莹莹竟然没有拆穿我们!

但她说是这样说,却没有立即松开我的打算,而是握了握之后,轻轻的动了起来,那舒爽的感觉差点让我叫出声来。

我连忙猛吸了几口气,死死的咬着牙,整个身体都崩成的一根弦。

她这是要我自己露出马脚啊!

那你赶紧去洗澡吧,臭烘烘的。

林荫以为她什么也没碰到,底气硬了几分。

嗯,今天累死我了,我先去洗澡。

话落,她松开了我,却在离开前,伸出了中指往下一伸,轻轻往上一带

我尼玛!真是个妖精

尽管隔着两层裤头,但现在是夏天,我穿得西裤和内裤都很薄,这一下,险些让我给交代了。

随着高跟鞋的踱步远去,我才松下心中这口老血。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等了一会儿,浴室里果然传出了淋浴的水声,我这才敢放心掀开被子。

贪婪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我却再不敢怠慢,忙看向林荫。

林荫也知道我的意思,连忙再次趴了下去。

精致的翘臀,再次落入视线,不过与刚才的不同的是,那狭窄的间隙间,多出了一条通红的小物!

准准备好了吗?浑身上下的每一寸毛孔都在跳动,喉咙已经干燥的生不出唾液,可我以及无法控制的蠕动喉结。

林荫转头脸,贝齿轻咬着下唇,眼神中带着我读不懂的复杂。

她看我,我却不敢看对视她动情的双眸,此情此景,我受不了一丝一毫的刺激,我怕真的就此沦陷。

颤抖的手握住玩具柄,往上一带后,轻轻的往后拉

唔!

林荫抿着唇,却无法阻止鼻尖的重音,或许是忍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晶莹的眼珠上都带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林荫,还没吃饭吧,待会一起去吃饭哈!

就在这时,浴室那头突然传来莹莹的声音。

声音响起的突然,惊得我手上一慌,一用力,瞬间就把玩具拔了出来

突然来的声音让我连玩具都没拿稳,飞了出去,不知是因为玩具飞走还是突然地空虚,林荫控制不住的尖声叫了出来。

啊!

那空虚的桃源,如黑洞般将我的目光牢牢扣住,稚嫩细腻而富有弹性,这一瞬,我甚至有股野性的冲动。

用我的一切填满她!

"林荫,怎么了!

而就在我天人交战时,门口传来赵莹莹的关切的惊呼询问。

我背脊一凉,完了!

啊!莹莹一声娇呼。

时间那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下来。

莹莹带着还未擦干的头发出现在了门口,粉色的蕾丝睡衣将她那迷人的玲珑剔透的身体衬托的无比的诱人。

加上此时她脸上的一片片海飞丝,那股诱惑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莹莹,怎么了?林荫焦急的声音随之传来。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手还拿着内裤,我们一瞬间我我们四目相对,脱了裤子自嗨的我有种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

这次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荫,没事,我吓唬一下成阳哥呢。莹莹竟然对着我露出了一个魅惑的微笑,然后用手再自己的脸上轻轻一抹。

妩媚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那里,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嘴边,轻轻的舔了一下,然后发出一声轻吟。

回过神来的我急忙一把捂住,然后尴尬的说道:我我这就来。

莹莹咯咯直笑,我看着她转身,以为她要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可这时候莹莹却又将身子转回来看着我。

没等我说话,她低声说道:成阳如果有需求,其实其实我可以帮忙的。

而她说完之后,带着轻笑声快步的走开了。

一直到她离开后,我才想起她的话,一想着她刚才的举动,我似乎明白了她真正的意思。

我的尴尬瞬间消失,一种不知是荒谬还是兴奋的情绪浮现在脑海中。

之前莹莹冲进林荫房间时候暴露的娇躯,再次回忆在我眼前。

我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气,这才不得不停下正在做的事情,穿好裤子走出房间。

客厅的餐桌上,林荫已经穿着她那身漂亮的睡裙坐在了椅子上,看到我出来先是有些羞涩,但还是伸手帮我拉开椅子。

莹莹就没那么害羞了,她笑着问我晚上还有事情吗,我说没事。

莹莹这才回到房间,然后竟然拿出一瓶红酒!

这么晚怎么还喝酒啊?我问道。

莹莹看了眼林荫,笑着说今天她论文通过了,要庆祝。

紧接着她为我和林荫都倒上,我们碰杯喝了一口。

我只是喝了一小口,可是看这俩女孩,竟然都一口干掉了!

别喝这么急,红酒有后劲,一会该醉了。我急忙劝导。

林荫喝了酒脸色红扑扑的,看的我心里一阵摇曳,莹莹同样俏脸绯红,她说道:"没事,这里又不是外面,喝多了有姐夫照顾我们,难道我还怕姐夫占我便宜吗!

我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心里却想着万一她们真喝多了,那我说不定真的就把持不住会做点什么,毕竟,她们都是那么漂亮。

这时候林荫重新给我们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对我说谢谢我帮她。

我原本是想不再提这件事的,现在她自己提起来,我也就不知道怎么接了,急忙说都是一家人,没什么谢不谢的。

莹莹在一旁起哄笑着问我帮了林荫什么?

,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此刻又是在家里,穿着和林荫同款的睡裙,我甚至能居高临下的看到她胸前的幽深沟壑。

我忍不住将目光朝下移了移,我靠,她竟然没穿内衣!

成阳哥,你倒是说说看哦。莹莹说着,还将身体往我的方向倾,一股诱人的芳香让我一瞬间差点迷醉。

好了,莹莹。林荫微怒的说道。

缓过劲来的我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

我当然不会说,就含糊了过去。莹莹却也不深问,而是和我们一起举杯喝了杯中酒。

这次我没法不干掉了,她俩也是这样。

而喝完这一杯,我发现莹莹和林荫都有点醉态,林荫歪歪的靠在椅背上,对我说道:姐夫,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辛苦,一定要注意身体。

我还没说话,莹莹却是拉着椅子走过来,和林荫一左一右的坐在我两侧。

莹莹脸色潮红,她眼波流转的看着我,低声在我耳边问我是不是寂寞了。

我知道她这是想起刚刚我在房间自嗨的事情,我很尴尬,看了一眼林荫,发现她自顾自的喝着酒,我急忙对莹莹低声道:别乱说,好好吃饭。

莹莹笑过之后就再次端起酒杯对我和林荫说道咱们住在一起是缘分,要再喝一杯。

我看的出她俩都醉了,想要阻拦,可是一直不说话的林荫突然说的确很有缘分,一定要喝这一杯。

我没办法,只能再陪他们喝了。

而这一杯喝完,莹莹突然靠在我身上,对我说道:"姐夫你怎么可以放着我这样的大美女不要,而自己一个人弄呢!

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觉一直温热柔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

我身子一颤,低头看去,却见那是莹莹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我刚要阻止,可是她已经一下握住。

我这下更觉得受不了了,莹莹却是一边动着,一边用光洁的小脸在我的肩头摩擦。

我低头就能看到她胸前的丰盈,雪白的让我目眩,我知道这是酒精作用,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浑身燥热。

我看了眼林荫,发现她俏脸红扑扑的正不断拉扯睡裙,还在用纤手扇风,似乎很热的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和莹莹这边。

我胆子慢慢变大了,我伸手搂住莹莹的纤腰,从另一侧向前握去

莹莹却是真的喝多了,完全不管不顾,直接靠在我身上,伸入下面的手不断的上下移动,另一只手则在我身上胡乱摸索。

她眼神迷离,红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那样子非常诱人。

我喉咙干涩,再次做贼一样看了一眼林荫,她竟然再次倒了一杯酒,自己再喝。

我转头飞快的狠狠在莹莹嘴唇上亲了一下,就觉得很软,很热,很舒服。

莹莹被我亲了一下之后变得更加大胆了,她主动凑上来,两只手搂住我的脖子,不断亲吻着我。

我生怕被林荫看到,用身子挡住,但我知道这地方就这么大,怎么可能挡住,所以不敢太放肆。

我搂着莹莹,双手分别朝下朝上探索着,下面被刺激的早早的支起了帐篷。

这一刻我甚至想要抱着莹莹回房间,莹莹好像是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她突然放开我,然后起身。

椅子的动静终于让眼神迷离的林荫回过头来,她懵懵懂懂的看了一眼莹莹,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你干嘛去。

我则是用手臂挡了一下,生怕被林荫看到我的丑态。

莹莹真是喝多了,刚起身就有些站不稳,一把按在我肩头,也不回答林荫的话,就这么朝着卫生间走去。

我看着莹莹的状态也怕她摔倒磕着碰着,就起身扶着她。

她被我扶着刚走进卫生间,她就一把搂住我,嘴里说着没喝多,就是想要和我单独相处。

她说话间身子都站不住,这哪里是没喝多的样子。

我点头说对,你没喝多,我送你会房间睡觉吧,莹莹却摇头,搂着我的不走,强硬的将我压在墙上,一下凑了上来。

这次没有了林荫在一旁,我也胆子大了好多,我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边亲她,一边在她身上游走,男人本能的反应,让我去寻找舒适的地方

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摸上去非常的舒服,虽然隔着睡裙,但我依旧能感觉到莹莹身体的反应。

慢慢的她呼吸越发急促,鼻腔内发出了让我兴奋躁动的娇喘。

我已经受不了了,正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砰地一声。

我心里一颤,一下想到林荫似乎也喝多了,不会摔了吧!

我想着就急忙放开莹莹,放下马桶盖,让她坐下,我快速冲出去,的确看到林荫正扑到在沙发下。

小荫,你没事吧!我快速走过去将她扶起。

此时的林荫闭着眼睛对着我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没说话。

此时莹莹也已经走了出来,看到莹莹没事,松了一口气,对我说:成阳哥,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赵莹莹轻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玲珑是身姿,带着几分摇晃,转身欲走,却步履蹒跚,我急忙上前搀扶,她却突然转身一把将我抱住。

接着狠狠的吻上了我的唇,是如此的热情火辣,就在我快把持不住的一瞬间,她主动的脱离了出来。

春兰轻吐,带着湿润暧昧的风,略过我的耳垂,让我浑身一震。

成阳哥,谢谢你,晚上过来看看我!

舌尖轻触我的耳垂后,极快的收回,轻轻的将我推开,迈着蹒跚的步伐,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重重的落床声,从房间里传出,而门,并未带上!

这这算是,为我留门?

啊!林荫的一声轻吟,将我拉回了现实之中。

我急忙走到她的身边。

醉酒的小姨子,更是动人,温润的小脸满是绯红,薄唇如血,加上她今天只是身着一条蓝色的吊带睡裙。

我低头去看,能轻易的将她的丰硕映在眼中。

姐夫

她无意识的低声喃念,整个单薄的身子,缩在我的怀中,小手紧紧的扣在我的脖子上。

林荫却是眼神迷离的拉住我的手,皱着眉说好热。

说着她竟然就拉扯睡裙,我看着睡裙的肩带被她一下就推下去,这下她半边都露出来了,我暗自叫苦。

刚刚被莹莹撩拨起来的兴致,再看到林荫这样,我觉得自己下面快要爆炸了。

但我虽然对她有幻想,但是真到了这时候,我就还真不敢对林荫做什么,我手忙脚乱的再次帮她将睡裙弄好,这才道:小荫,你喝多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可是林荫却一把推开我,瞬间身上的睡裙彻底滑落下来!

姐夫,我好热啊!林荫接着斜斜靠在沙发上,一双长腿分开,就那么躺在那里,嘴里还不断念叨着热。

我愣了一会,急忙拿过她的睡裙盖在她身上,心里默念着这是我小姨子,不能做,不能做。

然而林荫完全不领情,她伸手胡乱拉扯,将睡裙远远的扔开,然后抓住我的胳膊,顺着就爬起来抱住我的脖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以及身上传来的那份柔软,我只觉得之前那点酒此刻全部醒了。

林荫呼吸急促,她整个人都吊在我身上,将我硬压倒在沙发上,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略微慌乱的道:小荫,别这样,姐夫帮,帮你去放洗澡水,你洗个澡就好了,以后咱们不喝酒了。

我微微用力坐起身,本来想要起身,可是林荫却抱的我更紧,让我没法起来。

人已赞赏
小说

韩国女主播|被前男友做了无数次

2020-8-2 19:23:24

小说

睡觉玩弄的小男生|看着结合处滋滋

2020-8-2 19:23: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