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人搞得走不动路|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

她的声音就像是魔音袅袅,萦绕在老夏的心里,刺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越来越兴奋无法自拔。 林熙的两条腿紧紧地夹着老夏想要深入的手,深入不得,惹得老夏只能狠狠的揉捏林熙大腿上的嫩肉。 火热的气息从林熙的下身喷吐在老夏的手上,还夹杂着点点湿气。 老夏知道差不多了,不想再等,直接伸手粗鲁的撕掉了她的裙子。

她的声音就像是魔音袅袅,萦绕在老夏的心里,刺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让他越来越兴奋无法自拔。

林熙的两条腿紧紧地夹着老夏想要深入的手,深入不得,惹得老夏只能狠狠的揉捏林熙大腿上的嫩肉。

火热的气息从林熙的下身喷吐在老夏的手上,还夹杂着点点湿气。

老夏知道差不多了,不想再等,直接伸手粗鲁的撕掉了她的裙子。

她没有阻挡,反而配合的挺起了自己的下身,让老夏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两眼放光。

她平躺着,用枕巾挡住娇羞欲滴的脸庞,身上也泛起了红,一片chun色尽收老夏眼底,惹得他那股火热的劲儿持续上升。

老夏看得有些痴呆了,不曾想平日高冷凶恶的女人,此刻变得跟普通人一模一样,也有那方面的需求。

他想趁势而上,一举拿下貌美的母老虎,正准备动作,就被林熙伸手推开了。

刚开始,老夏以为这是她想故作女人所特有的矜持,但是,接连几次都被她推开,不让老夏进行下一步,这不由得让老夏有些恼怒。

这都什么时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有不让的道理?

死鬼,那么猴急干嘛?放心,今晚我可以不回去,就住这里。他有事出差了,今天回不来。来点前奏…林熙娇羞地说着,那滑嫩的小手轻轻推老夏的胸口。

老夏有些吃惊,这平日里冷傲,凶狠,高高在上的领导,竟然在外面私会情人。

在老夏愣神之际,林熙把老夏拉紧靠着她,小手很有经验在老夏身上游走:情哥哥,你这身体壮了不少啊,好喜欢哦。

她的小手就像是灵蛇一样,游走在老夏周身,最后更是停在了老夏坚实的胸膛上,细细磨砂着。

听她说的话,老夏也明白了过来,看来他老公是不知情的啊!

老夏不由得心中鄙视,开始对她嗤之以鼻。本来心中还有的一丝丝罪恶感,更是消失不见。

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强壮结实,浓烈的男性气息,让身下的女人不停娇喘扭捏。

林熙的小手滑落在老夏皮带上,缓慢地松了…

林熙显得有些兴奋,她掀开枕头,都来不及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卷缩着娇躯,迫不及待那性感诱人的唇贴了上去。

老夏强忍着那种舒适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害怕被她发现。

林熙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能感受到她很喜欢。

她的头不停地摇晃,老夏看着天花板,享受林熙带给他的快乐。

强壮的身体更加坚挺,如一座大山矗立在那里,浓浓的男人气息,让身下的女人更加卖力。

不得不说,这母老虎的活儿很好,啧啧,真是极-品。

粗重的喘气,加上她的扭捏,让老夏那里更加的火热。

她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抓着老夏的手伸进裙底

老夏的理智是让他抽开手,然而他本能的反应不但没有,反而更得寸进尺,引发林熙反应强烈。

那声音似嗲似嗔,像是有魔性一般,刺着老夏的神经。

林熙似乎也是很享受,眯着眼,没有发现这个男人不是她的情哥哥,而是她最讨厌,今天臭骂一顿的人。

唔…

那种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老夏看着身下发着浪的女人,这女人平时在学校就是高高在上,对着老夏吆五喝六的,现在…

老夏真想用手机拍下这一幕,记录下来,就在这时,林熙主动吻住老夏的唇。

她的唇火辣,热烈。

老夏感觉嘴里仿佛有一条灵蛇一般,搅动着他,勾搭着他。

两人在床上不停地翻滚,老夏已经忘了这个是他害怕的女人,是高高在上的冷艳女领导,他急切地伸出双手去解开她的裙子。

林熙的娇喘不绝于耳,身体不停地扭动,双腿更是摩擦来摩擦去。

两人都像是被火烧烤一般,热得不行。

情哥哥,我,我想…林熙娇羞地说着。

老夏一听这话,更是刺得不行,想进行最后一步,他也憋着难受。

然而,林熙却睁开双眸,脸上的表情立马僵硬住,老夏与她四目相对。

啊…

尖叫之声响起,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压着她的老夏。

老夏愣神之后,也恢复过来,他也有些紧张,毕竟这事…

他之前是仗着她闭着眼,才会那么大胆,现在…

你,你…林熙气得不行,用手指着老夏,说话都说不完整,结结巴巴的。

另一只手已经拉过被子遮盖住身体,收回指着老夏的那只手,头埋在被子上,竟然呜咽了起来。性格转变之快,直让老夏咋舌。

老夏有些懵,愣愣看着,过了一会,她抬起头,冷着脸看着老夏,用枕头狠狠砸在老夏的胸口,挤出一个字:滚。

这女人翻脸果然比翻书厉害,前一刻主动得,恨不得要老夏立马要了她,这会儿,就像要杀了他一般。

见她这样,老夏心里也不爽,这女人就是欠。

凶什么凶?刚刚在我身下怎么不凶?还发着浪,情哥哥,我想…老夏后面学着她的声音说。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林熙发飙了,对着老夏就抓挠。

老夏那浇筑铁筒般的身体再次多了几道爪印,还有鲜红的血液印了出来,这女人的指甲没剪,很是锋利。

这一次,老夏没有再依着她,一把推开她,怒道:你这疯女人,放开。

林熙被他推开一点,又要上前来抓老夏的脸,她的双眸里充满了愤怒,恨不得把老夏碎尸万段。

你疯了吗?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老夏一边阻挡她锋利的指甲,一边说道。

这女人发起疯来真是可怕,老夏只能抓着她的手,把她推倒在床上,压住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老夏喘着粗气,看着身下的女人,所有的春光一览无余,这三十多岁的女人,还保养得如此细皮嫩肉,啧啧…

下身再次强硬起来,头脑发热,想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了这娘们,让她嘚瑟。

老夏嘴角咧开,微翘着勾勒出一副坏坏的笑容,一直盯着林熙看,把林熙看得直打哆嗦。

你,你要干什么?她害怕地问道,可惜,老夏根本不回她。

她没了之前那种凶狠,看着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他变了,不再像学校那般怕她,她有些搞不懂面前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老夏,我可警告你,要是敢对我做出半分过分的事,我就让你后悔,你别忘了,我是你的领导。直到这时候,林熙还不忘摆出领导的架子欺负老夏。

但是,老夏不为所动,看着身下这个女人,他突然把头低下去,与林熙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他吐的热气都能喷在林熙的脸上,林熙挣扎一下,可惜根本都是徒劳的。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很想要呢?你不是很喜欢我这身体吗?可以告诉你,那里更厉害。嘿嘿…老夏毫不客气地回击,把林熙说得面色潮红,羞愧得不敢直视老夏的眼睛。

一时间,林熙不知道在说什么,她有一种无力感,想到之前不知道是老夏的时候,她对这身体很着迷。

你不是要跟我没完吗?想到怎么整我了吗?如果还没想到,那就可惜了,我要让你先付出一点代价。老夏后面的字咬得很重,一字一字吐出来。

林熙听着老夏的话,打了一个冷颤,见他那表情不像是说谎,她有些害怕,身体有些颤抖。

有话好好说,我,我没有想整…唔…

老夏没等她说完,直接用大嘴堵住她富有弹性湿润的小嘴,强壮的身体压了下去,他这是要霸王硬上弓的举动。

林熙睁着大大的双眸,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被老夏强吻了。

她努力地挣扎着,想挣脱老夏的控制,奈何老夏身强体壮力大,不是她这具小身板能挣脱的,别看她白天凶的很,要不是老夏碍于身份让着她,一个女人又能翻起多大风浪?

老夏一旦耍起流氓来,仿佛把这些年单身孤寂都给发泄出来,紧紧地顶着林熙。

可以说,现在的林熙被老夏给占尽便宜,脸上早就多了一份潮红和羞愤。

就在要最后一步的时候,门铃声响起…

"靠"

老夏愤怒地扭头看向门口,谁这么不长眼睛,这个时候来打扰。

林熙睁开迷离的双眸,也听见了门铃声,停顿几秒,她脸上勾勒出一丝微笑,随后又有一些慌张,她掩饰得很好,也没有被老夏看到。

老夏没有过去开门的意思,狠狠盯了几眼,希望外面那个家伙识趣走开。

果然,响过几次,没见房间里人回答,又恢复了平静。

老夏看着身下的女人,吞了吞口水,再次要,这一次,清醒过来的林熙有些躲闪。

她也收回了腿,双腿紧紧靠在一起,还想拉过被子遮挡着。

老夏面色一沉,粗鲁地一把抓过被子扔在床下。

林熙更加的紧张和害怕,她很想叫,但是,又怕门外的人听见,隐隐约约之间,她觉得门外的人是她情人来了。

如果让他知道,两人肯定会就此结束,说不定还会…

想到这里,林熙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老夏双手搭在她的双腿之上,林熙紧张害怕有些颤抖,被老夏给分开,还被他拖拽靠近,双腿在老夏的腰间。

接下来的事,不言而喻,林熙纵然很不想这样,但是,却又无法摆脱。

就在这时,林熙掉在地上的手机响起,老夏眉头微皱。

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最烦就是被打扰,老夏深吸一口气,只是随意扫视一眼手机,准备继续进行下一步。

然而,门外的门铃再次响起,还是连续响,大有不开门,就一直按门铃的架势。

老夏今晚好不容易豁出去,要就地正法她,却被接二连三的打扰,让他很是愤怒。

林熙抬起头来,看到手机上的备注,她的脸色变了,更加的肯定门外之人就是她的情人。

老夏松开林熙,准备对着门外吼,被林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小手给堵住。

在他愣神之际,林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声对着老夏说道:老夏,别出声,是他来了。

老夏疑惑地看着林熙,随后,他也反应过来,之前林熙就是把他误以为是她的情人。

他冷哼道:"是你老相好吧!"

林熙没有反驳,那个敲门的人正是她情人,她咬着下唇点点头。

老夏看着她这么性感的身子摆在面前,近在眼前,那么诱人,却不能弄,心有不甘。

他喉咙滚动了好几次,容不得他多想,不但是按门铃的声音,更是有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亲爱的,在吗?快开门…"

林熙下意识一惊慌,身体一动,不自觉朝着老夏靠近,当那里触碰到老夏那里时,林熙身体一颤,反应过来,往后挣扎,躲过那隐蔽处,不过,大腿根部却是被老夏顶着,磨蹭着。

啊…林熙情不自禁一声娇喘,连忙用手捂着小嘴。

被老夏搂住的林熙,就没他这么淡定,脸上变化不定,林熙以这种不雅观的姿势被老夏搂抱着,早已羞涩一片。

门外的声音依旧响起,老夏重重地呼吸几口,他没有松手的意思。

老夏,我求你了,放了我好吗?求你了,放过我这次好吗?林熙苦苦的哀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人已赞赏
小说

我早就想在厨房要你了|污到下面滴水的漫

2020-8-2 19:11:29

小说

乖把葡萄放到下面|污到下面湿透

2020-8-2 19:11: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