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面好湿我给你添|娇喘你的奶好大啊好软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

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

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

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

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

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

嗯哼

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

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

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

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

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

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人已赞赏
小说

被黑人干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抚弄花核污湿小说

2020-8-2 19:12:26

小说

在里面突然一顶|好湿好想要,好大好硬好烫

2020-8-2 19:12:4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