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太大每次做到我哭| 喷水 受含着道具出门或上班

女子名叫齐芳玲,是王二牛的远房表姐,其实也就论辈分喊的上一声表姐,但血缘关系几乎没有了。 齐芳玲姿色上绝对算得上是大美女。 而且已经嫁人两年多的她,已经褪去了大部分本该二十三四岁女子该有的青涩,有了些许少妇的韵味,现在的她比起少女时的她来说更加的诱人。 这一点从王二牛的眼神中就不难看出,此刻王二牛的

女子名叫齐芳玲,是王二牛的远房表姐,其实也就论辈分喊的上一声表姐,但血缘关系几乎没有了。

齐芳玲姿色上绝对算得上是大美女。

而且已经嫁人两年多的她,已经褪去了大部分本该二十三四岁女子该有的青涩,有了些许少妇的韵味,现在的她比起少女时的她来说更加的诱人。

这一点从王二牛的眼神中就不难看出,此刻王二牛的眼睛正透过齐芳玲那宽大的领口,看着里面的一片美景。

死二牛,你往哪瞅呢!齐芳玲羞红着脸,瞪着王二牛轻喝道。

王二牛嘿嘿笑了一下赶忙收回了视线,轻声道:芳苓姐,你咋在这里啊。

齐芳玲红着脸白了王二牛一眼道:我刚才看这两人拉拉扯扯的往这边走,就很好奇,就跟过来看看,没想到下雨了,就没走了齐芳玲说着说着就没声了,红着脸视线有些躲闪。

哦?

王二牛透过草席子看向还在搂在一起的两人,发现这两人居然一个人是村长石满天,另一个居然是刚来不久的大学生村官赵喜芬。

卧槽,石满天居然这么快就把新来的美女给骗上了。王二牛咋咋呼呼的说道,当然他的声音不大,只有齐芳玲和他能听见。

王二牛突然眼睛一转像是明白了什么,转脸看向齐芳玲嘿嘿笑道:芳苓姐你该不会是专门跑过来偷看你公公跟别的女人干坏事的吧。

石满天确实是齐芳玲的公公,她的老公就是石满天的大儿子石文轩。

你你胡说什么,哪有的事。齐芳玲红着脸不敢看王二牛。

嘿嘿,芳苓姐,你就别装了,村里大多数人都知道,石满天背着他老婆弄了好几个女人了,所以他跟女人出来肯定是那种事,你肯定是想来看看,所以才偷偷跟来的吧。王二牛像是看透了齐芳玲,证据充足的说道。

齐芳玲闻言脸色变的更红了,看了一眼王二牛很是难为情的说道:我我就是有些好奇,为啥我男人就几分钟,而我公公却那么厉害

他还算厉害?那你是没见过更厉害的。王二牛有些得意的说道。

咱们村还有比我公公厉害的男人?齐芳玲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有啊,而且就在你眼前。

齐芳玲楞了一下,而后忍不住轻笑道:就你啊,我可不信。

王二牛咧嘴坏笑了一下道:不信,你可以摸摸看。说着竟然解开了裤腰带

王二牛的动作让齐芳玲顿感羞涩,她赶忙转过脸去有些羞恼的说道:王二牛,你怎么耍流氓啊!

王二牛嘿嘿一笑道:我哪里耍流氓了,我只是想跟你证明,我才是咱们王家窝堡最厉害的男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可要想清楚哦。

齐芳玲有些心动了,自从尝到了男女之事的美妙感觉后,她就恨透了他那个无能的男人,每次在完事的时候都是她最想要的时候,她的男人是真的不行,所以她心里真的很向往一个真正有用的。

齐芳玲有些犹豫的缓缓的转过脸,看向王二牛,只是一眼,她的眼睛就离不开了,王二牛明显还是休眠的状态,却比她老公最好的状态还要大上一倍。

齐芳玲看着看着,竟然缓缓的将手伸过去,她想验证一下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

王二牛自然不会拒绝了,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当齐芳玲的小手握住时,王二牛不由的全身一颤,一阵舒服的感觉瞬间从某处传遍了全身,立刻就有了反应。

看到王二牛的变化,齐芳玲更是惊得小嘴都张成了o形,齐芳玲的眼神中异彩连连 ,心中又惊又怕。

齐芳玲想着竟然有些木讷的弄了两下。

王二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感觉险些让王二牛缴械。

王二牛知道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就玩大了,于是连忙道:芳苓姐,摸摸就行了,一会你弄得我都受不了了。说着不待齐芳玲同意就把齐芳玲的手强行拿开了,然后赶紧塞回裤子里。

但是还是支棱着,将裤子撑起了了一个大帐篷。

齐芳玲看着王二牛轻笑一声道:你还害臊了,刚才不是你让我摸得吗?

我就是想证明一下而已,你在弄下去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齐芳玲闻言一声轻笑,故意将自己的衣领往下拉了拉,立刻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说道:这里面还真是有点闷热呢。

王二牛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尺寸,怕是有D了吧。

王二牛咕咚咽了一下口水,齐芳玲心中微微得意道:我这两块豆腐可是咱们村里数一数二的呢,你想不想试试?

齐芳玲诱惑的看着王二牛,王二牛赶忙转过脸去,不敢再看齐芳玲,他真的怕自己忍不住把她给那个了。

王二牛再次透过草席的缝隙看向石满天和赵喜芬,想要转移一下注意力。

石满天是个一百八十斤的大胖子,所以他此刻就像是一堆肥肉在那蠕动着。

他满脸横肉的脸淫荡的笑道:叫啊,你叫的大点声啊,今天让老子舒服了,今后你的好日子就来了。

赵喜芬似乎是很不情愿的样子。

她的眉头微微蹙着,但是却不得不听石满天的话,嘴中哼哼的叫了起来,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是身体上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

赵喜芬一放开声音,石满天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有些疯狂了起来。

在外面雨声的遮掩下两人肆无忌惮的做着少儿不宜的事情,熟不知在一旁还有看戏的两个人。

王二牛被眼前的场景和声音撩拨的口干舌燥,下面也是恨不得撑破裤子也出来见识一下,当然,齐芳玲也好不到哪去,她的身体已经变得燥热,那里也已经有了反应。

齐芳玲的脑袋里不停地闪过王二牛的傲人资本。

王二牛突然转头看向了齐芳玲,确切的说是她的柔软,若不是被粉色的小衣服遮挡着,王二牛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风景。

王二牛忍不住了,狠狠地咽了一大口口水之后说道:姐,我想试试。

然后直接将手伸向了齐芳玲胸前

王二牛的手毫无阻拦的顺着齐芳玲的领口伸了进去,而且是直接实打实的抓住了。

好舒服。这是王二牛的第一个念头。

齐芳玲被突然袭来的异样感觉,弄得忍不住出了声音。

然而她并没有阻止王二牛,只是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就忍不住享受了起来。

王二牛再次咽了一口口水,口干舌燥的说道。

齐芳玲似乎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刺激,她的脸上挂着享受的笑容,鼻子中不停地传出嗯嗯的声音。

很快王二牛的另外一只手也耐不住寂寞了,可是他的手还要拿着草席子,他看了一眼周围,看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木头架子,他轻轻的将架子拉了过来,将草席子靠在架子上,这样终于是腾出了另外一只手。

王二牛大喜,他直接坐在了地上然后一把将齐芳玲抱在了怀里,两只大手双双伸进了齐芳玲的衣服内,同时动作起来。

齐芳玲靠着王二牛结实的胸膛,感受到自己身下传来的热度,不由得在心里盘算了起来,自己要不要便宜一下王二牛这小子。

为了更加舒服,王二牛把手从领口撤了回来,从衣服的下面伸了进去,他紧紧抱着齐芳玲,嗅着她身上的淡淡的香气,近乎疯狂的动作着。

齐芳玲在王二牛的动作下,不觉得已经有些意乱神迷,口中哼声不断,突然,她咬紧了嘴唇,浑身不自禁的轻颤起来,她居然在王二牛的动作下飞上云端了。

她多么想张开嘴大声的叫,但是她知道不能,她只能是忍着。

王二牛虽然未经人事,但是却研究过岛国的不少影视作品,尤其是爱研究一个名叫仓井的女演员的作品,每一部作品王二牛都会细细的品读几遍,以至于王二牛已经很了解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了。

所以齐芳玲这副模样,王二牛自然是知道她已经飞仙了,他的心里也是有些小兴奋,自己的表姐居然被自己弄飞仙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也是王二牛没有想到过的。

就在这短短的几十秒钟内,外面的雨居然不合时宜的停了,而在不远处大战的两人也随着雨声停止了他们之间的动作。

石满天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嘿嘿的笑道:表现不错,你放心吧,回去我就帮你处理你工作的问题。

赵喜芬没有说话,只是有些牵强的笑笑,点了点头。

石满天以为赵喜芬是有些害羞们也没再多说什么,接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破庙。

两人走后,王二牛和齐芳玲总算是松了口气,王二牛微微用力的抓了一下齐芳玲的上面,齐芳玲顿时一声轻呼。

你干嘛啊,弄疼我了。齐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表情却是有几分享受。

王二牛嘿嘿的坏笑道:姐,你是舒服了,可是我还憋着呢,你可要帮帮我啊。

齐芳玲红着脸轻笑了一声,你想我怎么帮你啊?

王二牛趴在齐芳玲的耳边轻声道:我要你。

齐芳玲心头不由得一动,她何尝是不想啊,她试探性的问道:二牛,我可是石文轩的女人,土太子的女人,你真的敢动我?

王二牛楞了一下,他思考着这个问题,很快给出了答案,姐,别说你是土太子的女人了,只要你让我弄,就算你是皇帝的女人我都敢!

妈了个巴子的怕个球啊,老子孤家寡人一个,实在不行老子就跑路了。王二牛在心里嘀咕道。

齐芳玲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她媚笑道:既然这样,那姐就帮帮你。

她说着,玉手就顺着王二牛结实的腹肌滑向王二牛的裤子里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叫喊声。

媳妇,媳妇,你在哪呢!我们该走了!

齐芳玲心中一惊,如梦方醒,她赶忙推开了王二牛,二牛,我老公喊我了,我得走了。

说着,她急急忙忙的整理好了衣服,就跑出去了。

王二牛愣在了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感受着体内如火山般的温度,忍不住骂道:真是操蛋了,这算他妈的什么事啊。

出了破庙的王二牛没有去手机店,他怕一路上自己支棱个大帐篷,被路上的人笑话死,另外反正店里有人看着,自己不去也没多大事。

所以王二牛就自己回到了家里,找出了自己珍藏的岛国主要文化影片,再次研究起了那个女演员,最终还是靠自己解决了。

之后王二牛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一个委托他办事的大老板王峰打来的。

王峰请王二牛帮他打听一件事,他想承包村里的那两百亩大棚。

然而事情过去一个星期了,王二牛一直没听到什么消息,所以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毕竟两人不算熟,王峰只是催促了一下便是挂了电话。

王二牛想着之后找人打探一下,毕竟这事要是完成了,他可是能拿到三十万的酬劳!

时至中午,王二牛吃过了午饭,准备去手机店,然而王二牛出了大门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

二牛,二牛,你等等

王二牛赶忙转身看去,只见齐芳玲正小跑着朝着自己过来。

齐芳玲跑到王二牛近前,两只玉手插着腰大口的喘着气,看样子累的不轻。

齐芳玲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衬衫配上黑色的短裙,将一双美腿展露无遗,她胸前的柔软,好像恨不得把扣子撑开一般,将衣服撑得鼓鼓的。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齐芳玲领口的几个扣子没扣,导致有一片惹眼的雪白暴露在王二牛的眼前,以及若隐若现的粉色内内衣。

女子喘了一会,一抬头正对上王二牛那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胸脯直勾勾的看着,当即俏脸一红,叫道:死二牛,你又瞅啥呢!

王二牛赶忙收回了视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看好看的地方了。

面对王二牛如此露骨的话,齐芳玲不由得脸色一红,一下就想到了上午发生的事情,不自禁的两条美腿夹了夹,眼神瞟向王二牛的那里。

齐芳玲听见王二牛对自己的夸赞,内心也是欣喜,高大帅气的王二牛绝对有资格做他的情人,但是她不敢表露太多只是轻哼一声道:上午摸了那么长时间,难道还没摸够吗?

王二牛嘿嘿一笑,回答道:怎么会摸够了呢,姐你让我摸一辈子也摸不够啊。说着竟然缓缓的伸出手作势要抓上去。

齐芳玲吓了一跳,一声惊呼,抬手拍掉了王二牛想要作怪的手,别闹,这可是在街上呢。

姐,你的意思是不在街上就可以了是吧。王二牛嘿嘿的笑道。

齐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道:行了,先说正经事,你不是说要跟我借两万块钱吗,我上午取回来了,现在跟我去大棚地小房子里取钱去吧。

怎么去那取钱啊?王二牛有些惊讶,因为那地方可是王家窝铺出了名的私会的地方!

总有耐不住寂寞的男女去那里私会,齐芳玲怎么会带自己去那里呢?难道她是想继续上午没完成的事情?王二牛想着,眼睛再次落到了齐芳玲那傲人的胸脯上面

看着王二牛的眼神,齐芳玲俏脸又是一红,瞎想什么呢,我借你钱的事情不能让石文轩知道,我就不敢放在家里,放在那里了。

哦,嘿嘿,那我们快去吧。王二牛挠了挠头嘿嘿笑道。

齐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转身就走了。

王二牛赶忙跟上了齐芳玲的脚步,走向了村东头的大棚地。

一路上王二牛都在幻想着待会到了小房子会跟齐芳玲发生点什么呢,会不会完成上午未完成的事情呢

谁知,路才走到一多半,原本就阴沉的天气,居然又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水不断地打在两个人身上,王二牛急了,不由分说的拉起了齐芳玲的手就快速跑向了那个小房子。

进了小房子,两人都是大口的喘着气,这段路程可真的是有点累。

由于两人是跑着的,所以雨水已经将两人身上的衣服湿的差不多了。

因此,齐芳玲本来就很单薄的衬衫此刻已经紧紧的贴在皮肤上了,顿时那傲人的身体轮廓便是显现了出来,粉色的内衣清晰无比,当然还有她那纤细的腰肢。

此刻的齐芳玲几乎可以说上半身只穿着一个小布片。

王二牛的眼睛落在上面就挪不开了,更是恨不得立刻伸出手去摸一摸那看起来就很丝滑的雪白皮肤,看着看着,他再次有了反应,撑起了帐篷。

齐芳玲平定了一下内心,长出一口气后白了王二牛一眼道:今天真是被你占够了便宜了,你心里一定高兴坏了吧。

王二牛闻言嘿嘿笑道:姐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却是嫁给了石文轩那个假男人,简直就是浪费了,这事让我遇到了我自然不能让它继续浪费着啊。

齐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眼睛却是忍不住瞄到王二牛的身下位置,心中浮想联翩。

一想到它的雄壮,她脸色就羞涩了几分。

小房子里只有一张大床,床上有着一个大厚垫子,床边还拉着帘子,挡着床下面。

齐芳玲把手伸进床面,拿出了自己放在这里的两万块钱,转身递给了王二牛道:给你,收好了,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想找你帮帮忙。

王二牛接过那两摞红票子,数都没数就装了起来,而后嘿嘿笑道:姐,你有啥事尽管说。

齐芳玲再次扫了一眼王二牛的帐篷,红着脸嗫喏着说道:二牛,我们

快走几步,到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两人都是精神一振,王二牛赶忙趴在窗户向外看去,只见大雨中两道人影正匆匆的朝着小房子跑来。

不好,有人来了!

两人的脸上都是有着惊慌的神色,一男一女出现在这里,说两人没干什么鬼都不信,何况是人,所以两人一定不能被发现。

齐芳玲转身看了一眼那张大床而后急切的说道:快,我们快躲到床下去,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我们就完了。

王二牛也是反应了过来,齐芳玲可是石家的媳妇啊!

要是被石满天知道了两人在这里的事,那可就不妙了,就算两人真的没做什么,可是谁也不信啊,想着,他不敢在犹豫,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钻到了床下面,躺到了最里面。

他刚躺好,就感觉一道香风入怀,一道带着香气的柔软温热的身躯未经王二牛同意就趴在了王二牛的身上。

王二牛看见齐芳玲居然这么主动的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就咧嘴笑了,眼神肆意的看着齐芳玲露出的大片雪白。

齐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道:你个小色鬼,手老实点。

王二牛嘿嘿一笑,刚想说话,却被一阵脚步声堵了回去。

我们抓紧时间吧,一会还有事情呢。

男人和女人进了屋,男人直接一把将那女人拉了过来,按倒在了床上

床上的两人似乎是没少来这做这事,因此十分的默契,很快便直入正题。

正戏一开始,那个女人便高低声不断了。

男人也是越来劲,动作更大了,这一系列的声音仿佛与窗外的雨声构成了一曲让人心神激荡的乐章。

然而床上的两人是舒服了,但是一板之隔的床下的两人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两人在上面进行着如此剧烈的运动,床板也是吱呀吱呀的响个不停。

床下的王二牛生怕床板会突然断了,两人会砸下来,然而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身上的齐芳玲,

你手别闲着啊。

人已赞赏
小说

和男友闺蜜一起睡觉小说|女人用脚趾玩男人

2020-8-2 19:19:52

小说

她说洗过澡了放心舔故事|黄到让下面流水的句子

2020-8-2 19:19: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