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女神沦为胯下玩物|多肉小说细节

李姐是过来人,知道这男人不能激,脸色一缓,又道:我李莹花看上的男人,当然厉害。不过,那小姑娘性子傲,眼高于顶的,哪会伺候男人。论这伺候男人的能力,还得到了我这个岁数才懂。 她一边说着,一双手却不老实,开始往裤裆抓去。 这守寡的女人,对男人的渴望到了极点,起初她没把老张当回

李姐是过来人,知道这男人不能激,脸色一缓,又道:我李莹花看上的男人,当然厉害。不过,那小姑娘性子傲,眼高于顶的,哪会伺候男人。论这伺候男人的能力,还得到了我这个岁数才懂。

她一边说着,一双手却不老实,开始往裤裆抓去。

这守寡的女人,对男人的渴望到了极点,起初她没把老张当回事,觉得这老男人肯定满足不了她,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偷窥了老张洗澡,从此再也忘不了老张,满脑子都想要得到这个男人。

今天,原本她只是例行公事的来勾搭老张,但没想到二楼新搬来的那小姑娘满脸红通通的从诊所里跑了出来,这让她本来的感受到了危险。

不管如此,她今天必须吃掉老张,不能让他投进年轻小姑娘的怀中

李姐把老张逼上了二楼。

老张租的房子,属于自建房,一共两层楼,一楼是用来开诊所,二楼则是居住用的。

二楼隔壁虽是慕容雨租的,但因为不是一个房东老板,所以两边并不互通。

这会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老张暗想,可就在李姐准备开吃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她接了个电话,居然放过了老张,急匆匆地走了。

老张松了口气,赶紧下楼把门关紧了,生怕李姐再来。

自个搞了饭菜,用过后,已经是八九点了,老张又洗个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慕容雨那动人的娇躯,原本就躁动的心更加难以平静下来。

砰,砰!

隐隐约约楼下传来敲门声,该不会是房东去而复返吧?老张正犹豫开不开门的时候,恍惚间他似乎听到是慕容雨的叫声。

老张立刻下楼,去把卷闸门拉开,一看,果然是慕容雨,这可把老张高兴坏了,本来他还担心这小丫头生气会不理他呢。

张,张叔。

慕容雨竟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裙,衣摆很短,刚过大腿根部,露出了一双修长美丽的腿儿,看得老张差点移不开眼。

慕容雨很不习惯跟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老张,每次看她都仿佛像饿狼一般泛着绿光,但潜意识里,她似乎又很享受这种感觉。

想到下午清理蜂毒的事,慕容雨俏脸微红,那双水汪汪漂亮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

似嗔似喜的样儿,老张只感觉魂都飘到了天外,干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咋跑过来了?

叔,我,我那里还疼。

慕容雨羞涩地低着头,这才想起自己来敲门的目的。

那应该是毒还没有清理干净。

老张思索了一会儿,故作沉吟地说道。

慕容雨红着脸,那叔,你再帮帮我吧,这里可难受了。

听到她的话,老张心里高兴坏了,故意装作有点为难的样子,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好,你进来吧!

看到慕容雨像小媳妇一样跟在身后,老张突然邪念再起,楼下灯光太暗了,你跟我去楼上吧。

嗯,好!

慕容雨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张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尝到这尤物的滋味,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把卷闸门拉下,关好了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

老张的房间很简单,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慕容雨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你先躺下吧,我去拿消毒液。

老张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把桌上的消毒酒精拿了过来。

慕容雨很忐忑,其实这么晚了,她不太想来找老张的,不过下午老张摸得他很舒服,一想到那滋味,她就心里头痒痒的,手脚酥软。

胸口这会确实很闷又难受,就给了她来找老张最好的理由,所以她才敲开了老张的门。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得更加厉害。

小雨,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操作起来可能不太方便。

老张老脸一红,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的,但看着乖巧诱人的慕容雨就躺在床上,他的心更加迫切了几分。

慕容雨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着她这幅任君采撷的样儿,老张兴奋地想哭,他蹲跪在慕容雨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慢慢地去掀开她的睡裙。

压下心头的激动,老张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脱下,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睡裙慢慢被脱下,眼前的除了胸前和下面这两处遮掩,其他的一切曼妙风景都尽情地展露了出来。

老张两眼火热地打量着,喉咙不直觉地咽了口唾沫。

眼前这娇嫩的肌肤,雪白的饿颈,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还有那修长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真的太诱人了。

我把你把胸衣脱了吧。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但老张并没有直接下手。

嗯!

慕容雨红着脸轻轻一点头,羞涩地把头转向了一侧。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香软,老张微颤着手,终于将她胸前最后的那点遮挡物给褪去了。

那诱人的晕白,老张兴奋得老脸通红,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年纪,还能跟像现在这样给娇花一般的女大学生治病。

小雨,那我开始了。

老张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把嘴凑了上去。

当他碰到关键的那一刹那,慕容雨浑身一震,身体立刻有了反应,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口气更是发出一声声哼吟声。

哪怕之前有过亲密的接触,可再发生这样的事,老张也不得不感叹,这真是一个让人百迷不厌的尤物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经过这一番撩拨,昏暗的灯光下,她娇嫩地肌肤,变得更加红润,尤其是她那清纯红润的脸蛋更加迷人,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楚楚动人的诱惑。

老张看得血脉贲张,恨不得立刻就办了她。

不过,真要办的话,慕容雨肯定会反应过来,虽然两人有了亲密的举动,但他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看着那诱人的身体,老张心痒痒的厉害,寻思了一会,他有了绝佳的主意。

小雨,你这里虽然好了,但最怕的就是毒性蔓延,我有一套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导和刺激身体的穴位,能够起到排毒消炎的作用,你要不要试试?

老张隐晦地说道。

张叔,你是老中医,这些我虽然听不懂,但好像还不错,就按照你的方法来吧。

慕容雨还沉浸在刚才的舒服当中无法自拔,对这滋味很是流连,心想着,张叔虽然年纪大了,但医术还是很有口碑的,自然不会害了她。

老张一听有戏,心中窃喜的同时,连忙解释道:嗯,因为穴位有些暧昧,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说一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也是担心你有其他别的想法。

不会的。你弄吧。只要不留下后遗症就好了。

慕容雨心有余悸地说道。

那我待会会按你身上的会阴、乳根以及关元这几个穴位。哦,对了,还有玉泉穴,你这情况毕竟特殊,我担心会影响你的生育系统,所以得伸进去检查一下。

老张老脸一片火辣,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地看着她,生怕慕容雨直接给拒绝了。

玉泉穴是哪啊?

玉泉穴嘛,就是你们经常说的子宫

啊?

慕容雨先是一呆,眉宇紧锁,迟迟没有说话,看得出来,此刻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你要是不接受的话,那我可以先不按,就怕到时候身体会有其他的影响。到时候可就不太好办了。

老张故意夸张地说道。

张叔,你,你别说,我接受。你,你开始吧。

慕容雨躺在那,俏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那任君采撷的样子看得老张心头的邪火直接膨胀起来。

老张深吸了口气,激动地颤着手说道:小雨,那叔叔要开始了。

话刚落音,他就迫不及待地把手探向了那一片白皙娇嫩,还并未触碰过的小腹地带

唔!

慕容雨抿着嘴,满脸潮红,想要压制自己那声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娇吟声。

这样也太羞耻了吧?

慕容雨虽然未经人事,但她对男女之事多少还是懂一点,总觉得这样影响会很不好,有心想要停下来,但看到老张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又发现他的手仿佛有一股魔力,摸得她全身舒服死了。

到底要不要继续?

她迟疑了一会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继续接受老张的治疗。

老张这会激动坏了,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双手不断地刺激着能够激发女人欲望的穴位。

慕容雨被他这么一弄,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大,但她似乎又害怕被老张发现端倪,只能拼命地强忍着。

小雨,现在感觉怎么样?

唔,好,好多了。

那叔叔马上要按会阴和玉泉这两个穴位,你放松点,很快就会好了!

话刚完,老张的手已经达到了那关键地带。

好,拜托张叔了。

慕容雨兴奋地额上豆大的汗珠都渗了出来,等待着张叔那双魔手能让她变得更加舒服和快乐。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对张叔有了一丝莫名地亲近感。

老张慢慢地把她的内内给脱掉,看到了那美丽到可以令任何男人发狂的画面,忍不住咕哝猛吞了口唾沫。

可没想到的是,慕容雨却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一时间竟然让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看得出来,慕容雨从未经历过这些,充满了紧张。

老张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耐住了心中地急切,轻声说道:小雨,把腿分开,你夹这么紧,叔找不到穴位了。

听到老张的话,慕容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羞红着脸,用力地咬了咬性感的嘴唇,接着顺从地把双腿慢慢向两边张开,那曼妙的风景线彻底地展露在了眼前。

老张呆坐床沿,担心被慕容雨发现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不由地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将手朝着穴道按了过去。

啊!

作为女性最敏感的穴位之一,当老张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刹那,慕容雨瞬间就爆发了。

双腿本能地将老张的手夹紧,扭着细腰来回磨蹭了起来,她眼中透着一丝炙热,直勾勾地盯着老张。

张叔,这,这里好舒服。你再用力点。

说完这话,慕容雨几乎用完了浑身所有力气,而且身体开始伴随着老张的节奏,慢慢配合起来。

她美眸中透着迷离,内心充满了渴望,渴望着老张的手能够再深入一点,让她攀上从未有过的高峰。

自从上了大学,看到宿舍的室友都找了男朋友,她心里也很渴望有那么一个人,所以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躲在被窝里,充满幻想地伸出手指,得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那些快乐比起张叔,简直是不值一提。

她眯着眼,悄悄地把目光投向了张叔的下面,盯着那一片高昂之处,心里竟然有一丝窃喜,难道张叔摸着我,也有强烈的感觉?

想到这,她胆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丝坏笑,将一双玉手悄悄地按向了老张的裤裆嘶!

慕容雨脸色大变,她从来没有想到,老张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老中医,居然有着这么大的本钱。

这要是坐上去,不会坏掉吧?

可奇怪的是,她内心的渴望变得更加强烈,似乎很想要坐上去。

看到慕容雨吃惊的表情,老张微微有些得意,想当年,他靠着自个的本钱还有一手不俗的按摩手法,好多的靓妹都围着他张哥前张哥后的,要不是

叔,再用力一点。

听到慕容雨的话,老张被拉回了现实,不由地更加激动了。

他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并不比小年轻差,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腾腾燃烧了起来,他双手的力道也加重了许多,一边说着:小雨,叔要深入你的玉泉穴了,你忍着点。

嗯。

慕容雨的手反握住了他那里,秀眸中发出如水一般的迷离。

老张深入了那片从未有人涉足的禁区。

多少年了,他已经忘记,再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他感觉枯燥的人生似乎又滋润了起来。

此时,他的小心脏已经挤到了嗓尖,怀着忐忑的心情,附下了身,试探着在慕容雨那性感的唇边,轻轻地吻了上去。

慕容雨没有反感,只是睁开看了他一眼,又将眼睛闭上,从她那精致的面颊上,能感觉她整个人都在发烫。

老张没有再犹豫,立刻撬开她的牙关,贪婪地品尝着她所有的芬芳。

慕容雨很生涩,但在老张的面前,很快就学会了配合,女人对男女之间那点事,几乎一点就通。

舒服吗?

嗯!

那叔可以跟你再进一步吗?

嗯!

得到了慕容雨的回应,两人再次纠缠在了一起。

室内的温度骤然攀升。

慕容雨褪去了青涩,居然开始把老张压在了身下,开始脱掉他的衣服,当那惊人的本钱弹入眼帘,慕容雨娇躯猛颤

原本,她内心那达到顶点的渴望,变成了熊熊的大火,将她的心彻底点燃了,她开始主动地亲吻老张,几乎吻遍了老张的全身。

就在两人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时候,要享受那份彼此的快乐,慕容雨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也把原本充满暧昧的气氛破坏殆尽。

慕容雨连忙推开了老张,快速爬起,然后深深地看了老张一眼,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呢?我没带钥匙。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声音。

哦,我,我在外面吃点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你快点。

电话那头,很快就响起了嘟嘟声。

慕容雨关了手机,房里也陷入了沉默之中,接着她说道:张,张叔,跟我合租的那女孩,没拿钥匙,我,我要回去了。

嗯,好吧。

老张暗叹了口气,要不是这一通电话,就差那么一点,他今晚他就可以得手了,这小丫头面子薄,下回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上了。

那个,今晚的事,张叔你可别说出去。

慕容雨穿好了衣服,准备下楼,突然转身说道。

好的,明天我给你开几幅消毒的中药,有空过来拿一下?

老张有点不死心。

要不你加我个微信吧,明天你弄好了,跟我说一声就好。慕容雨想了想,把手机的二维码递了过去。

老张知道今晚没戏了,跳下床捡起裤子穿上,加了慕容雨的微信后,把她送出了诊所。

再次回到床上,满屋子都是慕容雨的味道,他居然失眠了。

第二天,老张熬好了中药,给慕容雨发了信息,结果她并没有回,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都没给老张任何的回复。

这让老张饱受煎熬,那种漫长等待的滋味痛苦极了。

就在老张以为彻底没戏了,傍晚时分,慕容雨突然再次敲响了老张的门。

张叔,快开门。

慕容雨满脸焦急地拍打着诊所的门。

老张开了门,扫了她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了她的怀里的那个女生身上,看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紧闭着眼,一脸地痛苦。

怎么了?

老张皱了皱眉,再次把目光焦距在了慕容雨身上,问道。

几天不见,这小丫头长得愈发的动人了,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T桖,因为怀抱有人的原因,那一片柔软受到了挤压,浮现出了一大片的沟壑,再往下看,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把她那完美的玉腿展露无余。

慕容雨刻意避开了他炙热的目光,低着头说道:这是我合租的朋友,叫李小沛,刚才她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就这个样子了。

你把她抱进来吧。

老张侧身让开了道。

慕容雨点了点头,刚进门就看到了角落里煎制的重要,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俏脸一红,轻声道:张叔,谢,谢谢你。

而这一刻,老张却目瞪口呆。不知什么时候,慕容雨胸前的扣子松开了,白色的内衣,丝毫遮不住那一片浑圆洁白的柔软,而在原来蜂蛰的地方,依稀还能看到残留的红色印痕。

看到眼前的美景,老张压抑了足足一周的情绪倾泻而出,立刻起了反应。

张,张叔。

慕容雨叫了一声,却发现老张呆站在原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就像是饿坏了的野狼,泛着绿光。

想起两人之前的事,她脸立刻红到了耳根。

其实这一周,她也想来找老张,但冷静下来细想,老张是个老男人,真要发生点什么,她又担心受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可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老张撩拨她的滋味,那种空虚和失落就像蚀骨一般,钻进她的心里。

她想要驱散这种感觉,于是用手来解决那些欲望,但越是如此,她发现自己就越忘不了老张。

但就算如此,她也拼命地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此刻再见,被老张无礼的目光盯着,她没有一丝的羞恼,反而心里窃喜不已,她对老张的吸引力还是那么大。

嗯!

怀里的李小沛痛苦地吟叫了一声,把两人的思绪都拉回了现实当中。

慕容雨红着脸,把李小沛放到了病床上,然后把松开的扣子又系上了,这一切尽收老张眼底,嘿嘿一笑,看来这小丫头并没有忘记她。

想到这,老张心情大好。

我先看看吧。

老张换了白袍褂,戴上了口罩,认真地检查起来,没过多久,他转身对慕容雨说道:她食物中毒了,得尽快洗胃。我这设备太简陋了,要不你送医院?否则等情况恶劣了,会很危险。

说话的时候,他故意在慕容雨的身上碰了一下,慕容雨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十分的诱人。

张,张叔,我相信你可以的。

老张点了点头,我尽力吧。你先在这守着,我去熬点药。

其实李小沛的情况不算严重,刚刚他在检查的时候,已经悄悄地拿银针封住了几个重要的穴道,防止毒性蔓延。

作为一名老中医,针灸是必修的课程,尤其是老张,沉浸此道的日子很久了,下针又快又准。

虽说中医比不上西医那么快效,但用药后对身体的伤害,却微乎其微,尤其是调养身体方面,更是领先西医十几个世纪那么久远。

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弥漫,药很快就煎好了。

扶她起来,把药喂进去。

老张把药碗递给了慕容雨,他的一双眼睛却瞄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李小沛,刚才因为天色昏暗,他并没有看得清楚,但这一回,却让他暗暗吃惊。

人已赞赏
小说

合租屋的故事刘媛|吃岳让我吃她奶

2020-8-2 18:59:04

小说

老头吃我奶老师帮我弄|自己揉豆豆最舒服手法

2020-8-2 18:59: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