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吃我奶老师帮我弄|自己揉豆豆最舒服手法

紫舒满脸通红,虽然睡前总是会把杨羽当成性幻想对象,也幻想过杨羽把自己压到身子的要自己的情景,可一旦来真的,紫舒还是有点慌,毕竟自己没任何经验。 别动!杨羽见紫舒还扭扭歪歪,直接就暴露出男人的野性,但是又不能太暴,力,吓着女学生可不好,紫舒还只是很稚嫩的女生,可不是村里的那

紫舒满脸通红,虽然睡前总是会把杨羽当成性幻想对象,也幻想过杨羽把自己压到身子的要自己的情景,可一旦来真的,紫舒还是有点慌,毕竟自己没任何经验。

别动!杨羽见紫舒还扭扭歪歪,直接就暴露出男人的野性,但是又不能太暴,力,吓着女学生可不好,紫舒还只是很稚嫩的女生,可不是村里的那群村妇,杨羽想什么时候村里混熟了就强行拉几个村姑去树林里,那种感觉肯定刺激透了。

紫舒一听,当即被杨羽的帅气和有力的胸怀给威慑住了,果然乖了,一脸无辜得看着杨羽,那个帅气,做梦都想跟他亲热的杨老师。

看着我,没我允许,不可以把眼睛移开!

杨羽就这样盯着紫舒看,紫舒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看,平时紫舒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早熟的大胆的女孩子,可是真枪实弹时,她却慌了。

借着月光,勉强可以近距离看清对方,看着紫舒变乖的样子,杨羽很高兴。

我要吻了哦,可以吗?杨羽还特意说了声,就是故意想看看紫舒的难为情的样子,紫舒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没听见,到底可不可以?杨羽故意气她,就是要让紫舒放开,把她的那股骚劲给挖掘出来。紫舒忍着兴奋,又重重的嗯了一声。

杨羽收起了笑容,将嘴慢慢地凑了过去,紫舒心蹦蹦直跳,很是兴奋,终于要初吻了,这一刻她等了好久了。

自己村里的很多姐妹老早就被男人给睡了,自己却连个初吻还在,早就想破处了,可惜班级那几个男生也太土鳖了,紫舒实在下了不嘴。

杨羽的到来一下子让她兴奋,她甚至已经打算将自己的初吻初夜都给他,就只担心杨老师肯不肯接受。

杨羽本来还没有想把魔爪伸下自己的学生,这是禽兽所为啊。可自己的表姐表妹这么快肯定还不能下手,几个女教师杨羽是正准备打算下手,而至于村里的那些留守妇女,寡妇,村妇们啊,杨羽也已经开始物色。可班级里的几个女同学却表现得比谁都饥渴,哎,这都是杨羽的外貌惹得祸。

杨羽一股浴火冲脑而上,男人一冲动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杨羽一口吻了下去,和紫舒的嘴巴完全贴在一起。

紫舒初尝接吻的快感,感觉好舒服,胸口急速起伏,下面的反应更加厉害了。

初次接吻的滋味让紫舒舒服极致,双手一把搂住了杨羽的脖子,整个人压过去。

这已经是一场战争,发疯,狂野的紫舒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了,感觉一上来,不断地发出嗯嗯之声。

杨羽只感觉自己的舌,头被紫舒凶猛地挑逗着,也被激发了压抑了好久的欲望,双手不顾一切的往紫舒的背后摸,紫舒的身体很滑很细嫩,可紫舒穿得短袖有点紧,双手完全无法往前移去摸她的身子,杨羽干脆把她的衣服拉了起来,一直拉到双手腋下的位置,这时,胸前的饱满便展露出来。

杨羽早就按捺不住,双手一把伸了过去,顿时紫舒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呻吟声,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摸,这嘴巴被封着,又被强烈的刺激,紫舒的手一下抓住了那里

整整连续半个多小时,最后一次,紫舒紫舒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尴尬,周一哪还有脸人?

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开得更艳丽了。

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而这事,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除了表姐,也只有表姐知道,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忙了什么,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

杨羽拿着跟小竹竿,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还有一簇假胡须,就往山上爬去了。

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不过,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顶,然后在山顶会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摸索着找,路上遇到村民就问。

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从北面山顶过去还要爬两座山,杨羽这一路走得慌,走着走着,结果没路了:我列了个去!这是杨羽的口头禅,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都啥跟啥吗。

回头看看,杨羽真想开骂,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

这山可靠大的啊,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羽有点担心起来,一旦走不出去,天一黑,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这不是闹着玩的,可能没有老虎狮子,但是巨蟒毒蛇那是真心多,哪怕是野猪,急了也会冲你而来。

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我压的别说村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梨花了。杨羽口干舌燥,心烦意乱,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

正在杨羽迷茫之际,看见前方一村妇,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

大姐,这梨花村怎么走?杨羽边跑边喊,深怕这村姑跑了。杨羽跑到了村妇一看,真是叹息,没想到,这深山里,连个普通的村妇都那么美。

这村妇完全素脸,穿着朴素,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正扛着一棵树,这树可真不小,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

这农村,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比如床,木桌,竹椅,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所以,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从山上扛到村子,那个累。当然还有更累的,有些人想挣几块钱,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因为没公路啊,那只能扛,这浴女村出去,就要扛几十里路,爬过五座山,每天只能扛一棵,每棵给你两块钱,这些,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那时候的苦,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

梨花村?那正好,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村妇停下来休息,非常热情。

只见村妇将树顶在拐杖上,知道担子的人都清楚,一个扁担都会配一个拐杖,担起来的时候,放在另一个肩膀,这样两个肩膀受力,减速一个肩膀的压力,农村的男孩子都特别矮,都是这样给压矮的。

太好了,我没去过这村,差点给迷路,真是谢谢大姐带路了。杨羽当即转危为安,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可看着村妇质朴的样子,又是女人还长得这般标志,却出来如此辛苦,不免心中酸酸的。

要不,我来帮大姐扛扛?杨羽知道人要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个道理杨羽一直记在心里,见这村妇如此辛苦为生活奔跑,杨羽觉得能出一份力是一份。

开什么玩笑,看你这白嫩兮兮的,一看就是城里人,这树上百斤呢,你拿什么扛?村妇一看杨羽的模样,这帅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别说扛树了,能爬这山就已经不错了。

杨羽一听不服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跟着表姐砍过拆,虽然十来年没扛了,但是自己高中怎么说也是体育特长生,那跑步后面都拉着几个轮胎跑的。

我先帮扛扛看,不行,就给你,你累了,再给我,这样,我们轮着来,也会轻松很多,反正我们一起赶路,早点到,总是好的。

村妇一估量,这句早点到总是好的说道她心扛里去了,家里还有娃子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就答应下来了。

杨羽还真的把树给扛起来了,虽然重如泰山,自己可是个男人,总不能输给女人,咬咬牙,硬是给扛了下来,往前走去。

你来梨花村是来旅游还是找人呢?村妇见这小伙子这么热心,就跟在旁边聊起来。

找人呢,叫什么傻二狗。杨羽也就跟着回答,反正也要打听傻二狗的住所。

傻二狗?村妇一听,乐了:真巧,我这树就是卖给傻二狗他爹的啊。

杨羽一听,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那就是帮助自己啊,对傻二狗他可有兴趣听了,就撒个谎,询问有关傻二狗的一切消息。

原来这傻二狗的爹就是个手艺人,就是靠制作木椅竹椅而发家,会每个月运到城里去卖,这原创的手工的东西在城里可吃香了,哪怕卖得很高的价格,城里人也觉得还便宜,这傻二狗他爹就靠这手艺活发了,成了梨花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

因为村妇跟这傻二狗爹是长期做生意,所以还算熟,将所有傻二狗和他家的事都聊了个遍。

信息收集,无论在哪个年代,那都是入手解决问题的第一要素,杨羽深知这个道理。

两人轮流扛了一个舵小时,总算到了梨花村,奇怪的事,这梨花村却看不到一棵梨花树。

姐姐,你先去卖树,我呀还有点其他事。杨羽找了个其他理由,现在可不是去傻二狗家的时候,不然还不被当场揭穿啊。

那村妇也是奇怪,这杨羽不是要找傻二狗吗,怎么到了反而不去了,不过,这她并不关心,她知道杨羽帮她扛了好几里的树。

杨羽那肩膀都已经渗出血丝了,疼得要命,以后可不敢硬撑了。杨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掏出那白布,串在了那竹竿上,衣服反穿,还戴了个秀才冒,拿出假胡须,贴到了鼻子下方,等整顿一番,自己很是满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举着竹竿就重新进了村。

而那竹竿的白布上,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先生。

杨羽站直了身子,装出一副书生样,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我是一名大师,风水大师。

这招换了忽悠别人,哪怕是三岁小孩,都行不通,可这傻二狗他爹偏偏是个迷信狂热分子,这生意人往往都如此,蛇打七寸,杨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中傻二狗他爹的七寸,要是成了,杨羽想想都兴奋,这表姐美如天仙的身体就属于自己的了,到时,一定要她像昨晚的紫舒一样干得她失禁,表姐失禁起来的模样杨羽想想都觉得刺激。

杨羽不急着去傻二狗家,何况刚才那村妇应该还没走,先在村里溜达一圈熟悉下环境和人文再说。这村子和浴女村的最大区别就是迷信,因为杨羽发现自己刚走进来没几步,就村妇围过来要求算命。

杨羽只好装模作样,摸摸自己的八字胡须,一阵沉思。杨羽当然不会算命,但是算命无非做好两点就能骗过去,一就是说好话,二是学会观察。

杨羽看了看眼前这村妇,三十出头,屁股大,奶子足,嘴角还有颗痣,一看就是母老虎的命。

这个大姐长的一副旺夫相,屁股大说明根基稳,奶子大说明子孙多福,再看你嘴角这颗痣,真是吉人痣啊,只要回家多跟丈夫每日多行几次房事,好运自然就来了。

杨羽说起话来还真有模有样。

这村妇一听,竟然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当场乐了,急忙往杨羽手上塞了几块钱,杨羽当场愣在那里,自言自语道:我呀的随口说的,这也能挣钱?还是办大事要紧。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傻二狗爹家旁,这座宅府比旁边的房屋不知豪华了多少,浓浓的一股迷信气息,门上贴了秦琼尉迟恭,两边各种一棵大树,正面墙壁内嵌了一面镜子,杨羽定睛一看,那不是傻二狗子吗?这样子跟表姐和那村妇描述的一模一样,脸大脖子粗,一看就知道是个2B,这2B正坐在门口咬着玉米棒。

杨羽马上装出走累了的样子,一副疲惫模样,走了过去,坐他屋前的台阶上,拿出壶子准备喝,看看这2B傻乎乎的啃着玉米,也馋了,笑着说:傻二狗子?给叔叔也啃一口如何?

那傻二狗子撇了一眼,转过身,护住了玉米,继续吃。杨羽乐了,这不正是2B的表现吗,正常人哪是这样子的?

我用糖跟你换怎么样?杨羽说着拿出村口买的糖,递过去给傻二狗。

那傻二狗看了看糖,呵呵一笑,喊道:你当我是傻逼啊,还吃糖,回去哄三岁娃子去吧。傻二狗说了一句,继续啃自己的玉米。

这次轮到杨羽愣在那里了,分明的表明我杨羽才是那个傻逼啊,看这话骂的。杨羽只好收回了递过去的手,喝起水壶继续喝,咕隆咕隆地喝得津津有味。傻二狗这时转过头了:叔叔,你喝的啥?

杨羽也学着转过了身,保护起水壶:这东西你不能喝。说着,又继续喝起来。

那傻二狗一听说不能喝,更好奇了,傻傻得看着杨羽喝,然后递来了玉米,说道:我跟你换?

杨羽心中暗笑,傻子终究是傻子,幸好自己留了一手,装出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好吧,只许喝一口哦?

那傻二狗一听,乐了,拿起水壶就咕噜咕噜得喝,喝到一半他才感觉怪怪的,就递了回来,往屋内跑去了。

杨羽心中暗自好笑,还不中招?就起身躲在了树荫下,等了半个钟点,才看见傻狗子他爹从外面回家,这傻狗子他爹长得跟傻二狗子还真一模一样,脸打脖子粗,像个屠夫。

杨羽急忙钻了出来,大摇大摆着装着算命先生的样走了过去,把竹竿举得高高的,嘴里还喊着:算命,算命了!

果然,这傻二狗他爹看了一眼,正要准备转弯回屋时,只听见那算命先生自言自语到:这谁家的房子,晦气这么重,完了,要折寿啊!快走!

傻二狗爹一听,心想这不是在说我家吗,家里有关公坐镇,上个月刚请了大师来扫晦气,怎么可能有晦气?难道又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回家?

大师稍后,你说这房子晦气重,还请大师详谈?傻二狗子不信了,就想问问哪里不对了。

杨羽哎了一声,无奈摇摇头,说道:这屋上空阴云密布,连大树根基都蛀虫,连照妖镜都碎了,你还说没晦气?这晦气都快成妖气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快赶紧走,不宜久留。杨羽说着故意装着要逃跑的样子,边走边不断的摇头。

傻二狗爹愣了,这更不可能啊,这上空阴云密布倒是真的,但我这颗是香樟树,从风水大师那买过来的,从来没听说,这香樟树还有蛀虫的,这算命先生肯定忽悠我,然后抬头一看,心一下子,凉了半截,那嵌在正屋上方墙壁内的镜子真的碎了。

人已赞赏
小说

高冷女神沦为胯下玩物|多肉小说细节

2020-8-2 18:59:10

小说

太深了 太大了|玩农村大肥腚寡妇

2020-8-2 18:59: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