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乖就一次|调教宫颈开宫交摸jj女生

紧接着他拿出来事先准备好的眼罩说:那咱们玩点小游戏好不好? 柳莺有点糊涂了,云山雾罩说:怎么了,你想要我戴这个? 杨贺嘿嘿笑着说:是啊,我觉得你戴上它,我特别刺激,肯定能发挥的让你更满意,你说呢? 柳莺似乎有些不想,

紧接着他拿出来事先准备好的眼罩说:那咱们玩点小游戏好不好?

柳莺有点糊涂了,云山雾罩说:怎么了,你想要我戴这个?

杨贺嘿嘿笑着说:是啊,我觉得你戴上它,我特别刺激,肯定能发挥的让你更满意,你说呢?

柳莺似乎有些不想,可是当杨贺说发挥的让她更满意的时候,她的反应马上有了些许的变化。

迟疑了几秒柳莺哭笑不得说:你可真行,什么时候喜欢这种小情调了?

杨贺笑了。柳莺的态度足够说明她同意了。这也是我们的计划之一,毕竟柳莺家是名门望族,她又是个很清高的女人,若不把她的眼睛蒙上,被她发现最后是我,那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了。

本来我的意思是干脆给老板娘下.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要她,可是杨贺担心这样的话对胎儿会有影响,无奈,我俩只好商量了这么个对策。

我看视频学的,他们都说这样能增加感情,让夫妻都可以更刺激,尤其是男人,可以大展雄风呢。杨贺笑呵呵的,一边解释,一边把眼罩给柳莺戴上了。

柳莺带着期待说:真的假的,那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更厉害一些。

戴好了眼罩,杨贺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我注意到他有要上的动作了,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我这边,然后说:老婆,用你喜欢的动作,更刺激。

这也是必须的。

杨贺日子过的舒坦,身材早就有点走样了,要是用别的动作,柳莺分分钟都能察觉到随后种地的人不是她老公了,所以杨贺必须提出用这个动作。

柳莺没有任何反对和迟疑的意思,乖乖的,猫儿一样的扑在床.上。

望着这一幕,我已然是忍不住了。

柳莺嘤嘤说:那你可得好好发挥,不许让我失望哦,话说,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感受过飞起来的滋味了。

这话说的杨贺有点尴尬,干巴巴的笑了笑,忽然伸手拍了柳莺说:老婆你往床尾这边动,我站在地上动。

你今天花样可真是不少。柳莺娇.声笑了,然后往床尾一点一点的扭.动。

杨贺下了床立在床尾,又伸手轻轻拍了两下。

老婆,要不然,咱们再来点刺激的?杨贺再次试探着开口,与此同时,他转身对准了手机招手,示意我赶紧过去。

见状我不敢迟疑,急忙出了门,蹑手蹑脚但速度极快的冲往了楼上,到了杨贺夫妻的卧室门外,我听见柳莺有些崩溃的语气说:谁也不说话?这也是你从网上学来的花样?别玩那么多花样了,快进来吧,看不出来我都要受不了了吗?

杨贺坚持说:哎呀,老婆,网上的人可都说了,两口子偶尔玩一些比较有趣的游戏,不但可以增加持.久,还能培养更深的感情呢。

增加持.久?听柳莺的语气她似乎有些心动。

对啊,你肯定会特别舒服的。杨贺趁热打铁说。

柳莺一副很无语的口吻说:好吧好吧,真是被你打败了,那就按你说的来吧。

杨贺大喜说:那咱可说好了,谁先说话,谁就要趴在地上学小狗汪汪叫哦!

知道了,你快来吧!柳莺迫不及待的催促,我顺着门缝往里面偷看,见她还很着急的扭了两下。

杨贺一副很认真的语气说:好,游戏开始了,谁都不许说话了哦!

柳莺果然保持了沉默,只是又晃动了两下,表示催促。

杨贺兴奋不已,回头冲门口这边用力的招招手,示意我赶紧过去。

本来杨贺是想我那个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也好在柳莺说话的时候他能及时应对,不漏出马脚。关键是我接受不了这个,办事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瞪大了眼看,多别扭啊。

杨贺得知我有这个心理障碍,也担心我因为压力而施展不开,影响了正事,索性就出了这样一个主意。

他对柳莺也颇为了解,知道她心高气傲,一旦答应了游戏,必然会坚持缄默。因为她不会想要输了以后学狗趴在地上汪汪叫的。

这样无疑保证了我可以安安静静的在她毫不知情的状态下进行。

望着光秋秋迷死人不偿命的老板娘,我早就安奈不住了,这时候看见杨贺冲我招手,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生怕门发出一丢丢的声响,然后蹑手蹑脚的进去。

杨贺也不敢发出一点动静,用手势不断的催促我赶紧过去。

等我到了跟前,杨贺有些嫉妒的眼神低头瞥了我一眼——计划时间紧迫,我来之前就已经临阵磨枪了,这会儿我什么都没穿。

杨贺又比划了几下,我理解的意思是他又在不厌其烦的叮嘱我多加小心,也要尽快结束战斗,最后他指了指门口,应该是说他在门口等着。

很快,杨贺蹑手蹑脚的出去了,卧室里,只剩下了我和老板娘。

卧室里铺着毯子,我光脚丫踩在上面,很是舒服,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单是这股香味扑鼻,就让我有些心神荡漾,提到了很强的鼓舞作用。

靠近了柳莺,香味更浓,我这才知道,这是她与生俱来的体.香。

比花草香水什么的可要好闻太多太多了。

更要命的是,柳莺在床尾,高高的撅着,她的所有风采,我一览无遗。

刚才在视频里见识过了柳莺,可那毕竟只是视频之中,此时近在咫尺,她可比视频里面白太多太多了,让人看了一眼而已,就难以自拔。

想不到已经三十三岁的老板娘,身材还会这样完美。

只是看了几眼,就已经够让我狂躁了。

柳莺忽然扭动了两下。

她这不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我要她吗?我亢奋到了极点。

这幅画面让我无法抗拒,迫不及待的慢慢靠近过去。

柳莺显然感觉到了,她肯定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公就要光临了,呼吸马上开始变得急促,并且伴有嘤嘤的催促哼声,同时她还在试图往后退。

我感觉的到,柳莺此时已经是迫不及待想要了。

我忽然玩心大起,故意轻轻的婆娑不立刻进去。

柳莺果然火急火燎,嘴里发出低哼似的声响。我知道,那是迫不及待的呼声。

可惜她不想输了游戏要去地上学狗吠,所以始终不肯开口呐喊出来。

老天爷真的是不公平,造就出柳莺这等完美到爆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来杨贺说的,他妻子柳莺,喜欢背后,也喜欢被人拍打。

想到这儿,我情不自禁的拍了一下。

一声脆响,柳莺登时打了个激灵,同时忍不住的哼了起来,甚至还主动的往后靠了过来。

登时,我感觉被一点一点夹迫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柳莺被我方才简单的刺激了几下,此时居然就已经反应这么强烈了。

我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忍不住的倒吸起了热气。

在这之前我绝对想不到,我李东竟然有这等福气,能和柳莺这样的女人好一次!

就是这种感觉,我感觉马上就要腾云驾雾一飞冲天了!

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居然铃声大作!

我顿时吓傻了,魂儿在一瞬间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整个人都木着不知所措。

柳莺也有些不悦,终止了动作,哼哼了两声说:老公,游戏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都不敢呼吸了,瞪大了眼呆若木鸡。

紧接着,柳莺居然伸手要摘眼罩!

这下我更是吓死了,要是被她发现身后立着的男人是我,我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可!

我似乎看见了未来,惨兮兮的我双.腿被人打断,倒在街头伸手求着别人赏一块钱吃饭。

毕竟,我是真没有实力得罪柳莺这样的女人啊。

突然有人拽了下我的胳膊,把我的魂儿一下子拽了回来,我回头一看,杨贺正火急火燎的冲我挤眉弄眼,示意我赶紧出去。

我恍然大悟,哪儿还顾得上许多,拔腿就往外跑。

幸好卧室是毛茸茸的摊子,要不然我这飞快的速度就算再有意蹑脚也肯定会发出声音来。

还好,柳莺的手机就在床头放着,她摘了眼罩之后没有回头,直接拿起了手机接了。

出门我回头看了眼屋里,见柳莺没有回头这才大松了口气,也顾不上别的了,火速跑下楼回了我的房间。

这么一下,我都怕被吓出心理疾病以后没办法大展雄风了。

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粗气,心有余悸的要死,一抹脑门,都是汗。

我有种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感觉。

这时候我发现手机的视频还在开着,刚才我急着上楼,走的时候忘了关了。

柳莺还是猫扑的动作在讲电话,杨贺则站在后面,不停的拍心口,看样子,他跟我一样吓的魂儿都要没了。

终于讲完了电话,柳莺回头看了杨贺一眼,诧异说:怎么了,难道你就累了?

杨贺硬着头皮尬笑说:不是啊,我是气的,谁这个节骨眼打电话?

柳莺说:是郭丽,说她老公要出差几天,等她老公走了,她就来咱们家住两天,她老公出差回来可能也会来,说是一直不见你了,想跟你喝两杯。

我惊大了眼,暗叫不好。

杨贺计划的是要我连续三天和柳莺好,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她珠胎暗结,可是一旦郭丽来了,岂不是就要计划泡汤?

杨贺显然跟我想的一样,很是担忧的问:哦,那她哪天来啊,说了吗?

后天吧。柳莺心不在焉说,对了,后天了,你叫李东开车,咱们一块儿去接郭丽。

杨贺有些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还好柳莺并没有过多在意老公的心不在焉,忽而娇滴滴的问道:老公,咱们继续吧?

不难看出来,柳莺也被突然的电话扫了兴,不甘心的还想要继续饱餐。

杨贺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老婆你等一下,我先去下卫生间。

柳莺淡淡的笑了笑说: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快去吧,我等你。

接着,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朝手机这边走了过来,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消息:李东你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看见杨贺发来的消息,我非常气馁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刚才真是把我吓的不轻,现在想想都还忍不住的打哆嗦,要想重振雄风,我估计是真够呛了。

无奈,我只好回消息说:刚才吓死我了,这会儿我心跳还快呢,哥,我今天恐怕不行了。

杨贺回复说他能理解,刚才那么一吓,我确实容易有心理障碍了,然后他说:不过咱们得尽快进行,你嫂子的闺蜜后天过来,她要来了,咱们的计划可就没办法进行了!

好,我知道了。

回复了杨贺,我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倒下来气喘吁吁,脑袋里都是老板娘婀娜妙曼的身姿。

她白的太不像话了,刚才距离她那么近,都能隐约看见皮下的青色血管了呢。

这一宿我睡的特别沉,梦里都是老板娘,我就在站在她后面,可是就跟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一样,每次都到成功的关键时刻,莫名其妙就醒了,始终是没办法体验到那种完美的感觉。

当兵时候我养成了晨跑的习惯,即便晚上没休息好,我也起了个大早出去跑步,等我回来了,杨贺和柳莺也还没起床。

我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杨贺敲门进来了,先是愁眉苦脸怨声载道昨天郭丽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然后说:你嫂子这几天排卵期,咱们今天晚上就争取搞定。

昨天尝了老板娘的一点甜头,我思想上似乎也真是发生了变化,一点也不推辞了,信誓旦旦点头说: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杨贺满面红光,拍着我肩膀说:我就知道当初没有看错你。东子,等你嫂子有孩子了,我绝对亏待不了你!

陪杨贺一起出门去吃饭,一想到马上见到柳莺,我心里头就一直在打鼓,期待又忐忑。

下了楼,远远就看见柳莺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裳,端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牛奶,慢条斯理的喝着,一边看着手机。

单薄的红色背心把她身体完美的线条都显现了出来。

毕竟是在自己家,柳莺穿的还真是随意,居然都没有穿小衣。

柳莺的美是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她有些慵懒的坐着,素面朝天,宛若一幅田野间的美妙画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一揽,却又觉得不敢轻易亵玩。

这样的美人简直惊为天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垂涎三尺,倘若真可以用五年的寿命去换一次仅仅的一亲芳泽,怕是都会有人拱破了头争先恐后。

而我李东,现在却有机会一亲芳泽,想想都是上天给我的福分。

想到这儿,我是真痛恨郭丽,要不是她,昨天我已经享福了!

想着想着,我又忍不住回想去了昨天她猫儿一样趴着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我竟有了反应。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状态,急忙过去坐了下来。

人已赞赏
小说

乱来大染会目录老师|总裁开会身体下塞着钢笔

2020-8-2 19:15:17

小说

好深不要啊啊~太大了!_调教失禁污文

2020-8-2 19:15: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