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里的男人们|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原来是手上和脚上太湿,-下子用力过猛,结果摔在了锄头上,把大腿割破了。 我吓了一跳,想要帮她检查一下,她却红着脸不情愿,那部位确实很不方便,就在靠内侧的大腿根上,但是鲜血已经顺着她手指缝流出来了。 "妈,你这样不行,快给我看看。 我不由分说,直接拿开了她的手,库子划破了长长的口子,鲜血染红

原来是手上和脚上太湿,-下子用力过猛,结果摔在了锄头上,把大腿割破了。

我吓了一跳,想要帮她检查一下,她却红着脸不情愿,那部位确实很不方便,就在靠内侧的大腿根上,但是鲜血已经顺着她手指缝流出来了。

"妈,你这样不行,快给我看看。

我不由分说,直接拿开了她的手,库子划破了长长的口子,鲜血染红了一片**的大腿皮肤,伤口就大腿内侧,离中间的隐私部位就差几厘米,露出的一片紫色内内上一片湿润,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我心跳怦怦,居然有了不该有的冲动

我强行把目光从她那地方移开,把上衣脱下来,按在伤口上止血。

"妈,你忍着别动,我去找点刺刺芽。

农村人从小割草喂羊喂牛的,都懂的一些自救知识,女果被刀划破,只需要找些刺刺芽来,在手心揉碎,然后敷在伤口上,很快就会好。

等我找来刺刺芽,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伤口并不大,只有3厘米左右,但是.上面粘染了锄头上的草汁和脏土,居然发紫了,这是伤口感染的迹象。

"妈,感染了,需要消dú,不然怕会很严重。"我心里着急。

"那怎么办? "丈母娘愣了,玉米地离家足有两公里,回到家的时间恐怕伤口早感染了,到时更麻烦。

"没事,我帮你把脏的吸掉,再敷上刺刺芽就没事了。"我老脸一一红,口干舌燥,但这也是唯一 -的办法了。

丈母娘的脸也红了,愣了两秒才点了点头,xiōng前两团硕大的róuruǎn印在汗湿的半透明的T恤上,随呼吸不停的颤动,看的我心yǎng难耐。

虽说是帮她清理伤口,但这样直接脱掉丈母娘的库子,感觉还是很奇怪,把她库子扒到膝盖,她那紫色的蕾丝边内内出现在视野里,我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快,快点吧。"丈母娘声音有些打颤,由于伤口在大腿内侧,她慢慢把两腿叉开。

天气实在太热,我光着膀子,身上汗如雨下,丈母娘也一样,紫色的内内像被水湿透,几乎是粘在皮肤上,有些半透明,那一抹黑色,清晰可见。

乎!我强行平复着呼吸,硬忍着心中的冲动,趴在丈母娘丈开的两腿之间,凑近了大腿内侧,然后帮她吸走伤口上的脏东西。

由于伤口距离那中间实在太近,鼻子几乎要顶在她入私密的róuruǎn部位上,有- -股略腥的气息传来,我身下顿时起了反应。

我很怕她伤口感染,所以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胡思乱想,吸的很用力,伤口确实很脏,有土壤和杂草碎屑。

吸了几下,丈母娘居然有些微微的颤抖,我暗想,难道她有反应了吗?

"啊! "丈母娘居然叫出声来,那声音和我老婆在床上叫的一样。

那叫声?我瞬间热血上涌,控制不住的。

"啪"脸上一阵**辣的疼,也把我打醒过来,我茫然抬头,看到丈母娘又羞又气的脸。

"好,好了,快让开! "丈母娘直接把我推开。

"哦,好好! "我觉得内心的丑恶想法被丈母娘知道的一干二净,非常心虚,不敢再看她的表情,颤抖着手把刺刺芽揉碎,然后敷在她的大腿内侧。

不知道是汗还是水,她的紫色内内一片湿润,我不敢再有那方面的想法,硬忍着身体的冲动,把她的库子拉好。

丈母娘休息了一会,终于能站起来,我们两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的水。

"小高,今天的事你可别说出去,特别是然然。

我连连点头附和,但是心底却浮出一丝奇怪的感觉,难道丈母娘也有了感觉吗?不然为何这么说呢?

从玉米地出来,简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虽然脑袋里仍是丈母娘那xìng感的曲线、*又满是水花的身体,但内里却多了一层罪恶感。

我骑着三轮车,载着丈母娘往村卫生院骑去。

"小高啊,我们回家吧,反正你也帮我处理过了,抹点白酒消消dú就行了,咱不去卫生院吧。’

"好,那咱回家。

我知道她是怕难堪,必竟伤口在那个地方,而且村医刘大褂肯定看的出来有人帮她吸过,如果传出去就麻烦了。

回到家,看到老婆许然,我居然非常心虚,还好她被丈母娘的腿伤吸引了,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

许然帮丈母娘清理了一下伤口,说要去卫生院拿点云南白yào,但被丈母娘制止了。

妈,为什么不让,上yào?如果感染了怎么办? "许然有点生气。

"怕什么,我从小到大割草不知道割破多少次,还不都是等他自己好的,没事,不用。"丈母娘一边解释,- -边偷眼看着我。

那眼神看的我心虚,好像她不上yào是怕暴露和我的事情,我和丈母娘有了不能说的隐私?我的心跳急促跳动。

平静下来后,我又忍不住想到帮丈母娘吸大腿根的情景,那紫色内内上抹黑的一片,一片狭长的湿润,丈母娘那硕大又**的róuruǎn,木瓜一一样的卧在雪白的皮肤上,还透着露水一一样的汗珠。

一顿午饭吃的我燥热上火,总忍不住拿眼偷看丈母娘。

虽然很心虚,又感觉非常罪恶,但却忍不住。

天气太热,风扇开到5档,仍然热的受不了,丈母娘穿的很薄,xiōng前那ròu团蓬勃鼓胀,映着*的脖颈,看的我心yǎng难熬。

刚收拾完碗筷,我就迫不急待的把老婆拉进了里屋,直接按在椅子上,扒了她的库子,从后面狠狠的进入。

老婆一-边喘着粗气,-边问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急,跟火烧**似的。

"天太热了。"我随便找个理由,然后抓着她的小腰,疯狂的冲撞。

"天热就发青? "老婆被我这个理由弄笑了,但经不过我的狂轰烂zhà,-边扭动着身子,- -边不停的大叫。

这叫声,跟丈母娘在玉米地的叫声一样。

我瞬间热血高涨,状若疯狂。

满脑子里都是丈母娘那羞红的脸,湿透的身体和硕大的róuruǎn,想着想着,居然把老婆当成丈母娘,- -边幻想她的反应,一边疯狂的进攻。

老婆大叫一声,从桌子上瘫软在地,每次她总是不禁做,没几下就软了,

但我正兴致高涨,伏下身子,继续在地上摆弄,但总是到不了那个感觉。

难道是?

我莫明的心虚,转过头,忽然看到丈母娘的脸出现在门口,正满脸通红的从门缝里偷看我们的好事。

啊!一瞬间感觉上涌,火山bào发,我控制不住的闭上眼睛。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门已经关的好好的,难道是幻觉不成?

经过一番大战,我和老婆都热的受不了,于是回到堂屋吹风扇,丈母娘虽然假装不在意,但脸上还是有点不自然的红。

"给,擦擦! "丈母娘撕了点纸巾递给老婆。

老婆有点愣,低头看到腿上那一股透明的yè体,瞬间俏脸一红。

丈母娘若羞若气的瞪了我一一眼,这才转身,-拐一拐的回房去了,但她那娇羞的表情真是迷人,简直风情万种,我看了一眼姿色平平的老婆,忍不住叹了口气。

晚上的时候,小姨子打来电话,说学校有活动要家长参加,要在县城住两晚,丈母娘腿上还有伤不方便,只好让我老婆过去。

一大早,老婆就收拾好简单的行李。

"老公,我妈就jiāo给你了。

好,你放心吧!我嘴上答应,心里却有股莫名的兴奋。

不过老婆一走,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丈母娘两个人,由于心虚,我都不敢抬头看她,气氛非常尴尬,我只好一一个人到玉米地里干农活。

吃过午饭,丈母娘居然把我叫到了她房里。

我心里忐忑不安,心想只有我们两人在家,丈母娘喊我到她房间干啥?忍不住有点xìngfèn,而且她昨天偷看我和老婆的那个,是不是因为她憋不住了?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她这年纪是那种要求最旺盛的时候,而且又一直守寡,她肯定非常敏感吧?

来到房间,我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丈母娘居然穿的很严实,扳着脸,很严肃的看着我,让我先坐下。

"小高,你虽是上门女婿,但我对你有多好,你也知道的吧?

我连忙点头附和,心里却很奇怪,丈母娘说这些干什么?

"昨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巧合,希望你不要多想,你要知道,你叫我一声妈,我也真把你当儿子一样看

我脑海一懵,心中的罪恶感渐渐加重。

原来丈母娘早看出我对她的想法,所以才苦口婆心的归劝,什么老妈儿子的,又扯了-通她是如何忠贞,什么人言可畏,好好对待她女儿什么的。

"妈,你放心,我会把你当亲妈一样养。

这一刻, 我非常内疚,对丈母娘的那种罪恶感要把我压跨,我强行让自己不要想多,丈母娘都这样说话了,我再乱想,就太**了。

回到房里,我简直想哭,丈母娘对我这么好,如果我再乱想,那能对得起谁?

所以,我告诉自己,以后不能再乱想,坚决,必须!

我把满心的憋闷fā xiè到了地里,一下午锄完了两亩地,直到天色很黑才回到家。

"小高啊,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晚?饭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吧。"丈母娘的脸色不太好看。

"妈,你坐着,天这么热,吃点凉的没事。"我不敢再看她,接过碗筷,一阵狼吞虎咽。

吃过饭我就钻进了房间,来个眼不见为净。

由于下午太累,我坐在椅子,上没-会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老婆的那种叫声,不由全身燥热上火,等我醒过来,才知道那不是梦,因为那颇似痛苦的叫声并没有停止。

难道是丈母娘在叫?这声

我心底一震,拉开了门,堂屋没有人影,这声音的确是从丈母娘的房间传出来的,难道她房里有别的男人?

我瞬间怒火丛生,上去敲 了敲门,"妈,你怎么了?

"小高,啊,你快进来看看。"丈母娘的声音有点害怕。

我吓了一跳,直接推开门,看到丈母娘- -脸痛苦的躺在床上,下身仅穿了一内白色内内,我忍着心中异样的感觉,上前掰开她的双腿,腿根内侧的伤口已经发紫,隐隐流着黄色yè体。

"妈,伤口感染了,我送你去卫生院。

别,不要。"丈母娘仍在死撑,她平时就最爱面子,容不得别人对她说三道四的。

我劝了半天也没有用,最后只好拍了张伤口的特写,然后拿去给村卫生院的李大褂看,问他应该怎么办。

李大褂问了一下伤口部位,便开了三种yào,两种口服,一种外敷。

"妈,医生说了,这个伤口必须先清洗,再**5分钟, 然后才能上yào。"我回到家就跟她解释了一下,以免她以为我故意占她便宜。

丈母娘脸有点红,轻轻嗯了一声。

看着她叉开的双腿,皮肤非常白皙,白色的内内有些透明,一抹黑色若有若无在眼前浮动,我硬是忍着心中的异样冲动,帮她清洗了伤口。

"妈,你别紧张,再叉开一点,不然我怕碰到那 "我心底忍不住一dàng。

丈母娘的脸也红了,不敢看我,但却听话的把两腿叉的很开,有一种洞门大开的感觉,那姿势实在太过诱人。

我瞬间脸红心跳,又怕她发现我的想法,非常心虚,偷偷看一一眼,发现她已把头侧到另一边,这才放下心来。

伤口实在太近,我*的动作很轻柔,生怕碰到她那中间私密的róuruǎn,会被她误会。

丈母娘那里的皮肤非常的细嫩,我见她没有看我,便大着胆子一边**,- -边向她那个部位打量。

丈母娘应该非常爱美,丛林修的非常柔顺,但是随着我手劲越来越重,那白色的内内中间,居然-点点的湿润起来

"啊! "丈母娘忍不住轻轻的闷哼,那声音太酥太柔,听的我喉咙干渴,全身燥热。

看来丈母娘对那方面的确非常敏感,必竟快四十如虎的年纪了,被我揉了几下,居然湿了,我咽了下口水,身下已经撑的高高的一片。

看着那白色内内中间越来越湿的凹陷,我忽然冒出一一个**又罪恶的想法。

伤口离私密处仅有3厘米,如果我继续用力揉磋,直到丈母娘受不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想法让我xìngfèn起来,仿佛全身的虚火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样,我故意把手指往那róuruǎn的私密处贴近,一次又一次的,还有几次故意假装不小心的碰到。

丈母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闷哼声也越来越重,我知道她在强忍着。

这又罪恶的想法让我很激动。手指不听使唤的颤抖,一不小心,直接chuō到了她私密的róuruǎn上。

"啊!可以,可以了。"丈母娘浑身一震。

我看到原本仅有些一点湿润的白色内内,居然一下子湿了一大片,不由心底一dàng,身下早硬的难受。

"好,妈,你忍着点,我现在给你上yào。"我很心虚,生怕她会骂我,只好停下动作,把yào粉涂抹在伤口上。

一切弄好之后,丈母娘才慢慢平缓下来,但脸上仍红的发紫。

"小高啊,你回去歇着吧。

人已赞赏
小说

不要再往里面塞草莓不许掉出来|女生喊疼男生什么感觉

2020-8-2 19:11:08

小说

我早就想在厨房要你了|污到下面滴水的漫

2020-8-2 19:11: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