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宫口撑到极致灌尿h|探岳双腿之间

于是以厨房烧着水为由,老张赶紧离开了客厅,在关火的同时也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这时候的李琳则躺在沙发上,双手紧紧捂住火热的面颊,心中在暗叹可惜的同时,也充斥着羞臊的情绪 大约五分钟后,冷静下来的老张从厨房里出来了。 尽量不去看上身仅穿着胸杯的李琳,他直接指了指墙上整

于是以厨房烧着水为由,老张赶紧离开了客厅,在关火的同时也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这时候的李琳则躺在沙发上,双手紧紧捂住火热的面颊,心中在暗叹可惜的同时,也充斥着羞臊的情绪

大约五分钟后,冷静下来的老张从厨房里出来了。

尽量不去看上身仅穿着胸杯的李琳,他直接指了指墙上整9点的挂钟。

李琳,时间不早了,你再留在我这也不合适,快穿上衣服走吧!

李琳也不好再装病,毕竟五分钟都没发作了,这会儿再发作实在有点假的过分。

所以她只能穿好雪纺衫,红着脸离开了老张家中。

撵走李琳后,老张一头趴倒在沙发上,粗重的喘息着。像他那方面欲望超强的人,要压制住自己的冲动不容易,尤其还是李琳那么性感美艳的少妇所引发的冲动。

甚至于现在趴在沙发上,闻到之前李琳躺在这时留下的体香,体内欲焰都有复燃的迹象。

不敢再想了,也不敢再闻了,老张赶紧起身去卫生间拿凉水冲把脸,压制身体内的躁动。

只不过刚刚把那股渴望的火焰给扑灭,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老张琢磨着不会是李琳又回来了吧?这害人的风骚小妖精啊!

‘胆颤心惊’的来到房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下,我的天,还真是李琳那只美艳妖精!

不过这时候李琳显得特别惊慌,更是急促的拍打着房门,含着哭腔呼喊。

老师,快开门,救命,快救命,有人耍流氓!

有人耍流氓?为人正直的老张最看不得这个,当时脑袋一热就把门给打开了。

紧接着一阵香风扑面而来,更是有娇媚的胴体入怀。

那一瞬间,老张甚至都能感觉到胸前被两蓬温软的异物给撞了,直撞的他有些魂飞天外。

但随后李琳惊惶失措的颤声说道:老师,有人对我耍流氓,他扯我丝袜,还摸我屁股

听到这话,老张赶紧把她给迎进屋。

低头看了眼,可不是怎么的,李琳大腿后侧的丝袜都被扯破了,耷拉着得十多公分。

老张当时就怒了,竟然还有人敢耍流氓?非得教训教训他不可!

别看老张花甲之年,但是身板却相当硬朗,一般的小年轻都不放在眼里。

然而就在他顺手抄起门口的臂力棒准备出去打流氓的时候,却被李琳给拦住了。

老师,我屁股好像被流氓给抓破皮了,你家有没有消炎药?人的指甲缝里有很多细菌,造成破伤风的后果比猫狗抓伤还严重,如果真感染了,两三天就会发高烧脑死亡的!

老张听到这话吓了一跳,没想到抓伤还那么严重呢?于是赶紧去找消炎药膏。

只是当消炎药膏拿来的时候,李琳却羞赧了,老师,那个坏流氓抓我屁股了,药膏抹完还得揉弄下才能加快吸收,我看不到也够不着,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李琳的话让老张特别尴尬,才好不容易压下火呢,这会儿竟然又让自己帮她揉屁股。

可随后李琳又各种央求,表示自己真的不想脑死亡,变成植物人。

老张想想,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要是变成植物人真是怪可怜的,于是只好点头应下。

见老张答应下来,李琳忙不迭背转过身,将上身趴低在了沙发上。

随即在高高撅起翘臀的同时,那双白皙小手也挽向了短裙的边缘,羞涩褪下。

下一瞬,她那浑挺翘的香臀和裹在上面的肉色真丝小裤,就彻底暴露在老张视线中。

甚至因为这个姿势的缘故,还导致小裤紧紧贴在她那儿,勾勒出了迷人的轮廓

望着李琳高高撅起迎向自己的娇媚处,老张第一时间就暴躁了。

他甚至有种想要将脑袋凑上去,闻闻李琳那里是种什么味儿的冲动。

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怕闻完之后忍不住,毕竟李琳现在的销魂姿势太适合进入了。

屏住呼吸,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暴躁渴望,老张伸手抹上药膏,然后轻轻触碰在了李琳翘臀的被抓伤处。只是纵然有药膏的清凉,那白皙的娇嫩肌肤也让老张心头火热。

触碰到抓伤位置后,老张强忍着不看,尽可能快的帮李琳涂抹着,但并不敷衍。

而这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透明丝袜内的玉腿也轻轻磨蹭着,仿佛在磨蹭着某处的渴望

很诱人,不过老张终究还是凭借高强的忍耐力,没有作出任何不合规矩的事情。

在涂抹完药膏后,老张赶紧来到卫生间,洗手指上的药膏还是其次,洗脸冷静下才是主要的。

足足洗了近三分钟的脸,他这才消下了心头火焰,重新来到客厅内。

这个时候李琳正在穿着裙子,裹在丝袜里的玉足轻轻抬起,优雅的穿过,最终裙子套在身上,精致的玉足也探进了高跟鞋内,整个过程都抒发着一种无言的魅惑。

感受到心头火焰的再度躁动,老张赶紧开口送客,表示送李琳离开,或者让她丈夫来接也行。

但是李琳却表示,她丈夫出差了,没有人可以来接她。

而且老师你护送我的话,万一那个流氓有同伙,一个缠住你、一个欺负我,那怎么办?

李琳问的还挺有道理,让老张一时语塞,不过随后他又提议报警。

李琳当时就羞急到不行,不能报警,如果被别人知道我被流氓猥亵,那羞死个人了!

老张实在无奈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该怎样?

李琳羞赧的小声给出了答案,老师,我今晚可不可以在这过夜

老张当然不愿意李琳在这过夜,他怕被这只妖精把自己给活活撩死。

可是又没办法,李琳这么个柔弱娇媚的女人,真把她撵出去送到流氓手中,老张于心不忍。

所以不置可否的,这个话题也就暂时先撂下了。

随后的时间里,老张给李琳倒了杯水,然后俩人就隔着桌子坐下,互相沉默着。

不过看起来,李琳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而且脸蛋儿憋的通红,应该是很纠结。

那种纠结直看的老张都难受,于是忍不住说道:有什么话想说,你就说吧!

反正他心里是打定主意了,想要和我上床,门都没有,我不受你的诱惑!

而李琳随后说的话,还的的确确是跟上床有关,不过却跟老张想的不太一样。

老师,其实我不是故意诱惑你的,我也不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我之所以像是先前那样的行为,主要是因为那份研究成果,因为我丈夫不行。

在说到这些的时候,李琳好羞,不自禁的捂住了滚烫的脸颊。

之后她还羞声表示,从来没有体验过女人的嗨潮是种什么滋味,每次丈夫都超不过一分钟。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她甚至还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将两夫妻之间的私房话播放出来。

似乎这已经充分证明,李琳说的都是实情。

但是老张鉴于之前被李琳套路过‘胸前肿块’的问题,他不太相信。

毕竟语音消息谁都能发,找个男人说几句就能充当她丈夫,所以老张不会轻易相信她的。

见老张不说话,李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也就导致房间中再度陷入沉默。

只是,就在沉默了近十分钟后,老张突然感受到了身下有异样。

低头一看,随即就看到有只裹在透明丝袜里的性感玉足,正在轻轻撩弄着他的身下。

那一下一下的来回蹭动撩弄,顿时勾起了老张心头的暴躁火焰,更是剧烈反馈在身下。

同一时间,李琳通过玉足也感受到了那种强硬的暴躁,于是美眸中透露出旖旎的本能渴望。

粉嫩香舌轻轻舔了下上唇,紧接着李琳就羞声说道:老师,我可以试试吗?<<

人已赞赏
小说

慢慢放弃抵抗开始迎合|现代肉到处做用力啊宝贝

2020-8-2 19:06:39

小说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镜子_丝袜折磨男生

2020-8-2 19:07: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