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道具惩罚女主/勾好我的腰,这样好插一些

老王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内裤映出来的三角轮廓,林小兰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下身某个位置情不自禁的跟着弹跳了一下。 可痒嘞?咋回事,跟大爷好好讲讲。老王有些疑惑,低头盯着林小兰的大腿根儿。 老王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林小兰索性全

老王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内裤映出来的三角轮廓,林小兰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下身某个位置情不自禁的跟着弹跳了一下。

可痒嘞?咋回事,跟大爷好好讲讲。老王有些疑惑,低头盯着林小兰的大腿根儿。

老王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林小兰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王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林小兰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大腿根儿在凳子上一蹭一蹭的,有了感觉。

瞧着林小兰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王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王心里头突然产生了贪念。

他才今年才五十,还健壮的很,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娘,不正是个机会吗。

小兰呐,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老王故作紧张的站了起来,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王凝重且严肃的表情,还是个孩子的林小兰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王的胳膊。

大爷,阴病是啥,你没吓唬俺吧,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林小兰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王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林小兰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憋硬起来,能吊十斤水。

终于,老王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林小兰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邪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得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王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你救救俺呗。

除了老王,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王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老王被林小兰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林小兰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鸡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王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林小兰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林小兰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王伸过的手,林小兰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王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的神秘勾缝,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脱了方便些。

王大爷要看自己尿尿的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不能随便给男人看,林小兰纠结了一下,但想到王大爷是在给自己瞧病,便答应了下来。

俺自己来吧。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林小兰的脸刷的就红了。

望着林小兰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内内,老王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内内上隐隐还有林小兰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令他下边的老二立马硬了起来。

大爷,这样行了么?林小兰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王大爷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咧。

可,可以了。老王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大爷,别摸,这地方可脏咧。触碰到老王的手指,林小兰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白虎克男人,林小兰担心对老王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林小兰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王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王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下边的老二也变得越来越亢奋。

村里人迷信的很,王大爷都不在乎自己是个白虎,林小兰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王大爷瞧的仔细。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王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大爷,俺这病有的治吗?被王大爷的手碰着,她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

想到林小兰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王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什么方法?林小兰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王下边憋的厉害,林小兰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性方面的知识不懂,但脑子正常,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倒是有,只不过

说到这儿,老王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林小兰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老王义正言辞的说,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特殊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

原来是不是因为钱,林小兰松了一口气,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王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害臊的要命,现在却要让王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王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林小兰索性将牙一咬:大爷,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林小兰主动将小内内褪到了膝盖处,露出了少女鲜嫩的勾缝。

大爷这就去拿药。

瞧见这一幕,老王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存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娘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欲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小兰,大爷这就帮你排毒。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王,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凑向了林小兰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很纯粹的护理液。

嗯,谢谢你大爷。林小兰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王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王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王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想到王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小兰,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王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林小兰下边搅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嗯。林小兰忍着那种奇怪的感觉,羞臊的回答。

老王苦涩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上边怎么能没点儿感觉呢。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王立马将手伸进了林小兰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个球,借着治病排阴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人已赞赏
小说

让人黄到秒湿的段子|这么大的进来了会坏掉的

2020-8-2 19:09:50

小说

不要了太大了塞不下了/丝袜老师里面好紧水好多好滑

2020-8-2 19:09: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