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让小受哭的姿势_离婚女叫我不戴套

可苏小纯撅噘嘴,在自己那殷红的两点上轻轻捏了一下,爹爹,家里又没外人,怕什么,再说了,前两天这儿好痒,我是不是生病了呀? 生病? 老苏一愣,这妮子,真是心思单纯,这分明是处于发育期,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啊。 毕竟是农村人,小纯虽然上过初中,可偏远的小镇子,思想封建,老师恐怕

可苏小纯撅噘嘴,在自己那殷红的两点上轻轻捏了一下,爹爹,家里又没外人,怕什么,再说了,前两天这儿好痒,我是不是生病了呀?

生病?

老苏一愣,这妮子,真是心思单纯,这分明是处于发育期,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啊。

毕竟是农村人,小纯虽然上过初中,可偏远的小镇子,思想封建,老师恐怕也不会教这些,加上老伴儿走得早,自己做为父亲,也不好意思给女儿普及这些知识,这才导致了小纯误把生理反应错当成了生病。

做为女孩子,如果不懂得这些,恐怕以后会吃亏。

想到这儿,老苏觉得有必要教导教导闺女。

小纯啊,其实这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小纯给打断了。

完了完了,爹爹,这儿好痛啊,你快看,这是怎么了!

只见苏小纯惊慌失措的站起身,两只小手抓着衣服,正对着老苏,两片白嫩高高挺起,上面的两点也悄然挺立了起来。

苏小纯是真怕了,前些天她就觉得自己胸前痒痒的,还没在意,以为只是干农活的时候被虫子爬了,可现在突然感觉有些阴恻恻的痛,她可真吓坏了。

殊不知,这是因为她刚刚用手捏的时候,不小心太用力,加上正处于发育期,所以才导致了轻微的疼痛。

爹爹,你

苏小纯刚准备说话,就看到了父亲灼热的目光,本能的俏脸一红,赶紧低下头。

虽然对这些事情懵懂,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父亲的眼神很有侵略性,仿佛要把自己给吃了。

小纯,你过来,让爹爹瞧瞧。

老苏喉咙一滚,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苏小纯乖巧的走过去,站在老苏面前,双手还老老实实的抓着衣服,胸前的两片柔软,距离老苏不足十公分。

闻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已经五十五岁的老苏顿时气血翻滚,就像年轻了三十岁,那处的反应越来越强。

他本来是想给苏小纯普及两性知识的,可现在,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改变了主意。

小纯,你,你哪里痛?老苏紧紧盯着那殷红的两点,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热乎乎的气息打在两片柔软上,苏小纯娇躯一颤,害羞道:爹爹,就,就是这两个凸起的小点,有一点点痛。

刚刚隔得远,苏小纯还不觉得害羞,可看到父亲近距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她还是会有些忸怩。

要不,爹爹帮你检查检查?

此时老苏心里已经钻进了一个恶魔,他只想抚摸一下少女饱满酥软的部位,满足一下他这个老年人。

听爹爹的。苏小纯乖巧的点点头。

她知道自己父亲会一点医术,小时候有个感冒发烧啥的,都是父亲帮自己治好的,所以这一刻,她下意识认为,父亲是要帮自己看病。

早些年老苏是个赤脚医生,只是最近两年村里有了卫生所,他才开始务农为生了,不过一些小毛病,他还是不在话下的。

得到闺女的应允,老苏屏住呼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然后才伸出黝黑粗糙的大手,缓缓盖在了那两片硕大的饱满上。

盖住的一瞬间,老苏浑身一震。

他已经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浑身的血细胞都沸腾了起来。

感受到火热的大手,苏小纯也不由心跳加速。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异性触碰这个地方,虽然这个人是她的父亲,也让她羞得满脸通红。

这道似有似无的娇喘,听得老苏立马就撑起了高高的帐篷,可他不敢太放肆,毕竟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继女。

他双手轻微颤抖着,只是覆盖在上面,没有乱动,可这种感觉,却让他备受煎熬,心里纠结万分,然而就在这时候,苏小纯突然羞涩的说了一句。

爹爹,你怎么发呆了?不是要给小纯检查的吗?

nbsp;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老苏的气息打在两片柔软上,让她觉得身体很难受,痒痒的,酥酥的,就像前几天那种感觉。

听到女儿这话,老苏反应过来,内心狂跳,咽了下口水后,下意识抓了一把,那嫩白的软肉瞬间从手指缝钻出来,软弹软弹的,很舒服。

爹爹,你一检查,好像更难受了,嗯哼

苏小纯的声音娇滴滴的,双腿不由自主并拢在一起,双手也情不自禁往上推了一下。

虽然她不懂男女之事,可也知道女孩子哪些地方不能随便给人摸,不过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她觉得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毕竟,父亲也只是在给自己检查病而已。

没事,这,这是正常现象。

老苏口干舌燥,下面都快撑爆了,他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了心里的那头恶魔,于是赶紧拿开手,移开目光。

小纯,你别碰它,越碰越痒,爹爹,爹爹热得慌,去洗个澡。

说完不等苏小纯答话,飞快跑到院子里的澡棚里。

进门后,他靠着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想要尽量把邪火压下,可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小纯那精致的小脸蛋儿和硕大的柔软,反而让他的反应更强了。

洗个澡,对,赶紧用凉水冲一冲。

想到这儿,老苏急忙脱掉衣服,打开水龙就开始冲。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冲进澡棚的一瞬间,苏小纯也跟了过来,虽然她心思单纯,可她不笨,刚刚父亲惊慌的样子,她担心父亲出事儿,所以就跑过来看看。

发现父亲是真在洗澡时,她松了口气,可无意间看到父亲下面那处的时候,她瞬间充满了好奇。

咦?和以前生物书上画的一样,可是,爹爹的怎么那么大呀?随着老苏的拨弄,苏小纯看得脸红心跳,羞得慌,那么长那么大,平时走路肯定很难受吧?

苏小纯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可看着看着,饶是她心思单纯,身体也本能的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发现自己胸涨得难受,全身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

这种感觉好奇怪呀。

苏小纯挠挠头,心乱如麻,不敢再看下去,扭头就跑。

老苏洗完澡出来后,发现小纯已经回了自己房间,他叹了口气,也回到了自己房间。

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先前的画面,老苏不知道自己能忍住多久,少女的身体,对他的吸引实在太大了。

半夜的时候,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苏小纯的声音。

爹爹,你睡着了吗?

从小苏小纯就怕打雷,只要是晚上打雷,她都会到老苏的房间睡觉。

没,还没睡。

老苏激动的应了一声,快步走过去打开门,下一秒,一具柔软的娇躯就扑进了他怀里。

呜呜,爹爹,雷声好大,好吓人,小纯睡不着。

没事,有爹爹在呢,别怕,快进来。

老苏拍了拍苏小纯的后背,扶着她进了房间。

因为苏小纯害怕打雷的原因,老苏在自己房间里安了一张小床,以备不时之需,可不巧的是,前两天床坏了。

小纯啊,这张床已经塌了,睡不了啊。

老苏指了指小床,满脸无奈。

苏小纯紧紧靠在老苏怀里,小模样看上去挺委屈,不等她说话,老苏赶紧道:爹爹的床大,要不你和爹爹一起睡?

或许是今天被苏小纯硕大的柔软吸引住了,老苏竟然说出了这么恬不知耻的话。

没想到的是,苏小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赶紧跑到床上,钻进了被窝。

爹爹,你快上来呀。苏小纯扯着被子,露出一个小脑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很可爱。

她心思单纯,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小时候,她都是挨着老苏睡的,所以没有丝毫戒备。

好,好,爹爹这就来。

老苏连忙答应两声,走过去躺在床上,只是身体有些僵硬不自在。

十二岁以前,苏小纯还是个小姑娘,就算和老苏睡在一张床上,老苏也不会有邪恶的想法,可现在苏小纯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那身上散发出的阵阵芳香,让老苏很难受。

又是一声炸雷响起,吓得苏小纯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爹爹,我怕。

老苏撇过头,看到苏小纯像个受惊的小兔子,心里不禁有些心疼,然后侧过身子,温和道:要不,爹爹抱着你?

嗯嗯。苏小纯雀跃的点点头。

老苏激动的伸出双手,从苏小纯腋窝下穿过,由后往前抱着,两只手紧扣,正好压在那两片饱满的柔软上。

那惊人的触感和特有的体香,让老苏瞬间撑起了帐篷,正好抵在苏小纯的臀部。

爹爹,是什么硌着我了。苏小纯疑惑道。

老苏赶紧往后挪了一下,没,没什么。

是不是爹爹的大棍子啊?

听到这话,老苏傻眼了,要说这妮子心思单纯的话,怎么会知道男人有那东西呢?

小纯,你怎么知道的?

苏小纯娇羞道:以前生物书上画得有。

她可不敢讲自己偷看了爹爹洗澡,对于异性身体的好奇,苏小纯很想问问爹爹这是用来干嘛的,可她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不过,被这滚烫的玩意儿挨着,她总觉得身体很难受,爹爹,小纯这儿又开始涨痒了,我没碰也这样,怎么回事啊?

听到这话,老苏心里痒痒的,想要摸一摸那硕大的柔软,于是说了一句。

不打紧,爹爹给你揉揉就好了。

此刻的老苏,欲望已经渐渐占据了理智,不等苏小纯答话,他就开始抓揉起来,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那软弹的触感让他神魂颠倒。

随着他大手的抓揉,苏小纯的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紧紧闭着眼睛,睫毛微颤。

小纯,现在好些了吗?

老苏将脑袋靠拢苏小纯的耳边,故意对着耳朵呼出热气。

而下面,也借机往前挪动,苏小纯因为耳朵痒痒的,下意识扭动了一下身体,正好,老苏那处不偏不倚的抵进了小翘臀的沟壑里

嗯哼,爹爹,你硌得我更难受了。

感受到后臀传来的火热,苏小纯的身体更加躁动不安,这会儿,不光是上面涨痒,就连下面,也突然有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哪里痒啊?老苏双手不停动着,声音沙哑。

听到这话,苏小纯觉得很羞耻,可想到身后是自己的父亲,她还是扭扭捏捏的说道:下,下面痒。

人已赞赏
小说

两个总裁在车里吃我奶|别急我会让你舒服得

2020-8-2 19:08:35

小说

裙子底下没穿裤子挤公交_我把英语课代表按在我快

2020-8-2 19:08: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