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好深公车被强奷肉小说|吹潮流的水能喝吗

敲开门见到柳颜娟长白皙的脖颈,老罗鼻头又是一热。 柳颜却不好意思面对他,拿了衣服就把门拍上了。 她出来的时候制服上身,仿佛从没发生过任何事似的。 老罗看着她不好意思说话,她略一犹豫却是过来了,轻声叮嘱老罗说:叔,今天的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还有,你以后真不能找小雅了,万一褚阿姨知道了报警

敲开门见到柳颜娟长白皙的脖颈,老罗鼻头又是一热。

柳颜却不好意思面对他,拿了衣服就把门拍上了。

她出来的时候制服上身,仿佛从没发生过任何事似的。

老罗看着她不好意思说话,她略一犹豫却是过来了,轻声叮嘱老罗说:叔,今天的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还有,你以后真不能找小雅了,万一褚阿姨知道了报警的话……你找我比较安全,我不会找警察的。

嗯!老罗都不好意思说话。

叔,我去上班了。本来想给你做饭的,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柳颜出门,老罗担心的问她说:你吃饭没有?可不能饿着肚子工作。

柳颜回头嫣然一笑,说:我在路上买几个包子吃就行了。

人去楼空,老罗挺感慨的。

这人生就像演戏一样,谁都摸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以前他还觉得自己幻想柳颜是痴心妄想,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就实现了。

多亏了早上的意外,多亏了小雅,居然促成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亲近柳颜,尽管她让老罗有需要的时候找她,但始终不是轻易能干得出来的事。

老罗怀疑自己以后都不好意思开口,除非柳颜自己发现提出来。

……

可能因为老罗的关系,柳颜的脸色变得非常水润,红红粉粉的极是诱人。

她回到公司还被同事调侃,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想到对象是老罗,柳颜觉得又是刺激又是不好意思,就笑骂了同事几句,然后开始工作。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客人,他看到站在柜台里,穿着束腰窄裙白衬衫,拿着对讲机跟人说话的柳颜后一愣,然后低头看一眼自己飞速鼓起的裤裆,咽了下口水,快走几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宋纯是典型的暴发户出身,年轻的时候在乡下混,十里八乡的女人都被他摸遍了,说他是流氓都小瞧他了。

后来发迹,宋纯更加膨胀,不再满足乡下那群已经被他玩坏了的女人们,只想找城里的大胸妹子耍。

柳颜的胸很大,都快把衬衣崩开了,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对于泡柳颜,他挺有自信的。

这货模样生得挺好,关键是身体壮实,那方面的能力更是爆强,他玩过的女人都喜欢。

这趟出差,他好几天没有碰过女人了,正琢磨着晚上是不是叫一下特殊服务,柳颜就撞到他眼里了。

再美的小姐也没有身材饱满的良家馋人,柳颜要是少妇,那就更美了,他很喜欢玩別人老婆。

稚嫩的前台小姐给他办手续的时候,他忍不住看柳颜穿着的制服跟裙底探出的肉色丝袜包裹的美腿。

好一个腿玩年!就是不知道,那腿夹在腰上到底是个怎样销魂的感觉!

宋纯越看越感觉自己的裤裆里紧得难受,他脱下外衣拿在手里稍微挡了一下。

还没勾搭上,现在吓坏佳人可不好!

柳颜虽然是在跟人聊对讲机,还是感觉到了宋纯赤果果的眼神。

她挺生气的,因为很少碰到这么没素质的客人。

她做大堂经理已经很久了,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火辣辣的盯着看,在她的潜意识里是喜欢和享受被人观赏的,但亵渎就不一样了。

这人一看就不正经,哪有人直勾勾盯着人家臀瞧的。

宋纯见柳颜看他,他心里一喜,凝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盯着柳颜胸牌上的字问:你是这儿的大堂经理是吧?

嗯,对。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柳颜放下对讲机,扯起一抹标准的职业微笑。

身为酒店的大堂经理,她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了,尽管不喜欢眼前的客人,但起码的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

很好。你来给我办手续吧!她太慢了。宋纯指了指那个稚嫩的前台小姐:我有点累,你用最快的速度给我开一间这儿最好的套房,顺便把我的车停到停车场。他进来着只是随便把车子扔在门外。

那前台小姐挺委屈的,她办手续的速度确实是有点慢,但也不至于慢到让客人着急的地步,被人这样嫌弃,她心里挺难过的。

柳颜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叫她让开位置后保持微笑跟宋纯说:好的,先生。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抽空问宋纯说:先生,您的车牌号是多少?我叫人帮您停一下。

柳颜办理手续的时候低着头,腰微微弯着,那对巨大因为制服太紧身的缘故,凸起来特别明显,衬衣都要撑爆了的感觉。

宋纯明目张胆的瞧着咽了下口水,语气轻佻的说:算了吧,一会儿办完手续你帮我停吧,我不想让别人进我车里。

他幻想着要是能把自己塞进柳颜那对中间夹着,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这事儿光想他就有点受不了。

柳颜人虽然在柜台里,但离他并不远,要不是大厅里人多的话,他都想伸手进去掏一下感受感受了。

柳颜很不喜欢他盯着自己那儿看,蹙眉说:先生,请你自重。你不知道这么盯着女士看是不礼貌的行为吗?

宋纯闻言抬头跟她对视,见她寸步不让,哑然失笑,竟伸出食指去挑她的下巴:美女,你不知道女人这对就是长给男人看的吗?什么叫不礼貌?我要不看,那不是显得你很没有魅力?

柳颜的皮肤太光滑了,他只一挑就有点受不了,很想放肆的揉搓一把,伸指杵进柳颜的嘴里搅一搅里面的甜水……他很喜欢把女人的口水弄出来,看着它顺着自己的手指淌的感觉,那样瞧着特别带劲。

柳颜冷着脸,紧紧的闭着嘴巴,玉手用力一推,把已经触碰她的唇的手指推开。

她在这一行做了那么长时间,还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客人。

这儿可是星级酒店,再流氓的人来了这里都会收敛。没想到今天竟遇到了个这样的极品,太让她恶心了。

柳颜正要噎他几句,谁知手机响了。

见是老板打过来的,她忙按了接听。

老板在电话里给她报了个名字,说是他朋友,问她见到那人来登记入住没有。

柳颜一看自己手里拿的身份证,傻眼了,眼前的居然就是老板的朋友。

挺无奈的,柳颜只好说人已经来了。

老板挺开心的,叮嘱柳颜好好招待他的朋友,说是贵客,绝不能怠慢了。

柳颜心里挺烦躁的,挂断电话后盯着宋纯瞧,实在看不出他哪点像贵客,说是流氓还差不多。

宋纯应该是听到她通话的内容了,他环抱着手,笑眯眯的跟柳颜说:美女,打完电话的话,麻烦你帮我泊车,完了带我去我的房间,我希望你全程为我服务。

柳颜恢复笑容,只是有点僵,说:好的。先生您稍等,我先帮你泊好车。她一心二用,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了。

她认命的出来想先帮宋纯停车,谁知宋纯突然说: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我车子里有贵重的东西,怕让你给磕坏了。

柳颜气得够呛,她是那种会随便动客人的东西的人吗?

但客人既然说车里有贵重的东西,非要跟去,她也没办法。

她干脆拿起宋纯放在地上的行李,还得挤出笑说:好的,您这边请。

宋纯笑嘻嘻的跟上,粗粝的大手竟搭上了她的腰,说:美女,你别走那么快啊,稍微等等我。

柳颜一拧腰肢避开,脸色又开始变得不好看了,但为了工作,她还是不能骂人,只好让开一步向宋纯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她身子微躬,衣领垂了下去,那两坨便漏了出来。

宋纯瞧着眼睛一亮,心里暗骂,这女人真要命,真想当场把她给办了。呆会儿不搞死她,老子的姓倒过来写。

很好!你这么乖,给你点奖励。宋纯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沓红色大钞,卷成一团,然后朝着柳颜那一对中间塞进去。

柳颜的反应慢了半拍,等她醒悟过来时,那一对中间已经夹着一卷红色的人民币了。

她的脸瞬间又红又白的,秀眉都竖了起来,但想到老板的指示,不得不忍气吞声,没骂人,只把钱拿了出来,冷着脸跟宋纯说:先生,我们这儿不收小费。

宋纯还没欣赏完柳颜的娇态,见她把钱拿出来,于是不悦的说:你拿出来干嘛?这不是小费,这是奖励。怎么,不给我面子?我可是你老板的朋友。

柳颜紧紧的咬着下唇,这大堂到处都是人,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实在受不了被人这么侮辱。

先生,这不是面不面子的问题。我们酒店真不收小费,奖励也不行,这是规定。虽然不敢惹怒老板的贵宾,柳颜的语气已经很不好了。

人已赞赏
小说

打私人部位作文|章厨房突然挺入小花苞

2020-8-2 19:14:56

小说

特别污的小黄文生物课上插班花:很撩的肉肉古文

2020-8-2 19:15: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