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 太大了|玩农村大肥腚寡妇

楚菲菲显然看出了赵峰的想法,她说道:傻样,后面有扣子的啦。 楚菲菲主动转过身让赵峰看她裙子后面的扣子,赵峰一看,果然,在楚菲菲的连衣裙背上的部分有三四个扣子! 赵峰再也忍不住,他伸手将楚菲菲裙子上的扣子一个个解开,然后他的手就再也控制不住地伸进裙子里。 可裙子里还穿着内衣

楚菲菲显然看出了赵峰的想法,她说道:傻样,后面有扣子的啦。

楚菲菲主动转过身让赵峰看她裙子后面的扣子,赵峰一看,果然,在楚菲菲的连衣裙背上的部分有三四个扣子!

赵峰再也忍不住,他伸手将楚菲菲裙子上的扣子一个个解开,然后他的手就再也控制不住地伸进裙子里。

可裙子里还穿着内衣,哎,女人可真麻烦,赵峰又把楚菲菲的内衣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然后这次才可以彻底地用手摸到楚菲菲的身体。

好软啊,好滑哦!赵峰不由得感叹道。

虽然楚菲菲的身体不如宋雪的身体成熟,但她也是自有一番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独有的青春韵味的。

嗯、嗯楚菲菲仍在一声声呻吟着,她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在好好享受赵峰的抚摸。

赵峰摸了一会儿又不满足了,他要吃!

赵峰把嘴凑上楚菲菲的胸前,直接就用嘴含起了她胸前的那两个小葡萄来。

啊!楚菲菲估计从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她十分享受,甚至她觉得自己要疯了,简直太舒服了啊!

赵峰用嘴含着楚菲菲的一颗小葡萄,用手把玩着另一颗,没多会儿,楚菲菲的两颗小葡萄就都挺立起来,非常坚挺。

赵峰便继续他的动作,同时,他的手开始更加不安分起来,他一边吃那两颗小葡萄,双手开始向下移,移到楚菲菲的腰间,又继续向下,一直到她的隐私部位

赵峰学着岛国片里的内容开始对楚菲菲上下其手,他在楚菲菲下面隐私部位的秘密花园那里不停地撩拨,挑逗,弄得楚菲菲的花园变得湿漉漉的。

舒服吗?赵峰一边挑逗一边问。

楚菲菲的脸此时已经红成苹果一样,她又害羞又期待,连连点头,同时还在一边呻吟着。

赵峰变得更加不满足了,下一刻他突然就蹲到地上,他用手指挑逗了一会儿楚菲菲的下面敏感部位,然后把嘴贴了上去!

啊!楚菲菲又是一声叫。

赵峰在楚菲菲的敏感部位舔了好长一会儿,直到楚菲菲都湿得不行了,他知道她受不了了,才停了下来。

我送你回家吧。看着楚菲菲娇羞得不行的模样,赵峰说,楚菲菲没有说话,轻轻点了点头,用手环住赵峰的腰,仿佛她已经是他的人了一样。

把楚菲菲送回家后,赵峰回到自己家,这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看到宋雪的屋子里还亮着灯,便朝那屋子走去。

走到门边正要推门时才听到里面有声音。

宝贝,这次怎么样?舒不舒服呢?我表现还不错吧?赵赫问。

嗯,这次挺舒服的,你好棒哦,加油~宋雪说。

好嘞,宝贝,我要来啦赵赫说。

原来是哥哥赵赫回来了!

此时,站在门外听着哥哥和嫂子一起做运动的情节,赵峰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有那么一刻,他真想冲进去代替哥哥啊!

没多会儿,赵峰就听出哥哥已经败下阵来,也听到宋雪失望地叹息一声,然后,赵赫就躺到床上呼呼大睡,很快就传出鼾声。

而宋雪则向门边走来,赵峰赶紧蹑手蹑脚地跑进自己屋里。

赵峰躲到自己屋里,趴在门边小心听着宋雪的声音,宋雪先是去了趟卫生间,然后走出来时又叹了口气。

宋雪发现赵峰回来了,她来到赵峰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说:小峰,你在里边吗?

赵峰赶紧跑回到床上,装作自己一直在床上的样子,说:嫂子,我在呢。

哦,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刚才我还和你哥哥说怎么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来呢,那你早点睡吧。宋雪说。

好的,知道了,嫂子。赵峰回答。

宋雪向她和赵赫的卧室走去,赵峰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哥哥赵赫根本就满足不了嫂子,他也想代替哥哥去好好伺候嫂子,但他又不敢。

但不管怎样,今天晚上他对楚菲菲上下其手,占了她不少便宜,虽然没有真的和她做,但手和嘴都得到了满足,赵峰一阵坏笑,然后就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当看到楚菲菲时,赵峰心里又是一阵淫笑,楚菲菲的脸色仍然有点红,貌似还没从昨晚的兴奋中恢复过来。

楚菲菲坐到自己座位上,回过头来对赵峰一笑,说:以后有时间了还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好啊。赵峰回答。

楚菲菲转过身,赵峰能从她的背影中看到她是真的喜欢自己。

这边,宋雪也来学校上班,虽然昨晚赵赫又一次突然袭击,没提前告诉她要回家就突然回到家里,还和她缠绵一次,但她一点都感觉不到满足。

在床上,她鼓励他的话都是刻意装出来的,他是她的丈夫,她没办法,只能鼓励他,希望他能因为心理作用变得更强大些。

但宋雪也发现了,赵赫也就是那个样子了,以前年轻时就这样,现在年龄越来越大了,在那方面只有衰退的份儿,肯定不会越变越强了。

唉,宋雪无奈地叹了口气,想想自己后半辈子都只能用他那一根了,她就觉得郁闷。

宋雪来到教室里给学生们上课,期间,她仍是有些心不在焉,生理上得不到满足,精神也会变差些,有时看到教室里那些男生生龙活虎的样子,她都会心内叹气。

她是正常女人,她渴望得到满足,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但她又是个传统的女人,那种背地里背着丈夫偷人的事她又做不出来,也接受不了,所以,她就只能活在矛盾中了。

下班后,宋雪离开学校回到小区里,正往自己家走时,她又遇上了孙春旺。

宋小姐,你好啊。孙春旺总是称呼宋雪为宋小姐,虽然宋雪不太喜欢他这个人,但这一点她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一个已婚多年的年近四十的女人能被其他男性称呼为小姐,她还是开心的。

当然了,这里的小姐不是那种意思,而是对单身女性的一种称呼,尤其是对单身年轻的女性。

那显示她还很年轻,还是单身未婚小姑娘的意思。

你好,孙大夫。宋雪回复道。

宋小姐,上次的药吃了后感觉怎么样呢?孙春旺问,其实,他一边跟宋雪说话他的眼睛早就不老实地在宋雪身上各处滴溜溜乱转了。

还行吧。宋雪说。

这种药得坚持吃,只吃个一次半次是不会有多大的效果的,调理身体是个长期的过程,一定要坚持哦,你是老师,这个道理你比我更明白,凡事都要坚持,治病养生也同样。孙春旺接着说,一边继续偷瞄宋雪。

嗯,这倒是,这个道理我懂。宋雪回应。

你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太好,都是你平时自己不注意的结果。孙春旺说。

所以,你真得重视起来了,否则别以后落下病根你后悔可就晚了呢。孙春旺继续说,他这样说来说去无非是想继续给宋雪检查身体,不对,是借给宋雪检查身体的当儿顺便揩油。

嗯,您说的对。宋雪点头,表示同意孙春旺的说法。

所以你要不要我再给你检查下身体?孙春旺终于说到最关键的。

那好吧。宋雪想了想,答应了,因为她确实觉得这几天吃过孙春旺开的药后身体顺畅了很多,她想,这个老医生好色爱揩油还是小事,只要他能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好,那些小事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在乎了。

这样想着,宋雪便跟着孙春旺再次来到他的诊所。

宋小姐,请上床。孙春旺指着自己诊所里的单人床说。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宋雪心想,什么叫请上床?孙春旺知道宋雪心里是怎么想的,便呵呵一笑解释说:哈哈,宋小姐就不要咬文嚼字地计较啦,我是个医生,不是老师,我擅长的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咬文拽字’,宋小姐理解下啦。

孙春旺说着就走到他的诊所门口,把诊所的卷帘门从里边拉上了。

孙大夫,您这是?宋雪这下更纳闷了,大白天怎么关门了?您不做生意了?没准儿一会儿会有患者来找您呢。宋雪说。

哈哈,谢谢宋小姐的提醒,不过呢,我这人和别的医生不一样,我比较专心,看一个病人就是一个病人,就要集中全部注意力专心为这一个病人诊治,等把一个病人彻底看好了再看第二个,我绝不会为了挣钱而对任何一个病人三心二意的,也不会为了多招揽生意而对任何一个病人马马虎虎的。

孙春旺这个老色鬼的嘴真会说,把自己说得这样认真高尚,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宋雪为了调理自己的身体,也没心思跟这老色鬼玩文字游戏,心想只要他能把自己的身体调理好,他爱怎样怎样,而且,就算他调戏自己,就凭他这么大岁数,他也干不了什么了,调戏就调戏吧,反正自己又不会真的失身。

这样想着,宋雪就再次躺到了那个单人床上。

好了,宋小姐,这下我可以专心为你诊治了,你不知道,为了你的病,我可是煞费苦心啊,我夜里睡觉都在想着你的病,想着怎样给你开药,想着诊断反感,唉,医者不易啊!孙春旺叹了口气,感叹道。

宋雪心想,不会吧?你有这么认真吗?真的有这样上心吗?但表面上,她还得客气回应,她说道:那真是谢谢您了,孙大夫,您也这么大年龄了,还让您如此为我这个年轻后辈操心,可真是太感谢您了,赶明儿您要真把我的身体调理好了,我一定会重谢您的。

嗨,说哪里话呢?宋小姐,我不期望你重谢,只要你体谅我这个老中医的心就好啦,我就知足啦。孙春旺说。

此时,孙春旺已经把诊所的大门关上,又把诊所的所有窗帘都拉上,诊所里的光线有点暗,他便走到墙边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宋雪躺在床上,正对着灯光,感到十分晃眼。

宋小姐,如果太晃眼您就把眼睛闭上吧,这样也好专心体会我的诊治,而且,在我这里就像在你自己家一样,你可以完全放松下来,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孙春旺说。

灯光实在是晃眼,宋雪便把眼睛闭上了。

这下,孙春旺看着自己的床上躺着这样如花似玉一个少妇,这样一个诱人的尤物,他心里别提多得意了,他坏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正式为宋雪诊治了。

宋小姐,你完全放松下来,不要紧张哦,下面我要开始为你诊治了哦,还是和上次一样,先例行检查一下,放松哦,放松

孙春旺一边说着一边对宋雪检查起来,他先是把宋雪的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摸了一把,尤其是在宋雪的脖颈和胸脯部位,他着重摸了又摸,直把宋雪摸地浑身一阵酥麻,感觉轻飘飘的,心痒难耐。

接下来,孙春旺就把宋雪的两腿分开,因为这次宋雪穿的是一件T恤衫和一条五分裤,孙春旺就把宋雪的五分裤脱了下来,完了又把她的小内内也脱了,这样,宋雪的整个下身就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了。

宋雪躺在那里只觉得舒服,确实挺舒服的,便也不反抗,也不动,任由孙春旺摆布,反正她心想自己为的是治病和调理身体,别的也不介意了。

孙春旺看着宋雪那粉嫩粉嫩的秘密花园和花园口部的毛绒绒的小树林,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他再也等不及了,便先在宋雪那雪白的大腿上反复摸了一把,然后就直奔主题,摸向她的秘密花园了。

嗯~宋雪呻吟了一声。

孙春旺在宋雪的秘密花园那里反复揉捏,一再抚摸,他这个年龄,男女之事他早就是老手了,他自然知道怎样弄女人会舒服,怎样会最舒服。

孙春旺找到宋雪秘密花园外面洞口上面不远处那个小突起,然后开始挑逗那里,同时把两根手指进去了她的身体,不停地进去又出来。

嗯~宋雪不停地呻吟。

孙春旺知道宋雪此时正在享受着,他便加大了手指上的力度,一边不停地进去又出来,一边不停地刺激那个小突起。

宋雪一直在极力忍着,不想让自己反应太过明显,但无奈这个老色鬼简直太老手了,他的手法也真的非常独到,估计哪个女人到他手里都逃不过他的逗弄。

宋雪一直忍,但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孙春旺对她的挑逗和刺激太精准了,没多久她就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孙春旺非常满意,看着宋雪那因为兴奋而潮红的脸,还有身上不断出的细汗,他不断地阴笑。

宋雪感到非常丢人,也非常尴尬。

没想到自己在丈夫那里从来都得不到满足,却在这个老色鬼这里被他一双手给弄得神魂颠倒,兴奋连连

宋雪想睁开眼睛,但又觉得害羞又丢脸,身体上极度舒服,但心理上却觉得无法面对。

一想到赵赫,她更是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他?但再一想到嫁给他这么多年,他那个地方从来没让自己满足过,她又有一阵报复的快意。

算了,随他去吧!爱谁谁吧!反正现在很舒服,生理上快乐了心情也会变好,不管了,爱怎样怎样,今天就在这里彻底放松一把,享受一次吧!

因宋雪已经来了一次,孙春旺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这时,宋雪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睁开眼睛问一下孙春旺是不是他的治疗结束了,但想睁眼又觉得尴尬,不好意思,而孙春旺也没说治疗结束了,她便继续闭着眼睛,等待孙春旺接下来的动作。

这边,孙春旺可没想到这里就结束,接下来,他还要进行更大力度的呢,只见他把宋雪的上衣也脱了下来。

孙大夫,这时,宋雪不得不把眼睛睁开了,因为她心里有疑问要问,因刚才的兴奋此时她的眼神很迷离,她问道:孙大夫,怎么还要脱上衣吗?

嗯,为了让你全身的皮肤和器官都更好更顺畅地循环,把衣服全脱光比较好,这样身体就会处在完全的放松下,血液更加流通,更有利于你身体的恢复和治疗。孙春旺解释说。

那好吧。宋雪同意了。

孙春旺把宋雪的T恤衫脱了下来,然后又把她里面的文胸脱了下来,这下子,宋雪真的是一丝不挂地展现在孙春旺眼前了。

看着这具完美的躯体,孙春旺的眼睛放光,哈喇子流了一地,他真想自己亲自上啊!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得忍耐,他转过身背对着宋雪把自己裤裆里的玩意儿抚弄了几下,然后转过身来继续对着宋雪,开始给她继续做治疗。

宋小姐,继续保持放松,不要紧张,放松孙春旺一边说一边再次对宋雪上下其手。

这一次,他又把宋雪的裸体从上到下、从头到脚摸了个遍,对重点部位当然要多次且深度地抚摸、逗弄。

宋雪总是提醒自己要忍耐,要克制,但却又总是经受不住这老流氓的挑逗,所以,就在这老流氓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下,宋雪一次又一次的失去,直到一连三次,她再也无法承受时,她求饶了。

哎呀,我不行了,不要再继续了宋雪软绵绵浑身无力地说。

孙春旺得意地一笑,然后说道:好了,宋小姐,这一回你的病症会更加减轻的,因为我不但让你彻底放松了,而且,还通过我的按摩让你全身的经络打通,从此后,你的血脉会更加畅通,身体会越来越好的。

哦,是吗?宋雪问,其实,有那么一刻,她想说声谢谢的,这也是她的习惯用语,平时她都是个很有礼貌很谦和的人,经常会对人说谢谢,何况这是在诊所,是在看病,她当然也要说谢谢了,但那两字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因为她觉得刚才这老流氓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她如果说谢谢的话,那岂不是岂不是证明她很喜欢他对自己做那种事吗?

好的,想到这里,宋雪只说了个好的,没说谢谢。

怎么?宋小姐不说谢谢吗?经过一来二去和宋雪的交往,孙春旺自然对宋雪是越来越了解,他知道她的性格和人品,知道每次治疗完她必然会对自己道谢的,所以便如此问道。

呵呵,那就谢谢了,呵呵~宋雪笑着说道,但想想刚才被这老流氓一连弄了三次那个,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吃亏了?可自己却对他说了谢谢,这样真的好吗?难道自己真的感谢他吗?

但再一想到毕竟他说他是在给自己治病,没准儿他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医疗上的按摩手法呢。

再说了,虽然刚才自己被这老流氓占了便宜,但毕竟自己也挺舒服的,尤其是自己嫁给赵赫这么多年来都从来没有过这种体会和感觉,今天却在这里体会到了,这样一想的话,说谢谢也是应该的了。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反正今天享受了,舒服了,就让一切都随风去吧!

宋雪从床上坐起来穿衣服,就在这时,他看到孙春旺对着她在解他自己的裤腰带。

孙大夫,您这是您要干什么?宋雪警惕地说道,虽然刚才他把自己那样玩弄了几次,但毕竟都是用手,她还没真的被他用身体那样过,所以,也不算被欺负了,可现在他这是要干嘛啊?

哦,没事,宋小姐,我只是呵呵,只是孙春旺说话吞吞吐吐,同时一边说话一边继续快速解自己的裤腰带,然后片刻后宋雪就看到了这老流氓的隐私部位

人已赞赏
小说

老头吃我奶老师帮我弄|自己揉豆豆最舒服手法

2020-8-2 18:59:11

小说

深喉小嘴粗暴深度宫交|乖把腿张开惩罚h

2020-8-2 18:59: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