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住它吸好不好 宝贝儿|不疼 好浪啊,继续好烫扶着坐了下去

是不是她呀。表嫂不说话显得有些急了。 我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小伟,她干嘛又找你?表嫂关切的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没说话。 表嫂一看我不说话,瞬间就来气了,怒道:小伟,她到底是想要干嘛?就知道欺负你是不,我现在就去找她。&rdq

是不是她呀。表嫂不说话显得有些急了。

我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小伟,她干嘛又找你?表嫂关切的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没说话。

表嫂一看我不说话,瞬间就来气了,怒道:小伟,她到底是想要干嘛?就知道欺负你是不,我现在就去找她。

我震惊的看向表嫂,急忙拦住她道:表嫂,别这样玫姐那女人不好惹。

好惹?再不好惹她也是个女人!女人能对女人做什么?表嫂一挺胸道。

表嫂这一挺胸,胸腔立刻荡起了一阵涟漪。

白肉就像是水波一样散开了,表嫂的这对凶器,光是让人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但是我苦笑一声表嫂这可就想错了!

虽说道理是这样,女人不像男人一样对女人做不了什么事情,但是玫姐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专业对付的就是女人,要不然玫姐也不能管着那么多家的洗头房。

一想到玫姐要是对付表嫂那香艳的画面,我都不禁有点起反应了,虽然知道不应该这么想,但是我还真是有点期待看到玫姐和表嫂一起滚床单的样子。

两个这么成熟性感的女人纠缠到一起,这让那个男人看见了,不想亲自的上去帮帮她们?

我吞了吞口水,这一幕就像是那天我看到的表嫂和韩娟的那一模一样,只不过其中一个女的换成了玫姐。

玫姐应该会比韩娟更加的会玩,也更加的厉害,到时候可能表嫂会被折腾个惨的。

我摇了摇头,看向表嫂道:这本身就是我跟她的事情,还是我就得亲自去一趟吧,你放心吧表嫂,我不会有事的。

表嫂将信将疑,她有心陪我一块去,但是被我立刻就拒绝了,玫姐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吃完了饭,我直接就奔着玫姐的地盘而去,我上班的地方其实就离玫姐的洗头房不远。一到地方我就直奔玫姐的办公室而去。

到了玫姐的办公室,我也不客气,推门就进,反正我今天就奔着受欺负来的,那我干脆就怎么舒服怎么来。

一进办公室,玫姐果然正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着呢。

一看到我不请自来,玫姐瞪了我一眼道:李小伟!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宽容了?敲门都不会了是吗?

宽容?我可从来没觉得,要是宽容的话,你会至于威胁我到现在?

你不是要按摩吗?什么时候开始?我都不想理她,直接问道。

我现在巴不得给玫姐赶紧按摩完了,我就解脱了。

李小伟,你不会觉得帮我按摩就是那个条件吧?玫姐轻蔑一笑,虽然是轻蔑的笑,可是这一笑依旧充满了女人味,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

我瞪了她一眼:难道你要反悔?

玫姐咯咯笑道:我什么时候和你说我的条件就是这个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傻了?姐姐可不喜欢傻孩子哦。说这种事的时候玫还不忘了调戏我。

我一愣,我回想了一下早上的电话,她确实是没说,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的平复了一下心情:那你说吧,到底要我怎么着?

我还是那句话,先给我按摩一下再说!

玫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她今天就穿了一件灰色的短袖,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而且在玫姐的左胳膊上还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纹身。

不过只能看到一部分,听别人说,玫姐的身上可是文着一条龙,那条龙在玫姐的身上盘过来盘过去,最后一直盘到了腿上。

要是谁能看到那条龙的原貌,那可就赚大了。

不过这话我也是道听途说,玫姐这么强势的女人,谁又能见识到她的全身呢。

更何况了,我认识玫姐的时候,正好是我眼睛瞎了的那几年,虽然也给她按摩过几次,但是那时候我可没机会看到她纹身的全貌。

但是现在一想到这个传说,我心中就是一热!

之前没有机会,是因为我看不到东西,但是现在我可是有机会了啊!

不就是按摩吗?老子认了!

就算是要遇到折磨,那我也认了!今天我就不准备吃亏了!

我答应了玫姐的要求,玫姐向着我娇媚一笑,然后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我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就生怕有些东西看不见了。

玫姐把那个短袖一脱!身上就只留下了一个简单的胸罩。

而且玫姐的动作也是非常快,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玫姐竟然就已经连裤子也脱下来了。

现在身上就只留下了一身黑色的内衣。

现在我终于有机会看到了玫姐纹身的全貌。

一看到玫姐的纹身,我就明白了,玫姐的身上哪里只有一条龙啊,玫姐的身上是两条龙!

两条龙交缠到了一块,一条龙龙头在玫姐的胸口正上,就连雪白的山峰上都有半个龙头。

而另一条龙则在玫姐的身上直接向下而去,正好就延伸到了玫姐下身的要害处!

我眼睛都看直了,玫姐身上的着两条龙,一个龙口含珠,一个则大口张开,好像等着什么东西进来!

我深吸一口气,身子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这两个纹身可是给玫姐的身上加了太多的神秘色彩,让我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研究一番。

我想要是能压在玫姐的身上好好的把玩一下,应该会更爽吧!

玫姐看着我的样子,突然向我勾了勾手指道:小伟你还等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给我按摩来。

我犹豫了一下:那个,玫姐,你得全脱光,内衣也不能留。

哎?你小子怎么知道我还穿着内衣呢?要不是和你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真以为你是装瞎。

玫姐的话吓了我一跳!的确是,我差点都暴露了,辛苦玫姐没有深究,要不然我可麻烦了,我以后可不能这么心大了!

看来我得谨慎一点好,要是真被人知道了,那我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玫姐趴在了沙发上,办公室的门早就上锁了,也不用担心什么人进来。

看着玫姐背上的纹身,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就开始随着纹身开始游走!

玫姐猛地哆嗦了一下,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道:小伟,姐姐的皮肤嫩吗?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滑吗?

那当然了,我又一次的点了点头。

想不想多摸一会?玫姐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

想!

玫姐娇笑一声道:那你给我好好按摩按摩,要是按的舒服了,说不定我会奖励你哦。

奖励?是什么样的奖励?我不禁开始想入非非了,玫姐这样爆炸性的身材,光是看看就看得我口干舌燥,下面已经完全的伸展开来了。

玫姐瞥了一眼我的下面道:都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的不老实,看来的找机会好好收拾收你了。

一听玫姐这话,我就更加控制不住了,我现在迫切的想要找个潮湿一点的地方呆一会。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要我给玫姐按摩舒服了才行。

我低下头便开始认真的给玫姐按摩。

按着按着,玫姐低声说道:帮我按按乳中穴吧!

乳中穴!这个位置说简单点,就是女人身前的那个小葡萄!

我看着玫姐胸前的那两个庞然大物我就口水直流,我吞了吞口水!这可是你让我按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双手颤抖的摸上了玫姐的这一对巨物!

这一刻我终于有机会和玫姐的上面的那一颗龙头接触了。

触手温柔,玫姐也是身体一颤,我的手都一直哆嗦着。乳中穴,我用颤抖的双手摸上了玫姐胸口的两颗小葡萄。

我轻轻的一动,玫姐的身体就是一颤。

重点!

我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我清楚的看到随着我的一碰,玫姐的身体很快就红了半边。

重点那就重点!

我双手齐上,可是让我郁闷的一点事,玫姐实在是太大了,我的手竟然摸不过来!

我忍不住就隆了起来!我双手都按在玫姐的胸口上,现在我的身体基本上都要凑到玫姐的身上了。

我这一起反应,那个地方,一不小心就顶在了玫姐的身上。

玫姐轻哼了一声,眉毛挑了挑:小伙子火力就是状啊。

我吓了一跳,这下子实在是太尴尬了,竟然被玫姐发现了我起了反应。

玫姐也睁开了眼睛,伸手就向着我下面摸了过来。

玫姐一下子就掐住了我的要害,眼睛都瞪圆了,虎爷轻轻地动了几下手,我的脸色立刻就是一变。

玫姐皱了皱眉:处男?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玫姐马上就大笑了起来。

她向我娇媚一笑道:那你说我要不要吃掉你呢?我亲爱的小处男。

我吓了一跳,急忙的摇了摇头。

玫姐脸色一变道:不愿意那也好,你也别按了,出去冷静冷静吧。

玫姐说让我出来冷静冷静,可是到底要去哪冷静冷静,我可是一点都摸不到头脑了。

这下没办法,我就只能瞎溜达了。

走着走着,我就看到了前面有一个闲人免进的牌子。

闲人免进,那里边人肯定不多,肯定就非常的安静了,我想了想干脆就推门进去了。

一进去之后,我发现我完全的错了!

这TM哪里是让人心静的地方,一看到眼前的场景,我的要害一下子翘得老高!

这里边竟然是一个女人的更衣室!

现在店里上班的那些姑娘们正换着衣服呢!

眼前的这些看的我眼睛都花了!全都是鲜活的肉体,她们还什么都没穿。

众女看到我之后尖叫一声。

一个女人看着我就问道: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我也非常的窘迫,这地方我也不想进来啊?没办法只能装瞎子了。

我双手前伸,装作什么也看不到,就向前走去。

一边走一边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柳姨,这人是个瞎子!

瞎子?让我看看他是不是个瞎子!

柳姨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前,她猛地挺起了胸部,就这么等着我过去。

我心中大惊,但是我咬了咬牙,看来我必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

我直接向前走去,双手眼看着就触碰到了柳姨的山峰。

我看到柳姨也咬起了嘴唇,我深吸一口气,直接就摸了上去。

柳姨绝对是玫姐这店里的头牌,这触感!这手感!这大小!

柳姨触电一样连连后退了几步,怒道:你臭不要脸!

我愣了愣,装傻道:怎么了?我摸到了什么了?

我这一说,马上就引起了周围的姑娘们一阵哄笑。

看这样子,这小瞎子还是个处啊!

柳姨,虽然他是个瞎子,可是长的还不错,你不是没试过处男的滋味吗?这次要不要试试?

听到这句话我心中一惊!

我抬头一看,只见柳姨正端详着我,看那样子分明是对我产生了兴趣!

处男对这种风尘中的女子来说简直就是稀罕物品,以前可是传说中要是遇见了处男,可是还要给人家包个红包的。

我的心砰砰直跳!

难道我今天就能解决了我处男的问题?

柳姨看着我笑了笑,主动的走上前来道:你不是没摸出来是什么东西吗?那你再仔细摸摸,你要是五秒钟猜出来是什么东西,那我就有奖励!

说完之后柳姨就主动的挺起了胸脯。

我的心中大惊,这种要求要我怎么拒绝!

而且奖励?到底是什么奖励?难道是

联想到刚刚柳姨说的话,我几乎都按耐不住自己躁动的心了。

要是对一个没经历过那种事的瞎子来说,想要猜出来这种东西确实是有点难度,可是我不瞎啊!现在柳姨做的这一切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我吞了口口水,既然你让我摸,那我干脆就不客气了。

我双手直接就摸了上去,五秒钟也能摸好几下呢!

这种柔软的弹性虽然比起玫姐的差了点,可是玫姐只让摸一下,回头来看,要是起了反应还不让我继续摸了呢。

所以一比起来,这边也差不了多少。

五秒钟过后。

柳姨也俏脸绯红。

你猜到是什么了吗?

是你的那个!

一听我这话,那些姑娘们,马上就开始起哄了,柳姨一听脸更红了:那个是什么?

是你的大。奶。子。我回答道。

你跟我来吧!我来给你奖励!柳姨红着脸说道。

我的脚都快不听使唤了!难道今天我就能做那种事情了?那种事我可是朝思暮想了好长时间了,不过后来眼睛瞎了之后,我就彻底的没机会了,今天谁知道我踩了狗屎运,竟然遇到了这种事。

我的心砰砰砰直跳!看来我李小伟还真的有机会摆脱处男这个身份了啊!

我深吸一口气,紧紧的跟着柳姨!

她现在身上还没穿衣服,我盯着她的几处要害,眼睛都移不开了,一想到一会要发生的事情,我简直都要炸开了,一会我一定要好好表现!

更衣室的房门突然一响。

李小伟!李小伟呢?

一听这个声音,我躁动的心瞬间就凉了。

玫姐!

玫姐竟然来了!

柳姨一听到玫姐的声音也被吓了一跳,急忙松开了我的手。

玫姐直接走了进来,走到我身前,扫视了我和柳姨一圈,冷声道:李小伟,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来动我这的人!给我滚!

她竟然叫我滚!

叫我来的时候我来了!现在用够了,直接就叫我滚!

我心里的火也上来了!

你不滚的话,我就让她滚!玫姐接着说道。

这个她毫无疑问的指的就是柳姨了。

玫姐不愧混了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来我和柳姨之间的关系没那么简单了。

我叹了口气,我滚!

离开了玫姐的店,我回按摩店看了一圈,店长一看见我,直接就说了声,今天不怎么忙,我可以回去歇着了。

一听这话,干脆我也不进去了,反正到时候他得给我照发工资,不干活更好。

我索性直接回了家。

一到家里,我进门一看,表嫂竟然正坐在沙发上哭呢!

表嫂一看见我,急忙擦干了眼泪,声音沙哑的问道:小伟你怎么回来了?

表嫂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啊?你可以找我说说。

小伟!你怎么知道?听到我的话之后,表嫂的眼泪立刻又决堤一样的涌了出来。

我急忙的走上前去,把表嫂抱在了怀里,问道:表嫂,到底发生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表哥的事!

我一愣,表哥的事?难道表哥出什么事了?

我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表哥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联系过家里。

表哥出差去了最少得五六天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没有消息,表嫂也是非常的担心,所以才让我看到了这一幕。

我抱着表嫂就是一顿安慰。

好不容易表嫂不再哭了。

而这时候气氛也有点尴尬了,表嫂看了我一眼,俏脸微红的道:小伟,你抱我抱得太紧了,松开我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一直都在抱着表嫂,以我和她之间的身份,这样下来成何体统啊!

我急忙松开了表嫂,这样还不算完,我心中简直都有点恨我自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表嫂就有点忍不住!

我抬起手来就想抽自己!

表嫂急忙的拉住了我得手:小伟!你要干什么?

表嫂!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这么做的!

表嫂突然把我抱在了怀里,低声道:小伟,你别这样,你要是再这样,以后表嫂怎么还好意思找你做按摩?

表嫂还要找我按摩吗?我的心里一热,看来是我自己想多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是一阵愧疚,表嫂对我这么好,这么的体贴,可是我呢?竟然想着那样对她。

小伟,你现在就给我按摩按摩吧!我这今天心情都不是很好,身子有点乏,你给我按摩按摩吧。

表嫂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承担了太多的东西,我点了点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表嫂干脆利落的脱光了衣服,看着表嫂的肉体,我的心又一次开始躁动了起来,虽然说的好听,我对不起表嫂,可是真正看到表嫂的身体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忍不住。

我强装镇定,双手向着表嫂的身上就摸了上去。

这次表嫂是正对着我的,以前我都是从表嫂后背的穴位起手,这次从前面开始,我的眼睛不由自处的就向着表嫂的那几处要害飘了过去。

我的手从表嫂肩头的穴位开始一步步的向下。

可是到了表嫂山峰前的穴位时我却犯了难!

表嫂看了我一眼便看出了我的窘迫:小伟,没关系的,你继续按吧。

继续按?既然表嫂说了,那我干脆就继续!既然表嫂都不在乎了,我要是在扭扭捏捏的就不像是个男人了!

我向着表嫂的乳中穴就按了下去,表嫂的那颗小樱桃迎风挺立着。随着我的手按下,表嫂立刻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哼声。

舒服!小伟,不要停!

不要停这个词对男人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

我的血液随着表嫂的这句话一下子就沸腾了。

下面的那活也一下子膨胀了,直直的顶在了表嫂的腰上。

表嫂一惊,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小伟,你顶到我了。

我的脸一阵滚烫,这种事要我怎么解释啊,我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小伟,要不,还是等你歇一会再按摩吧。表嫂说道。

不过我却并没有听表嫂的话,我双手牢牢的握住了表嫂的一对山峰,揉捏了几下。

表嫂的脸色都变了,要是说之前还像是在按摩的话,那这两下,则完全就像是占表嫂的便宜了。

小伟,你可以松开我了。表嫂的声音里甚至带有着一丝祈求。

可是我依旧没有听话,我又揉了两下。

小伟,我知道你想,可是我是你的表嫂啊!表嫂求情一样的说道。

我牢牢的攥住了表嫂的山峰,那一对高耸的山峰都被我攥的有些变形了。

小伟,我知道你想,要是实在不行,我闭上眼睛,你愿意摸就摸吧!表嫂应该是发觉并不能反抗我,所以干脆都有点自暴自弃的味道了。

表嫂!你有病!我说道。

什么?我有病?小伟,你不用找什么借口,表嫂都知道的,这次就让你摸摸,不过下次可下不为例。表嫂说道。

表嫂,你真的有病!我激动的说道。

表嫂脸色一变,道:小伟,我摸也让你摸了,但是你为什么要骂我啊!

表嫂又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急忙解释道:表嫂,你确实有病!你的胸有病!

表嫂一愣,这才明白了我的意思。

表嫂你那里边有一个结节,你摸到过吗?我问道。

表嫂想了一下,道:好像是听你姐夫说过,好像是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

那就对了!我拉着表嫂的手就放到了那上边,让表嫂自己摸了摸,表嫂脸有些红红的,摸了几下,我清楚的看到顶上的那颗红宝石立刻就立了起来。

表嫂这身体也太敏感了一点,那我每次给表嫂按摩的时候,怪不得都能看到表嫂的那里会出现一些水渍。

那些水渍的出现就代表着表嫂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不过这准备可不是为我做的。

表嫂点了点头道:小伟,你说的没错,是有个东西在里边!这个结节是什么啊?

我脸色沉重的给表嫂解释了一番。

这个东西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说的简单点这个结节极其有可能发展成为癌症!那到时候一出现,可就得把这个美丽的山峰切除掉了。

表嫂一听这话脸色都吓白了。

急忙说道:小伟,你有办法给我治治吗?

我其实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只能说是试试。

表嫂点了点头道:小伟,我相信你。说完之后表嫂一挺胸,一滩滩的白肉来回的荡漾,就像是水波一样。

小伟你来帮我按按吧!

我虽然心里面还是有坏心思,可是这种事可不是小时,我急忙双手抚上了表嫂的山峰。

表嫂皱了皱眉道:小伟,不是就一边有结节吗?你为什么要两边都按摩啊?

表嫂,要是我只按摩一边的话那你这一边就会变大,所以当然要两边一起了,要不然一边大一边小,可就不好看了。我解释道。

我双手齐上,一边一个,顺时针的就开始给表嫂推演了起来。

随着我的按摩,表嫂的身体就像是煮熟了的虾一样,一点一点的变得晕红,表嫂的原本白皙的皮肤配上这一片片的红云异常的性感。

随着我的按摩,表嫂的身体也在轻轻的颤抖着,而且我发现表嫂的手也一直都在颤抖着,好像有些按耐不住的意思。

我低头一看,表嫂的下面已经眼看着就有了一丝丝的水渍,可以想象得到里面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

按摩终于结束了,我和表嫂都像是打了一场大仗一样。

表嫂,恐怕今晚上我还得睡在这里了。

表嫂咬了咬牙道:没问题,今天你也够累的了,干脆就别回去了。

我可是正有此意,而且我不光是不想回去了,我继续说道:表嫂,你这个结节已经发展的有一定的规模了,一定要把按摩到坚持很长的时间,你最好今天晚上托着点睡觉,不要让它变形,要不然今天的按摩收到的效果就没那么大了。

表嫂双手托了一会,手就已经累得开始发抖了。

她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伟,能请你帮我个忙吗?

表嫂的请求,我肯定是万死不辞!

你帮我托着点胸吧!我有点不方便。

我一愣!表嫂竟然是这个请求,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表嫂的要求。

表嫂的事就是我的事!表嫂都这么信任我了,她 提出来的请求叫我怎么拒绝!

表嫂受伤的是左边的那个,我干脆就绕到了表嫂的身后,一只手牢牢的握住了表嫂的要害。

就这么抱着表嫂开始睡觉。

我一手握着表嫂的要害,那惊人的触感从我的手中不断的传来,而且就在我的鼻尖,萦绕着表嫂的气息。

而且不知为什么,在表嫂香甜的气息之内,还总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骚味传了过来。

我的下面现在就跟是坏掉了一样,一直都坚持的挺立着,虽然我已经尽量的和表嫂拉开距离了,可是还是紧紧的顶在了表嫂的后腰上。

我也不知道表嫂睡着了没有,随着表嫂每一次轻轻的动弹,都是对我最大的考验。

表嫂的腰她的臀部轻轻地每一次摩擦都让我只有咬着牙才能承受。

我咬了咬牙,睡衣勒的我生疼,我咬了咬牙,另一只手动了动,我干脆就把我的家伙解放了出来。

一解放出来我就松了一口气,没了睡衣的束缚,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表嫂又是一动,可能是睡得不舒服了,她突然翻了个身,身体直挺挺的就向我撞了过来!这一撞可不得了!表嫂直直的撞在了我的武器上!

表嫂这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她低头一看,正看到了一个狰狞的东西!

这下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我和表嫂之间的要害,差不多就只有二十多厘米的距离,差不多只要我向前一使劲,表嫂就得后悔了。

表嫂看到我的武器之后脸上先是有一丝惊讶的神色,不过很快就全变成了羞涩。

我实在是有些愧对表嫂,我都不知道怎么再继续呆下去了,但是表嫂及时的拉住了我的手。

小伟,你不用逃避,没关系的,你们男人我都知道的,没事,你也不用觉得尴尬,要是你觉得太辛苦的话,表嫂自己托着也可以。表嫂笑着安慰我道。

表嫂都这么说了,我充分的体会到了表嫂的体贴,我深吸一口气,我绝对不能愧对于表嫂对我的期待。

表嫂,我没问题,你放心吧,我继续帮你托着。我坚定的说道。

小伟,别勉强自己。表嫂关切的说道。

怎么会勉强自己呢?我笑着摇了摇头,和表嫂说了一声,这次就没有之前的那么紧张了,虽然我还是坚硬如铁,但是夜深了,我也自然而然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表嫂已经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我的内裤。

我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准备去我的房间找条内裤穿,一出门我就撞上了表嫂!

小伟,你醒了啊?醒了就一会一块吃早饭吧,对了,你的内裤我帮你洗了。

我的脸腾的就红了,我都是二十多的人了,竟然还有表嫂洗衣服,我的内心深处一下子充满了对表嫂的感激还有羞愧。

吃过了早饭,我飞快的就跑了,昨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表嫂了。

所以我干脆就跑到了按摩店。

我实在是没地方去,想来想去,也只好来按摩店里面了。

一到按摩店里面,我就发现何林正和店里的其他按摩师聊天呢。

一看到我来,虽然他们收敛了不少,可是我还是听到了不少东西,原来是店里来了个女的!

何林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上她了,现在何林正和别的那些按摩师讨价还价呢,说一定要自己来给她按摩!

何林一看到进去了,马上也紧随着进来了,看来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何林立刻走到了那个女的面前道:小姐,你做按摩是吗?跟我来吧!

我一看,何林看到的这个人,我认识啊!

这不就是昨天我见到的那个柳姨吗?

想不到竟然因长阳错的在这里遇见了。

柳姨回头一看,正好和我对视了一眼。

走吧,小姐,今天店里就一个按摩师,你要是想按摩只能跟我来了!何林一看柳姨无动于衷,有点着急了。

柳姨一指我道:他是按摩师吗?

何林一惊,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就要他给我按!

何林面若死灰的点了点头,他可是坐到了万事俱备,谁成想竟然碰上了我,这下子他做的那些准备可就都白做了。

其实我还真准备扫了何林的兴,不过世界就是这么小,没想到这种事竟然就这么让我遇上了。

我领着柳姨进了按摩室,才刚一进去,她立刻就一转身,抱住了我。

柳姨的声音带着一丝渴求低声道;亲我!

还没等给我反应过来,柳姨就主动的亲了上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亲上了女人的嘴唇,柔软香甜,种种感觉瞬间在我的脑海中爆发了,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摸我啊。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柳姨抬起我的手就往自己的山峰上放了上去。

我的呼吸一滞,虽然我做按摩这行业时间也不短了,摸过的也不少。

但是这次我可是为了做那种事才摸的,这么一想,立刻摸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虽然没吃过猪肉,猪跑可见识过不少。

摸了一会,熟练了以后我就展开了自己的攻势。

我这一展开攻势,柳姨就被我弄得喘气连连,不一会全身力气都快被我给弄没了,直接靠在了我的身上。

你这么熟练的样子,哪里像是个处男了?柳姨瞟了我一眼。

我确实是,但是刚刚摸的时候,我就不自觉的用上了按摩的技巧,这一上来就给她弄得不行了。

你别停啊,继续按。柳姨说道。

我急忙就又开始,柳姨娇嗔一声,看着我道:你过来。

柳姨主动的走到了床边,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了。

她看了我一眼道:愣着干什么?脱衣服啊!

看着柳姨雪白的肉体,我是真的愣住了,每一个地没有任何遮掩的展示在了我的面前,柳姨不愧是店里的头牌。

这身材要什么有什么,看到我直吞口水。

柳姨向我投来了一个诱惑的眼神,咬住了嘴唇轻声道:小伟,快来给姐姐按摩吧。

我的血一下子就冲到了头顶!身体的某个地方好像是要爆开了一样,隆起了一大块。

柳姨瞟了我一眼轻声道:本钱还不错,快点来让姐姐看看。

我吞了吞口水,看来今天我是真的要准备真枪实弹的来上一次了!

之前我对女人可是只敢想想,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我竟然能亲自的来上一次。

而且这次我遇上的还是这样的极品!

这可是你勾引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飞快的就冲了上去!

抱着柳姨的嘴巴就又啃又咬,柳姨被我折腾的也没毛病,虽然我还是有些生疏,不过我按摩的手段一上来,柳姨就立刻服服帖帖的了。

柳姨抱住了我的头,娇羞的看了我一眼道:小伟,帮人家也亲亲那里吧。

那里!柳姨双手抱着山峰,好像就等着我去吃。

我眼睛都瞪圆了!行!吃就吃!

我猛地扑了上去。

人已赞赏
小说

口述开嫩苞:把女朋友搞得不能走路

2020-8-2 18:58:41

小说

孕妇+H小说|丫头我想吃你水水

2020-8-2 18:58: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