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水都喷出来了|蒙上眼上到一半换人

慧心身体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只觉得一股奇妙的触感,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老马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慧心一张脸红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视老马的动作,但一边又被老马这充满了男人阳刚之气的躯体而神魂颠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个更多的进展发生。 老马三下五除二的解开裤腰带,慧

慧心身体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只觉得一股奇妙的触感,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颤。

老马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慧心一张脸红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视老马的动作,但一边又被老马这充满了男人阳刚之气的躯体而神魂颠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个更多的进展发生。

老马三下五除二的解开裤腰带,慧心捂着眼睛,却从缝隙里面偷偷的看。

虽然有月光,不过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

慧心越想就越难受,根本就不想去想做这种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现在就想要索取。

若是慧心现在还没把那些戒律清规抛之脑后,恐怕早就对自己这些想法感到无地自容。

老马欣赏着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发出的声音,一边感叹这自己到底是什么运气,居然能遇见这等尤物,实在是天佑他。

旖旎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中间散开。

这一次老马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犹豫不决,这一次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个月了。

老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摆,只是接触到了慧心的大腿一侧,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阵颤栗。

慧心!慧心!

师妹!慧心师妹!

耳边不远处突然传出来的喊声将一对野鸳鸯吓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来。

这是她熟悉的师姐慧云和师太的声音,一定是因为这天色深了她又没有回去,担心的跑出来找了。

慧心虽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难以言说。

没想到师太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了她未回山门,一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事情被她们几个打断了,慧心实在是有一些高兴不起来。

老马这边更是气愤,他都临近爆发边缘了,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坏人好事的尼姑。

这声音你听听是不是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马开口问着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脸红彤彤的,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老马这才十分不乐意的起身,放开了慧心的藕臂。

慧心听着这声音实在是有些惊慌,剩下飞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马也在一边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骂着。

什么时候来不好,非要这个时候来,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这一个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儿都已经快要手到擒来了,却在这个时候被人给打断了。

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停了,老马见慧心已经穿好了衣服,但脸色还是那么一副红彤彤的样子。

在这里!慧心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喊声,总算是有些不情愿的开了口。

一行人听到了熟悉的师妹的声音,自然是立马就找到了洞口,师太絮絮叨叨的声音还没有到洞口就已经不停的响了起来。

慧心啊慧心,这两天天气阴雨连绵,本来为师就提醒过你,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脚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东西,你要给我一是及时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师太根据着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却没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个男人。

她的脸色瞬间有些惊慌。

可是转眼一看,这男人身后站着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还不等师太开口,慧心就先一步抢话,这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心虚。

师太,我晚间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实在是没有办法走路,这位施主过路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我,便帮助我走到这里的山洞里面,还帮我处理伤口,只因这脚实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经回去了。

慧心一双小脸实在是无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让谁看了都觉得可怜。

师太听了这些话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复复的上下注视了两人好几遍,这才低头双手合十。

谢过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马本来就全程一言不发,有些不高兴,但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此时已经夜深了,况且男女有别,施主还是早日回去吧,我们就先带慧心回了。

师太和几个师姐双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趋的离开了老马的视线。

慧心走后,老马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这一次机会错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个小尼姑了。

没有办法,老马此时只能洗个凉水澡,降温。

平复心中火焰的老马,躺在床上,闭眼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闭,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娇躯。

不得不说,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极品,任谁也想不到十分宽松的僧袍下居然藏着如此珍品。

该死。老马怒骂一声,只好翻身让那儿好受一些。

想着小尼姑的身体和手中残留的感觉,老马终究是忍受不住,开始安抚起自己来,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马越想越难入睡,对于此时的老马来说,小尼姑留在他脑海中的一切画面都让他难入眠,终于过了半个时辰,体内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这时老马才能安心的闭上眼睡觉。

这几天,浑身是劲儿的老马只要闲暇时,总会想起与小尼姑的那一晚,这种马上可以吃到的鸭子,却又让鸭子飞走了才是最让人嘴馋的,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进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马终于坐不住了,亲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马便来来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几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见慧心那个小尼姑,但是希望总是落空。

这种能吃到但是不见了的感觉让老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闯别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怜他的份上,让他能再一次遇见那个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没有见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马有些恋恋不忘,但是太阳即将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声响惊醒,她连忙坐了起来,打开门,发现并没有什么发生,回过头,才被惊坐在地上。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着看着她。

庵主准备大喊,可随后她便更加吃惊的尖叫了出来。

祖祖师爷!庵主大叫道,这人竟然是自己从小拜到大的祖师爷,她可是从小就看着她画像长大的。

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会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将遭遇大难,你提早做准备,我此次前来便是通知你,让你有所防范。

庵主顿时跪了下来,语气十分虔诚:请问祖师爷是何大难,这样我才能更好的想办法!

老者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这顿时让庵主犯了难,不知道是何大难该怎么办,于是便又磕了一个头,再一次问道:那祖师爷此次便没有其他的提示吗?

小心故人!老者说完,化为一缕飘烟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老者最后说出的四个字。

这时,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睁开眼便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依旧睡在床上哪里也没有去。

梦吗?庵主心里想着,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发生过,脸祖师爷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梦又不是梦,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议,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经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来参不透这是个什么意思,可隔日梦里,再一次重复的梦境告诉她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定是未来的尼姑庵要发生什么大事情,才会使得祖师先生托梦给她,既然是天机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发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饱穿暖已是极好,哪还会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实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辈,与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见,咱们尼姑庵此祸不知是为何,还是早做准备。

祖师先生托梦道天机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难?

小心故人?何来的故人?慧心的师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们了。

庵主看了半天,总算是有人有些为难的发话了。

虽说咋们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这拳脚功夫的事情,咱们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个男保安,护咱们尼姑庵安全。

一个老尼姑开口,她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却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师傅那般偏执。

不成,咱们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该来的地方!

事出有因,我们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乱,若是此时真的是大灾难,岂不是苦了庵里无辜的孩子!

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声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师傅的争论,脸色晦暗不明。

现如今紧要关头,不得再浪费时间在犹豫上了。

庵主也是经历过凡尘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坏,不该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决定采纳老尼姑的建议。

因为现如今的情况,她也没资格挑剔。

事不宜迟,庵主即刻便写了聘文,让尼姑下山时在附近的镇子里分发。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这个消息传到山下面那些镇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坏。

听到这些消息之后的人们不知道是嘲笑还是看热闹,似乎都想去试一试。

工资和待遇都是一等一的高,比镇子里面的那些公务员都要高上好几千。

才短短半天,这个消息便传得满镇子都是。

既然是这种肥差事,加上还有五险一金包吃包住,虽然是不止那么一个两个人肖想。

慧心和师姐们躲在门后面,看着形形色色的男人围在庵门前,皆是一脸急切模样。

有两个跟慧心一般的小尼姑,也是从未接触过尼姑庵外面的世界,从未见过男人。

男人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吗?似乎和我们女人没什么区别。一小尼捧着脸自言自语着。

慧心听了她着话,思绪早已经飘荡到了老马身上,不知不觉的一张小脸越来越红。

慧心姐姐,你想什么呢?脸都这么红了?莫不是病了,要喊师太吗?小尼姑在旁边有些不解。

慧心摇了摇头走向前面,站在庵主身后看着排着队等待应聘的人。

名字。庵主出声,另一边却在看着他的面向。

那男人一一应答,可眼神却止不住的飘到庵主身后站着的慧心慧云两个人身上。

那男人的神色看的慧云及其不舒服,翻了个白眼给他。

慧心则是一言不发。

庵主不动声色的在他名字上打了个叉。

来应聘的人一个一个报上姓名,然后展示自己的才能,既然是来当尼姑庵的保安,那自然有一个底线就是戒色,这两个字阻拦了大部分来应聘的人。

如今社会上人心复杂,又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做到戒.色两个字。

庵主清修多年,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来探知一个人的心。

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面便结束了。

还有些幸运的,到了展示自己的武学和拳脚功夫时,被庵主淘汰了。

那种垃圾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连庵主都看不过眼,虽然是没有资格当尼姑庵的保安。

<<

人已赞赏
小说

朋友结婚,我干了新娘/男朋友一直嚷着喝奶奶

2020-8-2 19:00:47

小说

老师里面好紧水好多好滑/和男友在公园里没人的地方做

2020-8-2 19:01: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