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边摸边吃奶边做带声音|小说让它在里面好不好

这种规模,她还从来没见过。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瞎子,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家伙。 还真是可惜了。张晓月叹了口气。 虽然她有些渴望,但还是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些。 毕竟,她是有夫之妇。 许文看出张晓月的神情变化,赶紧道:妹子,我听倩倩说,你老公打你了?&rdqu

这种规模,她还从来没见过。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瞎子,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家伙。

还真是可惜了。张晓月叹了口气。

虽然她有些渴望,但还是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些。

毕竟,她是有夫之妇。

许文看出张晓月的神情变化,赶紧道:妹子,我听倩倩说,你老公打你了?

听到这话,张晓月神情落寞,常有的事儿了,不止这一次。

女人用来疼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打,特别是妹子你这么漂亮的。

许文脱口而出。

张晓月顿时脸色就变了,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我漂不漂亮?

尼玛!

许文心里咯噔一下,慌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被她发现自己能看见了可咋整!

不过还好许文脑筋转得快,急中生智,哈哈,这不需要看到,光是听声音,就能听出来妹子你是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嘛。

张晓月伸出小手在许文眼前晃了晃,文哥,你这眼睛,是先天的还是

不是,前两年出了点事儿,视觉神经被淤血压迫,导致的失明。

哎,世事难料啊。

两人闲聊一会儿,许文再次把主意打在张晓月两片雪白上。

不提旧事了,妹子,我刚发现你这儿的确有肿块,长此以往,恐怕会出大问题。他忽悠道。

什么大问题啊?

怎么说呢,这肿块一般来说,医院都检查不出来的,只有我们这种按摩师,才能发现,一旦严重后,很有可能就是乳腺癌或者肿瘤之类的了。

这话可把张晓月给吓着了,那文哥,这可咋办啊?

别担心,辛亏发现得早,我用一种特殊手法帮你推拿一下,几次后,自然就排解了。

许文说得跟真的一样,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张晓月犹豫了下,可想到刚刚都已经被摸过了,只是推拿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反正许文也看不见。

想到这,她柔声道:那好吧。

妹子,你得把衣服脱了,这样效果才更好。许文继续忽悠。

这次张晓月倒是没犹豫,直接脱掉衣服,顿时那两片雪白再次暴露在许文眼前。

虽然没有里衣的束缚,可照样挺拔饱满,许文深呼吸两口气,缓缓伸手过去,轻轻一碰。

嗯哼

文哥,你得快一点,不然很难受。张晓月歪着脑袋,虽然知道许文看不见,可她还是不好意思看许文。

好嘞!

许文应了一声,手指尖在两个顶点上似有似无的滑过。

张晓月忍不住,连连轻吟,身体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除了下面,她最敏感的就是胸了,在这种情况下被男人摸,让她很兴奋。

妹子坚持会儿啊。

许文叮嘱一声,一把抓住那片雪白,使劲揉搓。

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么软弹的部位,他感觉自己都快爆炸了。

没一会儿,张晓月就不顾影响的大叫起来,许文见状,喘着粗气道:妹子,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文哥帮帮你。

张晓月没有回答,只是嘴里一直哼唧个不停。

许文试探性的低下脑袋,吻了上去,见张晓月还是没抗拒,他知道机会来了!

张晓月此刻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她只想能有个人可以填补她的空虚。

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相信许文说的,可到后面才发现不对劲。

不过等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自己彻底被勾起了渴望。

现在的她,也就只能半推半就了。

可当许文的手慢慢朝下面摸去的时候,她赶紧抓住,摇头嘤咛一声,别,不要!

女人的不要就是要,许文深知这个道理,直接拿开她的手,一把扯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妹子,放心吧,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文哥,别,别这样,嗯哼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实诚,她不由自主分开了双腿,本能的渴望有东西进入。

许文倒是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容易搞到手,想必也是因为在家得不到老公的疼爱,才会如此吧。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阿文啊,你这到钟了,问下顾客要不要加钟。

这声音,顿时把张晓月拉回了现实。

她猛的睁开眼睛,眼神慌乱,急忙跳下床,许文皱了皱眉,这店长也真是的,坏了自己好事。

他可不想就这么放弃,于是笑着问道:妹子,要不,加个钟吧?

不了文哥,我待会儿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张晓月麻利的换好衣服,羞得无地自容。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敏感到这种地步,居然都控制不住了。

要不是被打断,恐怕真的和一个瞎子发生点什么了。

她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张晓月离开后,许文好不容易才压下邪火,中途倒是有两个女人来按摩,可都是歪瓜裂枣的,并且还主动勾搭他,差点就失身了。

当不瞎的盲人按摩师,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愉快啊。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刚进门,就看到表侄媳妇儿苏倩从浴室出来,她只裹着浴巾,一边搓着头发,一边看向许文。

表叔回来了,还没吃饭吧,给你留着呢,我去给你热一热。

因为知道许文看不见,苏倩没有丝毫顾忌,浴巾裹得很低,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

由于系得不紧,浴巾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那雪白的身体体顿时出现在许文眼前。

呀!

怎么了倩倩?你没事吧?

许文假装关心一句,摸索着就走过去,故意脚一滑,就朝着苏倩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好香!

苏倩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气味以及她身上的体香。

这味道钻进许文鼻孔,他顿时小腹燥热,那一处起了反应,直直的抵在苏倩小腹上

下一秒,就像被火烧一样,这次,苏倩是真真的一丝不挂。

小腹传来的滚烫让她的娇躯忍不住的颤栗,大脑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思维能力。

好大

只是短短的一触,苏倩就感觉自己那里忽然泥泞,可以想到,如果如果

如果他对她那样,那她得是多么的满足啊。

想起那夜老公让自己假扮按摩小妹,表叔还准备让她给他口来着,霎时间,苏倩的心跳就快的不行。

许文厚重的鼻息喷洒在苏倩的小脸上。

感受着那充满野性的气流,苏倩内心那仅有的一道防线也崩塌了,她几乎就要投降了。

这种感觉是她老公根本给不了她的,结婚这些日子以来的空虚让她有苦难言。

要不是老公除了那方面以外,对自己还算呵护有加,她

脑海忽然浮现起跟吴杰过往的种种,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表叔

苏倩都不知道自己这声表叔叫的多撩人,然而,她还是推开了许文,屈身抱起浴巾,惊慌失措的跑回了她的房间。

就在她屈身捡浴巾的一刹那,许文看到她的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只是短短的一接触,也就一瞬间的事。

这表侄女是得有多饥渴了?

回味着之前抱住苏倩那柔软光洁娇躯的一幕,许文那处更加倔强。

当时他还伸手在苏倩那挺翘的小屁屁上捏了一下,真是又弹又饱实,许文不禁把手拿到鼻子下使劲嗅了嗅。

真香。他有些迷醉。

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苏倩,依旧满脸羞红,神色慌张。

表叔您还没吃饭吧?她说:我去给您热。

好。许文回道。

苏倩穿了一件轻薄的丝质睡衣,比较宽松,大片白腻的肌肤都果露在外,尤其胸前的两团雪白,更是只遮掩了一半。

许文喉头涌动了一下,笑道:好好。

饭菜端上桌,苏倩来搀扶许文。

再次闻到她身上那股香味,许文又想起刚才那一幕,眼睛不由自主的向她胸前的丰盈瞄去。

真白

人已赞赏
小说

打分手炮的心理 _玩美女小深入

2020-8-2 19:22:17

小说

欧美肥胖老妇做爰|娇妻被老头玩弄jH小说

2020-8-2 19:22: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