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不要在车里做|让人湿的文章

透过白色T恤向里望,还能隐约看见黑色的吊带里衣,以及里面傲人的身材。 真是大啊。 这要是摸上一把,还不得舒服死啊! 老赵强忍着流鼻血的冲动,直勾勾的在张雪身上打量。 老赵眼光自然也让张雪察觉到了,害羞的张雪耳根子都变的红润了起来。 赵叔,孩子我会好好辅导的,

透过白色T恤向里望,还能隐约看见黑色的吊带里衣,以及里面傲人的身材。

真是大啊。

这要是摸上一把,还不得舒服死啊!

老赵强忍着流鼻血的冲动,直勾勾的在张雪身上打量。

老赵眼光自然也让张雪察觉到了,害羞的张雪耳根子都变的红润了起来。

赵叔,孩子我会好好辅导的,要是信的过我,能麻烦您到外面等我吗?张雪羞涩道。

是呀,爸,张老师对我可好了,你就放心吧!小方也附和道。

看着张雪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老赵也不由的老脸一红,用盘子装了一些水果,便递给了张雪。

触碰到张雪柔嫩小手的一刹那,他的心里更是忍不住一阵荡漾。

送完水果,老赵关上门,转身回到客厅,心情都久久得不到平静。

老赵今年42岁了,在河茂镇开了一家诊所,本应该过的幸福美满,但他的老婆却在很久之前因为他穷而离开了他,直至后面他有钱了,也再没找到过爱情的感觉。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对一个才刚满23岁的女家教感兴趣。

想起张雪的一颦一笑,他竟深深着了迷。

听着房间里还在认真教学张雪的声音,老赵情不自禁的幻想起张雪在床上的风情。

他慢慢的将手伸进了裤子里面,动了起来。

雪儿,我好喜欢你啊…

真想和你那个,那种感觉我想你一定会喜欢上的。

老赵嘴里一边说着粗鄙的话,一边加快着自己的动作,幻想着张雪正趴伏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冲锋。

刺激的画面让他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

而就在这时,房间门也突然‘啪’的一声打开了,张雪面带微笑,带着小方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赵见状,深怕被张雪和小方注意到自己的异样,连忙冲进了卫生间。

张雪走出房间,看见老赵没在,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刚才老赵在房间里对她的打量,实在是让她都有点招架不住。

张雪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门口,换好鞋子,刚准备离开,却突然感觉肚子有点闹腾,于是问道:小方,老师肚子有点不舒服,可以借用一下卫生间吗?

当然可以,张老师,卫生间在那边。小方用手指着卫生间的位置。

张雪道了一声谢,随后面带笑意的走进了卫生间里面。

张雪刚走进卫生间,还没来得及方便,就发现里面有一个男人正在洗澡,顿时吓得一激灵。

啊…

老赵发现张雪后,深怕被小方误会,赶紧丢下花洒,冲到了张雪面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顿时暖玉在怀,一股发香飘荡在老赵鼻尖,让他的那里再次起了反应。

赵叔,你干嘛…不要这样,你快放开我。张雪奋力挣扎着。

张老师,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是怕小方误会,你先别喊,你不喊我就放开你。老赵强忍着心中的渴望,趴在张雪耳边说道。

细细软软的风吹进张雪的耳朵里,让她身子都不禁软了一些,连忙点头答应了。

老赵放开张雪,退后了几步,此时张雪的衣服已经被掉落在地的花洒打湿,浑身衣服犹如透明一般,黑色里衣下的傲人身材诱人无比。

两条雪白的腿在水滴下更显晶莹剔透。

老赵看着眼前的一幕,只感觉一股邪火直冲脑门,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张雪按住就地正法。

老赵不好受的同时,张雪也很煎熬,刚才老赵在她耳边轻轻说话时,已经让她起了些反应。

现在看到老赵身下那雄厚的资本,张雪只感觉身下一阵阵酥麻传来,整个人都变的软弱无力了。

要是自己能跟老赵来一次,似乎也不错。

张雪脑海里不断浮现不雅的画面,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渴望。

张雪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强压着心头的渴望,准备打开门走出去。

可谁知地上太湿滑,张雪一个不注意,直挺挺的向后摔去。

啊…救命!

老赵见状赶紧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张雪,他的双手环在了张雪的胸前,同时下身那昂首挺立的小家伙也滑到了张雪的腿间,一时间,两人都怔住了。

老赵是被张雪胸前的柔软所震撼,那手感让他沉醉。

张雪也被老赵的资本所震惊,这触感真的属于一个中年人吗。

感受着怀里的柔软,和鼻尖飘来的发香,老赵终于忍不住轻轻的捏了一下。

赵叔,不要…张雪羞红着脸,挣扎道。

此时的老赵已经上头了,哪里还管的了这些,一只手抱住张雪,一只手在张雪的饱满上游走。

真大啊,好软。

巨大的刺激让张雪全身发软,整个人都瘫在了老赵的怀里。

老赵感受着怀里的温暖,和手上真实的触感,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赵趁着这个机会,想直接拿下张雪!

想到就做,老赵双手滑到张雪的腰前,打算一把脱下她的热裤。

赵叔,你不能这样…张雪突然间反应过来,惊慌不已,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一把推开了老赵。

张老师,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老赵焦急道。

不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麻烦赵叔自重。张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后直接转身向卫生间外面跑去。

看着张雪的离开,老赵心里不禁一阵绞痛,自己难道真的不配拥有爱情吗?

从那以后,每次张雪来帮小方辅导,都有意无意的躲着老赵,这让老赵焦急的同时,心里也十分失落。

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正当老赵感慨自己又要和爱情失之交臂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却又让老赵看到了希望。

这天,张雪辅导完小方的作业后,留在老赵家吃饭。

看着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张雪,上身的柔软呼之欲出,老赵心里简直痒痒的,恨不得脱下她的衣服,好好欣赏一番。

桌子上的手机不停振动着,张雪想接却又显得非常犹豫。

张老师,是不是家里有什么急事?老赵询问道。

不是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张雪犹豫再三还是拿起了电话,走到阳台边接了起来。

陈强,我们已经结束了,麻烦你以后别再骚扰我了。张雪咬着牙说道。

张雪,我跟小倩没什么,我真正爱的人是你!我求你了,再给我个机会吧!电话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

真正爱的只有我?那为什么你要在她面前说跟我只是玩玩,你这个混蛋……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贱女人,要不是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手都不给我摸,我会去找别人吗?你就是个

听着电话里传来粗俗不堪的内容,张雪气的直接挂掉了电话。

再次回到饭桌前,张雪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哭了起来。

爸,张老师这是怎么了小方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所措。

没事,吃完饭你就先回房间复习下功课。老赵说道。

小方点了点头,疑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方刚走进房间,老赵就走到了张雪身边,猛地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张雪反抗了一会,便放弃了挣扎。

赵叔,难道反对婚前性行为也是错的吗?我只是想将自己最好的东西在最合适的时候交给他,为什么他就不能忍忍呢?张雪强忍着心中的难过,说道。

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这么做的!你愿意为他守身如玉,他可不愿意为你放弃外面的花花世界,也许他早已经和很多女孩发生过关系了。老赵回道。

张雪闻言心里更加难过,同时一个疯狂的想法在她心里不断形成。

我要他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张雪一边想着,一边抬起头,盯着老赵。

看着老赵那饱经沧桑的脸,张雪竟意外感觉老赵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那是一种只属于真正男人的帅。

她伸出手攀上了老赵的头部,猛地将老赵拉下,然后吻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柔软和香味差点让老赵失了神,还没反应过来嘴唇的温暖,便感觉一双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胸膛划过,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身下…

张老师,别冲动……

张雪并没有理会老赵的劝阻,蹲下身子,说了一句。

赵叔,你不用管,只管享受就好。

说完,她直接脱下了老赵的底裤……

哦。

本能的,老赵发出一声低吟。

他没法控制,看着双膝跪地,趴在自己身下的张雪,老赵心理上有种异样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比刺激。

赵叔,呜…感觉,感觉怎么样。张雪含糊不清的说道。

感觉?好,很好。老赵回道。

这话让张雪得到了鼓励,更加卖力起来。

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分钟,老赵丝毫没有要迸发的意思,这可把张雪累坏了。

赵叔,你这也太…强了吧。张雪说道,看着老赵那里跟没事一样,心里更加着急了。

张老师,我自己来吧!

还没等张雪反应,老赵便一把拉起张雪,大手就向那渴望已久的柔软摸去。

触上了一刹那,老赵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真是大啊,老赵敢保证这是他摸过手感最好的地方了。

嗯…张雪身子也跟着轻轻一颤,发出一声诱人的轻哼,虽然她很想克制住,但老赵的双手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她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声音。

张雪只感觉一只滚烫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很快她便感觉全身发软,身下不停的传来一阵阵酥麻,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这一切都被老赵尽收眼底,看着张雪这么快就开始动情,他忍不住开口说道:张老师,这就开始受不了?

我…我没有…张雪使劲摇着头,根本不承认自己动情的事情。

没有嘛?那这样呢?老赵嘿嘿一笑,双手直接拉下了张雪的黑色连衣裙。

不要…不要这样。张雪羞耻的大叫一声,想阻止老赵,但似乎又被他撩拨得太过舒服,发出了轻微的吟声。

老赵一只手抓住柔软,随后将头伸了过去。

顿时张雪就感觉一种酥麻的感传遍全身,让她整个人都完全瘫在了老赵怀里。

赵叔,好…好舒服。张雪感觉自己飞在云端一样,一阵阵酥麻传来,让她已经忘了身在哪里。

看着眼前的一幕,老赵的大手滑到张雪的身下,发现她的身体早就有了反应。

真是一个尤物啊!

老赵嘿嘿一笑,也不准备再逗张雪,调整好姿势,一把脱下了张雪的蕾丝底裤,挺起腰准备……

张老师,我有道数学题不会做,你能进来一下吗?房间里突然传出了小方的声音。

两人瞬间就从欲望中惊醒了过来,张雪羞红着脸推开了老赵,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赵叔,对不起…我们不能这样。张雪低着头不敢看老赵,随后逃跑般的走进了小方的房间。

看着张雪的离开,老赵心里不由的暗骂了几声:这个兔崽子,喊的还真是时候。

等张雪辅导完小方后,已经到了晚上八点,老赵强力邀请张雪留下来过夜,张雪思考了一番还是拒绝,最后还是小方出马,才成功的留下了她。

老赵带着张雪来到一个客房内,张雪低着头,轻扯着自己衣服,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张老师,晚上只能麻烦你在这里将就一下了,我们镇上最近不太安全,很多住户家门外都有流氓晃悠,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把房门关好。

老赵一边铺着被子,一边对着张雪笑道。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张雪回道。

不麻烦,那我就先出去了,你洗漱洗漱,就早点休息把。老赵说道,随后便走出了房间。

看着老赵离开,张雪这才松了一口气,想起自己刚才对老赵做的那些事情,她就感觉心里一阵别扭,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不过坐在宽大的床上,摸着那柔软的床单,想起老赵那雄厚的资本,她竟一下想入迷了,如果自己能和老赵在这张床上来一次,该有多舒服呢?

呸呸呸,我怎么可以想这些呢?这也太不要脸了。张雪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赶紧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想要打消这些念头。

人已赞赏
小说

污到下面漏水的文章|花核又涨又酸快尿了

2020-8-2 19:20:57

小说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少妇裸体自慰高潮图片

2020-8-2 19:21: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