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指轻扫着她的花缝|被老师拉到树林熟妇肉文

又忙了一会儿,秦姨皱着眉毛,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最后把睡衣放下来,端着杯子往房间里走来。 我连忙爬到床上,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秦姨微笑着把杯子递给我:童童,快喝吧,喝完了就睡觉。 我愣了下,不敢说话,几口喝完了。秦姨看着我喝完以后,小脸似乎又红了几

又忙了一会儿,秦姨皱着眉毛,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最后把睡衣放下来,端着杯子往房间里走来。

我连忙爬到床上,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秦姨微笑着把杯子递给我:童童,快喝吧,喝完了就睡觉。

我愣了下,不敢说话,几口喝完了。秦姨看着我喝完以后,小脸似乎又红了几分。

后半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全是刚才在客厅里看见的那一幕。

而且秦姨一直在我身边,我刚开始有些难受,但是时间长了,我发现居然变得舒服起来。我抓住了秦姨的手,抿着嘴没说话。

童童,姨帮你按摩好不好?

我小声的开口:我要睡觉。

秦姨一愣,几秒后幽幽的叹息了声,小手放开了我。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起来时她正在厨房里做早餐。闻着飘来的香味,我跑进厨房打算帮忙,从小我妈就教育我说,勤能补拙,笨不怕,但要勤快。

刚进去就被秦姨吸引住了,她身上系着一件围巾,从侧面看,她围裙里,居然是真空的。

当她弯腰时,顺着宽松的领口看去,里面的风景一览无遗。

我害怕秦姨发现自己偷看,连忙收回视线。

也不知怎么着,看见秦姨后,我就有些不受控制,于是羞红了脸,弓着身子。

秦姨端着早点往外面走去:童童,你先吃吧,我去喂孩子。

丢下一句话,她抱起婴儿车里的孩子坐到沙发上,我呆呆看着秦姨的手解开纽扣,我吞了吞口水。

这个年纪,哪怕我对女人一无所知,可依然会本能出现一些反应。低头看了眼,不禁想起昨晚的场景。

犹记得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我红着脸站起来,说上厕所。

走进卫生间,在剧烈的心跳中,我把门关上,然后脱下裤子,我哆嗦的触着,非常的舒服。

站了会儿,脚有点酸,我坐在马桶盖儿上专心忙活,一股从未出现过的感觉,浮上心头,我牙关一直打颤。

脑海中,下意识出现了秦姨穿着丝袜的大腿,刺激的不行。仿佛在做什么坏事一般,怀着忐忑的心情,我陷入了疯狂。

一瞬间,骨头都轻了几两。

我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我就好奇的停下,等感觉淡化了,就又继续。一个人坐在马桶盖上,乐此不彼。

这时候,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塑料盆里,装着许多秦姨穿过的衣服,还有各式各样的丝袜。脑海中的画面,愈加栩栩如生,秦姨穿着丝袜小高跟,对我不断微笑。

我瞪大眼睛盯着塑料盆里的东西看,只想将这种感觉延续下去,舍不得结束。

童童?

外面传来了秦姨的声音。

我呼吸急促的答应了声,秦姨又问:你还没有好吗?

我有些害怕,惊慌的开口:快好了。

然而并没有上厕所的声音,一紧张,智商就往下降,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这点。

几分钟左右,我不停吞咽口水,心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我不知自己哪儿来的胆子,从塑料盆里捡起一条秦姨穿过的丝袜,放到鼻子上深吸了口。

上面有股淡淡的香水味,可好闻了。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传来,秦姨走到卫生间门口,敲敲门,小声的说道:童童,你到底在干什么,我要进来了哦。

我手慌脚乱的把丝袜丢到塑料盆里,心虚的说:没事,秦姨我马上就好了,你等我一下。

秦姨笑着开口:好吧。

我嘴里‘吭哧吭哧’的喘着气,脑仁都快沸腾了,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接下来,一种强烈的冲击涌上天灵盖,犹如魂儿都飞出去了,我整个人都失控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姨从外面打开门走了进来。

一看见里面的场景,秦姨顿时愣住了,现场大眼瞪小眼,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秦姨看着我:童童,你

我心里害怕的不行,连忙提起裤子:对不起姨,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着,眼泪啪嗒往下掉,那会儿六神无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蹲在地上。秦姨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蹲在我面前:没事,你别害怕。

她盯着我看了几眼,视线有些复杂。

秦姨是鹅蛋脸,看起来非常的妩媚,她嘴上涂着口红,耳朵上海挂着两个银光闪闪的大耳环。我恨不得把头埋进胸腔子里,小嘴紧紧抿住。

秦姨,你真的不生气吗?

我鼓起勇气问了句。

秦姨笑着摇头:没事,说明童童长大了。

姨,你能不能别把这件事告诉我妈?看见她真的没有生气,我胆子不禁大了起来。其实我最害怕的,是她一转身,把这件事情说给我妈听。

我是智商不怎么高,但不代表我是个智障。

秦姨摸了摸我的头: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孩子,放心吧。快把裤子拉下去,姨帮你清理一下,多脏啊你就往上提裤子?

我扭扭捏捏的把裤子往下拉。

秦姨立刻瞪大的眼睛,样子很惊讶,她不说话了,脸蛋白里透红的。

我害羞的捂着,脸上烫的不行:秦姨,我不要清理了。

秦姨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提裤子,她温柔的看着我说:童童,我是你阿姨,放心吧,阿姨不会嫌弃你的。你把手拿开,好脏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去告诉你妈,说你在卫生间里偷偷做坏事。

我憋红了脸,扭扭捏捏的站在秦姨面前,她抓住我的手:童童,听话。

我犹豫了下,还是把手放开了。秦姨意味深长的说道:童童,你已经是小大人了。

不知道秦姨要干什么,之前那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我只感觉到疼痛。她眼神火热的盯着看,我没敢表现出来,咬住牙齿坚持。

在男女方面的事情上,我就像一张白纸,一无所知。从小我父母就刻意让我远离这方面的事情,而且上学时,老师也对此闭口不谈。

秦姨随手从盆里拿起一条丝袜,小声的对我说:童童,你喜欢阿姨的丝袜,阿姨就用丝袜帮你清理好不好?

我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点点头,鼻子‘嗯’了声。

很害羞,恨不得找条裂缝钻下去。她手里拿着丝袜,仔细的帮我清理,一遍一遍。

没过一会儿,刚才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不停打哆嗦,随后靠在墙上,站着一动不敢动。秦姨正好和我对视在一起,我抿着嘴,飞快的扭过头,不敢在看。

童童,阿姨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秦姨装作没看见我的窘态,依然平静的说话,我问她什么事情?

她笑着说: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叔叔,这是阿姨和你之间的小秘密,你帮我保守了,我就每天做好吃的给你吃。

我点点头,说好。

有了我的承诺,她胆子更大了。我呼吸慢慢加快,脸红心跳的问秦姨:姨,好了吗?

我只想离开卫生间,甚至不顾她的威胁,一把提起裤子就往外跑。

以前读书的时候,也经常有几个张扬跋扈的女同学,在下课时间把我拖进女厕。然后蜂拥而上脱光我的裤子,我则是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她们仔细的观察。

只是她们光看,但不会像秦姨这样。我知道那些女同学全因好奇,但秦姨却抱着某种目的。

秦姨眼神亮晶晶,她小声的说:童童,你好吓人。

我面红耳赤的咬住嘴唇,低头扣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见我烧红了脸,秦姨的力气又变大了些。她明目张胆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心都快化了,非常舒服。

童童,你要信守我们之间的承诺哦,绝对不可以跟你叔叔提起。你要是告诉他,我可会生气的。到时候就不让你住我家了。

在她的威逼利诱下,我们身份调换,我反而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有点哭笑不得。那种很微妙的感觉,我逐渐迷恋起来,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秦姨,还没有好吗?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双手抓住秦姨的手。

站在这个角度,刚好能顺着秦姨的领口往里看去,我顿时头晕目眩,嘴里‘嗷’的喊了一嗓子。

童童,你还痛吗?

秦姨不笑了,表情怪怪的,看我那种视线,就像我曾经趴在橱柜外面,看着里面可口的蛋糕一样。我在橱柜玻璃上看见自己的眼神,和秦姨此刻看我的眼神如同一辙。

我抖了抖嘴,摇头说:不痛了。

牙齿咬的‘嘎嘣’响,瞪大眼睛看着秦姨领口里,我背着手靠在墙上,随着体温升高,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正在体内酝酿着。

几分钟后,我身子里面好像有一座火山喷发了。

好几秒后,我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软软的靠在墙上。

秦姨把丝袜丢到盆里,笑咯咯的看着我:小坏蛋,罚你帮姨把这些丝袜洗好了。

她对我抛了个大媚眼,我的魂儿差点被她勾走了。

见我愣愣的点头,她这才让我提起裤子。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我,这些事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绝对不能跟外人提起。

看秦姨的样子,她是准备把这件事长期发展下去

晚上叔叔回来了,自从秦姨生完孩子后,他一直都在加班,基本每天晚上都是夜不归宿。

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很帅气,西装领带,充满了阳刚的味道。能怪能娶到秦姨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站在一起,完全就是天造地设。

吃晚饭时,他淡淡看了我一眼,问秦姨说: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

秦姨点头:嗯,暂且住在我家一段时间,省得你天天加班,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接着看向我:童童,你叫他郭叔叔就好了。她有点害怕郭叔叔不待见我,其实我心里比她还怕。索性我叫了一声郭叔叔,他微笑着答应了。

郭叔叔用纸巾擦拭着嘴角,边解领带边开口:这孩子眼睛圆圆的,像是小鹿,挺可爱。

他回来了,代表我就不能跟秦姨睡在一起了,心里有些舍不得,又不好说什么。吃完饭,秦姨帮我打扫了房间,我倒没有什么意见,这么温馨的房间,比我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睡了十几年的木床,我一直以为床是硬的。来到秦姨家,我才知道,原来床也可以这么柔软舒适。

收拾好,我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天花板。脑袋里想着刚才在卫生的场景,说不上来为什么,身体很快就燥热起来。

满脑袋里,全是秦姨。

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

记不清过了多长时间,我睡的正香,被隔壁房间的动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我从床上做起来,很快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儿,隔壁的动静很大,隔音效果不太好,隐约间可以听见声音。

啊,受不了了

秦姨尖叫出来,我一听,耳根都酥了。

哼,老子这几天加班,有没有偷人?要是让老子知道你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非得弄死你不可。

秦姨声音听起来有些幽怨:我怀孕快一年的时间,你一直没碰过我,我都快憋死了。老公,我要……

我当时就精神了,睡意全无,聚精会神的听着隔壁的动静。

郭叔叔接着说话了,他吼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有些痛苦:你要弄死老子啊?轻点,我要到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狂风暴雨般的声音。这个年纪,我已经意识到秦姨和郭叔叔在干什么。

<<

人已赞赏
小说

好紧张开点,让我进去|把腿张开乖我添你p

2020-8-2 19:10:53

小说

男人讲讲第一次的感觉|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

2020-8-2 19:10: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